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王常月祖师对全真初真戒发展的影响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道教论典
 
王常月祖师对全真初真戒发展的影响
使用手机阅读
 
Buddhist Double major of the changyue wang Patriarch
 
      自魏晋时期道教创建戒律学思想起,便产生三皈、五戒、九戒、十戒、老君百八十戒等戒学体系。至隋唐时始有初真戒之说,在北宋代的《三洞修道仪》里,已有完整的初真八十一戒,并说受此戒称“太上初真弟子”。这些思想通过北方的楼观道,被盛行南宋时期的全真教所吸收,形成全真初真十戒。其实,北宋时期的净明道很早就产生了初真十戒,并有在家居初真十戒。净明道以后汇入全真派,这些思想自然也被全真道教所吸收。现全真派流传的初真十戒,是经过清代全真龙门派第七代祖师王常月祖师大律师改编而成的。王常月祖师给它注入了新的血液,在当时的道教内部以及外部的政治社会、仕庶儒流,都产生很大的反响。

全真戒学|王常月祖师对全真初真戒发展的影响

    “夫虚皇大道,秘密灵文,高圣太真,清都玉律,万圣宝重,万灵佩奉。非金骨玉名者不得轻遇,亦不得轻受也。戒者,禁止之辞。益善止恶,皈真舍妄之谓也。昔虚皇道君,悯念大地众生,逐利驰名,贪著声色,不知祸福因缘,自贻多生罪咎,大启慈悲,救度沉溺,故传演戒律经教,开化法界人天,为植福修因之慧炬,登真入道之慈航也。代代相承,师师相授,道藏列款有载矣。后因秦火大变,道经戒律,十损八九,科条门列,止存一二。故此近代以来,戒法日废,至于今日,间有得传者,万万一二矣。虽然万代不磨之玄律,亦未尝终于湮没也。今感集众善,茂阐玄元之化,益宏清静之宗。可知时至之妙,在斯一举,将来之望,在于今日也。遂告余从事,余因崇祯初岁,云游于楚,谒九宫山复阳赵真人,亲授戒法,得其领要,故不避偈妄之罪,按法于丙申岁三月望日,就白云观设立戒坛,传戒演钵。上祝当今圣主,帝道遐昌;下祈宰官士庶,身家胥庆。接续先宗,启至圣度世之本;愿提携后进,开道流无妄之真风。入戒者果能磨励身心,觑身世若浮云之变,精勤戒行,以戒律为急务之修。了生死之大事,尽性命之真常。虽有饥寒风暑,切身之苦,不易其操;虽有死生困辱,临难之变,不夺其志。实际真宗,加功著力。业累自是冰消,功勋自是日就。一身戒行,自然融通于变化之中;半句律言,亦可出没于阴阳之内。天堂地狱,浑然成戒子之家风;日月星辰,都是我心中之活计。驾景凌虚不为尚也。倘若教衍天长,宗抟地久,首则默佐于王纲,次则归功于众善也。”这是王常月祖师在顺治十三年传戒时写的序,其落款为“西晋上党传戒道士昆阳子王常月祖师”,王常月祖师的戒学境界是想“佐于王纲”,使“教衍天长,宗抟地久”,足见其教化之弘愿。

    康熙十三年,其恒山持戒弟子龙起潜也专门写了个序,充分赞扬了王常月祖师的这种戒学思想:“夫律之名,何昉乎上古,垂拱无为,结绳而理。后世人心,日漓奸宄业出,圣人设为律以防之。律者,正也,所以正不正也。即如作乐有律,以节气候之不齐;出师有律,以禁步之不整是也。道家亦以律名,其义何居?昔太上老子,宣五千言之秘,首以道德二字名篇。道者,天性也。德者,人心也。教人尽人以达天,存心以全性。虽未设立有律之名,若观妙观窍,即所以律心;柔弱谦下,即所以律身。奈沿及于叔世,奉道之流,有厌鱼兔之筌蹄,而置于空虚者。有窃优孟之衣冠,而夫其真似者。恣意放荡礼义也,而桎梏视之酬淫也,而游戏假之。当世诋毁为异端,唾骂为罪人,安有九天仙真不恶而注之?反推而举之哉?大抵道之不成,由德之不立,德之不立,由身之不检,此道律之所宜急讲也。昆阳王老师,得戒法于复阳赵真人,当世祖章皇帝时,于京都白云观,设立戒坛,传戒演钵,一时授受弟子千有余人。嗣而移舄,广演于江浙间,声教四溢。昔余识师于江南之隐仙庵,私心巳尸祝之矣。因狂心未歇,难遽投拜。今朝谒武当,幸遇师传戒于玉虚宫中,遂发心皈命而受持戒律。然伏读之不知言行有规也,动静有体也。一切存心制虑,尺寸不驰也。神骨悚然,如游于五刑三千之林,跼蹐而不敢一便,余向司李闽凤刑讞之际,睹小民大过小愆,动有条例。尝叹而有言曰:愿世人善读国书,身不近狱门而作良士。今又愿道善读玄典,心不涉鬼路而跻天仙矣。律之设义大矣哉。”


   王常月祖师戒学的弘扬,与其弟子们坚持不懈、精诚传播分不开的。龙起潜便是一个代表,他在《初真戒》里还专门写了《戒坛引言》,再一次肯定了王常月祖师的全真戒学精神,冷然子曰:“吾师度人心切,演天人之大戒;科程法严,立条目之弘规。绳网匝密,欲擒奔驰狡兔;栏宇坚实,恐放狰狞白牛。不经千锤百炼,难得一贯十串。方寸钵内,难知驯卧千丈之蛟龙;三尺杖头,当见挑携万顷之明月。餐霞御景之仙,俱是气吞木食之子;峨冠博带之徒,可拟玉佩金珰之尊。诚哉降龙伏虎手段,搏日挽月机关,从事其门,须善摩厉,莫厌繁苛。九天之上,先自五地行持;十方之化,惟除三尸盘结。肯从万丈涧底走,方能昆仑顶上行。奉道良友,各宜著眼,痛自加鞭。”

    自王常月祖师创全真三坛大戒,其弟子们便开始不断的充实,并进一步发扬广大,在戒学理论上也愈来愈成熟。譬如楚郢吴太一震阳氏在金陵清凉山祖庭隐仙庵所写的《初真戒说》,便是一篇绝好的全真戒学理论:“余观戒律者,于三教典籍旨本一也。唤是道教,恰是儒规;唤为道法,即是王法。人能受持者,非仅欲人尽心尽性,抑且欲人知命知天。出世于入世之中,达身于省身之内,实有佐于王化,绳人于众善也。法中之戒,即正心诚意之学;戒中之法,即治国齐家之化。不过欲人循文归正,借此知玄,希圣希贤,为仙为佛,无不从此戒法而出。故正心诚意,离此戒而何造?治国齐家,舍此法而何化?诚为三教梯航,万不可阙然。仙佛之教幽而灵,儒之教张而固。皆益于人而行于世者,实天道也。明有王法,幽有道法,道律治巳,王律治人,二者表里,以扶世教。今若只知有王纲之律,不知道法之戒,只知道法之戒,不知王纲之律者,是谓偏见也。殊不知仙佛之戒,与王纲之律,治己治人,其理一也。三教圣人,无不谆谆言之者,盖谓非此不足以明达至道也。夫至道者,有天道也,人道也。所以诚者,天道也;思诚者,人道也;诚者无为也,自然而然,非有为使然,故谓天道,非假人力也。所以无思无为,无安排作用,存想布置,顺天道而逆人道。” 


    故曰:“顺天者。存思诚者,有为也。使然而然,非无为自然。故谓人假之道,非真天然也。所以有思有为,有安排作用,存想布置,逆天道而顺人道”。故曰:“逆天者亡。所谓初者,始也。真者,不假也。戒者,禁止也。谓世人始初,无假之真性,本自天命,无思无为,自然而然,无善可修,无恶可作,故曰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万法从自性中生,一念思量,名为变化。思量作恶,化为地狱恶鬼;思量修善,化为天堂善神;邪淫化为犬豕,躁暴化为兕虎,嫉妒化为蛇蝎,仁慈化为圣贤。君子小人,总在一念;思量自性变化”。故曰:“千百亿化身。迷人未识道时,未闻经时,未遇师时,疑团未剖,智镜未开,不能省觉,自蔽光明,任心肆意,念念不停,思为不返,尽被贪、嗔、痴、淫、杀、盗、恶口、绮语、两舌、妄言,十恶并尘境外缘,扰乱身心,致使六根妄动,甘受驱驰,劳苦流浪,生死无休。今自有省皈道、皈经、皈师。三皈戒后,洗心忏悔。忏者,忏其前愆,从前所有十恶等业,愚迷执著,骄诳嫉妒等罪,悉皆尽忏,禁止永不复起。悔者,悔其后过。从今以后,所有十恶等业,愚迷执著,骄诳嫉妒等罪,今已觉悟,悉皆永断,更不复作,无思无为,一念不生,复返始初无极自然之真性,以还天命之本来”。故曰:“初真十戒是也。故学真之初,必须斋戒,禁止十恶,变化气质为主。若不先以斋戒,禁止十恶,变化气质,则学人无所依据,与俗何异?不然多劫以来,旧染习气,何以得除。”


    古人云:“学道顿悟,易人多生,习气难忘。所以斋戒者,为降伏身心之法耳。身不受戒,习气必不能移,习气若不能移,大体必不能养,大体不养则元气不复,元气不复命必不能立矣。心不持斋,种性必不能改,种性若不能改,则本心不定,本心不定则元神不归,元神不归真性必不能见矣。故大道无不以见性为体,养命为用。殊不知性即是道,命即是戒。道者,无为自然也。戒者,有为使然也。故至道之妙,从使然以至自然,即是从有为以至无为也。所以凡务性命双修者,非持斋受戒必不可也。斋者,齐也。本来无斋可斋,齐其不齐也。戒者,止也。本来无戒可戒,止其不止也。因众生妄生贪嗔痴爱之心,淫杀盗妄之情,圣人故有持斋受戒之惩。若无贪嗔痴爱之心,淫杀盗妄之情,则斋戒之法何由而设矣?”

   古仙云:“众人师贤人,贤人师圣人,圣人师万物。夫万物者,禀天命本来无为自然之善性,非假人力思为有安排作用之谓也。今去圣日远,以何为师?而后可必师圣所传训诫,以为入圣之基。故师戒即所以师圣人也,师圣人即所以师万物也,师万物即所以师天命也,师天命即所以师太上无为自然之善性也。今初学仙之士,未遇明师点化,故天命未省,性理未明,尽被方士所惑,执著无明,种心不悟,持斋受戒即是筑基炼己之理,煅炼身心即是下学上达之功。专信神奇卓异,坐静默运存想作用功夫。殊不知坐静默运,存想作用,神奇卓异等术,尽属扭捏安排人力之事,总非天命、初真无为自然之善性。夫天命本来初真、无为自然之善性。人人本有,无修无证,自然而然,不假人力安排。” 


   紫阳翁曰:“终日行未尝行,日坐未尝坐,殊不知至道之妙,其功不在行住坐卧。只要生平所学,所爱一切事务,般般放下,一念不生,即是天命、本来初真之性”。祖师云:“本来真性号金丹,四假为炉炼作团此也。学人欲见此性,非有戒慎恐惧而作梯航,必不得见之也。故用斋戒者,无非借事摄心,以尽种性,缘情制性以了凡心。所以务道之士,若不求戒为师,持戒为命,即是不明性理,不顺天命,不遵圣教之人也。不明性理,不顺天命,不遵圣教者,即是不畏天命,不畏大人、不畏圣人之言也。不畏天命,不畏大人,不畏圣人之言者,诚为索隐行怪异端之学,非惟道法不载,亦且王律难容,恐犯天地造物之忌,不敢同日而语也。”

    王常月祖师与其弟子们大力宣讲“戒法即王法”、“戒律即王律”,适合当时时代,拥护统治者的政权,这些思想使在明清全真教不被政权重视、教风不景气的历史关头,对于整顿教风、健全全真丛林体制、激励全真教徒洁身自好、继承祖风等方面,产生了良好的效果。

转自道教之音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注:若文章显示异常,请点击阅读->>>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任宗权道长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1/17/2012 浏览人数: 1923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38)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1559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