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刘一明、柳华阳、闵一得的内丹说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道法讲坛
 
刘一明、柳华阳、闵一得的内丹说
使用手机阅读
 
iu Yiming, LiuHuaYang, minyide said the inside Dan
 
 

刘一明、柳华阳、闵一得的内丹说

清代龙门派首重持戒炼性,对内丹炼化精气的命术多不大重视。龙门道士中因别有传承而以内丹撰述名世者,以刘一明、柳华阳、闵一得三家最著,对内丹学的发挥各有其独到之外。

    1、刘一明的内丹著述。

    刘一明撰有《易理阐真》、《修真辨难》、《象言破疑》、《阴符经注》、《参同直指》、《悟真直指》等十余种内丹专著,民国初辑为《道书十二种》刊行,流传颇广。并有《经验杂方》《眼科启蒙》等医书行世。其撰述之富,内丹学体系之庞大,在清代道士中堪称第一。刘一明的内丹学继承宋元南北二宗传统,并融摄理学,对内丹理论颇多发挥。

    刘一明承金元全真道三教归一之论,以道、性命、中正之道一贯三教之学,其《指南针序》说:“性命之学中正之道也,中正之道,在儒谓之中庸,在释谓之一乘, 在道谓之金丹,乃贯通三教之理也。”他尤多以道释儒,谓《大学》《中庸》俱身心性命之学,《易传》隐内丹火侯之秘,而尤以《易》为内丹哲学宗源,特撰《周易阐真》、《孔易阐幽》,以内丹释易,以易理论内丹,谓“丹道即易道,圣道即仙道”,丹经子书千帙万卷,总不外《易经》。

    刘一明以所谓三教同源的“道”为内炼成仙的最终哲学依据,其《修真辨难》具体指明:“道者,先天生物之祖炁。”并谓道“在儒则名曰太极,在道则名曰金丹,在释则名曰圆觉。”其《周易阐真》则又说太极即人之“真心”,实际以“祖炁”、“真心”为一。他对内丹理论的深化,主要表现在摄取理学之说,论述道与阴阳、性命、理气的关系,及性命、阴阳的先后天分别、内外二药等内丹学的重要理论问题。

    刘一明从体用角度阐述了道与阴阳的关系。《修真辨难》说:“一阴一阳之谓道,是就道之用言;无形无象,是就道之体言。”把儒家《易传》所谓“一阴一阳之道与道教所说无形无名之道归于一体。又从宇宙论的角度说:“太极未分之时,道包阴阳;太极既分之后,阴阳生道。……在先天之为道,在后天则为阴阳。 道者阴阳之根本,阴阳者道之发挥。所谓太极分而成阴阳,阴阳合而成太极,一而二二而一者也。”把从生成论角度着眼、作为天地根源的先天之道通过先后天、太极的纽带联结为一体。阴阳还被细分为先后天四个:“先天阴阳以气言,后天阴阳以质言。先天阴阳,太极中所含之阴阳;后天阴阳,太极中生出之阴阳。”阴阳又有内外之别:“内阴阳即后天之阴阳,生于形体;外阴阳即先天之阴阳,出于虚空。”这种琐细区分,较前人丹书中的阴阳学说,是深化了一些。

    刘一明尤从内丹学传统的人身小天地等于宇宙大天地的天人合一哲学观出发,着重探究个人禀赋于道、而作为内炼成丹之本的“性命”。《修真辨难》说:“人受生之始,父精母血交合,杳冥之中,有一点造化氤氲之气入乎胞胎,始而无形生形,无象生象,五官百骸,四肢五脏,不期然而然。”人自出胞胎,落入后天阴阳,于后天阴阳一动一静中,又生先天,名曰性命,性命实即理气,“气即命,理即性”,为后天阴阳之体。“性命者阴阳之体,阴阳者性命之用”。性命二者,又分真假、先后天。性分天赋之性、气质之性为真,气质之性为假;道气之命为真,天数之命为假。真者先天之物,假者后天之物。“理气、天赋白手起家这分,皆取于理学哲学范畴。

    刘一明认为内炼成丹之诀窍,在于发现后天身心中的先天性命,逆而运之,返本还元,复太极之全体,先后天混一,性命凝结,是谓丹成。而先天性命,产生于“玄关一窍”。《修真辨难》对此窍的指陈至为神秘:“要知此窍在六根不着之地、五行不到之处。恍兮惚兮,其中有窍,杳兮冥兮,其内有门,自开自阖,呼之则应,鼓之则灵,明明朗朗,现现成成,迷之则远隔千里,悟之则近在眼前。”其意大盖指气功静定中“恍惚杳冥”的主观感受。

    内丹修炼的门径,宋元以来有北宗先性后命与南宗先命后性二途。刘一明对南北二宗之说兼蓄并存,主张宜依修炼者根机的利钝而各择其合宜之途。《修真辨难》认为秉气清而性根利者,“一遇师诀,顿悟圆通,即认得未生以前面目,稳稳当当,从此不废渐修之功,保全这个面目”,谓之“由性修命”,乃北宗所主张者。至于秉气浊而性根钝者,不有“顿悟”,故必须由渐而顿,由勉而安,谓之“由命而修性”。这是南宗所主张者。《修真辨难》又分内丹为上中下三等法,分别适用于中下三等根机。上等“自在法”,中等“权度法”,大略即由性而修命、由命而修性之道。下等“攻磨法”,专为秉性鲁钝、识见不大的下根人所设,“必须心地下功,全抛世事,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从一切艰难苦恼处狠力作造,忽地露出本来面目,从此再下实落功夫,与中上之法同辙也。”这种随机施教之说,较前人丹书有所深化。

    刘一明着力阐述的,是一种性命双修的渐法,为南北二宗丹法的融合。《修真后辨》说:“道法两用,性命双修,方是无上一乘之道。……须要循序渐近,不得躐等而求。”具体进程分十八诀、二十四要,大略仍不过炼已筑基、炼精、炼气、炼神四大段。第一“筑基炼己”,法则近于北宗起手修性,以“惩忿室欲、克己复礼”为纲,包括看破世事、斩断牵缠、穷究理义、除去嗔恨、舍的我身、不怕劳苦、忍辱受垢、饶人让人、物我同观、酒色不迷、饥寒顺受、生死任命、牢固阴精、打炼睡魔、苦己利人等名目,而“总以无己为归着。”至于第二三段炼化精气的命术,大略承《悟真篇》之说,而其所示诀要尤近白玉蟾。如第二段采药、煅炼、沐浴等,以“知雄守雌,天然火候”为诀要;第三段服食大药、温养守中等,以“外无其身,内无其心,无思无为,不即不离”为诀要;第四段炼神还虚,,以“有无俱不立,天地悉归空”为诀要,以“打破虚空为了当”。刘一明还把内丹最秘密的“火候”分为内外、采药、炼药、合丹、结丹、温养、脱丹、服食、结胎及修性、修命、文烹、武炼等多种,对女丹功亦有所论述。他阐述内丹具体修炼方法虽较隐晦,但对内丹理论阐发的全面深入,可谓超出于清代内丹学诸家。

    2、柳华阳的内丹说。

    明末,有王常月戒弟子伍守阳得李泥丸、曹还阳、赵真嵩等金丹之传,撰《仙佛合宗语录》、《天仙正理》、《丹道九篇》等阐扬性命双修丹法,其说以和会道、佛为特色,对内丹具体修炼法则叙述颇为详悉明朗。其徒谢凝素承其说,著书十余种,以《金仙证信纸》、《慧命篇》、《金丹火候》为其内丹专著中最精要者。闵一得《金盖心灯》卷三谢凝素传说:“嘉庆四年(1799年),有僧称柳华阳者,寓京师之天坛东侧,年约四五十许,有谓安庆人,有谓武进人。余慕而造访,出示著书”,其书与谢凝素之作“目同而文小异”,因疑柳华阳即谢凝素。谢凝素著作已佚,柳华阳《金仙证论》、《慧命经》今存,其学承伍守阳,后人将其与伍守阳并称“伍柳派”。其《慧命经》自称遇伍守阳传以秘旨,然伍守阳卒于明亡之甲申岁,非柳华阳所能亲炙者,其所撰书,当袭于谢凝素的同名之作。

    柳华阳所述内丹修炼进程分炼己还虚、小周天(炼精化炁)、大周天(炼炁化神)、未后还虚四节,从修性入手。《金仙证论》分炼己还虚为顿渐二途:智者上根用顿法,以虚灵为要,随时随处须常“惺惺寂寂,寂寂惺惺,形体者不拘不滞,虚灵者不有不无,不生他疑,了彻一心。”中下根人须用渐法,断欲离爱,常起正见,遇魔不乱,在苦行中磨炼心地,以期“一旦豁然”。其说与同时代的刘一明大体相近。

    对小周天一节采药、煅炼、封固、火候等,及静坐中须注意的内外景象、身心效验,柳华阳描述之详切通俗,更过于伍守阳。如《金仙证论》指述作为炼丹药物的先天精气神说:“何以谓之先天?当虚极恍惚之时也。既知恍惚,是谁恍惚?即先天之神也。恍惚之时不觉忽然真机自动,阳物勃而而举,此即先天之精气。”又谓先天精炁本是一物,静为炁,动为精,于虚极恍惚之时,静中一动,谓之“活子时”,元精即生,须及时审察其老嫩清浊,以文武火煅炼。说得比刘一明要明朗得多。《金仙证论》描述精生药产的身心效验尤为详切:

    “且炁满药灵,一静则天机发动,自然而然周身融和,酥绵快乐,从十指渐渐至于身体。吾身自然耸直,如岩石之耸高山,吾心自然虚静,如秋月之澄碧水。痒生毫窍,身心快乐,……其中景象难以形容……”

    柳华阳揭去道教丹书中故意设置的譬喻名相的帏幕,直接披露内丹气功中的身心感受及掌握法则,可称丹书通俗化的典型。柳华阳虽为禅僧,而取道教名字,承道教法统,阐道教内丹,其门下且有僧豁然、真元等从学内丹术,这自为道教龙门派影响于佛教的例证。柳华阳尤以以道解佛著称,《金仙证论》《慧命经》谓佛教最上一乘之法、达摩、慧能直指单传之道,唯在道教性命双修的内丹之道,而力斥当时佛门通行的参话头、念佛、诵经、打七等皆“非如来之正法”,骂禅师、和尚语录为妄语,未免激化佛、道矛盾,其书曾遭毁板。

    3、沈一炳、闵一得的内丹说。

    闵一得辑撰有《古书隐楼藏书》十二卷,收当代著述二十八种,多述内丹,是清代最有影响的一部内丹学丛书。闵一得的内丹学,传自沈一炳,而沈一炳据称得神人李泥丸之传。《古书隐楼藏书》中有沈一炳授、闵一得注《三尼医世诀》、《天仙心传》、《琐言续》及闵撰《金丹四百字注》等。对所收他人撰述,闵一得多有评注。

    沈、闵大略分内丹法程为径直修笥、先性后命、先命后性之三途,而首重修心见性。沈一炳述《天仙道戒须知》说:“天仙之学心学也,专一修心为明知止。”沈授闵纂《天仙心传》说:“天仙心学,既无卦爻又无斤两,彻始彻终唯守无念两字,得验与成,付诸东流。”谓未入炼化精气说之“世尚”者,应长修心性,“只从《碧苑坛经》入门”。基本禀承王常月之学。

    沈、闵所述先性后命、性命双修丹法,亦强调虚无、自然为煅炼火候诀要。《琐言续》总结内炼法则有三:“端直其体,空洞其心,真实其念。”又说:“其大旨在无住,而旨脑全凭‘不动’一诀。”谓须于动处炼性,静处炼命,当身中“活子时”现,要不失时机,培养采炼。火候秘要,不过升降放收,须得通泰自然,切意勉强塞执。谓丹诀所说“无念”为“明了无心,应拂无偏”之意,“应佛无偏”,指以灵明专注之心照察身中精气的变化,依法则引导煅炼,此念之外不杂余念,名曰无念,亦名“真实其念”,而非一切不念为无念。

    沈、闵所述炼丹法则,尤闵一得所辑当时诸家丹法,颇有与一般传统内丹法不同者。如入手守窍,《天仙心法》所述之法为回光自脑盖前而下眉心,照注“山根”(二目之中);黄守圆、陶石庵所辑、传为吕洞宾降授的《三尼医世说述》六步功法,亦从闭目内注脑顶入手;闵撰《读<三尼医世说>管窥》,谓入手先虚心凝神久久,至一丝不挂、身世两忘,则观缩身于祖窍之中,继而照察身心精气升降,进行炼化;称神人尹蓬头降授的《东华正脉皇极阖避仙经》所说丹法从凝神守夹脊之窍棗“黄中”入手;陶石庵刊、称吕洞宾降授的《太一金华守旨》,则以守两目及眉心之三点为内炼入手之门。这些多种多样的丹法,不见于元明传统道书,多为清代龙门派道士所创造。又如精气循行之路径,沈、闵所说与一般传统丹书所指任、督二脉不同,谓先天精气循皖后脊前的“黄道”直升直降,谓之“中黄直透”。

    清代龙门派道士对内丹学颇有发展,如刘一明吸收理学之说而深化了内丹理论,谢凝素、沈一炳、闵一得等对内炼法则阐述甚为具体。内丹学的通俗化,尤为清代龙门派内丹书的特色,这使道教内丹打破了教内秘传的局限,走向社会,至今在气功仍有巨大影响。

    清末,龙门派的宗教精神虽趋衰退,但教团的民间的实力尚未必有所衰减。

(原载《世界宗教研究》1988年第2期)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0-12-7 浏览人数: 2023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1)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9850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