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狮子茅棚苦行僧的故事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菩提一叶
 
狮子茅棚苦行僧的故事
使用手机阅读
 
The lion huts dervish story
 
 

  狮子茅棚苦行僧(一)
  

  与终南山狮子茅棚的胜德师相识,纯属偶然:房间周转不过来,她主动要求住这间条件较差的房,我则是因为误会被塞进这间房,于是便有了之后一个月的相处。

  终南山自古以来就是苦行僧道场,狮子茅棚是虚云老和尚当年入禅定的地方,非常著名。苦行,在我的概念里,和骨瘦如柴、面黄肌瘦、愁眉苦脸基本是同义词,但一见胜德师,我这概念就得到了彻底的颠覆。理由很简单:她长得实在太喜性了!我不算高挑,胜德师跟我站在一起大概只到我下颚,圆脸盘上一对调皮的小眼睛,身材那叫一个结实,我后来常开玩笑说她小腿比我大腿粗。她自己说,这叫“终南山第一美腿”,没这双腿,哪里能一较劲就把五十斤的水桶背上身,并且来回二十四里艰险山路?从她对自己腿的评价,就可以知道胜德师是个极能讲笑话的人,只要她给我讲故事,我几乎就得从头笑到尾。这么快乐的苦行僧,实在令我大开眼界!

  住了没几天,我俩便熟络起来了。她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就是每天早上一睁眼,第一句话必然是:“啊!我好幸福!”跟我终日闷声想心思相比,她确实一天到晚都幸福,快乐得不得了。哪里需要她,她就到哪里帮忙,尤其是厨房,最苦最累的活她最来劲,说:“服务大众最幸福!”有时候她还跟我开玩笑,打饭时硬给我来一大盆汤,我跟这盆汤艰苦搏斗完,回去埋怨她,她就乐得满地找牙。弄到后来,我每天醒来一看到她,就觉得人生好幸福,到处是阳光。

  熟悉了,就自然聊到了胜德师的出家因缘。这因缘,可谓奇而又奇。

  胜德师是辽宁人,今年三十八岁(不过由于她整天快乐,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在她对佛教还毫无概念的时候,有一天,便突然想学起佛来。可是,她只认得一些居士,并不认得法师,无从找师父,很感苦恼。某夜,胜德师做了一个梦,梦见两个相貌庄严的僧人来寻她。醒了以后她很奇怪,就向居士们打听,有没有认识这样两位师父,大家都说没有。这样过了一阵,有一回她上街,偶然在街边见到一位高大僧人站在一堆行李边。她从这位师父身边走过,心里就一动。但如果贸然搭讪,恐怕太唐突了,就想:“如果这是和我有缘的师父,以后一定会再见的。”于是她就上一个居士开的香烛店去了。和那居士聊起来,她说了这次巧遇,正说到“如果有缘一定会再见”的话,那位僧人突然就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另一位风尘仆仆的僧人。首先进来的师父直接走到胜德师面前,微笑着问她:“你学佛几年了?”由于实在太过意外,胜德师乐得一蹦三尺高,急忙恭恭敬敬回答。居士们一见来了师父,也忙着招呼,大家团团围着两位比丘问长问短,先进门的师父谈吐不凡,令大家极为欢喜,他介绍自己是终南山的比丘,名叫本虚,从虚云老和尚塔下来。谈话间,本虚师父拿出一些法物送给居士们,其中有一本禅宗的书,胜德师见了就极想得到,但师父却送给了另一个居士。胜德师正懊恼,不想那居士却不要此书。本虚师父看看胜德,微微一笑,说:“你来,这书送你。”同时打开一页,指着四行字道:“念!”——“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胜德师一念,顿时欢喜非常。她坐在师父面前,满心高兴地看着师父,很想请师父上自己家里去住。居士们知道了她的想法,一起嘲笑她:“人家是终南山的高僧,怎么可能上你家去?”胜德想想也对,就很失望。谈话散了以后,两位师父离开,准备上路。胜德傻傻地跟在后面,一直跟出去很远。本虚师父回头看到她,笑了:“你真想请我们去你家?”胜德急忙点头,心里很忐忑。没想到师父竟一口答应了。来到家里,一进门,师父就突然问她:“你怎么成家了?!”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从来没有人教过,开口便道:“我任务还没完成,完成了任务就跟师父走!”

  从那以后,本虚师父就收她为徒,教她给人看病。教了一阵,师父要走了。临走前嘱咐胜德:“这个月有四个人会来找你救命。”胜德师慌了:“师父,我会什么呀?!”师父告诉她,不用担心,都能应对。结果那个月果然有四个人来找她,都是受饿鬼道众生骚扰,她用从师父那里学过的方法很容易就解决了。之后,本虚师父常住在葫芦岛一座山上,定期把胜德师找上山教些本事。但有一件:从来不留她过夜,哪怕半夜三更了,也会把她赶下山。胜德一边哭一边独自摸黑往山下走,走了一整夜才摸到山下,累得几次想就地躺倒,师父的声音都会在耳边清晰地响起来:“不能停!停下就起不来了!”说起这段经历,胜德师很感激这位师父,要不是被这样锻炼,后来在终南山走夜路也不会很快就适应。

  如是过了两年,本虚师父说要回终南山。师父走了以后,胜德非常想念,终于忍不住也去了终南山寻找师父。当年师父说,他从虚云老和尚塔下来,那也就是狮子茅棚了。胜德千辛万苦上到狮子茅棚一看,顿时傻眼:没错,这里确实住着一位本虚师父,但却根本不是她之前依止的那一位!而她之前从学两年的那位本虚师父,从此以后便杳无音信,人间蒸发了。胜德师忽然之间醒悟:那位师父花了两年时间,不断地磨练她,其实真实的目的就是给她消除业障,接引她上终南山,找到她命运中真正的师父!


  狮子茅棚苦行僧(二)
 

  和胜德一起上山的居士,纷纷争执起哪个本虚师父才是真的,闹了一阵也没什么结论,便结伴又去五台山。

  五台山塔院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著名道场,现任住持如空法师。胜德她们上山来到塔院寺,尚未拜见住持,见廊檐下站着一位师父,看到胜德就笑:“我给你留了六天的房间,你再不来,我可就走了!”胜德颇感莫明其妙。

  这位师父便带她们去见如空法师,如空法师招待大家吃零食,他来到胜德面前,拿出两个梨来。胜德当下顿悟:生梨,生离!尘缘已了!——她吃完这两个梨,请如空师父开示、加持,没想到,当晚她头上忽然生出好几个大包,痛得无法可想,只能把头发全剃掉。从那以后,胜德就不能留头发,只要头发一长,她就睁不开眼,走不了路。这样,就算不出家,也得出家了!

  第二天,接引胜德她们进塔院寺的那位奇怪师父叫胜德随他去扫塔,胜德又觉得莫明其妙,师父说:“你不用问,扫完就知道。”于是胜德就跟在他后面拿着大扫把一路扫去。她说:“当时是早晨,阳光从天上洒下来,照在师父身上,他的动作那么飘逸潇洒,我简直都看呆了。”——走着走着,那位师父就这样消失在了阳光里,胜德再也没有见过他。

  最终,胜德是哭着告别如空师父的,师父赠她一套《掌中解脱》。下山回到辽宁老家,她便下定了出家的决心。头发总之是没了,丈夫对离婚毫无异议,母亲本来就好念佛,见女儿出家,颇为欢喜,儿子也特别支持妈妈。于是,胜德就这样抛下世俗的一切,赶往终南山。本虚师父经过一番周折终于收留了她、为她正式剃度。师父给她取名觉三,觉三者,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之意,字胜德。从此,胜德和师父、师兄相依为命,在终南山度过了七年的时光,直至如今。

  终南山有多苦呢?有水的地方就没有阳光,终年冰天雪地;有阳光的地方就没有水。胜德去背水,一天往返四次就要二十四里。一桶水五十斤,桶子必须装满,要是装不满,来回晃,人就会失去重心。水,在山上是最珍贵的一种东西,洗脸,师徒三人共用一茶缸。洗脚,一小盆水轮流用,轮到胜德,根本就是黑水。有一次,七八个游客拜访狮子茅棚,不知道水的珍贵,胡乱浪费。胜德师也不说她们,加倍去背水,导致腰骨错位起不来炕。那些居士只好发心自己去背。去了六个人,好不容易弄回来一桶。胜德师说:“那天他们六个人的表情就是这样的:眼巴巴守着水缸,谁要是掏去一小瓢,他们就像丢了几万块钱似的嚎!”——再也不敢浪费水了!

  终南山的动物有灵性。初上山的苦行僧,它们谁也不去招惹,因为知道他必然穷得连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等他生活只要稍微好一点,动物们就必然登门拜访,把他种的土豆白菜之类嚼得乱七八糟。狮子茅棚也是这样,好好的西红柿,豪猪一来,一夜毁尽。萝卜,野猪给拱得惨不忍睹。胜德对师父说:“它们光吃叶子不吃萝卜该多好啊!”结果,野猪把叶子都吃了,萝卜一个也没动。后来胜德想通了:人可以买菜,动物不能啊!算了,吃就吃吧。

  住山有多寂寞呢?最近的人烟在十五里以外,胜德说,就算山下偶尔跑上来一只猫,都够她开心半天的。初上山的时候,她一天哭三回,后来两回,后来一回,渐渐地就不哭了。每天,她干完活以后都一个人坐在悬崖边,坐着坐着就想往下跳。她对我说:“住山不是谁都能住的,在山上寂寞出神经病来的人我见多了。”住终南山的许多僧人和道士会去拜访狮子茅棚,胜德见有的修行人修止语,便也要修。师父呵斥她:“你呆着去吧!就你还修什么止语?!”胜德不听,自己给胸前挂个止语牌,谁知一挂上去,自杀的心就挡也挡不住,拿根绳子跑去树林找歪脖树。刚拴上绳子,远在庙里的师父的声音忽然在耳边雷鸣般震起:“你给我回来!”她一下子清醒了,从此再也不捣腾什么止语——住茅棚的人,不合适他的修行方式会害死他的。


  狮子茅棚苦行僧(三)
 

  住山的人,最耐不住的是寂寞。这种寂寞,会叫人发疯。

  许多人初上山的时候,耳边会有幻听,眼前会有幻视,心力若不强,精神就会崩溃。在山下坐禅功夫多好的,初住山,在山上能坐住一小时就算了不起。所以住茅棚的人,如果本身还不是什么高僧大德,就一定不能缺乏善知识。

  胜德依止师父,开头的那些日子天天想家,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到这种荒山野岭来自讨苦吃。有一天,她做好了饭叫师父,师父正忙,没搭理她,胜德心里多时的憋屈顿时爆发,她决定逃走。逃,往哪里逃?身无分文,能上哪去?胜德盲目地往山上更高处走,走着走着来到另一个苦行僧人隐居的山洞。那个师父见她来,数落了她一顿,但天色已晚,只得留她在边上的棚屋睡了一夜。胜德倒是睡了一夜,可把本虚师父害苦了!师父不见了徒弟,知道肯定是逃走,可这傻孩子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如何是好?!于是本虚法师锁上庙门,一路奔山下就追,追出几里地,天彻底黑了,又折回去拿手电。好不容易奔到山下,遇到老乡,打听徒弟可曾从这里走。也不知那老乡当时是怎么回事,硬说看见胜德过去了!师父一听更着急,加紧追赶,追了一整夜,还是没追到,最后直追到县城,实在绝望了,才只得回来——整整一天一夜!

  胜德睡了一夜,赌气的那股劲算是没了,悄悄溜回狮子茅棚,一看庙门紧锁,心知闯祸,师父肯定是去追自己的!她胆战心惊地站在门口等师父,等到天黑才把师父等回来。师父见到她,已累得什么话都说不出,一头栽倒炕上动弹不得。胜德见自己居然害得师父这般苦,万分内疚,扑到师父跟前,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跑了!”本虚师父瞥了她一眼,实在无力开口,只能摆摆手,意思让她起来。从那以后,胜德老实了,再不敢动逃跑的念头。

  狮子茅棚地处险恶,胜德在外面劳动,师父若长时间看不到她,怕她掉下悬崖,就会远远地叫一声:“来!”可师父招呼庙里的两只猫也叫“来”,胜德寂寞得不行,就存着心要跟师父开玩笑。有一回,师父叫“来”,胜德偏就不来,穿着鞋踏雪走到悬崖边,脱下一只扔在雪地里,提着另一只鞋,踩原来的脚印倒着走回去,躲进灌木丛,窃笑着看动静。不一会儿,只见师父一脸着急地赶来,顺脚印走到悬崖边一看,顿时急得跺脚:“这傻子难道真掉下去了?!”胜德见师父脸都白了,才蹦出灌木丛:“师父!我在这儿呢!”气得师父差点真一脚踹她下去。

  “开始的四年是真寂寞啊!”胜德说。师父很少跟她说话,师兄也是,一天天过去,胜德的舌头都硬了。她给儿子打电话:“妈妈想你!”八岁的儿子说:“有什么可想,你好好修行!”她说:“可是妈妈寂寞!”儿子说:“你喂小鸟啊!给小鸟念阿弥佗佛!”胜德就喂鸟。一开始,她看着那些鸟,最大的妄想就是:“哪只肥?煮来吃!”鸟儿们一只都不理她。一年,两年,她的慈悲心渐渐修出来了,只要胜德去背水,就有几十几百只鸟叽叽喳喳飞着跟她同去。胜德从小讨厌猫,看见猫就恨。师父知道她有这个毛病,偏就叫她养猫。胜德背地里抽两只猫嘴巴子,两只猫也恨她恨得不得了。师父教她:“你每天告诉它们,你喜欢它们!”胜德不敢不听师父教诲,咬牙切齿对猫儿们说:“我、我、我好喜欢你们!”心里那个别扭就甭提了。师父对猫可特别好,精心料理,温言细语,比对胜德好一百倍,猫儿也特别亲师父。一开始,胜德心里很不平衡。慢慢地,她明白了:自己对别人什么样,别人就会对自己什么样。她不再欺负猫,对猫好,从此和平相处。她说:“扔掉了那种莫明其妙的恨,其实自己心里也特别舒服。”在没养猫之前,狮子茅棚常住着一群山鼠。本虚师父给它们皈依,统统取名“安心”。胜德一叫“安心!”一群耗子就整整齐齐排队坐在面前,等她喂食。后来猫来了,山鼠们便集体迁单走了。山上还有一种特别有趣的鸟,胜德每天早起一开门,小鸟就歪着脑袋问:“干嘛呐?”胜德说:“做饭!”小鸟就说:“念佛!”——胜德学给我看,直把我笑得满床打滚。

  小动物们陪着胜德度过一天又一天,胜德每天玩命干活,好几次累伤起不来炕,可稍微好点以后还是继续干。她说:“福和慧要双修。光有福或者光有慧,都是不可能成就的。”集资净障、拼命劳动了四年之后,师父才给胜德讲了一部《心经》。第五个年头,胜德的心豁然开朗了。那以后,她成了终南山上远近闻名最快乐的“小和尚”。

  狮子茅棚苦行僧(四)

  我每天都听胜德师讲那些山上的点点滴滴。有的老居士数落胜德:“你一个女性,怎么可以跟着大僧师父修行?!”本虚师父知道后一笑:“莲花是从淤泥里长的,自心清静,问心无愧。”开始的时候,护法居士们都产生了误会,不再供养。可天长日久,胜德用自己的言行感化了她们。山上再苦,只要有人去茅棚,胜德就给做条件允许范围内最好吃的,让她们睡自己的热炕。有的人极度自私、从不知道付出,却生性好偷窃,只要看到本虚师父有事下山,他就必然去茅棚里偷。胜德非但不厌恶他,还周济他衣食。最后那个人被感动得无法可想,跋涉二十里山路给胜德送去两把自己做的笤帚,说:“我实在没有东西报答,只有这个了……”由于她真实的付出,原先误会她们师徒的居士后来都发自内心地说:“小师父,你千万不要离开!”而那个骂她骂得最凶的居士,后来被胜德师度出家,在六十八岁上成了出家人。

  我每天听她的故事,借她一句常说的话,真是“快乐得不得了”。但和胜德师相处的天天快乐的日子,有一天却被一个意外打破了。

  那天放焰口,我们都去参加。回来以后,有个人突然昏倒,口吐白沫,浑身僵硬,满嘴胡言乱语,说是未被超度的某亡人不甘心,来讨债。当时眼看着她就真不行了,最后居然气息全无,吓得我们手忙脚乱。胜德师上去抱住她,念咒掐人中,又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令她慢慢苏醒过来。看着好像缓过来了,胜德师放下她,下床,对我悄悄招招手。我知道她一定是有话要对我说,便跟了出去。那天晚上寒气逼人,胜德师把我拉到院子里,严肃地问我:“你刚才看见了?”我紧张地点头。她说:“你很年轻,还有很长的未来。所以有些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讲,你要是觉得有用,就听一听。”我马上明白接下去的谈话一定关乎很重要的法义,便净心恭听。

  见我并无轻率傲慢之心,胜德师便对我说:“你刚才看到了,生命是极其无常的。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不要贪,贪钱财无益!刚才那个人,我平时就注意过,贪心极重。照此下去,就算今天不死,今后也只能是三恶道的命。”——她一开口,我心中就一激灵,因为我平时不太舍得钱,总想存一点今后花。可如果我今天就死了,这钱带得走么?

  胜德师又说:“人生唯一有价值的事情,是学法修法。你年轻,也许没有送过往生。我送过好几次,有的人死得很悲惨,有的人则是预知时日,潇洒而去的。给你讲两个故事吧。以前我刚上终南山时,被好些人欺负。有个居士看我可怜,就说,你们别欺负她。为此,我一直心怀感激。后来有天,她遇上了和今晚这个人一模一样的情况。在医院,我抱着她,给她念咒,当时她的脸上还是有生气的,能救活。可这时候她哥哥突然闯进来,硬是把我们这些助念的人全部赶走,凶神恶煞一样。我们刚停止助念,眼看着,她的脸一下子就全黑了,当场断气。这明显是去了三恶道的征兆。如果一个人平素有修行,自己好好修心,放下对尘世的爱和恨,又怎么可能落得这个结局?我们常说怨亲债主,你别以为是死人,其实就是我们身边的活人。她的哥哥就是断送她性命的怨亲债主。你明白么?”听这话,我顿时想起往昔的种种磨难,没错,所谓怨亲债主,不是别人,就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那些人。要不是过去生结了恶缘,这个居士怎么会被她哥哥害死?要不是前世今生没有好好修行,行善道怎么会招惹亲友阻挠?她说得真是一点不错。

  “我遇到的另一个人,是完全相反的。他是一个活佛,在我们山上专修苦行。当时下好大的雪,没有粮食,我去看他。他很快乐地告诉我说,星期四是他的生日,叫我买一个大蛋糕给他。我就去买蛋糕。等我再回到山上的时候,正是星期四。一进山洞,只见那个活佛端坐在床上,结跏趺坐,像入定了一样。我以为他真的是入定,急忙去附近寺庙借引磬,想叫他出来。那庙里的老和尚听我说了经过,同随我去看。一看之下便说,不用了,活佛已经走了,你好好料理他的后事吧。因为那活佛的侍者已经不知所踪,所以他的后事只能全由我管。因缘真好啊!他火化那天,忽然莫明其妙来了九位拉卜楞寺的喇嘛,主动帮他念经,并且分文不取。我们架起木柴堆,把活佛的遗体放在上面,点火焚烧。他原先的身体是很胖的,可是在烈火中,迅速地开始枯萎。一个喇嘛忽然对我说:你好好看着,这是他在对你示现无常,在对你说最后一次法!我顿时对无常有了前所未有的感悟。真的,除了好好修行,人生中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你拼命去做!”

  “你很聪明,可是你要记得,智慧和福报相辅相成,修慧的同时一定要修福。有了足够的福报,智慧才会真正打开。平时不要吝啬伸手帮一帮忙,不要怕苦怕累。你见过莲花吗?莲花是怎么开的?”我茫然。胜德师笑了:“莲花是一点一点开的。心里的莲花也是!”“我从发心住山到现在七年,在山上足足苦干了四年,师父才给我讲一部《心经》。我是很笨的,以前有个法师骂我说,我见过一百头猪,你是一百零一头。可见我有多笨。以前在家,什么都不会干,脑袋根本不开窍,是在师父身边拼命干活,慢慢地,才渐渐有了些明白。菩提心也是这样,若没有足够的福报,若没有消除足够的业障,不可能发得起来。你以后要成大器,为佛法真正做贡献,就不能避懒偷安,但也不要操之过急,没有因不会有果的,你懂吗?”寒风刺骨,这一番话,却令我听得心中充满暖流。除非真正的修行人,否则怎么讲得出这样的话?原来她一直都在观察我的缺点,借今天这个特殊的机会,特地来规劝点化我!我真应该给胜德师顶礼!

  我们在小小的院子里一圈圈地走着,直走到很晚。回去以后,我久久不能入睡,反复思考着胜德师对我说的话。似乎已经是半夜了,我借着窗外的月光,忽然看到胜德师还坐在那个出了事故的人身边,静静地守着。第二天,那个人没事了,胜德师却累得直打飘。我问她何必守一整夜,她说:“我曾经送走过一个类似情况的居士,就是当晚没有挺过来。我怕她也挺不住。你们大概是没经验,都睡了,那就由我来看着吧。”——那一刻,我的惭愧和敬佩已无法用语言表达。

  写胜德师的故事,是因为她令我看到了一个女性苦行者真实的修证。我的用意,决不是要给那个本来已经很著名的茅棚做宣传,并且,我希望读者不要因为我的文章而生出猎奇心。你们去狮子茅棚吃一顿饭,很可能就是师父们半年的口粮。你们知道背粮食、背水有多困难吗?!那是超乎你们休闲者所能想象的!同时我也希望,如果读者要去终南山参访苦行僧,请为你自己劳动,想想清楚:你有多大的福报让这些修行者来为你服务?!——尽管,他(她)们是那样的慈悲而热情!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不详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1-12-2 浏览人数: 2159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1)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985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