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全真戒律与龙门律宗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道教修证
 
全真戒律与龙门律宗
使用手机阅读
 
The commandments of Quanzhen and The law-sect of Longmen
 
  《道教戒律总说》

 

       道教约束道士思想言行,防止“恶心邪欲”,“乖言戾行”的条规。初期戒律简约,主旨为戒贪欲、守清静。两晋南北朝时期,由上清派、灵宝派、新天师道等沿袭佛教戒律,并汲取儒家名教纲常观念而制定"五戒"、“八戒”、“十戒”和其他戒律。其内容除五戒、八戒与佛教基本相同外,十戒中尚列有"不得违戾父母师长"、“不得杀生屠害”、“不得叛逆君王”、“不得淫乱骨肉”、“不得毁谤道法”、“不得污漫静坛”等。《老君想尔戒》为早期天师道戒,《说十戒》和《思微定志经十戒》为上清、灵宝派之戒律,《老君说一百八十戒》为新天师道之戒律。 


 

  金代全真道出,邱处机开创传戒制度,公开设坛说戒,广收门徒。凡愿入道者必须受戒方能为道士。清初,全真龙门派传戒道士王常月撰《初真戒律》,与《中极戒》、《天仙大戒》合称“三堂大戒”。凡从他受此三戒之道士,须经百天戒期。 


 

  元明之际,戒律之外又出现清规。戒律为警戒于事前的行为准则,清规则是对犯律道士的惩处条例,它仍袭于佛教。《正统道藏》和《道藏辑要》所收《全真清规》与清代北京白云观所订清规,均按道士所犯过失之轻重,分别处以跪香、催单(劝离)、革出(逐出)、杖革(杖责逐出)以及火化(处死)等。 


 

  现存道教戒律主要收入《正统道藏》三洞之戒律类。《云笈七签》和《道藏辑要》亦有收录。较著者有《太上经律》、《洞玄灵宝天尊说十戒经》、《太上老君经律》、《天仙大戒》、《初真戒》、《中极戒》等。

 

 

《全真派戒律》

 

       全真派戒律的形成:全真派指的是金代初年由王重阳创立的道教新宗派,与元代大德年间形成的正一派同称为道教的两大教派。王重阳创立的全真派,针对宋末天师道出现的种种弊端,借鉴佛教的思想和制度,提出三教合一的宗旨,提倡苦己利人,主张以内丹修炼为手段,达到修真成仙的目的。王重阳创教之初,就对全真派的立教原则作了阐述,有《重阳立教十五论》传世,其中对全真道士的信仰生活和行为准则作了全面的规定。王重阳的几名弟子,如马丹阳有「十劝」语录,劝勉门人的行为举止;邱处机仿照佛教的三戒之制,立「三坛大戒」。元明之际,全真派有较大的发展,创建了一系列全真道观。随著道派和道观的增多,全真派参照佛教寺庙的管理,制订了《全真清规》。清代全真派高道王常月在主持北京白云观期间,按照邱处机制订的「三坛大戒」制度,在白云观开坛传戒,广度弟子,於是全真龙门派大振,而龙门派的传戒制度也一直施行至今。

  

《重阳立教十五论》的戒律内容:《重阳立教十五论》中有关全真道士修持生活的内容,包括住庵、云游、学书、合药、盖造、合道伴等等。规定道士所住茅庵草舍,不得大殿高堂和雕梁峻宇,只要「身有依倚,心渐得安,气神和畅」即可。至於学书,则反对「寻文而乱目」,「只欲记多念广,人前谈说夸才俊」。对於交友,则「不可顺人情,不可取相貌」等等。《重阳立教十五论》中的戒律内容既反映了王重阳从严治教的思想,也为全真教派的戒律奠定了基础。

 

《全真清规》的内容:明代正统《道藏》中收有出於元明之际的《全真清规》。原题作元朝全真道士通玄子陆道和编集。《全真清规》一书共十二篇,包括有礼仪、杂文和规戒等。其中《教主重阳帝君责罚榜》十条,规定道士如犯过失,要按照轻重,分别给予「迁出」、「罚出」、「罚斋」、「罚香」、「罚油」、「罚茶」、「罚拜」等处罚。《长春真人规榜》则列举邱处机所定的教规,规定不可贪求、不起嗔心,不泥於声色等等。

 

《三堂大戒》的内容:三堂大戒,又称三坛大戒,指的是由「初真戒」、「中极戒」、「天仙大戒」组成对全真教派的传授戒法。据全真龙门派第七代律师王常月的《钵鉴》称,三坛大戒源自全真龙门派祖师邱处机。邱处机按照佛教的沙弥戒、比丘戒和菩萨戒的三戒制度,制订了全真教派的传授戒法。不过只是单传秘授。王常月主持北京白云观时,改变了邱处机的做法,创立戒坛,公开传授,自顺治十三年(1656年)起,广收弟子,登坛说戒,度弟子千馀人。一时全真龙门派之声威大振当时受戒道士需经过一百天的戒期,因此,三堂大戒又称「百日圆满三坛大戒」。辛亥革命以後,道教全真教派的传戒由於种种原因而停止。公元1989年11月12日北京白云观重开戒坛,全真教派恢复了停止有半个世纪的传戒活动。

 

 

《全真道三堂大戒》

 

        三堂大戒是全真道授受传承之根本戒律。亦称三坛大戒。

 

        由“初真戒”、“中极戒”与“天仙大戒”三部分组成。由于受戒道士须经一百天 戒期,故又称“百日圆满三坛戒”。 《道藏辑要》收录戒律全文。 


        全真道创立之初,并无繁复戒条。传授戒法,始于邱处机。他订立传戒仪范,迄今 已有七百多年历史。据全真龙门第七代律师王常月《钵鉴》载称,邱处机采摭道教传统 戒律,乃仿佛教沙弥、比丘、菩萨三戒之制,定初真、中极、天仙“三坛大戒”,惟单 传秘授,不得广行。邱处机门下赵道坚为龙门第一代律师,赵传张德纯,张传陈通微, 陈传周玄朴,周传张静定、沈静圆,于是龙门律宗遂分张、沈二支流衍,张传赵真嵩, 赵传王常月,王常月又传伍守阳。其时,玄门多不知全真有三坛大戒。至明末清初王常 月创全真丛林,遂一改旧制,公开传授。顺治十三年(1656),“奉旨主讲白云观,赐 紫衣凡三次,登坛说戒,度弟子千余人。”①康熙二年(1669),又率徒南下,立坛授 戒。当时在全真道中,龙门派的社会影响远超其他各派。

 

        初真戒本王常月所撰之《初真戒律》,立持戒、出入、事师、视听、言语、盥栉, 饮食、听法、出行、起立、坐卧、作务、沐浴等“威仪”十三种、二百条,从各方面对 受戒者加以约束。得受初真戒者称妙行师。只有得称妙行师者,才可进而受中极戒。 中极戒本托称太上老君降授之《中极上清洞真智慧观身大戒经》,戒文凡三百条, 故通称“太上老君中极三百大戒”。 

 

        据《初真戒律》规定,习初真未熟,不得躐等受中极戒。中极三百大戒中有将近百条与“老君说一百八十戒”同,余二百戒亦与上述威仪等 多有雷同之处。从正念修持以至接人待物,俱有种种规定。有些规戒属于一般社会公德 的范围,且多与儒家伦理纲常相一致。如不得恚怒师长、不得不忠其上、不得罔略其下、 不得欺罔老幼、不得轻慢老人、不得持人长短更相嫌恨、不得闻人恶事猜疑百端、不得 面誉世人阴毁善人、不得恃威势以凌世人,等等。也有些规戒似与佛教戒律相通。如不 得杀害一切众生物命、不得饮酒、不得绮语两舌不信、不得恶口骂詈、不得窥视妇女稍 生淫念,等等。当然,更多的规戒则是从道教教义出发规定的道德尺度和价值标准。如 不得傲慢三宝轻忽天尊、不得信外道杂术邪见以及当忍人所不能忍、当断人所不能断、 当学人所不能学、当容人所不能容,等等。若能“行戒不犯,犯即能悔,改往修来,劝 人奉受,念戒不念恶,广度一切,自感神真,吉无不利,保汝成真。”②得受中极戒者 称妙德师,并可为证盟大师(指授经忏、教典、威仪、规范,调御戒子身心,制谴七情 六欲)和监戒大师(监察入戒者,不许犯戒违律,如有不法者,量律轻重,以戒尺责罚 忏悔)。 

 

        天仙大戒本清柳守元所撰《三坛圆满大戒略说》。道教认为,仙有九品:一曰混元 无始金仙,一曰洞天太初金仙,一曰灵元造化金仙,人世修证,则有天仙、地仙、水仙、 神仙、人仙、鬼仙。凡有性灵,莫不成真。而要成真,当遵初真、中极戒律,谨慎修行, 至天仙大戒,则心地光明,德充道极,无戒可说,无律可持。如是“戒无不戒,不戒乃 戒,戒无所戒,乃为真戒”。③又认为,三界诸法,皆从道生,若欲求道,当修观慧诸 法。如运身行法、离口过法、除恶想法、拔逮根法、绝声色法、俭爱欲法、放玩习法、 洗垢秽法、无昏惑法、不淫想法、不追怀法、无犹豫法、忍不可忍法等共二十七法。每 法又分智慧、慈悲、含辱、行功、修心、善业、精进、饰身、遣情、普心十类,合计二 百七十法。受持此法,即“得生无量智慧,增无量善因,灭无量业障,消无量烦恼,延 无量寿算,长无量福田,”④位证天仙。是为“不戒乃戒”之“天仙”大戒。得受天仙 戒者称妙道师、传教本师乃太上继宗演教接化大德之师。不受天仙戒者不得传戒。

 
        1989年11月12日至12月2日(农历十月十五日至十一月五日),全真道在北京白云观 重开戒坛。白云观方丈主坛,设证盟、监戒,保举、演礼、纠仪、提科、登箓、引请八 大师协理戒坛事项。传戒受戒,目的在益善止恶,归真舍妄。据《中国道教协会关于全 真道传戒的规定》,律条以《初真戒》为基础,参照《中极戒》《天仙大戒》为备存戒 条。沿用过去的戒条,以不与国家宪法相抵触为原则。全真各派统一传戒,统一律条。 受戒弟子须本人自愿和宫观推荐。字辈仍按照原派谱系。受戒者必须住庙出家三年,爱 国爱教,信仰虔诚,蓄发大领,威仪整洁,能诵《早晚功课经》。此次授戒,全国各地 名山宫观举荐受戒道士七十五人,其中有乾道也有坤道。戒期中进行了迎师礼、演礼、 考偈,审戒、诵皇经、礼斗忏,讨论戒条、传授衣钵、发放戒牒、普表谢神、铁罐施食 道场等仪式。中间穿插以讲授《道德经》《太上感应篇》《邱祖垂训文》等。 


 

《王常月与清初全真龙门律宗的复兴》

 

        王常月是全真龙门派第七代律师,被誉为“中兴之祖”。他在长期的宗教活动中,形成了自己独具特点的道教教育思想。

 

  公开传戒 因人施教
  这是王常月道教教育思想的一个重要特点。据王常月《钵鉴》记述,全真龙门派传至明代,出现以戒律密传的“龙门律宗”。此宗以丘处机门下赵道坚为龙门第一代律师,赵传张德纯,张传陈微通,陈传周玄朴,传至王常月为龙门第七代律师,七代律师,代代都是“单传秘授”。这种师徒授受,口口相传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道教龙门派的发展。龙门派传至第四代律师周玄朴时,已十分凋零,“玄门零落,有志之士皆全身避咎,因隐青山,不履城市五十余载,弟子数人,皆不以阐教为事,律门几至湮没”。后历经两代律师的努力仍一片沉寂。王常月受命后为改变“玄风颓敝”的局面,决心改变秘传旧制,实行公开传戒。采用因人施教的方法广传弟子,振兴龙门教派。

 

  1,公开传戒,广度弟子。

  顺治十三年,王常月以方丈的身份住持北京白云观。在二十余年的时间里,他为全真道公开授戒,广度弟子,努力不懈。他在白云观发起举办了三次公开传戒活动,度弟子千数人。这在全真龙门史上是罕见的。白云观当时住观道士经常达二三百人,香火不断,成为龙门派的大本营,是白云观沿革史上的一段辉煌。王常月公开传戒并不局眼在北京白云观,他还云游各地,四处授戒,极力扩大全真教的影响。1669年他走出京城,率弟子詹守椿、邵守善等长途跋涉,先后在江苏茅山、南京、浙江杭州、湖州金盖山和湖北武当山等地设坛授戒,皈依者甚众。王常月鼓励弟子开山授戒,在其授戒弟子中,许多人于各地自立道院,创立支派。据统计,清代龙门派传戒弟子多达一万余人。其足迹遍布华北、华东、华中,乃至甘肃、云南、辽宁等地,使龙门派势力大振。其中得到王常月衣钵的谭守诚后来住持京师白云观,成为白云堂上第八代嗣师,《留溪外传》称:“其徒从者几千人”。另外还有不少弟子或隐居一地修炼,或云游四方传道,全真龙门派从此流传各地,教徒遍天下。

 

  2,因人施教,成就众生。

  王常月的教学方法是因人施教,“遇大器讲天仙,遇中器讲地仙,遇小器讲人仙。而其于人也,遇上等讲道行,遇中等讲因果,遇下等讲报应,因人以施教,直欲就海内众生而各成就之。”因人施教针对性强,易于接受,故“从学者颇众”,使龙门教风大振。

 

  持戒为本 清整戒律
  元末以来,全真教团内部日趋松弛。明末王常月云游各地,目击玄门多不知全真有三坛大戒,这使他十分痛心。他决心清整戒律,提出了持戒为本的主张。他宣称“戒是全真第一关”。“万法千门”,“守戒第一。他把戒比喻为降魔之杵,护命之符,升天之梯,引路之灯,仙舟宝筏。为了让道徒严格遵守,他认为戒律是为天制神司的绝对命令,说“戒律就是玄都禁约,乃三清上圣所定科条”要戒子“持戒在心,如持物在手”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都不得稍为放松。否则,就不能得到道法要诀的真传,目不得入“登真录”。王常月把持戒作为学道的基础,入道的门径,说“戒律拘制,狂身变为法躯。”

 

  王常月所传戒律的主要内容是“三坛大戒”,即初真戒、中级戒、天仙戒。他从约束人的伦理行为到衣着打扮,以及饮、食、坐立礼仪出发,细及心念之功。戒条虽极其繁琐,其实质都是本着离尘超世的宗教信条。王常月在北京白云观亲自开坛说戒,为受戒道士演说戒律、并深入到全国各地广泛宣传。他还撰写《全真说戒威仪科》、《龙门心法》等书作为讲义,这些书籍是对全真道影响很深的道书,成为清代龙门教派的经典文献和持戒教学的教科书。随着他的教学和著述活动,其持戒为本的教育思想得到了广泛传播,清代全真道的发展由偏重丹法清修而转向以严持戒律为主的教风了。这是全真道历史上一大演变,也是王常月持戒为本教育思想的一大成果。

 

  博采众长 兼容并蓄

  王常月的道教教育思想中也吸收了儒释二家之思想,他倡导最力的戒律中便吸取了儒家的五常八。《龙门心法·序》中说:“道原自有正脉,万法不出一心”,还说“殊未解理贵专心,法求一贯”,以修炼心法为要。《龙门心法》的基本教义是皈依三宝,而他对皈依三宝的宣传无处不流露出兼容并蓄的思想。他说:何谓“真三宝”?即自己的身、心、意。他认为人“体”,可以眼视耳听、手动足行、口说舌尝,“善用者则成仙成佛成圣成贤;不善用者则成魔成怪成鬼成畜生。”人“心”,“险恶异变,不可测度”,要制止狂心,须是持戒入定。此心无明火发,烈焰熏烧,非水不能,定则为水,专制狂炎,“心火正炽,定水潜降,化烈焰为慧风,变无明为良知,转声色为空虚,改灾难为吉祥。”人“意”,“奇幻变伪,千谋万虑。”善用者“可以成真入圣,治国安民。三纲五常,皆从此出,三教九流,俱从此起,忠孝节义,皆从此生,性命轮回,皆从此定。不善者“流浪欲河,沉沦苦海。”因而“必须慧光朗照,明了觉悟,一念未动之前,定水澄清,一念已萌之际,灵光不昧。机由枢转,星随斗移。执生死之权,先诚此意;掌轮回之柄,先诚此意。”所谓皈依“真三宝”就是用宗教道德以制身制心、制意,就可“成仙成佛成圣成贤”,儒释道三者的修炼都是同途殊归。另外,他主张的“爱可割,而恩不可忘”、“出世之法”等,都渗透着三教兼蓄的浓厚色彩。他所宣传的戒律,正如吴太一所说:“吾观戒律者,于三教典籍本一也。”

 

  王常月为什么会如此主张三教合一思想呢?主要是时代和自身条件所决定的。明清之际,理学的地位被统治者愈抬愈高。王常月博采众长,兼容并蓄,顺应了时代潮流,适应了社会需要。另外,王常月自身对儒释道三教皆有较深的研究造诣。他“幼精性理,明佛三昧,年二十举明经,志在成仙,不入仕籍。”这为把博采众长打下了基础。故在传道教学中他对三教运用自如,能“遇儒言儒,遇释言释,遇道言道”,“慈悲普渡”。

 

   王常月的教育思想得到了清统治者的支持。顺治帝封其为国师,令他“主讲京师白云观,赐紫衣”⑽,康熙帝也曾受方便戒皈依于他的门下。清廷两次用国币修建白云观,并废除僧道度牒制,龙门教从此获得了较大发展。

 

  综上所述,王常月的道教教育思想特点突出,影响深远,它不仅中兴了龙门教派,对整个道教的发展也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昆阳祖师戒律要义》

 

        王常月撰有《初真戒律》一卷,后人将他在南京碧苑说戒的语录整理为《龙门心法》,一称《碧苑坛经》二卷,此书按入道修炼的程途,分归依三宝、忏悔罪业、断除障碍、舍绝爱缘、戒行精严、忍辱降心、清净身心等二十节,系统表述了复兴龙门的思想宗旨,为清代龙门派教义的经典性文献。王常月宗教思想的特点,在于针对教团积弊,重弹初期全真教义的“祖调”,力倡实践功行,以精严戒行为先,明心见性为主,欲图复兴全真初期教风,并顺应时代思潮,调和儒、道,表现出向儒学靠拢的倾向。

 

    1、强调戒行为先。

 

    元末以来,全真教团腐化日深,戒律松驰。明末,王常月云游南北,目击“玄风颓败,邪说流行”的景况,为之浩叹。他针对本教积弊,以清整戒律为中兴龙门的关键性措施,强调精严戒行为学道之首务,其《初真戒律·行持》诗说:“戒是全真第一关”。《龙门心法》强调“万法千门,……守戒第一”,喻戒为降魔之杵、护命之符、升天之梯、引路之灯、仙般宝筏。并把戒律神化为天制神司的绝对命令,要戒子“持戒在心,如持物在手”,任何时处皆不可稍为放舍。

 

    王常月所传“三坛圆满天仙大戒”,分初真戒、中极戒、天仙戒三级。初真戒包括“太上老君所命积功归根五戒”、“虚皇天尊所命初真十戒”、“女真九戒”,中极戒有三百条,这两级戒为南北朝道士仿佛教戒律而制。第三级“天仙大戒”,包括“元始天尊说天仙无极大戒”等。三级大戒系仿佛教沙弥、比丘、菩萨三级戒制而立,赵真嵩、王常月很可能即是实际编制者。王常月把持戒作为实践真功、也彻性命彻始彻终的基础。《龙门心法》以佛教“戒定慧”三字总摄全真道真功,以依次持三级戒为依次修戒定慧。又说三级大戒无非为制心而设,从粗入细:初真戒“拘制身体不许妄乱动行”,中极戒“降伏幻心不许胡思妄想”,天仙戒“解脱真意不许执着粘缚。”三级戒把全真道真功的宗旨具体化为行为乃至心理活动的规范,确实也包括了真功的实质性内容。

 

     “三坛大戒”从约束人的伦理行为为至衣着饮食、坐立礼仪,细及心念之动,戒条虽极繁琐,然其实质无非本之于封建纲常及离尘出世的宗教僧侣主义信条,其中多与儒教五常八箴等相一致。如初真十戒首条为:“不得不忠不仁不信,当尽节君亲,推诚万物”,女真九戒首条“孝敬柔和慎言不妒”,第二条“贞洁持身离诸秽行”,中极戒第十六条“不得不忠其上”,第一百十七条“不得与父母兄弟别门异户”,第二百十一条“当念天子圣明宏道”,第二百四十二条“当念台辅贤良,常保有道”等,皆与三纲五常相符契。正如吴太一《初真戒律说》所说:“唤是道教,恰是儒规,唤为道法,即是王法,……明有王法,幽有道法,道律治己,王律治人,二者表里,以扶世教。”王常月宏宣道戒,正是向儒学靠拢,自觉辅助儒学宣扬封建伦理,以适应清政府巩固封建社会秩序的需要。

 

    2、强调见性为主。

 

    元代全真道与南宗合流后,受南宗先命后性之学的影响,全真教团在宗教修持方面渐有重命术而轻性功的倾向。针对这种现象,王常月强调真功履践须以全真初期所倡明心见性为主。并谓“真心”人人皆具,个个圆成,“悟之即在眼前,迷之落它井底”,乃人人身中本具能知善恶、是非、邪正等而却不自着相的“一点虚灵不昧的理性”,儒门唤做“良知”者。他规诫道徒:把诵经礼拜、济死度幽、烧铅炼汞、呼神召将、炮制丹药、服食采取等“不急之务”放在一边,急急“参究玄微”,“看透父母未生我之前何方立命”。指出了悟真心,要在回光反照,参悟自己良知良能。《龙门心法》说:

 

    “绝念忘情,要参悟得这念从何处起,情从何处来,拿得定,提得稳,认得真,指得实,方才了手去绝,下手去忘。且问你这会拿会提会认会指、会下手、会绝念忘情提个什么?……以念绝念,唤作头上安头;以情忘情,唤作拿贼放贼。不若连这个忘情的忘法都忘,绝念的绝法都绝,两机俱忘绝,入众妙门,方是个上乘道理也”。

 

    这种参悟心源之说颇近禅宗参究之道。王常月与禅宗及全真初期教旨不同之处,是强调见性功夫须从持戒摄心的日用常行中“老实做去”。《龙门心法》指示参悟真心者应“先去受初真十戒,降伏身心,使方寸不乱,则能见圣贤仙佛之心了;然后进中极戒,开辟性灵,使玄关通彻,则能明圣贤之理了;然后进天仙大戒,精研妙义,使圆通智慧,则能悟圣贤仙佛之法了”。这显然受理学格物致知说的影响。

 

    王常月尤力斥拘泥于炼化精气的内丹命术者为“着相修行”。《龙门心法》说:“烹铅炼汞的抽添火候,比效卦爻,把一个太极混沌,穿残凿破,认假名而为实用,指譬喻而作功夫,妄论三田精气,盲猜九窍枢机,……等到九年,还是个不知死的老作孽。”他从真心一元论出发,认为“命在性中”,只要了性,不愁不了命。淫心息则真铅升,嗔心息则真汞降,妄念不动则法身生,法身一清则天机动,自然精炼气化,“火候熟时,一悟到底”。若不明真心,以妄念搬弄精气,则成有为着相的假法。他称出世大道只论见性为主,名“王道”,而非拘拘于气功命术的“霸道”、“下乘小道”,规诫道徒“只求明心见性,不图效应”,对修炼中精气运化所生发凉发热、见光明、睹幻相等效应,皆须置之不顾,更忌刻意追求。

 

    王常月尤力斥欲图通过内丹命功修炼而健身延寿、乃至长生不死者为着相迷假,他重弹王重阳、丘处机等全真祖师的论调,强调全真本宗所说延生非却病延年、长生不死,而是求亘古长存的“法身棗亦即真心,谓天地间唯此物长存不坏,死而不亡,故名长寿、无量寿”。他否认肉体长生的可能性,认为肉身修炼与否都难免一死。《龙门心法》说:肉身若“修养起来,亦多活几年,不过死得迟些罢了,总非真道。”甚至说:“色身纵留万年,止名为妖,不名为道,法身去来常在,朝闻道夕死可也。”否认肉体长生的价值,说求道者应求明心见性,死得明明白白、脱脱洒洒,去来自在,“元神”飞返青虚,“留下一个仙名于人间,传下一部道言于藏内,使千百年后知有某人,这便是死而不亡者寿。”在全道传统的元神飞升、法身不死的信仰中又加进了些儒家立言立德说的成份。

 

    3、调和出世与入世。

 

    元明以来,理学的地位被统治者愈推愈高,屡受理学家所攻讦的佛、道出世思想,与统治者的需要和日益深入民间的儒学伦理越来越不能适应,于是佛道二教中人皆不得不向儒学靠拢,和会儒学,调和出世与入世。这在王常月的说教中也有明显的表现。《龙门心法》虽重弹全真祖调,要出家道士先须斩断爱缘,但又把忠孝等伦常作为出家者也必负的伦理责任,教诫他们必须报天地、日月、父母、君师四恩,谓“爱可割,恩不可忘”。强调报四恩须从尽子职臣节始,能孝父母忠君王,则心地必然光明正大,性情必然宽厚广博、仁慈普利,自然就报了天地、日月之恩。《龙门心法》还力图把出世法与入世法统一为一,谓出世之法“即世法转身,……世法出世法只在一心,所用顺逆不同,其实只是一法”。既能出世又入入世,方为全真倡行的至道。而出世入世不二的至道,终归统一于孝弟忠信等封建伦理的实践。他夫规诫道徒:

 

     “你们要修清静无为出世的妙道,只要有志气做那世法。若世法行得去,则出世法在世法之中。……祖师云:欲修仙道,先修人道,人道不修,仙道远矣。释门宗旨云:‘恒尽凡心,别无圣解’,这两句妙。什么唤作凡心?孝弟忠信、礼义谦耻,日用平常之理是也。你们若能了将此八个字,才唤作个人,若不了此八个字,人道就不全了,如何进得仙道!”

 

    对未出家的道徒,《龙门心法》更是劝诫他们:“且莫去行出世之法,只该先去慎独存诚,孝父母,忠君王,仁义存心,纯良尽己”。这完全是道学家口气。

 

    王常月复兴全真的宗旨顺应时代思潮,适应后期封建社会的需要,在龙门教派中影响颇为深远,教风为之一振。清初龙门道士多遵依王常月教旨,重持戒明心的真功履践。虽然象全真“七真”那样以苦行惊世者不再多见,但笃实修行者颇有其人,如沈一炳所标榜:本宗代代“皆奉元始度人无量之心,修其内观无心之法,……不重法力神通、长生不死,唯炼性淳心净,大道同风。”他们矻矻参究、云游参学,相互间机锋对答,有若唐宋禅师。如金静灵投周太朗门下参学,周先令他运水,以抑其傲气,金“夜则长立不寐,倦则跪拜拜,如是有年”,周方呼入,告曰:“道以无我而澈,佛以无住而生。遂为目顾而掌示之,乃大悟。”沈一炳于无锡正气庵“百壁三年”,参究玄微。范太青遇恶少年戏殴之而不怒,并有能数日不食、冬葛夏裳、“年逾百岁而状如四五十许”的气功效应。王常月、沈常敬、高东篱、王永宁(1597-1721年)及龙门西竺心宗的王清楚、白马李(1615-1818年)等,皆以养生而达百余岁以上的高寿。

 

 

《龙门临济半天下》

 

    龙门律宗除王常月门下诸派外,还有与王同辈的沈常敬(1523——1653)所传派系。沈常敬隐居江苏茅山,门下有孙守一、高守圆等大弟子。孙守一弟子周太朗,开创栖霞金鼓洞支派,四方从学者达千余人。孙氏另一弟子范太清,住持天台山崇道观,为东南龙门派一大道场。周太朗再传弟子沈一炳、闵一得,均为清代道教内丹术著名学者。闵一得住持金盖山纯阳宫,撰《金盖心灯》八卷,详记明清龙门派传承历史。又编辑《古书隐楼丛书》,收明清道书28种,多为内丹学著作。 


  除东南地区外,清初至乾嘉年间,全国各地,甚至全真道历来影响甚微的东北、西北、西南地区,也都出现龙门派活动的踪迹。在东北,有辽阳道士郭守真于明末赴马鞍山师事龙门第7代道士李常明,后返归辽东,隐居本溪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修道30余年。康熙初年应盛京将军乌库礼之请,住持盛京(今沈阳)太清宫传戒,受戒者先后达数百人。

 

        在西北,有龙门派第11代道士刘一明,隐居甘肃金县栖云山修炼多年,往来于兰州,陇上士庶多与之交往。刘精通内丹易学,著有《道书十二种》,流传颇广。在江西有龙门第八代道士徐守诚,隐居西山修炼,门下有谭太智、张太玄、熊太岸等弟子。在广东有龙门派第11代道士曾一贯,于康熙年间入罗浮山任冲虚观住持,其徒柯阳桂门下弟子百余人。在四川有龙门第10代道士陈清觉,于康熙初年从湖北武当山来到青城山,后住持成都二仙庵,开创龙门碧台丹洞宗。二仙庵与武昌长春观、西安八仙庵并称为天下龙门派大丛林。 


  在云南鸡足山,还有被称作“龙门西竺心宗”的特殊道派。该派创始人鸡足道者(原名野怛婆阇),本为月支国人,自称元末从印度来滇,精通“西竺斗法”,常诵咒不绝。顺治十六年(1659年)鸡足道者赴北京白云观皈依王常月门下,受龙门戒法,改名黄守中,成为龙门派8代弟子。后归鸡足山,创“龙门西竺心宗”。直至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闵一得游历鸡足山,还曾见到黄守中,并从他受西竺斗法而归。 

 

        此外,湖北武昌长春观,在清末,“著屋千间,道友万数”,与西安八仙庵、成都二仙庵等并称天下龙门大丛林。山东福山县道士张宗璇,为龙门派第二十三代,于光绪十年(1884)赴白云观传法,开霍山派。又有龙门派第八代徐守诚(1632~1692),于清初去江西南昌西山,兼传净明道,成为当时净明道的重要传人。


 

        总之,自明末清初至清代中叶,龙门派遍传全国各地,其势力远远超过正一道派及其它全真道派,与佛教禅宗五派中的临济宗地位相当,故世有“龙门、临济半天下”之说。 

 

        龙门派承其祖派全真道之余绪,以精于内丹学著称于世。


 

  其门下拥有许多著名内丹理论家,如伍守阳、谢凝素、柳华阳、刘一明、闵一得,为其中的佼佼者。他们所著的内丹书,较其前辈,有承袭,也有发展,总的特点是功法更细致,更浅明。


 

  龙门派传播的中心在江南(与初期全真道在北方不同),不能不受南方本位道教正一道的影响,表现出与正一道融合的倾向。如铁竹道人施亮,本从王常月受戒,为龙门第八代,后改宗正一,启苏州穹窿山支派。八代孙守一门下阎晓峰,住茅山乾元观,其所传后人改皈茅山派。八代徐守诚,参礼南昌西山净明道士孔玄微,兼传净明道,其徒张太玄亦兼师净明道士周德峰。十代王洞阳晚住余杭大涤山,济人作福无虚日,延请祈祷无不立应,《金盖心灯》谓其“名誉籍甚”。十一代徐嶐岩,后归正一道,法名汉臣,精于道法,其徒蒋雨庵、陈樵云、朱春阳,皆得正一法,蒋雨庵并传承正一派。其后还有沈一炳、闵一得、曾一贯、王来因、陈来干等等。至清末,各地全真派龙门道士,大都兼行祈禳斋醮,以香火收入为谋生之一途,全真与正一在宗教行持方面渐无多大区别。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0-9-2 浏览人数: 2210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2)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087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