按摩 证道一贯真机易简录(卷三鼎炉符火)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道教论典
 
证道一贯真机易简录(卷三鼎炉符火)
使用手机阅读
 
Easy records of the real opportunity to Confirmed the Tao (volume 3)
 
 

证道一贯真机易简录

卷三  鼎炉符火

  鼎炉

  无瑕子曰:“修行人鼎器有多种,有炼己鼎炉,有得药鼎炉,有得丹鼎炉,有温养鼎炉。火候下手之时,在欲而无欲,居尘不染尘,权依离姤地,当正法王身。”

  或问抱朴子曰:“窃闻求生之道,当知二山,信乎?”抱朴子曰:“有之,非华霍也,非嵩岱也。夫大元之山,难知易求。不天不地,不沉不浮。绝胜缅邈,崔嵬崎岖。和气氤氲,神意并游。玉并泓邃,灌溉匪休。百二十官,曹府相留。离坎列位,玄芝万株。绛树特生,其宝皆殊。金玉嵯峨,醴泉出隅。还年之士,挹其清流。子能修之,松、乔可俦。此一山也。长谷之山,杳杳巍巍。玄气飘飘,玉液霏霏。金池紫房,在乎具限。愚人妄狂,至死皆归。有道之士,登之不衰。采服黄精,以致天飞。此二山也。从古所秘,子精思之。’或曰:“愿闻真人守身炼形之术。”抱朴子曰:“深哉问也!夫始青之下月与日,两华回升合为—。出彼玉池入金室,大如弹丸黄如橘。中有佳味甘如蜜,子能得之谨勿失。既往不返身将灭,纯白之气至微密。升于幽关三曲折,中丹煌煌独无匹。立之命门形不卒,渊乎妙矣难致请。此师之口诀,知之者,不畏万鬼五兵也。”

  《抱朴子》曰:“天下至大,举目所见,犹不能了,况玄之又玄,妙之极妙者乎?”

  《抱朴子》曰:'知玄素之术者,惟房中之术,可以度世;惟行气可以延年;惟导引可以难老。”

  《抱朴子》曰:“玄素喻之水火,水火杀人而又生人,在于能用与不能用耳。彭祖之法,其为益不必如其书,人少有能为之者。大都其要法御女多多益善,如不知其道而用之,一两人足以速死。”(济一子曰:“今之三峰采战者,美其名曰彭祖房中术,迷人!迷人!”)

  《抱朴子》曰:“吴有道士,所至则置姬妾,去则弃之,亦一异也。”

  《抱朴子》曰:“昔圜邱多大蛇,又生好药,黄帝将登焉。”

  《抱朴子》曰:“房中之事,能尽其道者,可致神仙,并可移灾解罪,转祸为福。”

  上阳子曰:“昔有神仙宋玄白者,修炼金丹大道,惟恐暮景箭催。费尽辛苦,同尘炼俗,辟谷服气。又所到处,或以金帛置妾数人,去则弃之。奇怪百端,空世莫能测。”

  葛洪《神仙传》曰:“男女相成,犹天地相生也。所以神气导养,使人不失其和。天地得交接之道,故无终竟之限;人失交接之道,故有伤残之期。能避众伤之事,得阴阳之术,则不死之道也。”

  葛洪《枕中书》云:“元始君乃与太玄圣母通气结精,招还上宫。当此之时,二气氤氲,覆载气息,阴阳调和,合会相成,自然饱满。大道之兴,莫过于此。”

  《抱朴子》日:“肥药千种,三牲之养,不知房中之术,亦无益也。”

  仙人刘根曰:“不知房中之事,及行气、导引并神药者,不能得仙也。”

  巫咸对武帝曰:“臣诚知此道为自然阴阳之事,宫中之行,臣于所难言。又,行之管逆人情,能为之者少。”

  张良《阴符经注》曰:“鬼谷子曰:'贱命可以长生不死,黄帝以少女精气感之。’”又曰:“其机则少女以时。鬼谷子曰:'时之至,间不容息。先之则太过,后之则不及。’”

  魏文帝《典论》曰:“左慈修房中之术,可以终命。然非有至情,莫能行也。”

  仲长统曰:“甘始、左元放、东郭延年行容成御妇人法,并为丞相所录。”

  东方朔《神异经》曰:“男女无为匹配,而仙道自成。张茂先曰:'言不为夫妻也。’”

  又,《神异经》曰:“王母欲东,登之自通。阴阳相须,惟会益工。”

  《黄庭经》曰:“道父道母对相望,师父师母丹玄即。”

  上阳子曰:“若无真父母,所生都是假。”

  张三丰曰:“有天先有母,无母亦无天。”

  《抱朴子》曰:“敬之如母,畏之如虎。”

  《金刚经》曰:“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着其事。”

  《大洞仙经》曰:“千和万合,自然成真。”

  古偈曰:“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又曰:“本来原有地,因地觉花生。”

  陶隐居《真诰》曰:“玄契遇合,真道不邪。示有对偶之名,初无弊秽之迹。”

  《黄鹤赋》曰:“安炉立鼎,法内外两个乾坤。炼已筑基,固彼我一身邦国。”

  又曰:“虽分彼我,实非闺丹御女之术。若执一已,岂达鹏乌图南之机?”

  张三丰曰:“须晓得内外阴阳,同类的是何物件,必须要依世法修出世间。顺生人,逆生丹。只一句儿,超了千千万。”

  《无根树》曰:“花酒神仙古到今,打开门,说与君,无花无酒道不成。”

  又曰:“产在坤方坤是人。”

  又曰:“借他铅鼎先天药,点我残躯入圣基。”

  张三丰《咏先天诗》曰:“二七谁家女,眉端彩色光。人见食情欲,我看似亲娘。一点灵丹出,浑身粉汗香。霎时干我汞,换骨作纯阳。”

  《一枝花》曰:“候只候少女开莲。”

  又曰:“不羡他美丽娇花,只待他甘露生泉。”

  又曰:“怎敢胡为?俺向花丛中,敲竹鼓琴心似水。”

  《上药灵镜》曰:“息沉沉,花发丹,有一玉人在眼前。”

  吕祖《百章句》曰:“觅买丹房器,五千四八春。”

  吕祖曰:“先天一炁号虚无,运转能教骨不枯。要识汞根寻帝子,访求铅本问仙姑。”

  《敲爻歌》曰:“一夫一妇同天地,一男一女合乾坤。”

  《鼎器歌》曰:“鼎器本是男女身,大药原来精气神。”

  《修真诗》曰:“男女房中藏道体,色身世界有铅基。”

  又曰:“真身花果洞中藏,倘能寻得通玄路,立地贫人到宝庄。”

  又曰:“认取家园真种子,好收海底白莲花。”

  又曰:“随时药料家中取。”

  玉蟾祖曰:“原来家里有真金。”

  《四百字》曰:“家园景物丽,风雨正春深。”

  陆子野曰:“此铅家家有之,惜乎人不之识也。”

  又曰:“家家有个家家有,几个能知几个还。”

  张三丰曰:“只在家中取,何老向外寻?”

  白玉蟾曰:“实实认为男女是,真真说做坎离非。”

  铁拐祖曰:“仔细临炉莫贪爱,弗宽衣,弗解带,桃柳花灯及时采。我今泄破上天梯,遥指白云观自在。”

  又曰:“白头老翁,相对那红颜女子,巧姻缘内会神仙。”

  《敲爻歌》曰:“守定烟花断淫欲。色是药,酒是禄,酒色之中无拘束。只因花酒悟长生,饮酒戴花鬼神哭。

  “不破戒,不犯淫。破戒真性即沉,犯淫失却长生宝。得者须由逆力人。”

  又曰:“花街柳巷觅真人,真人只在花间玩。”

  《破迷一笔勾》日:“真修行,花街柳巷走。劝迷徒,你把这入山修行一笔勾。”

  青羊宫题词云:“必定是花街柳巷也,再休题清静无为枯坐间。”

  《参同契》曰:“同类易施工,非种难为巧。是以燕雀不生凤,狐免不乳马。”

  张三丰曰:“类相同,好用功,内药通时外药通。”

  《悟真》曰:“竹破还将竹补宜,抱鸡当用卵为之。”

  紫阳曰:“竹破须将竹补,人衰须假铅全。”

  张三丰曰:“衣破用布补,树衰以土培。人损将何补?阴阳造化机。”

  吕祖曰:“锅破须要铁来补,衣烂必用布为持。人老若无真金气,十死何曾得—活?”

  《经》曰:“阳生立于寅,纯木之精。阴生立于申,纯金之精。天以木投金,无往不伤。故阴能疲阳也。阴人所以著脂粉者,法金之白也,是以真人道士,莫不留心注意。精其微妙,审其盛衰。我行青龙,彼行白虎。取彼朱雀,煎我玄武。不死之道也。又,阴人之情也,每急于求阳。然而外自戕抑,不肯请阳者,明金之不为木屈也。阳性气刚躁,志节疏略。至于游宴,言和气柔,词语卑下,明木之畏于金也。大门子行此道,年二百八十岁,犹有童子色。”

  《三注》陆子野曰:“天仙非金丹不能成,且道金丹是何物?咦,分明元是我家物,寄在坤家。坤是人。二物者,何物也?我与彼也。彼我之意合,则夫妻之情,欢悦而得之矣。”

  《三往》道光祖曰:“真阴真阳,同类有情之物也。此般至宝家家有,以其太近,故轻弃之,殊不知此乃升天之灵梯也。”

  《三注》上阳子曰:“妙之一字,夫谁肯信?世人迷于爱欲,我却于爱欲中而有分别。

  “金丹大药,家家自有,不拘市朝,奈何见龙不识龙,见虎不识虎。逆而修之,几何人哉?

  “此丹在人类中而有,在市廛中而求。

  “金丹至宝人人有,家家有。愚者迷而不觉,中常之士,偶或闻之,亦不信受,反生诽谤。

  “顺则为凡父凡母,逆则为灵父圣母。凡父凡母之气则成人,谓之常道。灵父圣母之气则成丹,是曰真源。

  “阴阳得类方交感。得类者,如天与地为类,月与日为类,女与男为类,汞必与铅为类也。

  “世人执一己而修,则千余百径,无非旁门者矣。仙翁垂悯,直言穷取生身处,岂不忒露天机?”

  又曰:“若执一己,岂能还其元而返其本?又将何而回阳换骨哉?大修行人,求先天真铅,必从太初受气生身之处求之,方可得彼先天真一之炁。”

  《三往》陆子野曰:“南为离是我,北为坎是彼,取彼坎之中爻,复我离中而成乾。

  “天地、坎离,其实人也。

  “药出西南坤位,欲寻坤位岂离人?分明说破君须记,只恐相逢认不真。

  “阴阳之合,在于得类。二八相当,在于得人。得类,得人。得人,得类矣。

  “《易》云:'男女媾精,万物代生。’始我之有此身也,亦由父母媾精而生。倘有父无母,有母无父,身何有哉?作丹之要,与生身之意同,但有顺逆之不同耳。顺利则生人,逆则生丹。逆顺之间,天地悬隔。”

  《三注》道光祖曰:“壶中夫妇,紫府阶梯,神仙现在目睫,迷之者杳隔尘沙。

  “彼之真一之气,乃天地之母也。我之真一之气,乃天地之子也。以母气伏子气,如猫捕鼠,而不走失也。

  “乾坤即是真龙、真虎也。日月即龙虎之弦气也。

  “取法天地,以类交结,而成造化。

  “龙不在东溟,虎不在西山。天上尚且无,山中岂得有?家家自有,逆而修之,还丹可冀。

  “震为长男,即龙也。兑为少女,即虎也。

  “懊恨世间人,对面不相识。

  “天生人物,人生宝贝。

  “此道甚近,家园自有,急宜下功。若非其类,愈求不得。若得同类,又何着力之有?”

  白玉蟾曰:“浓血皮包无价实,若还入得便通灵。”

  彭祖曰:“以人疗人,真得其真。”

  抱朴子自叙乃叹曰:“山林之中,无道也。”

  白玉蟾曰:“有等愚夫俗子,不知出世间法,不知还丹至理,妄生议论,皆言修道炼丹,必居深山穷谷,必须抛妻弃子,此辈真可怜也。山中所有者,草木禽兽,皆是非类,岂得修道还丹?”

  《三注》上阳子曰:“世之愚人,不看丹经,乃谓修行者,必居深山,必远朝市,必出妻子,必合无为,必要打坐,方为修道。彼岂知真阴、真阳之用哉?”

  又曰:“今人乃以孤阴寡阳、深山兀坐为修道,而欲长生,何其大谬?岂知阴阳否隔,不成造化。

  “世人但见一段奇山秀水,则众皆言此地可修行,古今多少人误了也!岂知大川幽谷,所有者木石麋鹿而已,是皆非类,不可锻炼大还丹也。若炼还丹,必求同类,大隐市廛。”

  《悟真篇》曰:“未炼坯丹莫入山,山中内外尽非铅。此般至宝家家有,自是愚人识不全。”

  又曰:“何必深山守静孤?”

  《三注》陆子野曰:“保我之命,全我之形,无损于彼,有益于我。神哉!水中之金乎?

  “汞是我家原有物,铅是他家不死方。

  “他是坤位,我是乾家。藉彼坤中,生物之气。自种灵根于家园之下,以成胎矣。

  “唤龟属我,招凤属彼。

  “坎招离翕受其药,离即我也。

  “正人行邪法,邪法悉归正。邪人行正法,正法悉归邪。金丹之道,大概如此。”

  《三注》上阳子曰:“鼎器者,灵父圣母也,乾男坤女也。药物者,灵父圣母之气,乾男坤女之精。

  “鼎炉是彼我,乾坤是男女。

  “以此变炼于凡父母躯壳之中以成丹,效天地之造化矣。

  “孤阴不产,独阳不生。阴阳若真,方得其种。咦!妙矣哉。

  “乾之长男曰震,主产汞。坤之少女曰兑,主产铅。

  “彼既无亏,我亦济事。

  “若非两家,各以彼此二土合之,则一气何由而往来?金丹何由而返还也?

  “震是东家西是兑,若求兑位岂离人?

  “震宫之汞属我,兑宫之铅属彼。

  “若不怀之以德,惠之以仁,则临事焉能随我之用者哉?”

  《三注》道光祖曰:“欲修天仙,必求同类。《契》曰:'同类易施工,非种难为巧。欲作服食仙,当以同类者。’盖人禀天地之正气,托同类之物,孕而有之,故真铅为母气,我精为子气,岂非同类至妙者乎?二物相须,两情相恋,乃能变化通灵。”

  上阳子《参同契注》曰:“顺行阴阳,生人生物。逆行阴阳,必成金丹。古人以日月为易字者,是易即阴阳也。

  “兑受丁火,代坤行道。

  “圣贤攸行此道,则超凡入圣,邪人若行此道,则失命丧身。

  “济其美者赏之,败其事者罚之。

  “一阴一阳,易之道也。离宫修定,禅之宗也。水府求玄,丹之府也。名虽分三,道惟一耳。睹其三教修养之端,旨要同类,方能成功。真阴真阳之气,同类有情之物,以相匹配,安有不结灵丹者乎?兑之少阴,其道传续大千世界,化生人物。

  “日月丽乎天,而有朔望对合。阴阳在乎世,而有顺逆生成。

  “孔子定《诗》,先夫妇者,正阴阳无邪之道。孔子翼《易》,先乾坤者,明刚柔必配之理。

  “欲作仙佛,不得同类,虽入圜百处,打坐千年,终落空亡。”

  白玉蟾《指玄篇注》曰:“若求大药,有足能行,是个活物。若求金水,有手能拈,亦是活物。

  “此宝家家有之,人人可修。

  “非金非木亦非砂,此个原来本在家。释氏初生全漏泄,因何末后又拈花?

  “王母本是凡人女,葛洪家道十分贫。二仙有样皆当学,苦口良言不一人。

  “无情何怕体如酥,空色两忘是丈夫。识得刚柔相济法,一阳春炁为嘘枯。

  “花果非在天地,不离人身。婴儿姹女,无媒不合。有缘能悟,便可成仙。噫!只待地母花开日,便是黄河彻底清。”

  《指玄篇》曰:“'叮咛学道诸君子,好把无毛猛虎牵。’注曰:'知牵无毛猛虎,道不远矣。’”

  

  《葫芦歌》

  安师祖为父师所作。并葫芦一具,付于父师。一名雄剑,为入室下工,修丹得药之器,器非其人不敢传。为传其歌,与学道者共识之。孙汝忠志。

  葫芦巧,葫芦巧,两个葫芦来回跑。葫芦里面有金丹,服者长生永不老。又不大,又不小,寸口乾坤都装了。坎离颠倒凭葫芦,长男夺取少女宝。明老嫩,知昏晓,火侯爻铢休错了。龙虎交媾在黄庭,妄作三峰命不保。铅中癸,隐先天,采得铅癸不成丹。火文火武明六六,弦前弦后识三三。竹要敲,琴要鼓,三百七五从头数。铅来投汞结仙胎,我反为宾他作主。拜明师,求口诀,不动法财不肯说。安炉立鼎用法财,备办法财买金液。修行人,要识货,赤县神州选九个。离山老母鰲坛墠,无生老母登宝座。赐灵丹,珠一颗,吞入腹中命在我。混沌七日死复生,全凭侣伴调水火。阴渐退,阳渐长,返老还童如翻掌。曾闻丹药可驻颜,始信神仙不说谎。行着妙,说着丑,惹的愚人笑破口。直指单传这葫芦,不得葫芦难下手。这葫芦,价千金,自古仙佛不敢轻。有缘得遇真传授,共作龙沙会上人。

  吕祖《采金歌》曰:“未采药,立匡廓,交合之时用橐籥。用橐籥,近我身。”

  《采真机要》曰:“笛无孔窍不须槟,就便吹得气自通。直使个中一二物,泥丸顶上自生风。

  “贴胸交股动渠心,辅翼勾肩真炁临。此是鼓琴真妙诀,不须徽指发清音。”

  《无根树》曰:“采取须凭渡法船。”

  朱元育曰:“以《易》言之谓之卦,以丹言之谓之符。”

  《天仙正理》曰:“分符领节弟子,上帝法旨所授。”

  《仙佛合宗语录·起由》曰:“更将邱祖门下正传符节亦传付之。”

  吕祖《证道经》曰:“中和窍妙,法会玄机,处中道而成明。有无相应,虚实在于中平。”

  吕祖《金玉经》曰:“传巴籁以明机,了地煞以忘志。醉乡一曲,申子为终。梦境三呼,庚申是始。”

  《参同契》曰:“藏器待时,勿违卦月。”

  又曰:“此两孔穴法,金炁亦相需。”

  又曰:“卯酉界隔,主客二名。龙呼于虎,虎吸龙精。”

  《悟真》曰:“先法乾坤为鼎器,次搏乌免药来烹。既驱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生?”

  又曰:“敲竹唤龟吞玉芝,鼓琴招凤饮刀圭。近来遍体金光现,不与凡人话此规。”

  陶素耜曰:“大修行人,于一穴两分中,知追摄之法,则两穴皆开。不知追摄之法,则两穴皆闭。”

  上阳子曰:“金丹之法之妙,成器之穴之用,何啻百件?”

  朱元育曰:“周天子行度,无所不动,只有天枢兀然不动。在人为天谷元神,常应常静,一切火候进退,无非合此不动之枢而已。”

  《仙佛合宗语录》曰:“天罡一名中黄金星,一名斗柄,一名天心。”

  《金笥宝录》曰:“斗极建四时,八节无不顺。斗极实兀然,魁构自移动。只要两眼缴,上下交相送。须在静中行,莫向忙里送。”

  《契》曰:“旁有垣阙,状似蓬壶。环匝关闭,四通踟蹰。守御固密,遏绝奸邪。曲阁相通,以戒不虞。可以无思,难以愁劳。”

  《悟真》曰:“玄牝之门世罕知,休特口鼻妄施为。

  “斗为天之喉舌,斟酌元化,统摄周天,若网之有纲,衣之有纽。”

  《无根树》曰:“运转魁罡斡斗杓,锻炼一炉真日月。”

  《规中指南》曰:“经寸之质,以混三才。

  “玄关一窍,正当天地正中。左右分两仪,上下定三才。左通玄门,右达牝户,上透天关,下接地轴。八面玲珑,有如蓬岛之状。”

  《四百宇》曰:“一孔玄关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炁穴,内有坎离精。”

  《龙虎精》曰:“圜中高起,状似蓬壶。关闭微密,神运其中。”

  《阴符经》曰:“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

  《黄庭经》曰:“丹锦云袍带虎符。”又曰:“身披凤衣衔虎符。”又曰:“出入一窍合黄庭。”

  正阳祖曰:“速把我人山放倒,急将龙虎穴冲间。”又曰:“钻天入地承谁力?妙用灵通须是神。”上阳子曰:“神者,物也。言必须以此物为采取之家具也。”

  上阳子曰:“今之言采取者,当以何物为采取之具?何者为采取之神?”

  上阳子曰;“这骨董,大奥妙,妙在常有观其窍。此窍分明在眼前,下士闻之即大笑。”

  陶素耜曰:“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盖阴阳消息,真气流通,药火妙用,升降往来,覆冒阴阳,而通天地之气,必假橐籥,是橐籥乃阴阳之门户也。”

  上阳子曰:“橐象阴之门,籥象阳之户。”

  《脉望》曰:“玄牝乃人身体具未分之太极也,中有阴阳,故曰玄牝。神气于此归根,日月于此合璧。人能凭此立根基,则谷神不死矣。然又有玄牝之门,世人所罕知者,是玄牝及修丹根蒂,真精归复之舍。谷神者,先天空虚灵应之称,吾人元性是也。超然独存,不受变灭。但静里行持,大是难事。离了散乱,又入昏沉。虽正念现前,一有所着,即落方所。若竟无着,又属顽空。此中须有机窍,心依于息。息调则神自返,神返则息自定,自然神气交结,现出虚无之窍,而玄牝显象矣。见此工夫,方可炼己采药。”

  《脉望》曰:“玄牝之门,乃出入往来之所,阴阳交会之地,金丹化生之处,药物藏于其中。《契》谓'此两孔穴法,金气亦相需’。大修行人,于一穴两分中,知追摄之法,则两穴皆通。不知追摄之法,则两穴皆闭。金丹所重者金气,而金气必须此追摄之法,方成造化。”

  上阳子曰:“外鼎者,亦名谷神,亦名神器,亦名玄关,亦名玄牝之门,亦名众妙之门,亦曰有无妙窍。凡此数者,犹聋人而听管籥也。殊不知玄牝乃二物,若无二物,安能有万物?”

  《规中指南》曰:“上柱天,下柱地,只这个,是鼎器。既知下乎,功夫容易。”

  《规中指南》曰:“玄牝为阴阳之源,神炁之宅。神炁乃性命之药,胎息之根,呼吸之祖,深根固蒂之道。胎者藏神之府,息者化胎之源。胎因息生,息因胎住。胎不得息不成,息不得神无主。”

  萧紫虚曰:“子午卯酉为四正,玄关一窍,四正官也。”

  张紫阳曰:“昨霄被我捉将来,把鼻孔穿放杖上。”

  上阳子《柱杖五首》:“谁人知汝有神通,柱地撑天立大功。自古圣凡为住世,神仙非汝莫施工。

  “汞似铁竿铅似锦,转他坤轴拔回乾。一条会俩无多子,会去西川买黑铅。

  “石室诸佛总恁么,莲花宫主却横担。严阳会上无识,只与芭蕉作晚参。

  “杖头活用向谁知?电走星飞已太迟,北斗南辰排作担,哧他魔鬼莫撑眉。

  “生来费尽万般机,为这一条黑蒺藜。些子神通谁会得?仙人把作上天梯。”

  全阳子《玄牝之门赋》:“一窍玄牝,大丹本根,是乃虚无之谷,互为出入之门。设鼎器之尊卑,截然对立。浑机关之阖辟,妙矣难言。原夫神仙立修炼之根基,元气常周流于上下。铅炉汞鼎,自此而建。玉阙金关,识之者寡。大哉玄牝,不可得而名焉。通乎阴阳,是以谓之门也,是曰鼎炉,中藏铅汞,东接扶桑之谷,西通太华之巅。据二土之妙要合二土。界两弦之间,平分两弦。大以无外,小以无内。下焉曰牝,上焉曰玄。朱砂鼎,偃月炉,一机密运。复命关,归根窍,众妙兼全。是门也,阳开阴合,开合无穷,日往月来,往来不已。上曰天关,中纳乾甲,下为地户,内藏坤癸。无边无旁,非有形也。一阖一辟,是谓门矣。高卑配合,大矣哉!全矣哉!来去周游,出乎此、入乎此。请言夫此窍,人所同有,非门谓门,世其鲜知。盖天地常交合于往往来来之际,而神气每浑融于绵绵续续之时。今此凿破鸿蒙之穴,筑成其一之基。以诸辰而论,下牝居子。合八卦而观,上玄属离。门焉而是分也,窍则浑而一之。所以紫阳备述罕知之语,不然老氏曷陈同出之词?尝谓冥冥牝户,深居沧海之间。巍巍玄关,远在昆仑之上。一阴一阳,黑白可辩。非色非空,丹青难状。四正于此布,勾般乎子午卯酉。雨曜子此运,攒簇乎晦弦朔望。微哉!妙哉!玄牝二宇。采之炼之,工夫片用。是同下白白虎,为发火之枢机。上有青龙,起腾云之风浪。噫!旁门小法,惑众非一。专门名家,以贤自居。弗解讲明于理学,安能契合于仙书?以阴阳名玄牝,空费存想。以口鼻为玄牝,使劳口四嘘。倘弃邪归正,获知蹊径之真也,则探微入妙,岂在门墙之外欤?盖思夫一气孔神,曷是收藏之根底?元和内运,孰为交接之权与?抑又评之,虎白龙有,奚云黑虎赤龙,玄上牝下?何为左玄右牝?当知木火为侣,木于火内以停蓄。金水同宫,金在水中而潜隐。此所谓玄之又玄,妙之又妙者,其造化讲之而无尽。”

  

  薛紫贤真人云:“圣人传药不传火,从来火候少人知。”冲虚子曰:“火侯谁云不可传?随机默运入玄玄。达观往昔千千圣,呼吸分明了却仙。”然火候之要,当于真息中求之。盖息从心起,心静息调。息息归根,金丹之母。海蟾祖谓“开阖乾坤造化机,锻炼一炉真日月”者,此也。何谓“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必以神驭炁,以炁定息。橐籥之开合,阴阳之升降。呼吸出入,任其自然。专炁致柔,含光默默。行住坐卧,绵绵若存。如妇人之怀孕,如小龙之养珠,渐采、渐炼、浙凝、渐结,功夫纯粹,打成一片。动静之间,更宜消息。念不可起,念起则火炎。意不可散,意散则火冷。但使其无过不及,操舍得中,神抱于炁,炁抱于神,一意冲和,包裹混沌。斯谓火种相续,丹鼎常温,无一息之间断,无毫发之差殊。如是炼之一刻,一刻之周天也。如是炼之一时,一时之周天也。如是炼之一日,一日之周天也。炼之百日,谓之立基。炼之十月,谓之胎仙。以至元海阳生,水中火起,天地循环,乾坤返复,亦皆不离一息,况所有沐浴、温养、进退、抽添,其中密合天机,潜符造化,初不容吾力焉,有何火之不传哉?”

  《金碧经》曰:“发火初微温,亦如爻动时。”

  王道曰:“火是药之父母,药是火之子孙。”

  上阳子曰:“火候最秘,圣人不传。今略露之;药非火不产,药熟则火化矣。火非药不生,火到则药成矣。且火候之奥,非可一概而论。中有逐节事条。”

  白素清曰:“流俗浅识,末学凡夫,岂知元始天尊与天仙地仙?日日采药物而不停,药物愈亲而愈无穷也。又岂知山河、大地与蠢动含灵?时时行火侯而无暂息,火候愈行而愈不歇也。”

  陶素耜曰:“火候总一,分之则有数种。铅中之火,白虎初弦之气也。汞中之火,青龙初弦之气也。二七之火,白虎首经是也。周天之火,十月抽添是也。有首尾之武火,炼己温养用之,后天阴火是也。有中间之文火,一符得丹用之,先天阳火是也。有外火三日出庚,震来受符,天地之和气是也。有内火缓处空房,平调胜负,一身之元气是也。有了壬妙合之火,以汞投铅,前二候炼药用之。有举水灭火之火,迎铅制汞,余四候得药用之。有未济之火,火上而水下,顺行之常道,求药用之。有既济之火,水上而火下,逆行之丹法,合丹用之。”

  《脉望》曰:“有外火候,有内火候。《契》云:'三日月出庚’,外火候也。崔公'天应星,地应潮’,外火候也。吕祖'一阳初动,中霄漏永,温温铅鼎,光透帘帏’,外火候也。广成子'丹灶河车休矻矻,鹤胎龟息绵绵’,内火候也。张子'漫守药炉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内火候也。未炼丹时,最难得着,是外火候。此乃有为有作,立基之事也。内火候则已得丹,但任夫自然,乃大休歇,大自在,无为之功也。”

  《脉望》曰:“火与候自不相离,火必应候。候至火亦至。然又须知火候分别处。单以候言,有二七之候,有一年之候,有一月之候,有五日之候,有一时半刻之候。单以火言,有文火,有武火,有水中火,有汞中火,有未济火,有既济火,有周天火。只内外二字该之矣。然不分别火候者,秘之也。

  “外火者,白虎之气。内火者,青龙之神。不论已未得丹,俱不相离。内融外接,方得二火变通。”

  上阳子曰:“火候攒簇之法,以一年七十二候簇于一日,以三百六十爻攒于一月,以三十六符计一昼夜。分俵十二时中,是一时有六候,比之求丹,止用二候之火。一时有一爻,比之求丹,不要半爻之顷。一时有三符,比之求丹,只用一符之速。所谓单符单诀者,此也。所以黄帝言阴符者,此也。故曰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者,此也。修丹仙子于此一符之顷,蹙三千六百之正气逆纳胎中。当斯之时,夺天地之造化,窃日月之精华。地轴由心,天关在手。交龙虎两弦之气,捣金水一体之真。龟蛇盘结于丹炉,鸟兔会行于黄道。黑白交映,刚柔迭兴。玉户储祥,紫华耀日,荧惑守于西极,朱雀炎于空中。促水运金,催火入鼎,伏蒸太阳之气,结黄与之丹也。”

  《仙鉴》曰:“火候妙用须时,久久方能纯熟。”

  泥丸祖曰:“八门运化应时开,进退随金定往来。”

  又曰:“十二时辰须认子,巽风吹起水中灯。”

  萧紫虚曰:“定意如如行火候,便从复卦运初爻。”

  又曰:“此心莹若潭心月,不滞丝毫真自如。

  “微微小火养潜龙,见在田时也一同。交得三阳逢泰卦,始堪进火法神功。”

  泥丸祖曰:“昆仑山上火星飞,金木相逢坎电时。药到月圆须满秤,急教进火莫差迟。”

  《上药灵镜》曰:“南云火轮,必须人转。北云河车,乃系自搬。”

  王重阳祖曰:“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呼吸往来,根乎二源。

  “委志虚无,寂然常照。身心无为,而精气自然有所为,犹天地无为,而万物自然化生。

  “气与神合,五行四象,自然攒簇,精炁凝结。”

  吕祖曰:“得来合口勤烹炼,既济休工默守持。”

  《古记》曰:“火记六百篇,篇篇相似采真铅。”

  《采真机要》曰:“龙先擒虎虎擒龙,龙虎交加真炁浓。却用口传心授法,口传心授要勤工。”

  《三注》上阳子曰:“金丹乃阴阳之祖气,即太极之先,大地之根也。”

  《三注》陆子野曰:“火即阴阳之气,合而内行,则温而和,所以能融物之真,使其交媾。阴阳之气不合,即非火矣。阴阳既合,乃行火候。”

  《三注》道光祖曰:“冲气为和,方其未形冲和之气,不可见也。及其既形,清气为阳,浊气为阴,二炁氤氲两情交合,曰天、曰地、曰人,三才具焉。《易》曰:'天地氤氲,万物化醉。男女媾精,万物化生。’圣人探斯之赜而知源,穷斯之神而知化,故能返本还元,逆施造化,贱天地之母气以为丹,盗阴阳之精气以为火。炼形返归于一气,炼气复入于虚无,故得身与道合,微妙圆通,变化无穷,隐显莫测。

  “虎以阴中之火,照灼乾龙,龙即发昆仑之火以应之。二物之火,相并和合了,则真一之精,自然凝结。

  “两火交通,铅汞配合。

  “火者,非世之凡火,乃元始祖炁也。”

  尹清和曰:“炼大梵之祖炁,飞肘后之金精。”

  《脉望》曰:“其动也,可以得药。其静也,可以养丹。此火候之动静消息,循环不穷。吾之所以内用内听,希言调息者,比以顺洪蒙真一之气,俟其施化而已。”

  《敲爻歌》曰:“气若行,真火炼,莫使玄珠离宝殿。加添火候要防危,初九潜龙不可炼。”

  又曰:“斋戒等侯一阳生,便进周天参同理。”

  又曰:“内外相接和谐偶。”

  《采真机要》曰:“三虎朝龙浇灌功,常将二虎作屯蒙。屯蒙二卦行朝暮,一虎须防月月红。

  “丹法始终只一定字,含眼光,凝耳韵,缄舌气,正心诚意,使内想不出,外想不入,进火行符之口诀也。”

  《仙佛合宗论语》曰:“至难明者,真人真药也。调真候于火者,有两论:有呼吸之候,一调也。无呼吸之候,又一调也。当知有呼吸者,不宜见有,必似于无。无呼吸者,不使强无,则反着有。强无着有,而不调者,我则斥之曰逼塞难容。不强而顺时令以调者,我则名之曰如空空无物是也。此万古圣真之秘机,天庭之所重禁者,所以难明也。学者当按此语,修德盟天,以寻仙师之度。”

  《仙佛合宗论语》曰:“调息要调真息息,炼神须炼不神神。谓心息相依,调其息而至于冲和也。苟不冲和,即是危险。盖和则不堕于强制,冲则合于不空而空之旨。采药如此,炼药如此,野战如此,守城如此,结胎如此,养胎亦如此,故长生刘真人云'冲和结坎离’,言百日关也。又云'冲和炁养神’,言十月关也。王重阳曰:'能全呼吸,定喘息,实非难,会养气调神,冲和应甚易。’又曰:'神炁冲和,成大药。’上阳子曰:'冲气为和大化炉。’”

  《仙佛合宗论语》曰:“所谓冲和者,和而能冲,冲而无极。即《入药镜》之'常似醉’也。《灵光集》曰:'颠倒循环似醉人’,翠虚云:'骨肉融和都不知’,此真能种和者矣。正阳祖曰:'运周天则火起焚身,充塞天地,熏蒸一身。’

  “小周天之妙理中,亦有合于大周天得药之妙者。”

  《仙佛合宗论语》曰:“'何名为大周天小周天?’答曰:'小周天者,坎离交媾之火候。所谓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一日之内,不知其几周天矣。究其妙,正饥时吃饭,困时打眠,如觉照则用,不觉照则不用。大周天者,乾坤交媾,阴阳混一之火侯。**[法/L*]迟缓,绵绵昏默,终日熏熏如醉汉,绵绵只守洞中春。紫阳云:'即此大周天一场,大有危险。’玉蟾所谓“无去无来无进退,不增不减不抽添”之谓也。其始也,以一时为一周夫。渐至一日、一月,至于十月,亦为一周天,非大如何?夫既候之,缓而周者,曰大。自然妙合于缓,而不得不缓。候之速而周者曰小,自然妙合于速,而不得不速。然又当知小周天本无天可周,而且建立为有,谓之从无入有也。若心能依息,则万去归一,心息大定,而涅槃,而归于无。此周天之异用,为大小之异名也如此。”

  许旌阳祖曰:“神运气化,上则经天,下则纬地。”俞玉吾曰:“若能回天关,转地轴,上不相应,则一息一周天也。”又曰:“上升下降,一起一伏,徘徊于子午。”

  《传道集集》曰:“**[法/L*]要转常须转,只在身中人不见。”又曰:“法耗常转莫停留,念念不离轮自转。”

  《仙佛合宗论语》曰:“进火退符,必至于所当止之地。”《黄庭经》曰:“出入呼吸俱丹田”,此其所当止者。

  《黄庭经》曰:“龙旗横天掷火铃,主诸气力摄虎兵。

  “昆仑之上不迷误,蔽以紫宫丹成楼。侠使日月如连珠,高奔日月吾上道。郁仪结璘善相保,乃见玉清虚无老。

  “出日入月呼吸存,元气所合列宿分。皆在心内通天经,昼夜存在自长生。”

  冲虚子曰:“若无火候道难成,说与根源汝信行。要夺人间真造化,不离天上月亏盈。抽添这等分铢两,进退如斯合圣经。此是上天梯一把,凭他扶我上三清。”

  《天仙正理》曰:“行火炼种,谓之添汞。汞者,心中之元神。所谓添者,必由于大周天之火。有火则能使元炁培养元神,助成长觉,元神不致离二炁而顽空不定耳,故曰'添汞行火唯神明’。”

  白玉蟾曰:“心入虚无行火侯。’入虚无,是神炁入定,而不着相,邱真人所说真空是也。虽行大周天,不见有大周天之相,便得虚无之妙。

  陈朝元曰:“凡炼丹,随子时阳生而起火,则火力方全。余时起火不得,无药效也。”

  彭鹤林曰:“火药原来一处居,看时似有觅时无。”

  吕祖曰:“饮海龟儿人不识,烧丹符子鬼难看。”

  《仙佛合宗论语》曰:“凡可言皆火候之粗迹,而玄妙之妙,合于天机之自然者,必待蒲团上较勘,自有真知。而口头语言,终不能一途而尽。”

  《唱道真言》曰:“火候不过凝神二字,凝神在何处?曰生身受命之处。凝神在何时?曰真息归元之时。夫静功真境,以笔传之,不若以身验之。”

  《天仙正理》曰:“还神摄气,妙在虚无。”

  又曰:“以发灵为炼药之主,以冲和为炼药之用。”又曰:“欲将此炁炼而化神,必将此炁合神为炼。”

  陈希夷曰:“子午功,是火候,两时活取无昏昼。”

  萧紫虚曰:“防火候之差失,忌梦昧之昏迷。”

  《天仙正理》曰:“以先天无念元神为主,返照内观,凝神入于炁火。”

  古歌曰:“神返身中炁自回。”

  《天仙正理》曰:“真机至妙,在乎一气贯真炁,而不失于二绪。一神驭二炁,而不少离于他见。”

  《天仙正理》曰:“一气者,呼吸之炁贯串真炁,自采至止不相离,离则间断复续,是二头绪矣。此由昏沉散乱之心所致。甚则二三绪,皆无成之火矣。戒之,戒之。”

  《天仙正理》曰:“呼吸之气贯真炁,必主宰一神,专精驭之而不离。若内起一他想则离,若外着一他见则离。离则无候、无火矣。一息如是,三百息皆如是,方能合天然真火候之玄功。”

  《天仙正理》曰:“起则采封二候之后,小周天候之所起也,止则小周天候足而止火也。”

  《入药镜》曰:“火候足,莫伤丹,天地灵,造化悭。”

  正阳祖曰:“丹熟不须行火候,更行火候必伤丹。”

  《悟其篇》曰:“未炼还丹须速炼,炼了还须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已心,不免一朝遭殆辱。”

  萧了真曰:“切忌不须行火侯,不知止足必倾危。”

  《天仙正理》曰:“火足丹熟,有止火之候。其候一到,则必可出鼎而换入别鼎。精化炁于炁穴,炁化神于神室,故曰别鼎。”

  《天仙正理》曰:“炁足宜防满而溢之危,老师曾嘱曰,当不用火,必勿用。若用火不已,丹之成者更无所加,疑而怠慢,但已满之元精,防其易溢。而非真有溢也,以其尚未超脱离此可溢之界,此正可凡可圣之分路头也。”

  石杏林曰:“不须行火候,又恐损婴儿。婴儿,丹也。胎成婴儿亦成,将出现于外之时,则无火矣。若再用火,是婴儿未完成之事,岂不有损于婴儿乎?”

  朱元育曰:“火候之要,全在一动、一静。天君既处密室之中,静刚寂然不动,洗心退藏。动则感而遂通,发号出令。无非顺一阴、一阳之节,子午之一寒一暑,卯酉之一生一杀。阴阳大分,纤毫不可差错。苟合其书,则内火、外符,自然相应。”

  朱元育曰:“火候之动静,如法令之不可违。学者当按行而涉历之。见进退往来于二至、二分界限处,务要至诚专密,稍失常度,便于刻漏不应。盲凤、怪雨、旱、涝为灾,小则螟蝗立起,玉炉与金鼎沸腾;大则山川崩裂,金虎共木龙驰走。皆因心君放驰,神室无主,遂尔感灾召变。”

  朱元育曰:“如冬至一阳生,法当进火,然须养潜龙之萌,火不可过炎。夏至一阴初降,法当退火,然须防履霜之渐,火不可过冷。不当炎而过炎,则隆冬反为大暑。不当冷而过冷,则盛夏反为霜雪矣。若遇春秋二分,阴阳各半,水火均平,到此便当沐浴,洗心涤虑,调变中和,鼎中真炁方得凝结。”

  朱元育曰:“刚属武火,柔属文火。身心未合之际,当用武火以锻炼之,不可稍涉于柔。神炁既调之时,当用文火以固济之,不可稍涉于刚。水火既济,正在虚危中间。虚极静笃,神明自生,即'一刻中,真晦朔’也。”

  朱元育曰:“文火在神室中温养,武火在门户间堤防。”

  朱元育曰:“火候有文武。武火主烹炼,文火主沐浴。二用天洲迥别。始须野战,终则守城,俱是武火用事。要知武火烹炼,在一南一北之交入。文火沐浴,全在中宫内守,念不可起,意不可散.火候妙诀,只在片刻中。”

  朱元育曰:“所谓沐浴者,万缘尽空,一丝不挂。存真意于规中,合和金情木性。一首一尾,平分坎离,调和两家,不离中间真土也。”

  朱元育曰:“造化之妙,全在午后子前。当以真意徘徊其间,所以太阳当中,古人谓之停午。”

  朱元育曰:“运火神动,无过回光返照。”

  朱元育曰:“所谓真火者,岂有他哉?只是息息归根,以俟真种之自化、自育而已,岂待渣滓之物,一毫帮补与夫矫揉造作,一毫费力哉?”

  吕祖《金玉经》曰:“欲明先天和合之神,即结后天分散之气。苟有邪机,失元无措。”

  吕祖《证道经》曰:“动则连绵,静则联合,使阴阳相感,变化之机生焉。一着气质情关,便成假矣。”

  《证道经》曰:“真机旋自内运,清气发于源头。源头清静,明理之端也。虽天命流行,犹有通塞开闭之别。”

  《唱道真言》曰:“火候之法,不过主静内观,使真气运行不止而已。抽铅添汞,不过真水常升,真火常降而已。”

  《唱道真言》曰:“火候以真气董蒸为沐浴,以绵绵不绝为抽添。”

  《唱道真言》曰:“火候之运行则只有说:夫人身血气流通,其循环升降,原应周天之度,动中不觉。及至静时,则脉络骨节之间,嘿然而上升,油然而下降,分寸不差,毫厘不爽。自尾闾逆至泥丸,自泥丸顺至绛宫,翕聚神房,与五行之气浑合为一。”

  《唱道真言》曰:“用火忌暴,十月之火犹如一日,一日之火犹如一刻。此为纯火。若有时忘却,一念勿及,加意烹炼,一团躁急之气虽坐到,息息归元之候终是暴火。由其自断自续加意为之也。”

  《唱道真言》曰:“自知无火,方能用火。自觉无阳,方能采阳。如天体清空,一无所有,如时行物生,万古不息。”

  《唱道真言》曰:“以五载十年之火候养成至神至圣之仙胎,使宿生习气销熔殆尽,名为炼丹,实为养心。”

  《唱道真言》曰:“体热如火,心冷如冰。气行如泉,神定如岳。神溢如也,气渊如也。神气相依,时时内视,刻刻返观。泼天炉火,遍地黄金。”

  吕祖《证道经》曰:“但至诚无息,便窍妙通灵。”

  孙不二曰:“无内藏真有,有里却如无。”

  《仙佛合宗语录》曰:“任火自运,绝不着意于火,方合玄妙机之火也。尤当入定,而专用眸光之功。是以日间用双眸之光,专视中田。夜间用双眸之光,守留不妄。如是采之,大药自生,即《阴符经》所谓'机在目’也。”

  《唱道真言》曰:“古圣'惩忿窒欲’四宇,是沐浴、抽添之要诀也。忿不惩,则火宜降而反腾。欲不窒,则水宜升而反泻。虽十分功夫,做至九分九厘,亦必丹鼎飞败,真元下泻。旦有不测,不止不成已也。”

  萧紫虚曰:“乾坤橐籥鼓有数,离坎刀圭采有时。”冲虚子曰:“气行有数,忌其太多。气行有时,忌其太久。太久、太多,恐以带其先天炁之生机,故以周天之数限之。我师曹远阳曰:'子午卯酉定真机,颠倒阴阳三百息’。玉鼎真人曰:'鼎若无刻漏,灵芽不生。'刻漏者,出入息也。’金谷野人曰:'周天息数微微数,玉漏寒声滴滴符’。陈泥丸曰:'天上分明十二辰,人间分作炼丹程。若言刻漏无凭信,不会玄机药未成’。”

  陈希夷曰:“'三十六、二十四,周天度数同相似。卯时沐浴酉时同,火候足时休恣意。’盖乾策二百十六,除卯阳沐浴之三十六不用乾,用实一百八十也。坤策百四十四,除酉阴沐浴之二十四不用坤,用实一百二十也。合之得三百息周天之数也。闰余之数在外,运此周天,积累动炁,积之不过百日,则精不漏而返炁矣。卯酉则行沐浴以养之。息火、停符,谓之沐浴。今日行沐浴,不行其所有事,行其所无事也。李虚庵曰:'一阳动处初行火,卯酉封炉一样温。’又曰:'沐浴脱胎分卯酉。’吕祖曰:'进退须明卯酉门。’言人不知卯酉沐浴,则亦堕空亡而不能成药。盖沐浴乃炼丹之正功,进火退符只是调和助沐浴之功而已。

  “卯酉有年月之卯酉,有日时之卯酉。未得丹之前辨时中卯酉,要知一时六候,关渡窍妙。沐浴者,卯月木旺而火相丙火,至此而沐浴,庚金于此而受胎,不进阳火养金胎也。酉月金旺而水相壬水,至此而沐浴,甲木于此而受胎,不退阴符安木胎也。十月火符,除去卯酉两月,故曰一年火候也。《悟真经》曰:'一年沐浴防危险,十月调和须谨节。’但卯酉当于药火到时取之。”

  《脉望》曰:“刑德临门,卯酉沐浴,大旨皆言养丹。而结丹时之沐浴,先圣皆秘而不言。惟我师《还丹火候歌》将行火窍妙阐发明白,愚今披露丹衷,发泄于此,使万古迷蒙,尽为诀破。《火候歌》云:'忆我仙翁道法,总是吾家那着。原无子午抽添,岂有兔鸡刑德?问吾子在何时?答曰药生时节。问吾在何候?不过药朝金阙。卯时的在何时?红孩火云洞烈,若无救苦观音,大药必然迸裂。此时沐浴时辰,过此黄河舟楫。再问何为卯酉?即是任同督合。此时若没有黄裳,药物如何元吉?遇此即为库戌,请问库中消息。此是一贯心传,至道不烦他觅。'盖药临玄门,丹经所谓九重铁鼓,三足金蟾,任督下合之乡,子母分胎之路,旨是此处,故以红孩相火比之。救苦观音者,静摄严密则甘露垂珠也。愚常问师云:'入静乃库戌之事,此时何以云?’师云:'此静不是大静,乃观音之静,若那静则如来之静矣。’鹤林真人云:'卯酉乃其出入门’。可见刑德临门,不过临玄之门,临牝之门也。在识其窍妙而已。”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0-9-30 浏览人数: 2493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2)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087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