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沙门岛张生煮海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故事
 
沙门岛张生煮海
使用手机阅读
 
Shamen island ying-ying went boiling sea
 
 
沙门岛张生煮海


《张生煮海》,全名《沙门岛张生煮海》,元代杂剧作品。李好古著。一说尚仲贤作。李好古,生平事迹不详,天一阁笨《录鬼簿》说他是“东平人”,著有杂剧三种,今仅存《张生煮海》一种。剧中写潮州儒生张羽寓居石佛寺,清夜抚琴,招来东海龙王三女琼莲,两人生爱慕之情,约定中秋之夜相会。至期,因龙王阻挠,琼莲无法赴约。张羽便用仙姑所赠宝物银锅煮海水,大海翻腾,龙王不得已将张羽召至龙宫,与琼莲婚配。作品反映了古代劳动人民征服大自然的幻想,表现了青年男女勇于反对封建势力、争取美满爱情的斗争精神。这一近似神话故事的剧作,为世代所传诵,改编成各种地方戏盛演不绝。清初,李渔又据以改编为传奇《蜃中楼》。

沙门岛张生煮海

第一折

(外扮东华仙上,诗云)

海东一片晕红霞,三岛齐开烂熳花。秀出紫芝延寿算,逍遥自在乐仙家。

贫道乃东华上仙是也。自从无始以来,一心好道,修炼三田,种出黄芽至宝,七返九还,以成大罗神仙,掌判东华妙严之天。为因瑶池会上,金童玉女有思凡之心,罚往下方投胎脱化。金童者,在下方潮州张家,托生男子身,深通儒教,作一秀士。玉女于东海龙神处,生为女子。待他两个偿了宿债,贫道然后点化他,还归正道。

(诗云)金童玉女意投机,才子佳人世罕稀。直待相逢酬宿债,还归正道赴瑶池。

(下)(正末扮长老同行者上,诗云)释门大道要参修,开阐宗源老比丘。门外不知东海近,只言仙境本清幽。贫僧乃石佛寺法云长老是也。此寺古刹近于东海岸边,常有龙王水卒,不时来此游玩。行者,出门前觑看,若有客来时,报复我家知道。(行者云)理会得。(冲末扮张生引家僮上,云)小生潮州人氏,姓张名羽,表字伯腾,父母蚤年亡化过了。自幼颇学诗书,争奈功名未遂。今日闲游海上,忽见一座古寺,门前立着个行者。兀那行者,此寺有名么?(行者云)焉得无名?山无名,迷杀人;寺无名,俗杀人。此乃石佛寺也。

(张生云)你去报复长老,道有个闲游的秀才,特来相访。(行者做报科,云)门外有一秀才,探望师父。(长老云)道有请。(做见科,长老云)敢问秀才何方人氏?(张生云)小生潮州人氏,自幼父母双亡,功名未遂。偶然闲游海上,因见古刹清凉境界,望长老借一净室,与小生温习经史,不知长老意下如何?(长老云)寺中房合尽有。行者,你收拾东南幽静之处,堪可与秀才观书也。(张生云)小生无物相奉,有白银二两送长老,权为布施,望乞笑纳。

(长老云)既然秀才重意,老僧收了。行者,收拾房舍,安排斋食,请秀才稳便。老僧且回禅堂,作些功果去也。(下)(行者云)秀才,与你这一间幽静的房儿,随你自去打斛斗,学踢弄,舞地鬼,乔扮神,撒科打诨,乱作胡为,耍一会,笑一会,便是你那游玩快乐。我行者到禅堂服侍俺师父去也。(诗云)行童终日打勤劳,扫地才完又要把水挑。就里贪顽只爱耍,寻个风流人共说风骚。

(下)(张生云)僧家清雅,又无闲人聒噪,堪可攻书。天色晚了也,家童,将过那张琴来,抚一曲散心咱。(家童安琴科,张生云)点上灯,焚起香来者。(点灯焚香科,张生诗云)流水高山调不徒,钟期一去赏音孤。今宵灯下弹三弄,可使游鱼出听无?(正旦扮龙女引侍女上,云)妾身琼莲是也,乃东海龙神第三女。与梅香翠荷今晚闲游海上,去散心咱。(侍女云)姐姐,你看这大海澄澄,与长天一色,是好景致也!(正旦唱)

【仙吕】【点绛唇】海水汹汹,晚风微送,兼天涌。不辨四东,把凌波步轻那动。

【混江龙】清宵无梦,引着这小精灵,闲伴我游踪。恰离了澄澄碧海,遥望那耿耿长空。你看那万朵彩云生海上,一轮皓月映波中。(侍女云)海中景物,与人间敢不同么?(正旦唱)觑了那人间风阙,怎比我水国龙宫?清湛湛、洞天福地任逍遥,碧悠悠、那愁他浴凫飞雁争喧哄。似俺这闺情深远,直恁般好信难通!

(侍女云)姐姐,你本海上神仙,这容貌端的非凡也。(正旦唱)

【油葫芦】海上神仙年寿永,这蓬莱在眼界中。风飘仙袂绛绡红,则我这云鬟高挽金钗重,蛾眉轻展花钿动。袖儿笼,指十葱,裙儿簌,鞋半弓。只待学吹箫同跨丹山凤,那其间,登碧落,趁天风。(侍女云)想天上人间,自然难比。(正旦唱)

【天下乐】不比那人世繁华扫地空,尘中,似转蓬,则他这春过夏来秋又冬。听一声报晓鸡,听一声定夜钟,断送的他世间人犹未懂。

(张弹琴,侍女做听科,云)姐姐,那里这般响?(正旦唱)

【那吒令】听疏剌剌晚风,风声落万松;明朗朗月容,容光照半空;响潺潺水冲,冲流绝涧中。又不是采莲女拨棹声,又不是捕鱼叟鸣榔动,惊的那夜眠人睡眼朦胧。

(侍女云)这响声比其余全别也。(正旦唱)

【鹊踏枝】又不是拖环佩,韵丁冬;又不是战铁马,响铮鏦;又不是佛院僧房,击磬敲钟。一声声唬的我心中怕恐,原来是厮琅琅,谁抚丝桐。(张再抚琴科)(侍女云)敢是这寺中有人弄甚么响?(正旦云)原来是抚琴哩。(侍女云)姐姐,你试听咱。(正旦唱)

【寄生草】他一字字情无限,一声声曲未终。恰便似颤巍巍金菊秋风动,香馥馥丹桂秋风送,响珊珊翠竹秋风弄。咿呀呀,偏似那织金梭撺断锦机声;滴溜溜,舒春纤乱撒珍珠进。

(侍女做偷瞧科,云)原来是个秀才在此抚琴,端的是个典雅的人儿也。(正旦唱)

【六幺序】表诉那弦中语,出落着指下功,胜檀槽慢掇轻拢。则见他正色端容,道貌仙丰。莫不是汉相如作客临邛,也待要动文君,曲奏求凰风;不由咱不引起情浓。你听这清风明月琴三弄,端的个金徽汹涌,玉轸玲珑。

(侍女云)姐姐,休说你知音人,便是我也觉的他悠悠扬扬,入耳可听。果然弹得好也。(正旦唱)

【幺篇】端的心聪,那更神工,悲若鸣鸿,切若寒蛩,娇比花容,雄似雷轰,真乃是消磨了闲愁万种。这秀才一事精,百事通。我蹑足潜踪,他换羽移宫。抵多少盼盼女词媚涪翁。似良宵一枕游仙梦。因此上偷窥方丈,非是我不守房栊。

(做弦断科,张生云)怎么琴弦忽断,敢是有人窃听?待小生出门试看咱。(正旦避科,云)好一个秀才也!(张生做见科,云)呀,好一个女子也!(做问科,云)请问小娘子,谁氏之家,如何夜行?(正旦唱)

【金盏儿】家住在碧云空,绿波中,有披鳞带角相随从,深居富贵水晶宫。我便是海中龙氏女,胜似那天上许飞琼。岂不知众星皆拱北,无水不朝东?

(张生云)小娘子姓龙氏,我记得何承天《姓苑》上有这个姓来。难道小娘子既然有姓,岂可无名?因甚至此?(正旦云)妾身龙氏三娘,小字琼莲。见秀才弹琴,因听琴至此。

(张生云)小娘子既为听琴而至,这等,是赏音的了。何不到书房中坐下,待小生细弹一曲,何如?(正旦云)愿往。(做到书房科,正旦云)敢问先生高姓?(张生云)小生姓张名羽,字伯腾,潮州人氏。早年父母双亡,也曾饱学诗书,争奈功名未遂,游学至此,并无妻室。(侍女云)这秀才好没来头,谁问你有妻无妻哩!(家童云)不则是相公,我也无妻。(张生云)小娘子不弃小生贫寒,肯与小生为妻么?(正旦云)我见秀才聪明智慧,丰标俊雅,一心愿与你为妻。则是有父母在堂,等我问了时,你到八月十五日中秋节届,前来我家,招你为婿。(张生云)既蒙小娘子俯允,只不如今夜便成就了,何等有趣,着小生几时等到八月十五日也!(家童云)正是,我也等不得。(侍女云)你等不得,且是容易哩。(正旦云)常言道:"有情何怕隔年期",这有甚等不得那?(唱)

【后庭花】那里也阳台云雨踪,不比那秦楼风月丛。(张生云)敢问小娘子家在何处?(正旦唱)只在这沧海三千丈,险似那巫山十二峰。(张生云)小生做贵宅女婿,就做了富贵之郎,不知可有人服侍么?(正旦唱)俺可更有门风:无非足蛟虬参从,还有那鼋将军、鳖相公、鱼大人、虾爱宠、鼍先锋、龟老翁。能浮波,惯弄风;隔云山,千万重;要相逢,指顾中。(张生云)只要小娘子言而有信,俺小生是一个志诚老实的。(正旦唱)

【青歌儿】甜话儿将人、将人摩弄,笑脸儿把咱、把咱陪奉。你则看八月冰轮出海东,那其间、雾敛晴空,风透帘栊,云雨和同;那其间、锦阵花丛,玉斝金钟。对对双双,喜喜欢欢,我与你笑相从,再休提误入桃源洞。

(张生云)既然许了小生为妻,小娘子可留些信物么?(正旦云)妾有水蚕织就鲛绡帕,权为信物。(张生做谢科,云)多感小娘子!(家童云)梅香姐,你与我些儿甚么信物?(侍女云)我与你把破蒲扇,拿去家里扇煤火去!(家童云)我到那里寻你?(侍女云)你去兀那羊市角头砖塔儿胡同总铺门前来寻我。(正旦唱)

【赚煞】你岂不知意儿和,直恁欠心儿懂,我非罗刹女,休惊莫恐。多管是前世因缘今得宠,到中秋好事相逢。且从容,劈开这万里溟濛,俺那里静悄悄,绝无尘世冗。

(张生云)有如此富贵,小生愿往。(正旦唱)一周围红遮翠拥,尽都是金扉银栋,不弱似九天碧落蕊珠宫。(同侍女下)(张生云)我看此女妖娆艳冶,绝世无双。他说着我海岸边寻他,我也等不的中秋。家童,你看着琴剑书箱。我拚的将此鲛绡手帕,渺渺茫茫,直至海岸边寻那女子,走一遭去。(诗云)海岸东头信步行,听琴女子最关情。有缘有分能相遇,何必江皋笑郑生?

(下)(家童云)我家东人好傻也!安知他不是个妖魔鬼怪,便信着他跟将去了。我报与长老,同行者,追我东人去。(词云)叵耐这鬼怪妖魔,将花言巧语调唆。若不是连忙赶上,只怕迷杀我秀才哥哥。(下)


第二折

(张生上,诗云)幸会多娇有所期,闲花野草斗芳菲。幽情何处桃源洞,则怕刘郎去未归。小生张伯腾,恰才遇着的那个女子,人物非凡,因此寻踪觅迹,前来寻他,却不知何处去了。则见青山绿水,翠柏苍松,前又去不得,回又回不得,好凄惨人也!这盘陀石上,我且歇息咱。(虚下)(正旦改扮仙姑上,诗云)桑田成海又成田,一霎那堪过百年。拨转顶门关捩子,阿谁不是大罗仙。自家本秦时宫人,后以采药入山,谢去火食,渐渐身轻,得成大道,世人称为毛女者是也。今日偶然乘兴,游到此间,却是海之东岸。你看茫茫荡荡,好一片大水也呵!(唱)

【南吕】【一枝花】黑弥漫水容沧海宽,高崪峍山势昆仑大。明滴溜冰轮出海角,光灿烂红口转山崖。这日月往来,只山海依然在,弥八方,遍九垓。问甚么河汉江淮,是水呵,都归大海。

【梁州第七】你看那缥缈间十洲三岛,微茫处阆苑蓬莱,望黄河一股儿浑流派。高冲九曜,远映三台,上连银汉,下接黄埃。势汪洋无岸无涯,出许多异宝奇哉。看、看、看,波涛涌,光隐隐无价珠玑;是、是、是,草木氏,香喷喷长生药材;有、有、有,蛟龙偃,郁沉沉精怪灵胎。常则是云昏气霭,碧油油隔断红尘界,恍疑在九天外。平吞了八九区云梦泽,问甚么翠岛苍崖。

(张生上,云)这里不知是何处?喜得又遇着一位娘子。呀!原来是道姑。待小生问个路儿咱。(仙姑唱)

【牧羊关】猛地里难回避,可教人怎离摘?则见他叉手前来,多管是迷了路的行人,多管是失了船的过客。(张生云)道姑,敢问这搭儿是何处也?(仙姑唱)比及你来相问,先对俺说明白。(张生云)我到此,只为那可意人儿,不知在那里?(仙姑唱)且将个采芝女,权休怪,只问那可意人,安在哉?

(云)秀才何方人氏?因甚至此?(张生云)小生潮州人氏,因为游学,在此石佛寺借寓。前夜弹琴,有一女子,引一侍女来听。此女自言龙氏之女,小字琼莲,到八月中秋日。与小生会约于海岸。小生随即寻访,不意迷失道路。小生只想他风流人物,世上无比。(仙姑云)他既说姓龙,你可也想左了。(唱)

【骂玉郎】可知道龙宫美女多娇态,想当时因有约,则今日独寻来,拚的个舍残生,做下风流债。那龙也青脸儿长左猜,恶性儿无可解,狠势儿将人害。(张生云)可怎生恁般利害?(仙姑唱)

【感皇恩】呀!他把那牙爪张开,头角轻抬。一会儿起波涛,一会儿摧山岳,一会儿卷江淮。变大呵,乾坤中较窄;变小呵,芥子里藏埋。他可便能英勇,显神通,放狂乖。

(张生云)那小娘子姓龙,你这道姑怎么说起龙来?(仙姑云)秀才不知,这龙是轻易好惹他的?(唱)

【采茶歌】他兴云雾,片时来,动风雨,满尘埃,则怕惊急烈一命丧尸骸。休为那约雨期云龙氏女,送了你个攀蟾折桂俊多才。

(张生云)小生才省悟了也。他是龙宫之女,他父亲十分狠恶,怎肯与我为妻?这婚姻之事,一定无成了。旱是小娘子,谁着你听琴来?(做悲科)(仙姑云)贫道不是凡人,乃奉东华上仙法旨,着我来指引你还归正道,休得堕落。(张生做拜科,云)小生肉眼.不知上仙指引,望乞恕罪。(仙姑云)我且问你:那听琴女子,是东海龙王第三之女,小字琼莲,他在龙宫海藏,你怎么得见他?(张生云)若论那龙宫之女,与小生颇有缘分。

(仙姑云)那里见的有缘分?

(张生云)既没缘分,他怎肯约我在八月十五夜,到他家里。招我做女婿;又与我这鲛绡帕儿做信物哩?(仙姑云)这鲛绡手帕,果是龙宫之物。眼见的那个女子看的你中意了。只是龙神搥暴,怎生容易将爱女送你为妻?秀才,我如今圆就你这事,与你三件法物。降伏着他,不怕不送出女儿嫁你,(张生做跪社,云)愿见上仙法宝。

(仙姑取砌末科,云)与你银锅一只,金钱一文,铁杓一把。(张生接科,云)法宝便领了,愿上仙指教,怎生样用他才好?(仙姑云)将海水用这杓儿舀在锅儿里。放金钱在水内。煎一分。此海水去十丈;煎二分去二十-丈,若煎干了锅儿,海水见底。那龙神怎么还存坐的住。必然令人来请,招你为婿也。(张生云)多谢上仙指教!但不知此处离海岸远近若何?(仙姑云)向前数十里.便是沙门岛海岸了也。(唱)

【黄钟煞尾】这宝呵。出八那瑶台紫府清虚界,碧落苍空天上来。任熬煎,任布划,可从心,可称怀,不求亲,不纳财,做行媒,做娇客,连理枝,并蒂开,凤鸾交,鱼水谐,休将他,觑小哉,信神仙,妙手策。也是那前生福有安排,直着你沸汤般煎干了这大洋海。(下)

(张生云)小生有缘,得受上仙法宝。直到沙门岛煎海水去来。(诗云)任他东海滚波涛,取水将来锅内熬。此是神仙真妙法。不愁无分见多娇。(下)


第三折

(行者上,云)小僧乃石佛寺行者。前日有一秀才,在我这房头借住。因夜间弹琴,被一个精怪迷惑将去了。那家童连忙赶去寻他,俺师父葫芦提也着我去寻。林深山险。那里寻他去?不想撞见一个大虫,张牙舞爪来咬我。小僧连忙将一块石头打将去。不知恁般手正,直一下打入他喉咙里去了。我见那大虫楞楞挣挣倒了。小僧一气走到二百里,拾了一个性命,直走到这里。那里着迷一命休,小僧却是没来由。不如寻秀才一处同迷死,也落的牡丹花下鬼风流。

(下)(张生引家僮上,诗云)前生结下好姻缘,觅得鸾胶续断弦。法宝煎熬铛滚沸,争知火里好栽莲。小生张伯腾,早到海岸也。家僮,将火镰、火石引起火来,用三角石头把锅儿放上。(做放锅科,云)你可将这杓儿舀那海水起来。(做取水科,云)锅里水满了也,再放这枚金钱在内。用火烧着,只要火气十分旺相,一时间将此水煎滚起来。(家僮云)这等,你不早说,那小娘子跟随的丫头送我一把蒲扇,不曾拿的采,把甚么扇火?(做衣袖扇火科,云)且喜锅儿里水滚了也。

(张生云)水滚了,待我试看海水动静。(做看科,惊云)怪哉!果然海水翻腾沸滚,真有神应也!(家童云)怎生这里水滚,那海水也滚起来?难道这锅儿是应着海的?

(长老慌上,云)老僧石佛寺长老是也。正在禅床打坐,则见东海龙王,遣人来说道:有一秀才,不知他将甚般物件,煮的海水滚沸,急得那龙王没处逃躲。央我老僧去劝化他早早去了火罢。元来这秀才不是别人,就是前日借俺寺里读书的潮州张生。想我石佛寺贴近东海,现今龙宫有难,岂可不救?只得亲到沙门岛上,劝化秀才,走一遭去呵。(唱)

【正宫】【端正好】一地里受煎熬,遍寰宇空劳攘,兀的不慌杀了海上龙王。我则见水晶宫血气从空撞,闻不得鼻口内干烟炝。

【滚绣球】那秀才谁承望,急煎煎做这场,不知他挟着的甚般伎俩,只待要卖弄杀手段高强。莫不是放火光,逼太阳,烧的来焰腾腾滚波翻浪。纵有那雷和雨,也救不得惊惶。则见锦鳞鱼活泼刺波心跳,银脚蟹乱扒沙在岸上藏,但着一点儿,就是一个燎浆。(做到科,云)来到此间,正是沙门岛海岸了。兀那秀才,你在此煮着些甚么哩?(张生云)我煮海也。(正末云)你煮他那海做甚么?(张生云)老师父不知,小生前夜在于寺中操琴,有一女子前来窃听,他说是龙氏三娘,小字琼莲,亲许我中秋会约。不见他来,因此在这里煮海,定要煎他出来。(正末唱)

【倘秀才】这秀才不能勾花烛洞房,(带云)好也啰!(唱)却生扭做香水混堂,大海将来升斗量。秀才家能软款,会安详,怎做这般热忽喇的勾当?(张生云)老师父你不要管我,你且到别处化缘去。(正末唱)

【滚绣球】俺也不是化道粮,也不是要供养,我则是特来相访。(张生云)我是个穷秀才,相访我有甚么化与你。(正末唱)俺本是出家人,便乞化何妨。(张生云)若得见那小娘子,肯招我做女婿,便有布施。(正末唱)则为那窈窕娘,不招你个俊俏郎,弄出这一番祸从天降。你穷则穷道与他门户辉光,你那里得熬煎铅汞山头火?你那里觅医治相思海上方?此物非常。(张生云)老师父,我老实对你说,若那夜女子不出来呵,我则管煮哩。(正末云)秀才,你听者:东海龙神着老僧来做媒,招你为东床娇客,你意下如何?(张生云)老师父你不要耍我,这海中一望是白茫茫的水,小生是个凡人,怎生去的?(家僮云)相公,这个不妨事,你只跟着长老去,若是他不淹死,难道独独淹死了你?(正末唱)

【脱布衫】俺实丕丕要问行藏,你慢腾腾好去商量。将这水指一指翻为土壤,分一分步行坦荡。

【小梁州】直着你如履平原草径荒,(张生云)到那海底去,莫不昏暗么?(正末唱)却正是日出扶桑。(张生云)小生终是个凡人,怎敢就到海中去?(正末唱)虽然人海号东洋,休谦让,(带云)去来波!(唱)他则待招选你做东床。

(张生云)小生曾闻这仙境有弱水三千丈,可怎生去的?(正末唱)

【幺篇】便休提弥漫弱水三千丈,端的是锦模糊水国鱼邦。(张生做望科,云)我看这海有偌般宽阔,无边无岸,想是连着天的,好怕人也!(正末唱)你道是白茫茫,如天祥,越显得他宽洪海量,我劝你早准备帽儿光。

(张生云)既如此,待我收起法宝,则要老师父作成我这桩亲事。(家僮云)那小姐身边有一侍女,须配与我,不然,我依旧烧起火来。(正末唱)

【笑和尚】去、去、去,向兰阁,到画堂,俺、俺、俺,这言语,无虚诳,(张生云)是真个么?(正末唱)你、你、你,终有个酸寒相。他、他、他,女艳妆,早、早、早,得成双,来、来、来,似鸳鸯并宿在销金帐。

(张生云)这等,我就随着老师父去。则要得早早人月团圆,休孤旧约也。(正末唱)

【尾声】则为你佳人才子多情况,唬得他椿室萱堂着意忙。你貌又轩昂才又良,他玉有温柔花有香。意相投,姻缘可配当;心厮爱,夫妻谁比方。似他这百媚韦娘,共你个风流张敞,(带云)去来波!(唱)须将俺撮合山的媒人重重赏。(同张生下)

(家僮云)你看我家东人,兴匆匆的跟着长老入海去了,留我独自一个在这海岸上,看守甚么法宝。若是他当真做了新郎,料必要满了月方才出来。我看那小行者尽也有些风韵,老和尚又不在;不如我收拾了这几件东西,一径回到寺里,寻那小行者打閛閛去也。(下)


第四折

(外扮龙王引水卒上,诗云)一轮红日出扶桑,照曜中天路杳茫。虽然弱水三千里,只要无私自可航。吾神乃东海龙王是也。有小女琼莲,曾于夜间到石佛寺游玩,见一秀才抚琴,其曲有凤求凰之音,他两个暗面关情,遂许中秋赴会。某家说道,他是凡人,怎生到的俺这水府?不想秀才遇着上仙,授他三件法宝,被他烧的海水滚沸,使某不堪其热,只得央石佛寺法云禅师为媒,招请为婿。早间已将花红酒礼,款待那做媒的去了,如今设下庆喜的筵席。兀那水卒,请出秀才和女孩儿来者!(正旦同张生上,正旦云)秀才,前厅上拜俺父母去。(张生云)是。(正旦云)秀才,我和你那夜相别,谁想有今日也!(唱)

【双调】【新水令】则为这波涛相间的故人疏,我则怕黑漫漫各寻别路。受了些活地狱,下了些死工夫。海角天隅,须有日再完聚。

(张生云)这龙宫里面,都是些甚么人物?(正旦唱)

【驻马听】摆列着水里兵卒,都是些鼋将军、鼍先锋、鳖大夫。看了这海中使数,无过是赤须虾、银脚蟹、锦鳞鱼。绣帘十二列珍珠,家财千万堆金正。(张生云)是好富贵也!(正旦唱)你自暗付,则俺这水晶宫是一搭儿奢华处。

(做行礼拜科,龙王云)你二人在那里相会来?(正旦唱)

【滴滴金】趁着那绿水清波,良辰美景,轻云薄雾,霜气浸冰壶。可则是玉露泠泠。金风淅淅,中秋节序,正值着冷清清,人静更初。

(龙王云)你与这秀才素非相识,况在夜静更初,怎么就许他婚姻之约?你试说我听。(正旦唱)

【折桂令】俺去他那月明中信步阶除,听三弄瑶琴音韵非俗。恰便似云外鸣鹤,天边语雁,枝上啼乌。他待觅莺俦燕侣,我正愁凤只鸾孤,因此上,要识贤愚,别辨亲疏。端的个和意同心,早遂了似水如鱼。

(龙王云)秀才,谁与你这法宝来?(张生云)量小生是个穷儒,焉有此法宝。偶因追赶令爱,到海岸上遇着一位仙姑,把与我来。(龙王云)秀才,则被你险些儿热杀我也!我想这事,都是我女孩儿惹出来的。(正旦唱)

【雁儿落】不想这火中生比目鱼,石内长荆山玉。天边有比翼鸟,地上出连枝树。

(张生云)若非上仙法宝,怎生得有团圆之日?(正旦唱)

【得胜令】你待将铅汞燎干枯,早难道水火不同炉。将大海扬尘度,把东洋烈焰煮。神术煅化的为夫妇,儿子熬煎杀俺眷属。

(东华仙上,云)龙神,听俺分付!(龙王同张生、正旦跪科,东华仙云)龙神,那张生非是你女婿,那琼莲也非是你女儿。他二人前世乃瑶池上金童玉女,则为他一念思凡,谪罚下界。如今偿还夙契,便着他早离水府,重返瑶池,共证前因,同归仙位去也。(众拜谢科)(正旦唱)

【沽美酒】待着俺辞龙宫,离水府,上碧落,赴云衢,我和你同会西池见圣母。秀才也,抵多少跳龙门应举,攀仙桂步蟾蜍。

(东华云)你二人若非吾来指引,岂得到瑶池仙境也?(正旦唱)

【太平令】广成子长生诗句,东华仙看定婚书。引仙女仙童齐赴,献仙酒仙桃相助。愿普天下旷夫怨女,便休教间阻。至诚的,一个个皆如所欲。(东华云)你本是玉女金童,投凡世淹留数载。石佛寺夜月弹琴,求凤凰留情殢色。许佳期无处追寻,走海上失精落彩。遇仙姑法宝通灵,端的有神机妙策。配金丹铅汞相投,运水火张生煮海。则今朝返本朝元,散一天异香杳霭。(正旦同张生稽首科)(正旦唱)

【收尾】则今日双双携手登仙去,也不枉鲛绡帕留为信物。闲看他蟠桃灼灼树头红,撇罢了尘世茫茫海中苦。

题目石佛寺龙女听琴

正名沙门岛张生煮海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1-7-22 浏览人数: 2478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9)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636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