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佛教的礼乐化与礼乐化的佛教[图]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艺术
 
佛教的礼乐化与礼乐化的佛教[图]
使用手机阅读
 
Ceremonial music of Buddhism and Buddhist of ceremonial music
 
 

佛教的礼乐化与礼乐化的佛教——以河西走廊相关图像文献资料为据(陇菲

 一、佛教华化关键在礼乐化
 
    佛教东渐,进入中土、南亚,在印度佛教中绝之后,延绵于中土、南亚,形成汉传佛教(多为大乘显宗)、藏传佛教(多为大乘密宗)、南传佛教(小乘)三大统系。 

    中印两大文明交汇,产生了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 

    汉传佛教,不仅承续印度大乘佛教,还生发出道教化、儒教化的禅宗。

    以往中土佛教研究,多关注汉传佛教的禅宗和藏传佛教的密宗,并涉及印度佛教的华化。

    不过,对汉传佛教诸多宗派的研究,尽管涉及了它们的华化,但于其礼乐化之点,却甚少关注。

    其实,华夏文明的特异之处,在于其成体系的、理论化的、学问化的、仪式化的礼乐制度。

    佛教华化,关键之处,在于礼乐化。  


 
二、华夏礼乐概说
 
    胡兰成曾说:

    中国一直是郊祀与朝廷政事为一,祭是乐,政是礼,所以是礼乐政治。(《中国的礼乐风景》)

    中国的乐,原本在应天运之节。(《礼记·乐记》云:“乐者,天地之和也。”“发而皆中节”。)

    凡祭必奏乐。祭,是人与天地自然相亲,感于物而动的敬心诚意。元旦(春节)、清明、端阳、仲秋、寒食,都是天运之祭。好风知时节,中国的农历,二十四节气分明,与天同运。

    中国的礼,原本在明人伦之序。(《礼记·乐记》云:“礼者,天地之序也。”“故群物皆别。”)

    凡政皆有礼。政,是人与宗亲同类相处,长幼有序,亲疏有别,贵贱有位,君臣有分,教民平好惡而反人道之正。君君、臣臣、夫夫、子子,都是人伦之政。仁义礼智信,中国的传统,士农工商各安其命,克己复礼。

    中国礼乐,明明德,止于至善,不言怪力乱神,无魔障,无梦魇,无原罪,无兽性,无淫祀,无邪术,天地人三才并立,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行健厚载,是祭政合一的人伦之教。

    天地人三才,有其明德。中国礼乐学说明其明德,才有中国一脉文心的五千年不绝,才有华夏终始无极的存亡续绝。

    华夏文明有此五千年不绝的一脉文心,有此终始无极的存亡续绝,有此行健厚载祭政合一的礼乐人伦之教,任何一个宗教,要想进入中国,必得华化,必经礼乐化之途,舍此,不可能在中土生根。 
 
三、印度佛教的歌舞唱伎戒律
 
    佛教诞生之初,印度阿育王,最初采用向其它地区增送舍利子,并赐建窣堵波(Stupa佛塔)以存放舍利子的方式来宣扬佛法。除此之外,阿育王还树立刻有宣扬佛法敕令的高大石柱,石柱上往往冠以狮子等兽像。


    阿育王时期的阿旃陀(Ajauta)石窟,是印度原始佛教的历史遗存。石窟最初是释徒修行的处所,后来逐渐成为纪念佛祖、宣扬佛法、膜拜圣像的寺庙。

    最初的佛教图像,多以图案象征。如以莲花象征佛祖降诞,以菩提象征佛祖成道,以法轮象征佛祖说法,以存放舍利子的窣堵波(佛塔)象征佛祖涅槃。藏传佛教的唐卡(特别是其中的Mandala曼荼罗-坛城),迄今保守这种象征手法。




  
    犍陀罗(Gandhara)佛教雕像,则采用古希腊、罗马的石雕技巧和艺术形式以宣传印度佛教。这些佛教雕像,大多取材于佛本生故事和佛传故事,间或也有一些佛教史迹故事,后期,则以雕塑佛像为主。



  


    除此而外,印度佛教图像还汲取了许多民间世俗题材,其中性爱题材尤其具有强烈的感官刺激。藏传密宗佛教男女双修的大日如来(大威德金刚-明王与明妃),则是佛教前身印度教湿婆一类爱神的衍变。

   
  
    佛教图像中,也有乐舞场面,但大都出现在本生故事中,或者出现在佛传故事中,从来没有登堂入室,进入佛国净土。这些乐舞场面,是佛教所谓“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若充满,甚可怖畏,常有生老病死忧患,如是等火,炽然不息”(《法华经·比喻品》)的俗人孽业。如此身陷火宅,犹不觉悟,而沉溺于其中的歌舞唱伎,在印度佛教中遭受非议贬斥,全无中国礼乐文明的雍容华贵喜乐光明。




莫高窟第98窟《火宅乐舞》 
 
莫高窟第146窟《火宅乐舞》(图略)



    印度佛教,因此持守“不歌舞唱伎亦不往观听”的戒律。
  
四、佛教在中土的礼乐化
 
    印度佛教在中土,不得不礼乐化,由此而生礼乐化的中土佛教。

    法显、宋云、鸠摩罗什、玄奘等中土、西域高僧大德,呕心沥血,殚尽竭虑,终于使自印度东渐中土的佛教步入礼乐化正途,在中土显其法相,传其法统,圆其法藏,成其正果。

    胡兰成曾说:“佛寺在中国特别成了赶考士子及人家妇女的随喜之地,出家人是人家的边外风景,如到了万里长城外的边塞上,更觉汉家日月下,世上人家的可喜爱了。基督教会对于中国人家则不能有此意。”(《中国的礼乐风景》)

    礼乐化的中土佛教,不再执着遁入空门,而是随喜人间乐土。

    佛寺与道观一样,成为世俗祭政圣坛,成为人间生死道场。

    每逢圣诞,每逢年节,道观伽蓝各有庙会。城乡百姓,人着盛装,马饰璎珞,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车彀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人人喜乐喧闹,个个眉开眼笑。上香行像,抽签卜卦,祈雨求子,互贺发财。是时愿戏连本,杂艺纷呈,百货琳琅,蔬果满目,真个是人间极乐世界。

    如此佛教的礼乐化,如此礼乐化的佛教,在敦煌图像中,明确显示其特异根性。

    佛教经西域中介,渐次传入中土。在深受楚汉文明影响,当西汉之时已然礼乐化的龟兹之地,佛教的华化、礼乐化初现端倪。(西汉时期,龟兹王绛宾“乐汉衣服制度,归其国,治宫室,作徼道周卫,出入传呼,撞钟鼓,如汉家仪。外国胡人皆曰:‘驴非驴,马非马,若龟兹王,所谓驘也。’”)龟兹克孜尔石窟佛教图像中诸多天宫伎乐,正是佛教于此开始礼乐化的明证。


克孜尔第38窟《天宫伎乐》(图略)
 
克孜尔第38窟《天宫伎乐》(图略)

    承此余绪,佛教进入中土,乐舞登堂入室,进入佛国净土。

    起初,和龟兹克孜尔石窟一样,敦煌北凉、北魏、西魏石窟,也有大量天宫伎乐图像。

莫高窟第272窟北凉《天宫伎乐》(图略)

莫高窟第435窟北魏《天宫伎乐》 (图略)



莫高窟第249窟西魏《天宫伎乐》


    
    到了敦煌中期、后期,中土汉传佛教图像全然礼而化之,乐而化之。

    特别是隋唐经变画,全然是中土朝廷、民间礼乐世相写真。

    无论是西方净土经变相、东方净土经变相、南方净土经变相、天中净土经变相、东方药师经变相、阿弥陀经变相、弥勒经变相、观无量寿经变相、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相、法华经变相、华严经变相、密严经变相、金刚经变相、宝雨经变相、报恩经变相、金光明经变相、思益梵天请问经变相、维摩诘经变相、文殊变相、普贤变相,甚至是劳度叉斗圣变相,几乎所有变相,无处没有歌舞,无时不鸣仙乐。



莫高窟第85窟晚唐《东方药师经变相》

莫高窟第159窟中唐《观无量寿经变相》 (图略)



榆林窟第25窟中唐《观无量寿经变相》



榆林窟第25窟中唐《观无量寿经变相》 
 
莫高窟第154窟中唐《报恩经变相》(图略)

莫高窟第154窟中唐《报恩经变相》(图略) 
 
莫高窟第159窟盛唐《文殊变相》(图略) 


    在这些变相之中,中土雍容华贵喜乐光明的礼乐,丝竹相和,击鼓撞钟,琵琶反弹,都卢寻橦,鸟歌万岁,鼓吹黄门,更有飞天蹁跹,童子化生,天花如雨缤纷,天乐不鼓自鸣。




莫高窟第285窟西魏《伏羲-女娲》

莫高窟第285窟西魏《雷公击鼓-转雷》(图略)

莫高窟第249窟西魏《雷公击鼓-转雷》(图略)

榆林窟第32窟 《劳度叉斗圣》之《舍利弗撞钟》(图略)



莫高窟第112窟中唐《反弹琵琶》

莫高窟第72窟五代《都卢寻橦》(图略)



莫高窟第61窟五代《鸟歌万岁-迦陵頻迦》

莫高窟第156窟晚唐 《张仪潮出行图》(图略)
 
莫高窟第156窟晚唐 《张仪潮出行图》之《黄门鼓吹》(图略)

莫高窟第285窟西魏伎乐飞天 (阮咸)(图略)

莫高窟第285窟西魏伎乐飞天 (凤首箜篌)(图略)

莫高窟第313窟隋代伎乐飞天 (秦汉五弦琵琶)(图略)

榆林窟第15窟晚唐伎乐飞天 (长笛)(图略)

榆林窟第12窟宋代《莲花化生童子伎乐》(图略)


 
莫高窟第335窟初唐 《如雨缤纷天花-不鼓自鸣天乐》


真个是:
千门开锁万灯明,
正月中旬动帝京,
三百内人连袖舞,
一时天上著词声。
(张祜《正月十五夜灯》)

真个是:
     绮筵移暮景,紫阁引宵烟。
    隔栋歌尘合,分阶舞影连。
    声流三处管,响乱一重弦。
    不似秦楼上,吹箫空学仙。
    (唐太宗《三重阁上置音声》)

 真个是:   
    酒人献三清,
 丝竹列两厢。(曹丕佚句)
 中堂舞六佾,
 三厢罗乐人。
 (《宋书·乐志·鼓吹铙歌十五篇·远期》)

 真个是:
 喧天丝竹,惊廻碧落之云;
 匝地绮罗,瑛谢青春之蕊。
 (斯四五七一《维摩诘经讲经文》)


    如胡兰成所说:“日本能乐的、与下村观山画的弱法师的极乐净土,是京都三月花时的现实风景,并非必定在于佛脚跟下。中国王维、李白、苏轼诗里的仙境也不在天宫,而在于现世的风景。”(《中国的礼乐风景》)佛国十方净土,俨然汉宫未央殿,邺城铜雀台,长安大明宫。佛教乐舞梵呗,俨然隋唐七部伎、九部伎、十部伎。佛教图像中的歌舞伎乐,业已僭越佛祖,夺主喧宾。

    佛教礼乐化千年之后,明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明成祖朱棣以钦定敕颁的形式,把《诸佛如来菩萨名称歌曲》(简称《佛曲》)分发给全国各地佛寺。此举,意义特别者,在明确规定以中土礼乐曲牌唱诵释徒礼佛歌曲。从此,原本各自独立的朝廷礼乐与宗教礼乐合二而一,佛教礼乐化,成为国家制度。

    甘肃省张掖市大佛寺庋藏的初印官版明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大明三藏圣教北藏》中的《诸佛如来菩萨名称歌曲》,凡佛曲皆一一注明所用世俗礼乐曲牌名称:《清江引》、《满堂春》、《醉太平》、《得胜令》、《碧玉箫》、《小梁州》、《对玉环》、《上小楼》、《水仙子》、《普天乐》、《善知识》、《雁儿落》、《锦上花》、《折枝(柘枝)令》、《叨叨令》、《哈剌那阿孙》等等。

    张掖大佛寺《佛曲》所载曲牌共一百一十五首,分“北曲”(七十八首)、“南曲”(三十七首)两类。多数皆见之于两宋元明宫调,而且还保留了一些宋明以来已经失传的曲牌。除了汉族曲牌,还有一些可能是元代北曲中各地少数民族的曲牌,如《哈剌那阿孙》、《底里曼》。





甘肃张掖大佛寺初印官版明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
《诸佛如来菩萨名称歌曲》


    明成祖朱棣钦定敕颁《佛曲》,是以国家名义,法律认定了佛教的礼乐化。

    此,不过是以往佛教华化、礼乐化历史进程的必然结果。

    佛教进入中国,“金言有译,梵响无授。”(《高僧传》卷十三《经师第九·论曰》)“汉梵既殊,音韵不可互用。”(《法苑珠林》)于是不得不采用中土民间曲调以颂梵呗。中土梵呗,于魏晋之后,皆为陈思王曹植“鱼山神制”一类,全然是中土民间音乐。

    正如杨荫藰先生所说:“佛教僧人 …… 能广泛地接触民间音乐,深入地注意它们,熟悉它们,以至于能利用它们,作为引动群众信仰佛教的工具。”(《中国古代音乐史稿》)

    中土礼乐化的佛教,无论是祭政一体的内涵,还是乐容(乐舞型态)乐声(音乐曲调)的形式,都具鲜明华夏风韵。

    佛教东渐,历经汉晋隋唐宋元明清,沐浴华夏文明阳光,经受儒道学说洗礼,逐渐变形为礼乐化的人间人伦之教,并且生发出道教化、儒教化的禅宗玄奇之花。

    敦煌石窟乐舞图像,正是如此兴致轰轰之华夏礼乐文明的艺术再现。

    在敦煌石窟乐舞图像中,祥云与花雨交辉,金石与管弦相和,卤簿与仪仗奏凯,飞天与羽人欢歌。时间逆转了,舞台变换了,我们仿佛回到了华夏礼乐时代世事安稳岁月静好,生杀福祸机缘俱在的往昔。 
 
 
2010年 9月24日始撰
2010年 9月30日成稿
2010年10月17日修订
2011年 8月17日增补
2011年 8月28日再补

已载한국음악문화학회
(韩国韩国音乐文化协会)
《한국음악문화연구》Vol.2,2011.6
(《韩国音乐文化研究》第二卷,2011年6月)
第91页-108页(汉语)
第109页-129页(韩语)

藏之网海,副在微信,独弹独奏,以俟知音。
详细原文转自《陇菲独弹》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longfeidutan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陇菲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7-6-10 浏览人数: 682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31)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755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