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神隐天社【第二十七回】瑶池金母会刘邦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自在浮云
 
神隐天社【第二十七回】瑶池金母会刘邦
使用手机阅读
 
The fairy hidden in the Tianshe mountain [27]
 
 

昆仑瑞霭隐元皇,金乌凭风欲东翔。
离地得逢火中君,且借宝筏度一场。


错失仙缘暗悔恨,幸得张良展笑颜

话说高祖命摆驾下山,一行人便离了老子庙往山下行来。一路上高祖犹自懊恼不已,仙家灵丹已经送到自己手里都这般错过,还平白赐予了老君庙道人,难免令人沮丧。

张良一路也想法宽慰,道:“陛下乃真龙天子,何须什么丹药灵方?他日千秋万岁之后,自然返真归位,无须为两个枣儿坏了兴致。”

高祖道:“此乃天意,错失仙缘。奈何?奈何?’’

张良道:“陛下乃人中龙凤,平定四海,威德远播,为百姓谋福祉,为社稷奠宏基,其德隆也!岂能似凡俗之辈求仙希圣,而舍江山万民于不顾?山神不过假陛下之手赐灵药与老君庙道人,以健其体魄,方能完成陛下旨意,改庙为宫。若不然,工程未尽,而道人老矣,何人可托?” 



高祖听张良如此一说方才开怀起来。君臣二人一路说说笑笑,观赏景致,慢慢下山。

老妇江畔遇圣驾,跌倒穿鞋识留侯

不知不觉,君臣人等走过了虎跑径,此处离岷江已是不远,穿过一片柏树林便是江畔了。刚出树林,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挽着个竹篮,拄着拐杖从江畔缓步而上,几步就歇一歇,看来年事已高。老太太看高祖一众人从山上下来,连忙往旁边避让,不想一脚踩虚,跌在道路旁边。

高祖忙叫侍卫前去扶起老太太。老太太坐在山道上喘息着。到了近前,高祖见那老妇人,鹤发鸡皮,穿件麻布裙,外罩蓝花棉坎肩,脚下一双布鞋,想是当地民家。


高祖问道:“老人家摔伤哪里?可有大碍?”

老太太道:“老妇人避让官长不及,还望恕罪。小小闪失,不劳挂念。”

旁边有侍卫道:“当今天子在此,不可造次!”

老妇人坐在地上揉着腿,道:“尧舜之世,万民不知有天子;桀纣之时,竖子也知君王。”

高祖见老妇言语不俗,忙阻止侍卫喝问,上前躬身道:“朕等惊吓了老夫人,万乞恕罪。”

老妇人道:“老妇自己失足,与汝等何干?”

张良见高祖上前,也忙忙跟了过去,蹲下身来,为老妇人脱了鞋子,检查了一遍,见未伤脚踝,又为老妇人穿好,问:“老人家身上可有不适?”

老妇人道:“留侯倒是喜好为人穿鞋了。老妇人并无大碍。还烦留侯帮老妇人把那篮子拾来。”

张良听了,去到道旁为老妇人拾起了竹篮,拿了过去。高祖在一旁也拾起了老妇人的拐杖,递与妇人。

妇人拄了拐杖,站起身来,接过张良手中的竹篮,道:“有劳二位。”

说罢,又颤巍巍往山上走去。


高祖恭敬请明示,老妇慷慨赠干肉

高祖上前扶着老妇人,道:“老夫人年高,行走不便,朕命人送夫人回去罢。”

妇人道:“村野鄙妇,何劳贵人?况陛下万乘之尊,岂不折杀!”

高祖道:“适才听夫人所言非俗,又识得留侯。夫人绝非俗人,在此相遇,也非偶然。若有赐教,还望夫人明示。”

老妇人呵呵一笑,道:“人道高皇帝圣明,今日得见,却非虚言。也罢!陛下能屈万金之躯,老妇人岂能受之?”

老妇人掀开篮子,从里面拿出一件物事,对高祖道:“陛下与老妇相遇此处,也算有缘。穷山僻壤没有什么好物事,只有一些干肉。陛下若不嫌弃,也算是老妇人一点心意。”


高祖在山上还懊恼轻视了仙家宝贝,此时见这妇人言语非俗,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岂愿错失?忙亲自双手接了,向老妇人致谢道: 
“朕多谢夫人馈赠。”

又命侍从取出黄金一锭、白玉一方,送与那老妇。老妇人道: “黄白之物于我这个风烛残年的山村老妇何用?陛下厚意老妇人心领了,金玉还请收回。”

高祖不敢勉强,只好叫侍卫收了。


老妇尽知前后事,竹篮化船度众人

老妇道:“陛下来此不易,回去恐更难。”

高祖道:“此话怎讲?”

老妇人道:“陛下瞒了满朝文武,同留侯私自离宫。如今已是一月有余,这四十九日之期还剩十日,陛下如何赶得回京?”

高祖闻言,心中算了算,自离京到此已近四十天了,这十天时间的确难赶得回去。高祖暗想:这妇人绝非常人,竟然连朕如何到此都如此清楚。更是不敢怠慢,拱手对妇人一揖,道:“老夫人真乃神仙,朕还乞夫人赐教。”

那妇人叹了口气,道:“也罢,陛下还是先渡江,与众人会合了,老妇人再送陛下等回去。”

只见老妇人把手中竹篮往江中一抛,竹蓝下水便化做了一艘大船,上下三层,阔六丈余,长有二十余丈。不知何时老妇人已经站在船头,对高祖道:“还请陛下、留侯登船。”

高祖跟侍从诸人何时见过如此神通,赞叹不已。张良伺候着高祖登上了大船,上了甲板。高祖口称“神仙”,望着船头拱手施礼。老妇人见众人都已登船,便将拐杖在船头一点,那船便自己驶入江心,往对岸行去。

不过一盏茶功夫,船便过了江停靠在了岸边。


吃罢麟脯吃蟠桃,原来老妇即金母

那老妇人叫高祖几个侍卫放下跳板,又吩咐张良下了船,叫岸上那些侍卫赶紧收拾好,将车辆马匹都赶上船来。一众人等手忙脚乱收拾整齐,把辎重尽都抬上了大船。众人见高祖站在甲板,忙向高祖叩头问了安,高祖赐平身。

只听老妇人在船头叫道:“尔等都进到船舱去吧。”

高祖等不敢怠慢,都去了船舱里,那老妇人也拄着拐杖进了船舱相陪。

高祖问:“敢问夫人,何时启程?”

妇人道:“陛下且放宽心,该走时便走,该到时便到。”

说罢便打开个柜子,取出些酒水食物,摆在桌案上,请高祖和张良等食用。高祖一看,物色不多,三四样而已,那杯盏却是精美。

老妇人道:“陛下与留侯随意取用,切勿客气。”

张良和高祖谢过了老妇,便品尝那琉璃碟中的食物。高祖取了老妇人适才送一块肉干,撕下些许放进口中,赞道:“此是何物?其味如此鲜美,朕还未曾尝过。”

老妇人道:“陛下见笑了。此物无非是些麟脯而已,老妇那地方倒是甚多。”

老妇挪了挪桌上的碟子,道:“此桃也是老妇山上土产,未得有多,只剩这一个,陛下也尝一下?”

高祖见那桃子个子小小,不红不艳,倒有些青涩,便道:“朕已吃饱,还是与留侯罢。”

便端起杯子饮茶了。张良拿起那桃子,轻轻咬下,一股奇香直冲脑门,口中说不出一股甘甜。再咬下去,桃中却没有桃核,张良大奇,问道:“敢问老夫人,此桃名唤什么?如此甘美。”

老妇人呵呵一笑:“此不过蟠桃而已。” 


高祖闻言,甚是懊悔,初失仙枣,又失仙桃,不免有些郁闷,看桌上还有些豆子,也不讲什么仪态,抓起便吃了。

这时,老妇人道:“陛下,请下船,已到了。”(编辑:若水)
(本文由腾讯道学整理发布,选编自《神隐天社》,北方文学出版社2011年10月第一版,文/庋耻斋,转载请注明原出处。)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注:若文章显示异常,请点击阅读->>>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庋耻斋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17/2012 浏览人数: 490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42)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182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