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空舟禅师:般若波罗密多扯经(四)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世间人文
 
空舟禅师:般若波罗密多扯经(四)
使用手机阅读
 
Prajna BoLuoMiDuo bullshit sutra(d) :“Zen master Kongzhou(EmptyShip) ”
 
 

般若波罗密多扯经(四):小北原来是个地名

---玩笑里的禅机

 【师父,我跟空道师叔学功夫都快一年了,别说以一当百了,连劈个砖头,碎个酒瓶都不会啊,我不想再学功夫了……】
【那你是打算当武警吗?】
【澈丹,功夫本来就是舞蹈的一种特殊形式,就像你说的,劈砖头碎酒瓶,表演而已,学它干嘛呢?】
【那空道师叔那么厉害,以一敌百,他的功夫也是表演吗?】
【那是他劲儿大。】
【师父,那大方丈呢?都一把年纪了,也是劲儿大?】
【他倒不是劲儿大,可谁敢打他啊….】
【那少林那些武僧呢?少林功夫不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吗?】
【他们得算表演艺术家,混得好的后来都去戏班了,混得不好的就去当保安了。】


小北,酒喝了太多,剩下的也太多,大多数事情都没有结局,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爽啊不爽,我想见到你,我想在你面前浮一大白又浮一大白,我想在你面前不知今夕何夕。

【师父,你有没有不开心的时候?】
【这话问的,好像为师开心过似的。】
【师父,最近见到好多密宗师傅,都叫活佛仁波切什么的,他们是什么人啊?】
【他们啊,佛二代。】


小北,若因果是注定的,那我们也不必挣扎更不必争取了,可佛法若是错的怎么办?我师父说的若是错的怎么办?我们未守过清规戒律,但信了因果报应,你是我的善果还是我的报应?你说我是愚昧也好,长夜漫漫,每一个长夜都是上一个长夜,漫漫。小北,就算你是报应,也万望你不要半途而废。

【澈丹,你要是再坐禅的时候睡过去,为师可就真拿禅杖打你了。】
【你不也睡吗!你怎么下的去手!】
【第一, 为师睡,是若有所思的睡,不要跟我比。】 【你……】
【第二, 为师下不去手,所以才用禅杖打嘛。】


【小北,你以后能不能对我温柔点儿,我也是内心敏感纤细的人……】
【就你?敏感纤细?说错部位了吧?】
【……】

【师父,太阳都要落山了啊,坐禅一天真是不知不觉,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
【时间每时每刻都在流逝,只是我们不大注意罢了,就像你注意不到你每时每刻都在呼吸一样,除非把你扔到水里去。同样,如果你像为师一样有痔疮的话,你肯定就能体会到时间流逝了….】

【师父,你知道今晚有月全食吗?还是红色的啊,煞气太重了,肯定有什么坏事要发生吧?星相学怎么解?】
【这不用星相学就能解,明天是小北的生日,而且你忘了。唉,阿弥陀佛,为师只能祝你幸福了。】
【师父,你怎么知道小北生日的啊?】
【你去年特意告诉为师的啊,让我今年提醒你。】
【那你怎么现在才说!】
【这样明年你自己就能记住了,都是为了你好,瞪我干什么?还不去准备礼物。】


【师父,行走江湖,到底什么最重要?口吐莲花?你觉得我这口才行吗?身手敏捷?我这功夫还有救吗,要不我改练枪法?还是人际练达?我除了咱寺里的和尚和小北就不认识别人了啊,师父我也老大不小的了,你说我到底主攻哪个方向啊…..】
【别磨叨了,行走江湖,当然是运气最重要,随缘吧。】
【师父,这世界上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这世界上人多。】
【…还是好人多吧?】
【与其说好人多,不如说人人都有好的一面。】
【嗯,修行就是扩充好的一面,净化坏的一面吧。】
【不是,修行是让别人只看到你好的一面,道行再深些的高僧,能让自己也只看到自己好的一面。总而言之,修行就是拼演技,内心戏。】


【师父,你最近太沉重了,咱们聊点儿轻松的吧。】
【第一,为师减肥卓有成效,再说我沉重,压死你。第二,聊什么都是轻松的,聊再沉重的东西也是轻松的。我佛立下食素简服等等苦修的规矩,就是要我们比丘僧看起来沉重一些,这样再聊天聊地聊众生的时候,不至于被人戳破我们其实是轻松的,坏了我佛大慈大悲的名声。】
【师父…】
【哼唧什么,是不是饿了?】
【师父!你怎么知道!】
【咳,你那点儿小心思,你一张嘴我就知道你要吃什么饭。】
【嗯!咦?那句俗语不是这么说的吧,应该是……你大爷!】


【师父,被人激怒怎么办啊,特别怒,忍不了的那种。】
【忍不了也要逼自己冷静,心里从一数到十,做二十个深呼吸,默诵大悲咒,回想生命里美好的东西,感觉自己的心跳慢慢平和下来,然后再捅他,比较有准头儿。】


【师父,你除了我师娘,还喜欢过别的女人吗?】
【喜欢过。】
【谁啊?】
【观音菩萨。】
【……】
【师父,观音菩萨是男的吧?】
【X,你当为师不知道吗?为师敢说女的吗?】
【师父,你说有一天,我也会喜欢别的姑娘吗?】
【没准儿。】
【那小北怎么办啊。】
【你还真是慈悲为怀恬不知耻啊,你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学金钟罩了?学铁布衫了吗?这武的不行,文的呢?精神分裂你总得会吧?都不会还学人家三心二意,嫌自己轮回的慢吗?】


本寺为普渡慈航,答谢众生,近期开展香火大回馈,求一赠一活动,有求一次姻缘,送一次超度;求一次财运,送一次开悟等多种组合可供挑选,阿弥陀佛,万望各位施主不要错过————遗寺宣。


【空舟禅师,你看我这辈子做了这么多好事,邻里都叫我刘大善人,我下辈子是不能直接投个好胎?有个好报?】
【因果不是这么解的,你这辈子做尽好事,只能说明你上辈子做尽坏事,还没还完还不一定。】
【秃和尚!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南无,贫僧今天有点儿喝多了,胡言乱语施主莫要见怪,再见怪…就打你丫的。】
【师父,大方丈武功那么高,他有没有什么秘籍心法啊?我借来看看。】
【秘籍这种东西,全是读书人幻想出来的,手无缚鸡之力,就愣说知识就是力量,以为看两行字就能天下无敌了?你大方丈一身武艺,也全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时候在江湖上滚出来的,若说有什么心法,那就是打不过人家就没饭吃。要不为了你武学精进,从明天起为师跟你抢饭?】
【…】


【师父,太无聊了,一成不变的生活太无聊了,怎么抵御无聊啊?】
【操,你问一个和尚这种问题,你觉得合适吗?】
【师父,无聊这种事,是不是必然的?我念经、练武、勾搭小北,我做得每件事,或许有些会引人一笑,甚至能逗自己一笑,但掰开了细看,都必然是无聊的吧?可如果我什么都不做,那不更无聊?】
【澈丹,你活得这么不耐烦,将来应该是有舍利子的人,如果你有幸死在为师前面,能把舍利子送我泡酒吗?】
【…滚!】
【师父,最近怎么菜里都没肉啊。】
【我们毕竟是佛家弟子,吃斋念佛是…】
【呸!到底为什么!】
【…好吧,是为师最近血脂太高了,你空巫师叔说,我要再大吃大喝的,可能会得脂肪肝,步了大方丈的后尘。】
【那你不吃不就得了,我要吃肉啊。】
【胡闹,看见你吃,为师能忍得住吗?乖,你看这青椒肥而不腻,来,为师给你夹。】
【…】


【师父,耳闻众比丘言及末法时代,何解?】
【世尊灭度后,一切时代,时代中一切佛陀、凡人,皆有言自身所处为末法时代,这其实是执念,也就是自恋。】
【那到底何时算末法时代?】
【纠缠这干嘛,若怕没饭吃,咱们可以转行干道士,实在不行,干哲学家也成。若说苦难,此一世界苦难,恒苦难。】
【恒苦….那怎么办?】
【多吃糖吧。】
【师父,我那本儿金刚经呢?】
【我用来打蚊子了。】
【…那法华呢?】
【垫桌脚了。】
【…楞严不会也不在了吧?】
【这个,去问小北,那会儿她说要放火烧山,不知道现在点了没有。】


【小北,你做梦是彩色的还是黑白的?】
【看内容吧,有食物的梦就是彩色的,有你的就是黑白的。】
【你居然会梦到我啊!】
【常常啊,梦到你在相框里,一脸严肃地看着我吃东西。】
【师父,你做梦是彩色的还是黑白的?】
【为师已经很多年没做过梦了,我还记得最后一个梦,那是许多年前,我梦到一个姑娘,不是你师娘,然后我为表忠心,连梦都不相欺瞒,就给你师娘讲了,然后.......唉,梦是彩色的,我是黑白的。】
【澈丹,你做梦是彩色的还是黑白的?】
【黑白的吧,白日梦嘛,白底黑梦,像素描一样。】
【没出息,编还不编个彩色的?】
【彩色的太逼真了,太逼真就不是梦了,我就想想,不能当真。】


【师父,佛祖不让吃肉我能理解,说是众生平等不杀生,可为什么不让喝酒?】
【酒壮怂人胆,酒乱心性,酒麻痹脑子,酒生幻觉....这都跟佛法效果重叠了,喝了浪费。】
【师父,咱庙估计还是我空道师叔酒量最好,我就没见他喝醉过。】
【他是从来就没醒过。】
【师父,你说,我喝点儿酒,话怎么就那么多?】
【这事儿还是别往酒身上赖吧。】
【师父,你怎么那么爱说脏话啊?】
【因为讲道理太难了,一句两句根本就说不清......所以他妈的......X,你懂了吗?】


【澈丹,别总抱怨了,生活其实是很美好的。只要你习惯了的话。】
【师父,人比人得死啊,小北唱歌那么好听,我念经都跑调;窕丹师兄那么嚣张,可我就是打不过他;你这么丑,也娶到了师娘......】
【澈丹,不要那么沮丧嘛,你功夫这么差,嘴又这么欠,都还没被人打死,你要知足。】
【师父,我忽然发现,在寺里呆的,除了一堆师叔师兄,我都没有朋友啊....】
【这有什么的,为师也没有。】
【没有朋友多孤独啊。】
【有了也一样。】


【师父,喝茶是不是对参禅有帮助啊?你看空道师叔没事儿就喝茶,每喝一口都吸气挺胸,眼神辽远,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跟他说话他也不理,就闭着嘴笑,高深莫测的。】
【他那是烫的。】
【师父,空道师叔现在毛病太多了,说是继续跟他学功夫就得先跟他学茶道,不然领会不了更高阶,更深刻的功夫。】
【唉,这东洋人在我们中土算是学坏了,净扯这些没用的。】
【那我还学不学啊。】
【学啊,反正这功夫你也没什么前途了,不如学好茶道,将来也可以高深莫测地去骗钱。】


【师父,我想留长发,秃头太难看了。】
【你以为你长发会好看吗?】
【.....也不是,可咱们到老都只能这一种发型吗?】
【你这就是缺乏战略眼光了,长期看这对我们是有好处的,你想,如果僧人不剃度,那许多德高望重的高僧老了就会变成谢顶的高僧,那还怎么德高望重?再说,辩经的时候互相薅头发也不成体统吧?】
【秃头我就忍了,可烫戒疤我实在忍不了啊,多疼啊。】
【你就当纹身了。】


小北,今天下雨的时候我在街上走,路上很多人在跑,我已经淋湿了,就没有跑,反正回到寺里还要好久。对面有个人也没有跑,他慢慢走过来,嬉皮笑脸地说,小师傅,受累打听点儿事儿呗,我合了个十,以为他要问路,他接着笑,这雨几时停?小北,我觉得他比我像和尚。

【师父,最近我寺的求签算卦业务开展的不错啊。】
【主要是大方丈这个广告写得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算命。】
【......】
【师父,那十分都是天定,听天由命,我们自己就不用努力了吗?都靠算命?】
【愚钝啊你,这只是个广告,自己当然要努力,可是肯努力的人,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而且,据为师观察,这个世界上其实也并不存在想努力的人。】
【师父,那些大奸大恶之徒,真得不怕遭报应吗?人在做,天在看啊。】
【你也在看啊。】
【师父,你意思作恶不用怕报应吗?你这是否定我们佛教的合法性啊.....】
【报应自有因果去报应,我佛只是把道理说出来罢了,至于你怕不怕,就要看心理素质了。还有呢,通常大奸大恶之徒香火捐得都比较多,我佛也实在不好意思亲自出手啊。】


一武士手握一条鱼找空舟禅师,道:“我们打个赌,你说我手中这条鱼是死是活?”空舟知如说是死,武士会松开手;如说活,那武士定会暗中使劲把鱼捏死。于是说:“你是个傻逼。


【空舟禅师,我被官府追杀至此,恳请贵寺收留!我愿落发为僧,扫地打杂,禅师救命啊。】
【你犯了什么法?】
【我是被冤枉的啊。】
【被冤枉的话请去少林,我寺只收杀人放火的。】
【好吧,禅师,我刚刚是骗你的,我确实犯了法,我杀了人。】
【杀了何人?】
【我嫂子,他与奸夫勾结,害死了我哥哥,被我发现,失手将她打死,那奸夫是本地富绅,我....】
【二郎,你这故事编的敢不这么通俗吗?你到底犯了什么法!】
【....空舟禅师,我说实话吧,我没犯法,我也没被官府追杀,我只是实在受不了凡尘俗世了,我想出家,求个清静无为,恬淡安稳。】
【求清静啊,那你倒真不如去犯个法,牢里比我们这儿清静多了。】


【师父,刚小北跟我生气了,给我这顿骂....】
【还嘴了吗?】
【我还还嘴,我就差自己掌嘴了....】
【不是让你顶嘴,是扑上去强吻她啊,都说这招儿有效。】
【师父,你真是没死过啊....】

小北,我现在不太敢说要和你在一起了。人生下来,总要死;信了佛祖,总要不信;和你在一起,总要分开。这不是宿命论,这是经过科学证明的宿命论。

【师父,这两天我下山行走,发现其实我很受女施主欢迎啊。】
【是幻觉。】
【你看你,别嫉妒啊,真的,人家拉着我问长问短的,还请我吃饭,请我喝酒,还让我下次再来......】
【你这两天根本就没下过山。】
【....】
【那是梦吗?可感觉很真实啊。】
【真实就对了,你前天吸了一口大方丈从印度进回来的香料,生梦幻泡影,就是这作用,辅助修行的。】
【我怎么不记得。】
【是我趁你睡着让你闻的,测试下效果,看来不错。】
【靠,要是有毒怎么办!我跟你拼了!】
【别喊,幻觉是愿望的表现,你的幻觉我已经听过了,再得瑟,我就告诉小北。】
【....再给我来一口吧。】
【师父,靠这印度香料修行,见识了梦幻泡影,见识了一切虚妄,不是偷懒吗?】
【是啊,所以卖的贵。】
【师父,这印度香料哪儿都好,就是一股咖喱味儿....】
【没文化,印度货就这样,连佛祖都是一股咖喱味儿,大方丈前天回来就一直在洗澡,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小北,我最近有些话多,我说了许多别人的话给自己听,结果总是笑场。当然真正听别人说话的时候,我是不会笑的,一是出于礼貌,另外也怕他们说更多的话解释。师父说,我这不是礼貌,是虚伪,也是慈悲。小北,你跟我说句话吧,今天很安静,我吃了很多橘子,下了很多雨。

【师父,我渐渐觉得,我佛说众生皆苦,未必是对的,大部分时候众生都不苦,或者说,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苦,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众生会生生不息,大部分时候,众生根本就没想法,整个人生最大的苦也就只是无聊罢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无聊。】
【师父,我觉得佛法说来说去其实也就是那些东西,没啥好聊的了,这样下去我还怎么开展业务啊。】 

   空舟禅师的俗家姓名变化多端,一时姓王,一时姓李,一时又姓欧阳,唯一能肯定的,只有性别是男。各位施主就不用连这个都纠缠了,我们有法号的人,只知万法无常,知米饭可吃,一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自扯自蛋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6-9-28 浏览人数: 597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9)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535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