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西山群仙会真记(卷一)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道教修证
 
西山群仙会真记(卷一)
使用手机阅读
 
West-mountain fairys gathered biography of truth (volume 1)
 
 

西山群仙会真记 (卷一)

  性非生知,学道者,必资于切问。道难言传,立教者不尚于明文,藏机隐意,恐轻泄于圣言;比物嘱辞,乃密传于达士。世有读书而五行俱下,开卷则一览无遗,声名喧世,孰知不死之方;头角摩天,岂悟希夷之理。必也访道寻真,求师择友,览仙经之万卷,不出阴阳;得尊师之一言,自知真伪。水火木金土,五行也,相生而为子母,相克而为夫妇,举世皆知也。明颠倒之法,知抽添之理者,鲜矣。上、中、下、精、气、神,三田也。精中生气,气中生神,举世皆知也;得反复之义,见超脱之功者,鲜矣。知五行颠倒,方可入道;至于抽添,则为有道之人也。得三田反复,方为得道,至于超脱,则为成道之人也。古先达士,无不道成;委成道者,百无一二。今来后学,徒有道名;委入道者,十无八九。欲论得道而超脱者,西山十余人矣。遂同前圣后圣,秘密参同。


  一集五卷,取五行正体之数;每卷五篇,应一气纯阳之义。开明至道,演说玄机,因诵短篇,发明钟吕、太上至言。庶得将来有悟,勤而行之,继仆以出尘寰,为蓬瀛之侣。华阳真人施(肩吾希圣)序。


识道

葛仙翁曰∶天下无二道,殊途而同归;圣人无两心,百虑而一致。古今一道,圣贤同心。逮夫道原既判,心识自分。谈道者,强自分别,同流异派,摘叶寻枝,自为见鲜,以独立教门。万物之理,既不能穷,一己之性,胡为而尽?如释子于顽空,乃以今世求于后世;儒者执于见在,遂以少年荣为老年。殊不知先圣之行道,存乎一心也。


《西山记》曰∶吕先生言∶初习儒业,长好性宗,修天爵而弃人爵,鄙顽空而悟真空。天爵止于人事,真空不离因缘。葛仙翁曰∶以五常言道,止得其绪余;用三乘见性,难穷其根蒂。是知道不疏于儒、释,儒、释自疏于大道。

历古及今,聪明有识之士,莫不留心清虚而志在玄元也。迨以安乐延年,次以长生不死,默盗天机,当为己用。自人升仙而为天官,何止儒者之虚荣于当年?由百岁延而及万年,何同释子之因报于后世?修真者邪正不可辨也。欲识大道,三教中太上为先,一身之外,更何求也?

识法

《太上隐书》曰∶法本无法,理归自然。心因境乱,法本心生。立法之意,救补已失而防于未萌。故三千六百法,养命数十家。三千六百法者,十年之期;养命数十家者,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一、三、五、七、九,五行之阳数,二、四、六、八、十,五行之阴数。大道分而为二气,二气裂而为五行。大而为天地,明而为日月,灵而为人。莫不禀二气而生五行,运五行而贯三才也。

《西山记》曰∶华佗观五禽之戏而作导引,以为人之久逸而气滞血凝,故屈体劳形,使荣卫通畅。后人因之名为般运。欲求超脱,误矣。昔陈义遗女于道,久饿而学龟之吐纳,得终年不死。后人因之名为服气。欲求丹药,误也。张绍审五味之乱人真液,一脏好而一脏恶,一气盛而一气弱,故罢五味而素且淡之。后人因之名为休粮,误也。刘洞知真阳真阴,有余则引其子,不足则杀其鬼,补且泻之也。后世因以采日精月华,取天地正气,误也。
昔广成子教黄帝房中之术,恐走失真气而亏修养之宜,止欲御敌可欲之境,不说采战有功而夺妇人之气。后人因之以为人补人,采气还精,损人害己,以望长生,误也。广成子教黄帝根据法修养,久不见功。于崆峒山,凡以内事为法则,炼外丹以补久虚积伤之损。后人因之以无情金石,锻炼于烟焰之中,分胎见宝,欲饵之以求上升或不死延年,误也。

扁鹊解《灵枢》,以鼻引清气,口吐浊气,留之二十四息为一。两火以炼真铅如戏蕊而曰阳胎,炼真汞如含莲而曰阴胎。胎在息住,息住神存,可以留形住世,积而入圣超凡。后人因之以多入少出,欲聚气为胎,闭息为法,误也。

《九仙经》言∶病大用火,病小用水。用火则纳气复升于身,真气遍于四大,阴鬼邪魔望之不敢近也。用水则纳气而复升于身,气透水如涌泉,定中以意送在所病之处,气血通流,自无滞碍。后人因之而独坐闭气,以舌为辘轳,左旋右搅,收敛余津,漱而咽之,复随肠胃传送于外,乃曰浇灌以长黄芽,欲为大药,误也。

《通玄真经》云∶守无为之道,得自然之理。清而不浊,静而后动,移神于希夷之域,保形于仁寿之途。一念不生,万惑俱息,长生延年,安闲自乐。后人因之不悟择静绝迹,默默忘机,终年竟不见功,误也。《灵室内观经》曰∶外境不入,内境不出,神志自守,闭目内视。降君火于下田,布黄云于四大,笙簧车骑,罗列往来,自得壶中之趣。后人因之形如槁木,必若死灰,谨守顽空,失于昏寂,阴灵出于天门,止于投胎就舍,误也。

又有开顶缩龟,住山识性,烧炼看读,布施供养。非徒无益,而又害之。是少识无知之徒,自生小法旁门,互相授受,迷惑后来,致使大道日远日疏。殊不知仰视俯察,默合天地阴阳升降之宜,日月魂魄往来之理。一气初浮,识自己之阴阳;五行既分,交自己之水火。火中有水,水中有火。火上负阴,恍恍惚惚,其物为真一之水;水上抱阳,杳杳冥冥,其精力正阳之气。二气交媾,结成内药,养就金丹,可为陆地神仙者也。

识人

上清玄格曰∶大道似不肖盛。德若不足,韬光晦迹,自卫其身,人不知也。道未足于己,言已轻于人;事未充于内,骄已见于外,好胜于人,人不知也。修真之士,识人为先务。当其取士也,听其言而观其行;及其求法也,察其理而验其功。勿以人而废言,防其大辩若讷者;勿以言而用人,防其善为说辞者。或大醇而小疵,始愚而终圣。修真之士,亦有知人之鉴,不可不奉无上之道也。

《西山记》曰∶古今贤圣,虽有兼人之智、普照之明,未尝不先求于人,谓务学而不如务求师;师,人之模范也。黄帝求赤松子,半年方得中戒经,止于防外行之失。刘安玉师王道原,终年始得小术法,又不言修养之事。阴长生不以马明生久病而怠其志,葛稚川不以郑思远家法而晦于人耳。朱度胡氏而始终如一,方遇金华而远近相随。张梦干三遇海蟾,方得三乘之法。解志一一见旌扬,尽授九转之功。王猛见长寿大仙,谈笑之间而识破大道。梅福遇大洞真君,步趣之次而诀尽天机。历古非神仙以入南洲,然修真之士不遇者,于识人之际不明也。其或道貌古颜,辩辞利口者,始谓得神仙,悠久始知常俗之辈。

学而不遇,一也。或业重福薄,不信天机,轻命重财,甘为下鬼。录人纤恶,弃人大善,虽见其人,不听其言,虽听其言,不纳其理,终无所得,仙凡自隔。遇而不得,二也。或博学笃志,切问近思,纵得真诀,自生懈怠。悦须臾,厌持久,朝为夕改,坐望立成。得而不守,三也。又况交接狂徒,搜索异论,废时乱日,何以成功?古人上士,始也博览丹书,次以遍参道友,以道对言,所参无异论,以人合道,所师无狂徒。嗟!愚而自专,贤否不辨,贱而自用,邪正不分。论识人之去就,不可胜举也。故古今上圣真人,未修炼,先修养。故曰∶沐浴不可当风。


若幽室静房,闭目冥心,伸身正坐,使元气上升,通满四大,上入泥丸,此真沐真浴,万倍于外之水火也。又曰∶不欲远唾以损气,不欲疾步以损筋,不欲极视而昏精,不欲疾听而伤肾,不欲久立而伤骨,不欲久卧而伤肉。多睡浊神,频醉散气.多汗损血,力困伤形。奔车走马,气乱而神惊;望高登峻,魄散而魂飞。养形之道,安而不劳,劳而不乏其力;静而不挠,挠而不乱其气。外有所补,内有所益。然后识五行以保全冲和之气,外固内真,两皆得趣,可以长久矣。

识时

《洞玄经》曰∶有形者不能无名,有名者难逃于数。大则天地阴阳,升降不失其宜;明则日月魂魄.往来自有其度。差之毫米,失之颠倒。阴阳有愆伏,则四序乱而不能升成万物;寒暑无代谢,则八候差而不能运转一气。人为万物之贵,一气之灵。大则取象乎天地,无乖升降之宜;明则取法乎日月,不乱经营之度。定之以时,应之以数。于道也,夫何远哉!
《西山记》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温凉寒暑,一年一交合,交合不失其时,一年之后有一年。大道无情,营运日月。弦望晦朔,一月一往来,往来不失其时,一月之后有一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勿谓春生夏长也,而梅艳菊芳;勿谓秋收冬藏也,而柏实松茂。因时日受气,因气发生,无知之草木,如是最灵。而为人者,胡不顺养真性而修炼形躯耶?鹤知夜半,燕识戊己。因阴感阳,缘水避土。蛇于巳日不过道,莺于春时自出谷。无识之禽兽,如是最贵。而为人者,何不顺时养元阳而收藏真气耶?

嗟!无知之徒,自气足之后,走失耗散,八百一十丈,元气久久而损。岂知真气大运随天∶春在肝,夏在心,秋在肺,冬在肾。元气小运随日∶子在肾,卯在肝,午在心,酉在肺。天地之春夏秋冬,日月之弦望晦朔,人之子午卯酉,正相合也。冬,阴也。阴中阳生而为温,则曰春也。是阳为主而阴为客。阳中又阳生而为热,则曰夏也。夏,阳也。阳中阴生而为凉,则曰秋也。是阴为主而阳为客。阴中又阳,生而为寒,则曰冬也。此天地之四时矣。旦则暗也,魄中魂生而为明,则曰上弦。上弦之后,魂为体而魄为用,魂中又魂生而曰望矣。望则明也,魂中魄生而为暗,则曰下弦。下弦之后,魄为体而魂为用,魄中又魄生而曰晦矣。

是日月之四时矣。天地有三百六十日,日月有三百六十时,人有三百六十度。天地有二十四气,日月有二十四度,人有二十四时。自子至午,气生之时,阳也。自午至子,气谢之时,阴也。寅辰午申子戌,阳生之六时;卯巳未酉亥丑,阴生之六时;甲丙戊庚壬,五行之阳时;乙丁己辛癸,五行之阴时。辰则太阳而卯则阳明,寅则少阳而丑则太阴,子则少阴而亥则厥阴,戌则太阳而酉则阳明,申则少阳而未则太阴,午则少阴而巳则厥阴。午则肾气交心气,从下而上,三阳气聚之时。

子则心气交肾气,从上而下,三阴气聚之时。魂为阴中之阳,其气生于卯初;魄为阳中之阴,其气生于酉末。养阳不在春夏,春夏所以养阳者,以气在心与肝也;养阴不在秋冬,秋冬所以养阴者,以气在肾与肝。夏至之后,真汞积于绛宫;冬至之后,真铅积于丹田。木运交天二十五度,是时巽也,以阳交阳,当此收之而成大药。金运交灵符二十五度,是时乾也,以阴交阴,当此炼之而号还丹。炼形起火,须在气升之前(艮);聚火还元,必用阴降之际(乾)。炼形住世,以气为先,用五行相克之时,炼气超凡,以时为先,使三田往返之候。修真之士不见功者,以旺时不收,损时不补,散时不聚,合时不取,无时不求,还时不炼。不知交会之时,又无采取之法,蹉时乱日,不见尺寸之功,安得比天地长久、日月坚固哉?
识物

《洞天语录》曰∶以言言道,得其绪余,故得道所以忘言;以象求意,得其仿佛,故得意所以忘象。然道不在言也,以先知觉后知,非言不足以求理;然意在象也,以大明决小明,非象不足以陈义。言以示其理,象以显其义。则大道玄意默会,无象无言之间。始也,详言密语,恐以之不悟;比物立象,恐彼之不知。及夫目击道存,不在言也;心同意会,不在象也。
《西山记》曰∶形而上者道,形而下者器。上以下为基,道以器为用。如《钟离秘诀》曰∶以心为天,肾为地,肺为月,肝为日。日月天地,物之大明者也。《崔玄真秘诀》曰∶以肾气为婴儿,心液为女。肝气,阴中之阳,为日中之魂;肺气,阳中之阴,为月中之魄。儿女魂魄,物之灵而神者也。如心为朱雀,肾为玄武,肝为青龙,肺为白虎。亦是四象也。

葛仙翁曰∶婴儿为心液之上正阳之气,女是肾气之中真一之水。金公乃肺之老阳,黄婆其阳微弱,当使之复还下田。余液是老阴,肾液到脾液,真阳近少阴,其阳衰弱,当使之复还下田,此四象之说详矣。
太白真人曰∶五行颠倒术,龙从火里出。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龙本东方甲乙之物,而出于火中者,心液之上正阳之气也,则曰阳龙出自离官。虎乃西方庚辛之物,而生于水中者,肾气之中真一之水也,则曰阴虎生于坎位。然而龙是阳物,升举自在,而在水中,乃阴中之阳,故比心液之上正阳之气也。虎是阴物,奔驰自在,而居陆地,乃阳中之阴也,故比肾气之中真一之水也。老君言恍恍惚惚,其中有物者,为气中之有水而负阴者,是也。杳杳冥冥,其中有精者,为液中之有气而抱阳者,是也。

阴真君曰∶北方正气,号河车。车谓运载物于陆地,往来无穷。而曰河车者,取意于人身之内,万阴之中,有一点元阳上升,薰蒸其胞络。上升元气,自肾气传肝气,肝气传心气,心气传肺气,肺气传肾气,而曰小河车也。肘后飞金晶,自尾闾穴起,从下关过中关,中关过上关,自上田至中田,中田至下田,而曰大河车也。纯阴下降,真水自来;纯阳上升,真火自起。一升一沉,相见于十二楼前,颗颗还丹,而出金光万道,则曰紫河车也。故车行河,如气在血络之中。气中暗藏真水,如车载物、所谓河车者,详矣。

广成子以内事教黄帝,久不见功,乃于崆峒山炼大药。五金之中,铅为黑金,黑金之中而取银。八石之中,砂为赤石,赤石之中而取汞。以汞合银为宝,故有铅汞之说。铅者,肾之所藏真气;汞者,阴阳所合,自己之真精也。真阴真阳,以成大药。火候无差,精变为汞,汞变为砂,砂变为丹,而曰真铅,是也。金晶肘后飞入上宫,自顶而入下田,真火前起,升入泥丸,自心而过重楼。

一阴一阳,上水下火,而为既济。奔于元海,而曰紫金丹。故曰真汞者,是也。此汞铅之理,详矣。以物推求,阳比象动而升举之,阴比于静而凝滞之。物不必多识,象不必多求。止于纯阴纯阳,二气交接而为大药。然阳中有真阴,阴中有真阳。乃阳交阴、阴交阳、阳交阳、阴交阴,阴阳有四交也。及乎阴合阳、阳合阴、阴合阴、阳合阳,阴阳有四合也。四交四合,大应天地之八节,明应日月之八候。广记多识,不止损神伤气,而且议论差别,适以废时乱日,终无益也。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0-5-20 浏览人数: 2406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31)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756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