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圣人之死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百家争鸣
 
圣人之死
使用手机阅读
 
The death of a saint
 
 


    孔子病,子贡请见。

    孔子方负杖逍遥於门,曰:“赐,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孔子叹了一口气,歌曰:“巍峨的泰山啊就要崩塌了!高大的栋梁啊就要摧折了!一代哲人啊就要逝去了!”(“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

    因以涕下。

    谓子贡曰: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知道我就要离去了。因为梦中我坐在两柱之间,被你们祭奠。人死之后夏朝是安放在东阶,周人是安放在西阶,只有商朝是安放在两柱之间的。要知道,我是商人的后裔啊!”七日后卒。(《史记.孔子世家》)

    七十三岁高龄的孔老夫子,在他临终前的第七天,为自己唱了一首庄严的挽歌,那样地悲壮、那样地苍凉,然而又是那样地充满希望!君不见,一生谦虚谨慎的孔老夫子,此时自我评价为“一代哲人”,与“巍峨的泰山”“高大的栋梁”相比拟,“哲人萎乎!梁柱摧乎!太山坏乎!”一连串气贯长虹的挽辞,给予了人们无限的遐想,“他是谁?他究竟来自何方?”

    有心的读者不禁就会想起夫子曾经的一句自白,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论语·宪问》。原来他深知自己肩负着 “下学而上达”传承中华文化的历史使命!

    有心的读者还可以想起,当孔子被匡人围攻的时候,孔子无所畏惧地说:“文王虽然死了,但他承传下来的文化不是在我这里吗?天如果想要毁灭这些文化,我这个后来的人就不会得到这些文化了,可见天还是不想毁灭它们的,那还怕匡人对我们怎么样吗?”(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子罕.5》)

    有心的读者还可以想起,当宋司马桓魋砍断大树企图谋害在树下练习射箭的孔子师徒时,孔子仍然是无所畏惧地说:“上天给了我这样的德性,给了我承传历史文化的使命,大任在肩,使命未竟,桓魋他能把我怎么样呢?”(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述而.7》 )    

    “天降大任于是人也”——这就是孔子无比自信之所在。一代哲人就要逝去了,虽然哲人的一生大道不行,但是哲人的使命完成了!被人们丢弃已久的大道已经由他承传了下来。这些经典会流传人间,这些理念会有弟子们分别去讲演,真理的火炬已经点燃,相信它会薪火相传、照在人间。这是何等的超然!非圣人能有乎? 

    钱穆先生还有过这样惊人的对比:“苏格拉底死于一杯毒药,耶稣死于十字架,孔子则梦奠于两楹之间,晨起扶杖逍遥,咏歌自勉。三位民族圣人之死去,其景象不同如此, 正足反映民族精神之全部。”

    寓意竟然这样地深刻啊!中华民族的与众不同——“民族精神之全部”竟然还表现在文化承传者的最后辞世归宿的差异,也只有钱穆老前辈才会给我们这样的领悟。    

    相比之下,曾子临终前耿耿于怀的却是“不敢违礼半分”的谨小慎微,实在有些如同孔老夫子所批评的那种畏首畏尾,死守小信的踁踁然之人(“言必信,行必果,踁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 《论语·子路》)他的一生又象苦行僧那样克制了人性的正常欲望,为了妻子没有给母亲把饭做熟,就可以断然绝掉夫妻情谊;为了避免后妻虐待亲子,就坚持终生不再娶。这与他亲自为孔子阐释的“齐家”的要求又有多大差距? 

     是呀,拘谨于小是小非,缺乏“下学而上达”的自信,缺乏一种无私无畏的荡气回肠,这就是曾子与夫子境界的差距。因此曾子在“孝道”、在“礼”上的拘泥死守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孔子弟子不能完美无缺地继承孔子学说的全部精髓,这在孔子有生之年是已经料到的事。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弟子了,《孔子家语》记载了子夏与孔子的这样一段对话。

    子夏问于孔子曰:“颜回之为人怎么样?”子曰:“回之信贤于丘.”曰:“子贡之为人怎么样?”子曰:“赐之敏贤于丘.”曰:“子路之为人怎么样?”子曰:“由之勇贤于丘.”曰:“子张之为人怎么样?”子曰:“师之庄贤于丘.”

    于是子夏不明白了,避席而问曰:“这四子既然都贤过先生,那为什么都要事奉于您呢?”

    子曰:“坐下吧,我说给你听。颜回能诚信,而不能该不信时不信;子贡能思想敏锐反应快捷,而不能该木讷时木讷;子路能勇敢无畏,而不能该怯弱时怯弱;子张能谨严持重,而不能该与人同的时候与人同。而我呢,可以兼四子者之长,以弥补我与他们各自的差距,这就是他们所以事我而无二心的原因啦。”

圣人啊,有谁可以替代?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允执厥中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1-11-10 浏览人数: 2814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2)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087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