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大毗卢遮那经指归(并序)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密教修行
 
大毗卢遮那经指归(并序)
使用手机阅读
 
To guide the Mahasun sutra
 
 

no.2212
大毗卢遮那经指归(并序)

入唐求法沙门(珍)述

窃以。真心凝寂。混染净而同味焉。实性恬然。笼表里而一体矣。大坎湛湛。已无清浊之波澜。满月团团。何有增减之景象。然而池深莲大。感应交臻。水静月盈。影响弥密。是故。五轮重叠架三密之台。十知牢笼照九天之境。无相之相。镜悬性空。无形之形。星罗心地。八万三昧荡二空之粗荒。五百总持。显一真之妙理。遍法界而尽边涯。亘尘区以无终始。乃是妙法之家最深秘处。莲华之海自然智龙。普门应用。彼时归心。本地真容。此日悬眼。万教之枢机。八藏之开钥。可谓斯大日经王焉。于是唐朝老宿。贬醍醐于生苏。本国幼童。滥甘露乎毒乳。遂使平等淳味。混差别之杂血。久成师子同未化之羝羊。私悲其如此。判心不息。言而鲠戚。欲罢不能故。举纨扇思隐山之轮。动碧条训息虚之风。冀俾两方之学辈。知一道之指归云尔。


今判教相。略用二门。先出他问答。次建立自义。后总判释。
第一出他问答者。本朝睿山学徒。作难疑曰。大毗卢遮那经一部七卷。薄伽梵住如来加持广大金刚法界宫。为一切持金刚者。演说之也。大唐中天竺国三藏输波迦罗。唐言善无畏译。今疑。如来所说。始从华严。终至涅槃。无为五时四教所不婉摄。今以此毗卢遮那经。何部何时何教摄之。又为法华前说。为当法华后说。此义如何。


大唐国台州天台山佛陇禅林寺传教和上广修。同山国清寺传法座主维蠲答云。毗卢遮那。西天本号。唐翻为遍一切处。此是三身之一号。即法身如来也。既是法身如来所说。经义理亦遍一切处。既一切处总被(去声呼)此经所摄教必逗机。必有四种根性。于此得悟。既有四教根机。岂不为第三时摄方等教收。以理验之。即知。是法华前说八教之中并摄(已上修和上答)。


谨案经文属方等部。被声闻缘觉故。与不空罥索。大宝积。大方等。金光明。维摩等经同味。具四教四土。今题毗卢遮那。于法界宫说。为是法身寂光土。从胜受名也(已上蠲座主答)第二建立自义者。名匠决判难应间然。海外末学须仰信之。然如来逗机设三种说。谓随他意说。随自他意说。及随自意说。通于一法具乎三说。彼台州判。则当随他。犹捐珍服。以为垢衣。而离随自。无别随他。一物异说。义无二途。譬如阴来结水为冰。阳来销冰作水。佛教亦如。随缘变改。会理唯一。但至于法身说法。理遍一切。必有四机。于此得悟。事意未会。若言法身理遍法界。机有四种。教具四种者。释迦如来。是毗卢遮那应身。复遍一切处故。即说法华。日应用四教。纵执三乘抑一乘。普门妙用。已具九乘。岂容摄属阿含方等乎。若挫胜佛之说属生苏味者。可判劣佛之说。收酪味耳。今却随他权判换。以随智实说。不违彼此。并允圣教。然而华严缁徒。偏贬余经习小乘辈。专赞己典。唯识之家。只贵深密。空论之宗。好褒般若。赞真言者。直讥显教。讲法华徒。独是一经。皆乖本师。颇得一隅。兼为彼等。以呈九方。专引经文。傍案疏意。略连二十七条。作巨昏之玉烛。


题云。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


释云。梵音毗卢遮那者。是日之别名。即除暗遍明之义也。然世间日。则有方分。若照其外。不能及内。明在一边。不至一边。又唯在昼。光不烛夜。如来智惠日光。则不如是。遍一切处。作大照明矣。无有内外方所昼夜之别。又如重阴昏蔽。日轮隐没。亦非坏灭。猛风吹云。日光显照。亦非始生。佛心之日。亦复如是。虽为无明烦恼戏论重云之所覆障。而无所灭。空竟诸法实相三昧。圆明无际。而无所增。以如是等种种因缘。世间之日。不可为喻。但取其少分相似故。加以大名。曰摩诃毗卢遮那也。成佛者。具足梵音。应云成三菩提。是正觉正知义也。谓以如实智。知三世数。非数。常无常等一切诸法。皆了了觉知。故名为觉者。而佛即是觉者故。就省文。但云成佛也。神变加持者。旧译或云神力所持。或云佛所护念。然此自证三菩提。出过一切心地。现觉诸法本初不生。是处言语尽竟。心行亦寂。若离佛威神。则十地菩萨。尚非其境界。况余生死人。尔时世尊发大悲愿。住自在神力加持三昧。示普门身。说所宜法。随彼心行。开观照门。然此应化。非从如来身语意生。于一切时处。起灭边际。但不可得。缘谢则灭。机与则生。即事而真。无有终尽故。曰神力加持经。若据梵本。应具题大广博经因陀罗王。因陀罗王者帝释也。言此经是一切如来秘要之藏。于大乘众教。威德特尊。犹如千目为释天之主。


今案。此自证三菩提。究竟诸法实相。普门应化即事而真。岂隔诸法不通含乎。既是诸佛秘密之藏。于众大乘。威德特尊。岂同第三时四乘俱转乎。据此题目。应知。一大圆满之教。莫执末流蔽本源耳。
住心品云。薄伽梵住如来加持广大金刚法界宫。


释云。薄伽梵。即毗卢遮那本地法身。次云如来加持。是佛加持身。其所住处名佛受用身。即以此身。为佛加持住处。如来。心王诸佛住。而住其中。既从遍一切处加持力生。即与无相法身无二无别。次又释叹加持住处。故云广大金刚法界宫。大谓无边际故。广谓不可数量故。金刚喻实相智过一切语言心行道。适无所依。不示诸法。无初中后。不可变易。不可破坏。故名金刚。法界者。广大金刚智体也。此智体者。所谓如来实相智身。以加持故。即是真实功德所庄严处。妙住之境。心王所都。故曰宫也。
今案。能住所住该通法界。能说之法身。无二无别。能说之法。亦无初中后。讵存三五七九乘等。水镜在此。不可更惑。


同品云。住一切法平等执金刚。大那罗延力执金刚。妙执金刚。
释云。住一切法平等执金刚者。谓住一切佛平等性也。谓因果自他。有为无为等一切诸法。入此如实智中。究竟平等。同一实际。能持此智印故。以为名也。大那罗延力者。谓持秘密神通力也。如一阐提必死之疾。二乘实际作证已死之人诸佛医王。明见如来性故。则能必定师子吼。于救疗因缘心不怯弱。诸菩萨尚不能尔故。复明不共一切摩诃那罗延力。妙执金刚者。妙名更无等比更无过上义。犹如醍醐融妙。已极不可复增。常不变易。无间无杂。如来亦尔。一切功德。悉皆无比无上。诸有所作。亦唯为此一事因缘故。名妙执金刚。


今案。一切诸法。平等一味故。定姓二乘。毕死阐提。皆得救疾。同一佛子。无间无杂。无比无上。实是真实究竟圆融之教。岂同第三时乎。
同品云。及普贤等诸大菩萨。前后围绕而演说法。所谓趣三时如来之日加持故。身语意平等句法门也。
释云。次明群机嘉会之时所同闻法。即是身语意三平等句法门。言如来种种三业。皆至第一实际妙极之境。身等于语。语等于心。犹如大海遍一切处。同一碱味。故云平等也。句者。修如是道得住三平等处。故为句。即以身口意秘密加持。为所入门。谓以身平等之密印。语平等之真言。心平等之妙观。为方便。故逮见加持受用身。如是加持受用身。即是毗卢遮那遍一切处身。遍一切处身者。即是行者平等智身。是故住此乘者。以不行而行。以不到而到。名为平等句。一切众生皆入其中。而实无能入者。亦无所入处。故名平等。平等法门。则此经之大意也。


今案。此句皎如白日。只在眼前。因果两人。一平等身。岂有九乘差别。使四生迂回乎。不见直路。入于险径。瞽盲之所为也。一大圆教。弥应仰信。


同品云。尔时执金刚秘密主。于彼众会中坐白佛言。世尊。云何如来得一切智智。彼得一切智智。为无量众生。广演分布。随种种趣。种种性欲。种种方便道。宣说一切智智。或声闻乘道。或缘觉道。或大乘道。或五通智道。或愿生天。或生人中及龙夜叉乾闼婆。乃至说生摩□罗伽法。若有众生。应佛度者。即现佛身。或现三乘及八部身。各各同彼言音。住种种威仪。而此一切智智道一味。所谓如来解脱味。


释云。此中问意。即是发起大悲胎藏曼荼罗也。萨婆若平等心地画作诸佛菩萨二乘八部等四重法界圆坛。此一一本尊身语心印。皆是差别乘也。如是形声。悉是真言密印。或久或近。无非毒鼓因缘故。经云皆同一味。所谓如来解脱味也。所以尔者。一切众生色心实相。从本际已来。常是毗卢遮那平等智身。非是得菩提时。强空诸法使成法界也。佛从平等心地。开发无尽庄严藏大曼荼罗已。还用开发众生平等心地无尽庄严藏大曼荼罗妙威妙应。皆不出阿字门。当知。感应因缘。所生方便。亦复不出阿字门。譬如大海中波涛相激。迭为能所。然亦皆同一味。所谓碱味也。


今案。阿字如大海水。感与应如波涛。水波相异。碱味已同。今以同味。总一切法为一体也。不熟此意。执波疑水。伪谬如何。


同品偈云。善哉佛真子。广大心利益。胜上大乘句。心续生之相。诸佛大秘密。外道不能识。
释云。略有七义。故名大乘。一者。以法大故。谓甚深秘藏。毗遮卢那遍一切处大人所乘。二者。发心大故。谓一向志求平等大惠。起无尽悲愿。普济法界众生。三者。信解大故。谓具足无量功遍。遍至恒沙佛刹。以大事因缘成熟众生。四者。以性大故。谓自性清净心金刚宝藏。无有缺减。一切众生等共有之。五者。依止大故。谓如是妙乘。即法界众生大依止处由。如百川趣海。卉木依地而生。六者。以时大故。谓寿量长远。出过三世。师子奋迅。秘密神通之用。未曾休息。七者。以智大故。谓诸法无边故。等虚空心。自然妙惠。亦复无边。穷实相原底。如函盖相称。以如是七因缘故。于诸大乘法门。犹如醍醐淳味第一。故云最胜大乘也。无相之相。甚深微妙。难可了知。诸佛秘印。不妄宣示。是故。凡夫二乘。两种外道。非但不识无生灭心。亦复不识生灭心故。云外道不能识也。


今案。七大之义超绝余乘。于诸大乘。能如醍醐。何存四味。寿量长远。出过三世。岂非本成乎。凡夫二乘。皆为外道。岂将彼浅法杂此深理乎。若早除覆本之执。兼小之僻。则应合佛意。
同品末云。秘密主应如是了知大乘句。心句。无等等句。必定句。正等觉句。渐次大乘生句。当得具足法财。出生种种工巧大智。如实遍知一切心想。


释云。此如幻等十喻。皆是摩诃衍人甚深缘起。非声闻缘觉安足之处故。名大乘句。心之实性。更无一法可以显示之者。但深观时。障盖云除。自当证知耳。故名心句。如来智惠。于一切法中。无可譬类。亦无过上。故名无等。而心之实相。与之函盖相称。间无异际。故曰无等等句。诸佛以此十喻。必定师子吼。说如来性心实相印。若有信者。设有诸魔。皆化佛身。说相似般若。亦不能变易其心。使法相不如是。故曰必定句。以此中道正观。离有为无为界。极无自性心生。即是心佛显现。故曰正等觉句。以深观察故。如入大海渐次转深。乃至毗卢遮那。以上上智观。方能尽其源底。故曰渐次大乘生句(云云)。


今案。既非二乘安足之处。必定师子吼。说佛性心印。上上智观独能尽底。岂被二乘。涉第三时乎。
入曼荼罗具缘品初云。尔时。执金刚秘密主白佛言。世尊说此诸佛自证三菩提。不思议法界超越心地。
释云。即金刚手承佛神力。领解上文。先叹世尊。甚为奇特。由具大方便故。乃能说此诸佛自证三菩提。所谓自心自觉不可思议法界。出过一切心地。的无所依也。如世人举趾动足。皆依于地。菩萨亦尔。依心进行故。名此心为地。以心尚有所依故。未名正遍知。如来已度此微细戏论。进趣都息。故名超越心地。


今案。诸佛自证之法。尚超菩萨心地。何况二乘。寔在论外。既非三乘之境界。何有彼分齐法。有眼之士留意可耳。


同文云。尔时。薄伽梵毗卢遮那。于大众会中。遍观察已。告执金刚秘密主言。谛听金刚手。今说修行曼荼罗行。满足一切智智。法门。


释云。此中大会。即是法界曼荼罗所摄应度众生。今佛欲说深密之行。为令差道机故。以惠眼观察。即此修行。梵音娜耶。所乘之法。所行之道。通名娜取。此行梵音析利耶也。且如下文云。先为弟子。择治心地。若为我倒凡夫。择得一念守齐种子心。治令平正。亦名治地。乃至为一生补处菩萨。择去心中无明父母极细之垢。亦名治地。由此言之则经文一一言之下治地之义。凡有几重。例如十缘生句。皆渐次转深。不可穷尽也。执金刚作如是劝请。佛还以此印印之。而后演说故。云满足一切智智法门。今案。既言满足一切智智法门。明非三乘所涉之境。何故僻执之。同存三之教。


同偈云。佛法离诸相。法住于法位。所说无比类。无相无为作(乃至)法离于分别及一切妄想。凡愚所不知。邪妄执境界。时方相貌等。而实无时方。无作。无造者。彼一切诸法。唯住于实相。
释云。夫法常无性。从众缘生。即是八心之相。越诸戏论。故云法离于分别及一切妄想。若了知诸法本无相如是则照见心之实相。从本初以来。常自不生。一切有相。皆住无相故。言彼一切诸法唯住于实相。


今案。以方便力。寄此曼荼罗具缘支分。令初业者。措心有地。所作不空。即以此功德。蒙佛加持。兼观十缘生句。能不动实相。游戏于神通。庄严诸佛土。若一切有为之法。皆悉住于实相。实相之外。更无别法。讵捐本源。挹乎末流。佛语灼然莫以生疑。


同文云。尔时。金刚手秘密主白佛言。世尊当云何名此曼荼罗。曼荼罗者。其义云何。佛言。此名发生诸佛曼荼罗。极无比味。无过上味。是故说为曼荼罗。


释云。凡有二问。世尊答中。初答名。次答义。就答名中。曼荼罗者。是发生义。今即名为发生诸佛曼荼罗也。下菩提心种子于一切智心地中。令不思议法性芽次第滋长。乃至弥满法界。成佛树王。故以发生为称也。次答义中。梵音曼荼罗。是攒摇乳酪成苏之义。曼荼罗。是苏中极精醇者。浮聚在上之义。犹彼精醇。不复变易。复名为坚。净妙之味。共相和合。余物所不能杂。故有聚集义。是故。佛言极无比味无过上味。是故。说为曼荼罗也。以三种秘密方便。攒摇众生佛性之乳。乃至经历五味。成妙觉醍醐。醇净融妙。不可复增。一切金刚智印。同共集会。于真常不变甘露味中。最为第一。是为曼荼罗义也。


今案。攒摇四味。已成醍醐。岂存三乘乳。乱淳味耶。佛言极无比无过上。而却混下劣之乘。招逆佛之重罪。甚以可悲。


第二卷初。具缘品之余云。尔时。毗虑遮那世尊。与一切诸佛。同共集会。各各宣说一切声闻缘觉菩萨三昧道。时佛入于一切如来一体速疾力三昧。于是。世尊复告执金刚菩萨言。我觉本不生。出过语言道。诸过得解脱。远离于因缘。知空等虚空。如实相智生。已离一切暗。第一实无垢。此第一实际。以加持力故。为度于世间。而以文字说。


释云如来已说三空三昧印。复说三昧道中差别印。三重坛所示类形。皆是如来一种法门身。是故悉名为佛。此等诸佛。各于本所流通法门。自说彼三昧道。若现世天身。则说彼三昧道。若现三乘身者。则说三乘三昧道。若现执金刚身。则说彼三昧道。当知。此中偈颂。如是无量刹尘。非结集所能载。言一体速疾力者。入此三昧时。则证知一切如来皆同一法界智体。于一念中。观世界海微尘等诸三昧门。于一一门。各得成就无量众生故。名一体速疾力三昧也。尔时。世尊遍观察已。了知种种三昧道。同归一体。皆是佛乘。复为执金刚。说一切三昧道中成菩提印。我觉本不生者。谓觉自心本来不生。即是成佛。而实无觉无成。出过语言道。从此已下。是转释阿字门。觉本不生即是佛。佛自证法。言语尽竟不行处也。若了本不生际。于一切过失。皆得解脱。离生灭因缘。如净虚空不变。以自性净无分别故。同于大空之实相。即是毗卢遮那遍一切处。此萨婆若惠。与大虚空等也。离一切无明故。觉本不生。一切诸法无不闻知。第一实际。所谓自性清净心。以离一切暗故。佛之知见。无复垢污。皆是转释本不生义也。今案。三重诸尊。皆名为佛。曾无五乘之非佛身者。一切如来。皆同一体。皆同阿字。皆同实际。遍一切处之所有诸法。悉为佛乘。正在此文从令聋盲。尚可闻见。况有眼者。讵俟烦说。


同文云。复次秘密主。此真言相。非一切诸佛所作。不令他作。亦不随喜。何以故。以是诸法。法如是故。
释云。经中。次说真言如实相言。以如来身语意毕竟平等故。此真言相。声字皆常。常故不流。无有变易。法尔如是。非造作所成。若可造作。即是生法。法若有生。则可破坏。四相迁流。无常无我。何得名为真实语耶。故佛不自作。不令他作。设有作之。亦不随喜。此真言相。若佛出世。若不出世。法住法位。性相常住。是故名必定印。众圣道同。即此大悲曼荼罗一切真言。一一真言之相。皆法尔如是。故重言之也。


今案。真言者。皆真实语。不变不流。三重诸尊一切真言。皆必定印。皆常住法。若见此文。僻执冰释。
同偈言。真言三昧门。圆满一切愿。所谓诸如来不可思议果。


释云。谓诸众生。修此三昧门者。一切志求。皆得圆满。此愿圆满时。即是诸如来不思议果也。常住之果。无师之惠。犹能给与众生。何况世间悉地之愿耶。复次。如来一一三昧门声字实相。有佛无佛法如是。是故。不流即是如来本地法身。欲以此施众生故。还以神力。加持如是法尔声字。此则诸佛加持之身。此身即能作随类之身。无所不在。遍声字亦尔。行者一心观此声字。自见佛加持身。若见此身。即本地法身。若见此身时。即是行者自身。故此一一门。即是如来不思议果。不从别处来也。


今案。一一三昧。皆是如来不可思议果本地法身也。岂唯据方等差别不融乎。皆人见之。幸甚幸甚。
同文云。住不思议心。起作诸事业。到修行地者。授不思议果。


释云。然地即是心体。故但云住不思议心也。真言门中。虽有如是不思议果德。堪周给一国。等赐众生。若诸众生。不生难遭想。譬如王膳盈前。无心饮啖。则诸佛其若此云何。故云若到修行地。授不思议果。此修行地。即是净菩提心初法明门也。


今案。因之与果。俱不思议。大王之膳。岂预第三时乎。应知。此文同彼唯一。莫执法华抑此秘密。
同文云。尔时。执金刚秘密主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不思议真言相道法。不共一切声闻缘觉。亦非普为一切众生。若信此真言道者。诸功德法。皆当满足。


释云。如声闻法。解脱之中。无有文字。而维摩诘不离文字。说解脱相故。名不思议解脱。今此字轮亦尔。即以无相法身。作种种声字。种种声字作无相法身故。名不思议真言相也。不共一切等者。此经。是法王秘宝。不妄示卑贱之人。如释迦出世。四十余年。因舍利弗等殷勤三请。方为略说妙法莲华义。今此本地之身。又是妙法莲华最深秘处。故寿量品。云常在灵鹫山及余诸住处乃至我净土不毁而众见烧尽。即此宗瑜伽意耳。又因补处菩萨殷勤三请。方为说之。茍无顿悟之机。则不入其手故。不普为于一切众生。亦是领解前偈中到修行地方授不思议果。若满足时。即是具足众胜愿也。
今案。既云不共二乘。岂同共教乎。寿量远本已与今一。强混方等。违法王敕。如释尊过四十余年。说妙法华经。今大日如来说一切法意。方说此秘要。俱是终穷圆满之教。疏断甚佳。留意能思。留意能思。法王秘密宝。寔在此典一以贯诸。尤在此句。彼久成本地。即此法界心地。是彼非此。贵耳贱目也。


同文云。尔时。毗卢遮那世尊。住于满一切愿出广长舌相。遍覆一切佛刹清净法幢高峰观三昧。时佛从定起。尔时发遍一切如来法界。哀愍无余众生界声。说此大力大护明妃。
释云。此中言出者。梵本正翻。当云发生旧译或云奋迅。出此广长舌相。即是如来奋迅。示现大神通力故。会意言之也。此三昧。于如来广长舌相。遍满一切佛刹。巧色摩尼普门大用中。最为上首。犹如大将之幢。故云清净法幢也。如是净菩提心。为万行幢旗。亦复如是。住中道第一义谛山上。安固不动。又如生身佛。将发诚实言时。或示广长舌相。遍覆其面。若摩诃衍中。或示舌相。遍覆三千世界。今者世尊将说如来平等语故。明此语轮横竖。皆遍一切法界故。曰广长舌相。此舌如如意珠寂然无心。亦无定相。而能普应一切。皆令称悦其心故。名巧色摩尼。是一切真言所出生处也。


今案。小乘佛出舌相覆面上。显大乘佛覆三千世界。今此秘密乘中。出舌相覆十方世界。无其间隙。横竖皆遍说平等法。岂存不平等之见。今佛受狭少之恼。痛哉痛哉。
同文云。时薄伽梵广大法界加持。即于是时。住法界胎藏三昧。从此定起。说入佛三昧耶持明。即于尔时。于一切佛刹一切菩萨众会之中。说此入佛三昧耶明已。诸佛子等。同闻是者。于一切法而不违越。
释云。梵音毗富罗。是广大义。谓深广无际。如是诸法自体。名为毗富罗法界。诸佛实相。真言实相。众生实相。皆是毗富罗法界。以此更相加持。故名为法界加持义。如是诸佛国王明妃和合。共生毗富罗种子为大悲胎藏所持。无有失坏故。名为法界加持也。世尊普遍加持一切众生。皆作平等种子竟。即时入是三昧。观此一一种子。皆是莲华台上毗卢遮那。普门眷属无尽庄严。亦与大悲曼荼罗。等无有异。而诸众生。未能自证知故。名在圣胎俱舍。若出藏时。即是如来解脱也。佛如是观已从定起。说三昧耶持明。三昧耶是平等义。本誓义。除障义。警觉义。言平等者。谓如来现证此三昧时。见一切种种身语意。悉皆与如来等。禅定智惠与实相身。亦毕竟等。故名平等。又三世等。三因等。三业道等。三乘等。是平等义。又三昧耶者。即是必定师子吼。说诸法平等义。若不先念持者不得作一切真言法事也。一切佛子。既闻是已。于一切真言法中。不敢违越。所以然者。若菩萨于众生诸法中。作种种不平等见。则越三昧耶(云云)此一切如来金刚誓戒。是故诸菩萨等。奉持此三昧耶。如护身命不敢违越也。
今案。此平等义。遍于法界。三世三业三乘一切诸法。平等一味。皆是毗卢遮那本地常心。若作不平等见。违越如来金刚誓戒。彼第三时机未熟故。未说此三平等法门。末学僻执由以同彼。自今以后敬顺佛戒。勿招越三昧耶罪也。


普通真言藏品初。说普贤真言。乃至一切声闻缘觉。菩萨天龙八部。及诸人真言竟。末后结句云。秘密主。是等一切真言。我已宣说。是中一切真言之心。汝当谛听。所谓阿字门。念此一切诸真言心。最为无上。是一切真言所住于此真言而得决定。


释云。次毗卢遮那说真言心者。以上诸真言等。随一一中。则有根本真言心真言随心真言。如是等无量无边不可知数。今总说诸真言之心。即此阿字是也。此是诸法本不生义。若离阿声。则无余字。即是诸字之母。即一切真言生处也。谓一切法门及菩萨等。皆从毗卢遮那自体自证之心。为欲饶益众生。以加持力而现是事。能实即体不生。同于阿字之法体也。此字于真言最为上妙。是故真言行者。常当如是受持也。是故一切真言。住于阿字。由住此故。诵之即生也。


今案。大日如来住阿字门。说十界真言。说即却摄入阿字本不生藏。一相一味。一道一体。最在此句。讵有心眼者。更同方等不会之教。努力努力见之见之。莫招堕狱之事。损佛性之宝也。
悉地出现品云。复说三世无量门决定智圆满法句。


释云。谓于一念三世之中。无量无碍智门。佛以种种方便说斯妙法。一切众生。各随所应智门。而得决定。其门无量。故言无量门也。佛观大众会。为说此普门法界趣入之门。欲令各随本缘。而得决定。故名决定智门也。法句者。谓先触事从事。能生于理。名为句。圆满者。入此法门。能生法界无相如来自证秘密之法。将欲以如是法。满足一切众生。令无空过故也。
今案大曼荼罗中五百诸如来。乃至不可说微尘数海会。非是隔法。一一皆是圆满法句。例如法华七宝大车其数无量耳。岂与方等同日而言。


成就悉地品云。诸佛说如是更无过上句。一切法归趣。如众流赴海。
释云。如是甚深法性。犹如大海万流之所归趣也。此万法归趣。正顺于大般涅槃。即是发行义也。如世间大海种种色味。入于大海之中。诸同一色一味无有差别。不可变易如来大海亦复如是。一切万法万行入此中。皆同一不思议解脱之味。无有差别也。


今案。万法归阿字。如众流赴海。证据明于日月。覆盆能应照。


转字轮品云。即时世尊身诸支分。皆悉出现是字。于一切出世间声闻缘觉静虑思惟。勤修成就悉地。皆同寿命。同种子。同依处。同救世者。南^8□三曼多勃驮南阿。


释云。谓遍佛身分。皆现此阿字真言。此阿字门。即是世出世间二乘定观等之惠命也。如寿一字诸寿同。如上世出世间一切所作妙业阿字。即为彼命。如人若无命根。一切作业皆悉弃废。一切世出世间功德定惠等亦尔。若离阿字门。即不得增益成就。如彼死人无所能为。复阿字。是开口声也。若无阿声。即不能开口。口若不开者。一切字皆无。是故阿字为一切字之种子。当知一切万行亦如是。以阿字门而为种子。若离阿字亦不成也。同依处者。如众生等。若无大地则无住处。此阿字门亦如是。若离阿字。即无所依处也。救度亦同者。当知。阿字门即是一切世间之大救护也。
今案。二乘及世间同一寿命。同以阿字为种子。同以阿字为依处。同以阿字为救护者。有何怨恨。判属方等存三之教。大罪大罪。


秘密曼荼罗品偈云。或复一切处。随其类形色。不思议智生。是故不思议。应物有殊异。智智证常一释云。今谓法界之色。于一色中。即是一切色能观之智。亦与境相应故。欲得如是自在而用也。为除无智故。有种种智生。虽知无量智。其实是一智。前云智。是一切智也。以一智现一切智也。前问本尊形量大小。今次答之。然佛普门示现。皆为应赴群机。机既万差。当知垂应。亦大小无定也。至论一一本尊之形。莫不量同法界。无有边际及与始终。由智有浅深。量有大小故。所见身各各差别。是故当知。所观本尊随行者心大小。无有定量(当明密迹经三密事)所云证智者。即是佛也。佛以无尽之智。而证无尽之境。如函大盖亦大也。


今案。三重海会。五百诸尊。应物异形。证智本一。一一诸尊。量同法界。无有边际及以始终。一切皆入大菩提心故。如此身智者勿局。然则障云早散。佛日即现。努力努力留意留意。入秘密曼荼罗品云。如是三昧耶。一切诸如来菩萨救世者。及佛声闻众。乃至诸世间平等不违逆。解此平等誓秘密曼荼罗。入一切法教。诸坛得自在。我身等同彼。真言者亦然。以不相异故。说名三昧耶。


释云。所谓三昧耶者。是等义。谓我等于佛。佛等于我。无二无别。究竟皆等。阿阇梨者等于佛。佛即等于弟子。此弟子非但等于十方三世一切如来。亦等一切诸菩萨。亦等一切声闻缘觉。亦等一切世间天仙之众。若如是等于一切。即是毗卢遮那身也。故云诸世间等同等同顺。亦是法华皆与实相不相违背。应作如是解等同诸佛也。无违背义也。若解此秘密曼荼罗。即是遍入一切曼荼罗也。此弟子。以同遍入一切曼荼罗故。即得自在修行一切法门。无有留难也。佛以诸法究竟等。释三昧耶名故云三昧耶。
今案。以诸法究竟等。释三昧耶之义。法华十如于此增曜。凡圣无异。依正一体性相圆融。同住大日本尊之位。一切十方一相一性。佛及众生。俱是深玄境。非唯绝开而已。遂以开会。当机自知。不可烦述。若强抑之。即毕死人。足可叹耳。


受方便觉处品云。秘密主应当谛听。吾今演说差别道一道法门。秘密主若声闻乘学处。我说离惠方便。教令成就。开发边智。非等行十善业道(乃至)菩萨修行大乘。入一切法平等。摄受智惠方便。自他俱故。诸所作转。是故秘密主菩萨。于此摄智方便。入一切法平等。当勤修学。
释云。谓一切法不出阿字门。即是一道也。道者。谓乘此法直至道场之道也。而言一者。此即如如之道。独一法界。故言一也。于此一道中。而分别种种差别。犹如无量岐路。皆至宝所。殊街同归也。又如以一阿字门。分别一切字。当知虽有差别。不异阿字门。今此十善亦尔。随上中下智所观。自成种种。非一切众生本厚戒而有差别也。然佛为破众疑故。亦于一道中而分别。答其差别相耳。故次言。若声闻乘乃至非等行者。此答其与大乘别也。彼声闻十善。但是教令成就。犹如国王有所约敕(云云)但是一边之智。非中道实相之戒。是其差别也。次明大乘十善差别相。言菩萨修行大乘等者。言此戒入一切平等法。离于自他。而普净自他。自开一切如来知见。亦令一切等同于我。以入一切平等法界。而修此戒故。与一切不共也。


今案令一切人入一乘道故。言差别道一道法门。既入一切法平等。岂有差别道。已开差别。即为一道。讵留岐街。无差即差。差即无差。例如药草品。


百字位成品云。非曼荼罗异意。非意异曼荼罗。何以故。彼曼荼罗一相故(乃至)无二无别。
释云。当知彼心(行者心也)不异于曼荼罗。曼荼罗不异于心以一相故也。言此曼荼罗。与心无二无别。今此法亦如是可解也。


今案。四重曼荼罗皆悉一相。三乘六道量。同大日如来。如水流波。其相虽异。朝宗于海。碱味一同。辄尔乍见判属方等。如临海水未食其味。
世出世持诵品偈云。当知出世心。远离于诸字。自尊为一相。无二无取着。不怀意色像。勿异于法则。
释云。一相者即身口意也。观本尊心上作此圆明。即是心。其身印等。即是身。其真言字等。即是语。今已明见本尊。而观本尊三事。一相平等如于实相。又观本尊三平等一相即同于我。我之三相。亦复一相平等不异于尊。此圆明之性。不异于尊。菩提心。此菩提心不异本尊。自他平等也。又所观字虽不同。皆是三昧门。若解一字之性相。即解一切字之性相。字即本尊。本尊即心。心即法界体性也。是故。此阿字。即是不思议字。如阿者。一切亦尔也。如字者。印等亦如是也。于此不思议三相。谓字真言相身印相。本尊心相。不遣不立。不增益不损减。当作一切平等相观。而达一切法。成一切智。当依此法则。勿异此而作也。此即是三落叉义也。
今案。此三摩地门。唯在此秘密教。自余一切修多罗中。阙而不书。故云大乘中王。秘中最秘。法华尚不及。矧自余教乎。判置第三时。譬如指日为萤。以海作渧。总请瞻智停废妄执。仰信佛语。莫以蝇翼覆于虚空。


第三总判释者。先出诚文。次通会之。先出诚文者。释云。又此经宗。横统一切佛教。如说唯蕴无我出世间心住于蕴中。即摄诸部中小乘三藏。如说观蕴阿赖耶觉自心本不生。即摄诸经八识三无性义。如说极无自性心十缘生句。即摄华严般若种种不思议境界。皆入其中。如说如实知自心名一切种智。则佛性一乘如来秘藏。皆入其中。于种种圣言。无不统其精要(已上文)


次通会者。横统之言。义如大海。如来秘密藏。何法不备。莫玩常情。妄生巨容。若嫌横义之兼大小。未有一切纯一之教。是此大纲。尘疑自解。四阿含等一切小乘。皆摄唯蕴无我句中。说人空理故。如楞伽宝积大集维摩央掘金光大方等一切大乘。除般若华严法华涅槃外。皆悉摄入阿赖耶句。说法空理故。华严般若种种诸部。皆摄自性缘生句中。说第一义空故。问曰。华严一乘。是第二七日说。何故与二十九年已后般若同摄之。答曰。今案疏意。不论说时之先后。只取义理之浅深。以类集之。与般若同。加以不共般若即是华严。又华严会与般若经其时邻。次又无量义云。次说方等十二部经摩诃般若华严海空宣说菩萨历劫修行。虽是非指二七之说。以入法界义同故也。案此等意。摄一句中。其义无伤矣。法华涅槃及大日等。摄如实句。或曰。佛性指大涅槃。一乘指法华经。如来秘密藏即持明藏真言教者。此亦一见矣。今以为。佛性一乘。不可读为两句。说教次第有乱故也。法华与涅槃。同明佛性一乘旨故。总含为一句。如来秘密藏为真言或立十住心。判一代教。未合此疏。不足为论耳。秘密庄严法界楼观。即如实知自心之相。岂过此外更有法耶。六波罗蜜经中建立五藏。以般若教摄第四藏。以真言教门置第五醍醐。不乖诸教。符会一道。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云。佛言秘密主。我于无量无数劫中。修习如是波罗蜜多。至最后身。六年苦行。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毗卢遮那。坐道场时。无量化佛。犹如油麻遍满虚空。诸佛同声而告我言。善男子云何而求成等正觉。我白佛言。我是凡夫。未知求处。惟愿慈悲为我解说。是时诸佛同告我言。善男子谛听谛听。当为汝说。今宜应当于鼻端。想净月轮。中作唵字观。作是观已。于后夜分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男子十方世界如恒河沙三世诸佛。不于月轮作唵字观。得成佛者。无有是处。何以故。唵字即是一切法门。亦是八万四千法门宝炬关锁。唵字即是毗卢遮那佛之真身。唵字即是陀罗尼母。从此能生一切如来。从如来生一切菩萨。从菩萨生一切众生。乃至生少分所有善根。善男子此陀罗尼具如是等不可思议威德功用。穷劫演说。劫数可尽。此陀罗尼功用威德。不可穷尽(已上文)此文为明镜。更不可疑卢。无有是处。最应留意耳。八万法藏若入此字门。皆是秘密甚深境界也。一一悟入皆成佛故。是故说为大空圆满教。是以就一切大小诸乘。开心实相之印。第二门中一一释毕。但于如实句。其有三部前后。如何法华为初。涅槃为中。秘密为后。何以知之。疏云。此经横统一切教。又云。即统论一部始终。无量方便皆为令诸菩萨。菩提心清净。知识其心。如此经者。当知。一切修多罗意皆同在此。如释迦如来所说法者。当知十方三世一切如来种种因缘。随宜演说。法无非为此三句法门。究竟同归。本无异辙。又云。世尊前已广说净菩提心如实相。以众生未能得意悬悟。复作方便。说此顿觉成佛入心实相门。亦为决了十方三世一切佛法故。如一切经中。或说诸蕴和合中我不可得。或说诸法从缘生。都无自性。皆是渐次开实相门。彼言诸法实相者。即是此经心之实相。心实相者。即是菩提。更无别理也。但为薄福众生而不能自信作佛。自信作佛者。甚为难得故。世尊且令净诸垢障。将护其心。要令时义契合。然后为说即心之印。今经则不如是。直约诸法令识其心。所以为秘要之藏也(已上文)。


今案。横统之言无所不该总。十方三世一切修多罗。同归于三句。本自无异辙。明知在一切经后。诸经犹文。此经如印。以三摩地印。印一切诸经。为诸佛秘藏。例如决了声闻小法。是诸经之王。故一切修多罗。皆悉为前。此经为后。又渐次开心实相门。即是法华一乘。四十余年未显真实故。彼言诸法实相之句。则指法华方便品也。除此之外无唯一教。小智乐小法。不自信作佛故。将护彼情。要令时义契合。末后说之。所以文云。未曾说汝等当得成佛道。所以未曾说。说时未至故。今正是其时。决定说大乘。乃至如来尊重智惠深远。久默斯要。不务速说。此乃契合时义。待机方说。而实相心。彼此同体更无别理也。彼经显实相之莲华。此经显芬陀利之体。今此所显常住本地。即彼所指久远真如故。以法华涅槃为尔前教。摄八教之判甚为不可耳。涅槃云。能观心性。名为上定(已上文)私谓。上定者所谓三摩地也。故今疏云一切如来定者。如大涅槃经明。一切有心者悉有佛性。此佛性即名首楞严定。亦名金刚三昧。亦名般若波罗蜜。佛佛道同更无异路。若行人初发心时。能如言正观心佛性者。亦即名为如来定。岂烦渐超四处至究竟乎(已上文)私案。经所说如来定。即是涅槃上定也。三平等句名为上定。彼经粗点未显说之故。判置前。复龙猛菩提心论云。惟真言教中。即身成佛故。是说三摩地门。于诸教中阙而不书(已上文)言三摩地速疾门。一切诸经阙而不书。斯教方说故。为诸教所归之教。前后明白。若不是此释。则阙而之言难可消通矣。疏云。此诸尊。毗卢遮那经不载真言手印。即别出余经者。当依彼经授与真言手印。令依此经供养次第法行之也(已上文)
今案。此文冠戴一切矣。八万法藏总在劝进修证之意。诸修多罗或说字门。或说明印。往往非一也。而至于诸尊图供养行门。一切皆悉朝宗此经。前后之义不足为疑。天台止观云。智者行法华经发陀罗尼(已上文)所以智者大师所说四教。还摄总持门。乐说辨才是总持力。若言非者。深违师宗。内证秘密教。外说显教故。一切果依此门证。谙充彼盲。更莫间然。若见异端构异门者。迩乖跋摩。遐违佛意。成佛无期。嗟悲夫乎。烦张文纲。寔为瞽夫。达者得一。莫俟多说。学于佛教事。偏执者。攒水求苏。凿树觅金。空费功夫。终无得期。余寄言老宿。诫训后学。聊抽愚管。敢谈深妙。所谓以蠡酌海者。通人择焉。
大毗卢遮那经指归(终)
(延宝五丁巳岁九月吉祥日)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入唐求法沙门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5-10-18 浏览人数: 844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33)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989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