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释迦牟尼如来应化事迹(连载35-61)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佛教故事
 
释迦牟尼如来应化事迹(连载35-61)
使用手机阅读
 
Sakyamuni Tathagata should be of deeds (serial:35--61)
 
 

释迦如来应化事迹(连载)
35、诘问林仙
  《因果经》上说:当时太子来到跋伽仙人苦行林中,林间鸟兽一见太子,皆瞩目不瞬。跋伽仙人遥见太子,以为天神,即领徒众前来迎接,请太子上坐。太子观察这些仙人修行的方法:有以草为衣的,有以树皮树叶遮体的;有专食草木花果的,有一日一食的,也有两日一食或三日一食的;有的专事水火,有的奉祀日月;有的翘足独立,有的倒卧于粪秽之中或荆棘之上,也有横卧于水火之邻侧的。种种苦行不一,稀奇古怪。
  太子问跋伽仙人:“你们修此苦行,究竟为了什么?”仙人说:“为了希望生天。”太子说:“天上虽乐,福尽则堕,依然轮回六道,终归是苦。你今修此苦因,以求苦报,实在不值得。”诸仙人不解,提出许多疑问请教太子,如是言语往复,直至日暮,太子只得在彼林中停留一宿。
  天明,太子心中道:我今学道,为断苦本。此诸仙人虽修苦行,皆非真正解脱之道。即辞别仙人而去。有一仙人善知相法,对众人说:“这位仁者,诸相具足,决非等闲,将来必定成就一切种智,为天人师。”仙人言罢,上来对太子说:“我们所修法门不同,不敢相留。仁者此去,可向北行,有二大仙,名阿罗逻、迦兰,仁者可与之谈论。但我看仁者亦当不必住于彼处。”
  于是太子即便北行。诸仙人见太子离去,合掌相送,心中有说不出的惆怅,一直看不见太子的身影了,才各自默默而还。

36、劝请回宫
  《因果经》上说:当时净饭王得知太子消息,立即派遣王师随同大臣,赶到跋伽仙人苦行林中,向仙人问说:“太子出家学道,路经此林,诸大仙可曾见否?”仙人答说:“前日有一童子,面貌端正,相好具足,来入此林,曾与我等议论;鄙薄我等所修之道,离此北行,诣阿罗逻、迦兰仙人处。”
  王师闻已,急速往阿罗逻、迦兰仙人所,果于中途,见太子在树下端坐思惟,即便下马作礼问讯,对太子说:“大王久知太子立志出家,此意难回。然大王对于太子恩爱情深,一旦分离,忧伤苦恼不已!愿请太子回驾,还返宫中。太子有心学道,当为太子别置静室,使太子不致废弃道业。这样岂不两全其美,何必独居山林?”
  太子答说:“我岂不知恩爱情深。但畏生老病死之苦,为断除故,是以来此。设令世间恩爱不必分离,又无生老病死诸苦,我又何必出家!我今学道,为求解脱此诸苦,终不返回。”
  这时,王师及大臣们因奉国王命来请太子,而不能使太子回心转意,心中十分着急,徘徊路侧,不能自反,遂互相商议道:我等既奉王使命,而无力效;如今空归,何以向大王交待?唯一办法,就是在我们当中,选出具有聪明智慧、慈心柔和、秉性忠直的五人,留下守护服侍太子,密令伺察,观其进止。于是,大家共同选举憍陈如等五人。五人表示愿意执行这一神圣任务。这样决定下来,王师及大臣们才辞别太子,悲泣而还。

37、调伏二仙
  《因果经》上说:当时太子来到阿罗逻仙人住处,向仙人请教说:“生死根本,如何断之?”
  仙人答道:“欲断生死根本,必须持戒;离诸不善法,谦卑忍辱,于空闲处修习禅定。有觉有观得初禅;除觉观,定生入喜心,得二禅;舍喜心,持正念,生妙乐,得三禅;除苦乐,得净念,入舍根,得四禅,获无想报。”
  太子又问:“禅定境界达到非想非非想处,为有我呢?或是无我?若说无我,不应言非想非非想;若说有我,所谓这个‘我’是有知呢,或是无知?我若无知,则同木石;我若有知,则有攀缘;既有攀缘,就有染著;以有染著故,则非解脱。你等所修者,只不过断了粗的烦恼,而不知微细烦恼犹存;以为到此境界即为究竟,哪知微细烦恼逐渐滋长,仍脱不了轮回。所以这不能算为到达彼岸。必须断除我见我执,一切尽舍,才称得上真解脱。”
  众仙人听罢,默然无语,心自思惟:太子所说,甚为微妙,实为我等所不及。遂对太子说:“他日你若成道,愿先度我。”太子说:“很好!”
  于是太子为求胜法,辞别而去,渐次来到迦兰仙人住所。经过一番论议问答,太子知迦兰仙人所修之道亦非究竟,即便告辞前行。仙人心想着:“太子智慧,深妙奇特,如此难测!”不由得心生敬慕,合掌恭送,直待看不见了,才回到住处。

38、六年苦行
  《普曜经》上说:当时太子心中想道:“为了开化外学,使他们认识大道并非从无益苦行中得;为了训诲诸天,使他们知道福慧庄严亦非侥幸轻易得来。所以,我必须以几年时间来实践大勤苦精进之行,示世间祸福因果。”于是,言出身随,六年之中修习禅定,身心清净,日食一麻一麦;威仪进止,皆与道合。无论严冬酷暑、暴雨狂风,太子总是巍然端坐,不动如山;无论遇到任何危难境界现前,太子始终保持诸根不乱,心不恐怖。
  村落男女担薪负草,牧马牛羊,尘土飞扬,于面前经过,太子目不邪视,心不厌烦;树上鹊鸟筑巢,抱卵哺雏,粪污其身,太子亦不嫌弃。唯一心念道,所谓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
  天龙八部见菩萨如是勤苦精进,功勋道德巍巍,无不欢喜赞叹,而来供养奉事。因此,太子六年修习苦行,感化了无数天人,也为将来成无上道、广度众生奠下坚固基础。

39、远饷资粮
  《因果经》上说:当时太子来到伽耶山苦行林中,为求至真之道,净心守戒,日食一麻一麦,过着极其艰苦的生活。憍陈如等五人见太子尚且如此,亦皆发心仿效,与太子一起共修苦行,不离其侧;并派遣一人还宫向王师大臣汇报太子修习苦行的情形,又由王师向国王转告上事。
  国王闻悉,心大悲恼,举体颤抖,身毛皆竖,对王师说:“太子既舍转轮王位,以及父母眷属恩爱之情,是我命薄福浅,不能留住太子尊贵之体。然今太子远在深山修习苦行,教我如何放心得下!”因嘱令宫人把此事转告波阇波提及耶输陀罗。二人听后,又是一番伤感与痛惜。于是,国王、姨母及耶输陀罗各办五百车资生物品,令车匿专程送与太子作为生活用度,勿使有所缺乏。
  车匿受命,即率领千乘饷车疾速而去。到了伽耶山苦行林中,见太子形容消瘦,皮骨相连,车匿心中有说不出的悲苦,因垂泪道:“大王日夜思念太子,今特遣我送来资生物品以饷太子。”太子说:“我既违父母恩爱之情,又舍国王尊贵之位,唯为求得至真之道而来于此,怎可以接受如此丰厚的供养呢?”
  车匿心中想道:太子既然决意不肯接受资供,我只好另觅一人,把这许多物品运回皇宫;我留在这里奉侍太子,不离左右。

40、牧女献糜
  《因果经》上说:当时太子心中想道:我于伽耶山示修苦行,日食一麻一麦,身形消瘦,有如枯木;今已六年,然犹未能解脱。可知极端苦行无益于道。不如仍依当年初见沙门之时,在阎浮树下一心思惟,离欲寂静,最为真正受用。然我今全身骨节虽有坚固大力,但若以此羸瘦之身而取证道果,外道们必定认为自饿是证灭度之因。所以,我今必须照常受食,然后成道度生。于是来到尼连河侧,露地而坐。
  这时净居天人见林外有一牧女名难陀波罗,即来对牧女说:“今有太子在于林中,你可前往供养。”牧女听了,满心欢喜,即取金钵,盛满乳糜,来到太子前,至诚顶礼后,即以乳糜献上。
太子接受牧女所施,心中祝道:“我为成道度众生故而受此食,当使施者丰衣足食,安乐无病,福寿增长,智慧具足。”祝愿毕,即便食。从此,身体恢复光泽,气力充沛,堪证菩提。 


41、禅河澡浴
  《大庄严经》上说:当时菩萨心中自念道:我六年勤修苦行,至今身上的衣服已破烂不堪,实在不能再用了。于是,漫步走到尸陀林中,见地上有破粪扫衣,便欲拾取。
  这时地神急忙告诉虚空神说:“你们看到了吧,释迦太子舍转轮王尊贵之位,为了勤苦办道,却拾取人家所弃下不要的粪扫衣。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事啊!”虚空神听了,当即把这一消息转告三十三天;如是互相奔告,片刻间传至阿迦尼吒天。
  这时菩萨手里拿着粪扫衣,轻声说道:“在这山林之中,不知哪里有水,可以浣洗这些肮脏的衣服呢?”天上的神听菩萨这么说,便以手指地,遂成一池。
  菩萨心中又想:这池水清澈,可是得到哪里去弄一块方石来浣衣呢?这时天帝释立即把方石搬来,安放在池畔。菩萨见池边有一方石,便蹲下来洗衣。帝释对菩萨说:“请允许让我来为菩萨效劳吧!”菩萨心中想道:为了使将来诸比丘们不令他人代洗衣服,我今天应该首先做个表率。于是,遂谢绝帝释的请求,自己亲手洗浣。
  衣服洗毕,菩萨便入池中澡浴,天人各散香花,遍满池中。这时魔王波旬运用邪术,把池岸变得极为高峻,想让菩萨无法从池中上来。刚好池边有一大树,树神见魔王故意作弄菩萨,便用力按树枝令低,一直垂至池中,于是菩萨攀着树枝,得上池岸。
  菩萨浴毕,诸天竞相把池水取回天宫;所有池中水族因饮用菩萨浴身之水,俱得生天。所以,这也可说是菩萨为了度脱水族众生而示现澡浴。

42、天人献衣
  《大庄严经》上说:太子把所拾的粪扫衣拿到尼连禅河浣洗干净,晒干;自己入水澡浴后,便坐在河边的大树下,把洗干净的布料一块一块地缝衲起来。这时净居天有一天子名无垢光,将沙门应量袈裟供养菩萨。从此菩萨每天早晨披着袈裟入村乞食。
  有一天夜里,善生女梦见本村土地神对她说:“明日有一大菩萨将入村乞食,这是难得的福缘,你赶快营办美食,供养菩萨。”天明,善生女即令优多罗女往请菩萨来至居所,以金钵盛满乳糜持以奉献。菩萨受已,回到河边。
  这时河中有一龙妃,从水中腾出,手中持着庄严微妙宝座,放置净处,请菩萨坐。于是菩萨坐宝座上,食彼善生女所献乳糜。自此身体相好平复如初。
  菩萨食讫,把金钵掷致河中。龙王生大欢喜,收取金钵准备拿回龙宫供养,却被释提桓因变为金翅鸟,从龙王手中夺走金钵,带到天宫起塔供养。这时菩萨从座而起,龙妃把宝座持归本宫起塔供养。
  菩萨因自具福德力故,自从吃了乳糜,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以及身上圆光,更加显耀盛大。于是菩萨心持正念,走上菩提道场,求取正觉。

43、诣菩提场
  《大庄严经》上说:当时菩萨怀着正念,来到菩提树下,早有风神雨神把菩提树周围洒扫、整理得既干净又庄严;这时菩萨身放无量光明,震动无边刹土。无量诸天共奏微妙天乐,天女们各散无数香花,遍覆地面,于一时间,出现无量希有吉祥瑞相。
  原来,菩萨今日要来菩提场,昨夜就有大梵天王把这大好消息向诸梵众宣布说:“菩萨于今身披精进甲,智慧坚固,即将成就无边行愿,通达无量波罗蜜法门。于菩萨地得大自在,住于如来秘密之藏。任何魔境无法与之相比,无论世出世间一切善法,不由他教,皆能自得觉悟,并为一切众生说解脱道。菩萨有如是等无量无边功德,十方如来皆以大神通力护念。菩萨即将来到菩提场。必能降伏众魔怨,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圆满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转正**[法/L*],施大法雨,利益一切众生,令众生得清净法眼,为降伏外道,作大狮子吼,使外道们放弃邪知邪见,止息无谓的争论。菩萨为了早日实现度生宏愿,于一切法得大自在,无论处于任何境遇,不为世间八法(利、衰、毁、誉、称、讥、苦、乐)所染,犹如莲花不着于水。”

44、天人献草
  《本行经》上说:当时菩萨心中自念道言:我现在到菩提场,应该坐什么样的座位呢?这时,净居天告诉菩萨说:“大圣仁者,过去诸佛都是坐在吉祥草座上而取得正觉的。”
  菩萨心想:那么,谁能给我这样的吉祥草呢?帝释天王心知其意,就化身为一个割草人,在离菩萨不远的地方割草。他割的草青翠碧绿,颜色犹如孔雀项毛,柔软滑泽;用手触摸,就好像微细轻柔的迦尸迦衣,色妙清香。
  菩萨看见那个割草人割着这样好的草,心中欢喜,就慢慢地走到他身边,亲切问道:“请问仁者,您叫什么名字?”割草人回答说:“我名叫吉祥。”
  菩萨一听,心大欢喜,这样思惟:我今欲求吉祥,他的名字就叫吉祥;吉祥就在我的面前,预示着我这次一定能够得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样一想,就很高兴地对割草人说:“请问仁者,您能送我一些草吗?”那人回答说:“当然可以!”就马上割草献给菩萨。
  当菩萨取草的时候,大地发生六种震动。那时,菩萨手持吉祥草,安祥徐步,来到菩提树下,安铺好草座,发起求取正觉之心,利益安乐一切众生。

45、龙王赞叹
  《本行经》上说:当时菩萨拿着吉祥天人所献之草,安详徐步走向菩提场。这时空中忽有白鹤、孔雀、迦陵频伽、共命等鸟各五百数,从十方飞来,在菩萨顶上右绕三匝,然后随菩萨而行。又有五百诸天童子、五百天女,各执宝瓶,散诸香花,围绕而行。又有无数吉祥侍从四方云集而至。
  菩萨行步之时,大地强烈震动。有一龙王名迦茶,寿命极长,曾亲近过好多位过去诸佛。当时迦茶龙王正在睡眠,忽然被震动之声惊醒,发现大地不断摇动,即从龙宫走出观看,见离龙宫地界不远处,有一菩萨正在安祥而行,并且见到许多瑞相,这下龙王心里明白了,知道这位菩萨,与过去诸大菩萨发心走向菩提树时一般无二,断定这位菩萨必证无上正等正觉;于是生大欢喜,说偈赞叹菩萨。
  这时黑色龙王有一龙妃名金光,带领众龙女,各执诸妙香花、杂色衣服、宝幢幡盖等种种宝物,奉上供养。龙女们齐声唱着微妙的歌声,共奏着和雅优美的音乐,藉此赞叹菩萨圣德,赞叹毕,各各合掌顶礼。
  这时,菩萨对龙王说:“大善龙王,正如你所说的,我今必成无上正等正觉,广度众生。”

46、坐菩提座
  《大庄严经》上说:当菩萨走向菩提场时,有无量菩萨并诸天人,运用神通力,各自把菩提树装饰得极其微妙庄严。其菩提树共有八万四千数,高达百亿由旬,纯以珍奇诸宝装成,各具高显殊特之妙。树下,各随色类,敷设狮子之座,亦以众宝庄严。他们都希望菩萨能坐在自己装饰的菩提树下得成正觉。
  这时,菩萨随意在一菩提树下,取吉祥草,周遍敷设,如狮子王具足势力,精进坚固,无诸过失,显示着尊贵自在,智慧觉悟,有大名称,能降伏众魔,并诸外道。具足如是种种功德,将证菩提。于是菩萨面向东方,于净草之上,结跏趺坐,然后端身正念,发大誓言说:“我今若不证无上大菩提,宁可碎是身,终不起此座。”
  菩萨升上菩提座之时,当下即证方广神通游戏首楞严大定。得是定已,分身无数,各各坐于所有菩提树下之狮子座上,身上皆具众妙相好庄严。所有菩萨并诸天人,都认为菩萨是坐在自己所敷设的狮子座上,皆大欢喜。又由菩萨定力故,能令地狱、饿鬼、阎罗王界及诸人天,皆见菩萨坐菩提座。这时菩萨放大光明,遍照十方诸佛刹土。

47.魔王惊梦
  《本行经》上说:当时菩萨从眉间白毫相中放大光明,遍照魔王宫殿,蔽住诸魔本业之光。
  这时,魔王波旬于睡眠中,连得三十二种恶梦,梦见魔宫震动,忽然失火倒塌,墙壁颓落尽为瓦砾,尘土坌乱,秽恶充满;梦见自身头上天冠堕落,身上衣裳垢腻,咽喉干燥,身体寒热,面貌瘦劣无光;梦见园中所有树木花果悉皆摧折凋谢,所有池泉悉皆干涸,所有鸟类羽毛悉皆脱落;梦见宫内所有乐器悉皆破坏;左右所爱之人悉皆远离,魔子叛变而走,魔民四处逃散,魔军忧恼不安,魔女举声痛哭;所有欲界诸天兵将、天王帝释、天龙八部悉皆归向菩萨,表示决心舍离魔党,平日朋友立时悉成仇怨,那陀罗天仙指着魔王说:“此人不吉!”有一欢喜神在对门说:“此人我不欢喜!”魔王诸方驰走,无处自在……。
  魔王得此种种不祥之梦,忽然惊醒,内怀恐惧,心意不安,立即召集一切魔亲眷属,向他他们转述夜间所梦之事,最后说:“据梦中所见情形推测,我大概不久必失此处;将来定有大福德人来生此处替代于我。”于是召来魔兵魔将,对他们说:“今有释迦种姓之子,独坐菩提树下将证菩提。我等共至彼处进行扰乱破坏,阻其勇猛之心,勿令取证菩提。”

48.魔子谏父
  《本行经》上说:当时魔王召集魔兵魔将,欲往菩提场扰乱菩萨。魔王有一长子名商主,急忙上前劝谏说:“父王千万不可轻举妄动。父王若欲与悉达多菩萨而作怨仇,唯恐将来要后悔不及。”
  魔王斥道:“咄!你这小子懂得什么?你难道还不知道父王的神通变化和我的自在威力吗?”
  商主说:“孩儿当然知道父王的神通威力,但比起悉达多菩萨的广大神通、福德威力,父王可就差多了。事到如今,父王既然不听孩儿的劝阻,到时候便自见分晓。”
  这时魔王已是嗔火内烧,哪里肯听儿子的劝告,当即召集四种精锐兵队,所谓象兵马兵车兵步兵,其数百千万亿,个个奇形怪状,面目狰狞,可畏可怖,各持种种兵器,凶狠异常,由魔王亲自率领,浩浩荡荡向菩提场进军。
  前头士卒遥见菩萨稳坐于狮子座上,不惊不怖,不摇不动,身体赫奕,犹如金山放大光明,威德神采难与为比,魔军们俱各退散。魔王见部下不战而退,亦自胆寒,但犹强撑面子,不肯撤回,于是对部下发令说:“胆小怕事的给我站在一边,但不准临阵脱逃。且看我的手段,我要用软硬兼施的办法把悉达多太子弄走,决不让他在这菩提树下成正等正觉。”

49.魔女炫媚
  《本行经》上说:魔王波旬不听长子商主的劝谏,可又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心想: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制胜悉达多太子呢?对,有了!从来女色的魔力最大,这一招可是再厉害不过的,假如能一举成功,可就省却我不少力气了。于是召来众魔女,对她们说:“这头一阵,胜败如何,就要看你们的能耐了。”
  众魔女得令,来到菩萨前,倚姣作媚,撒娇撒痴,使尽千般解数,卖弄万种风情,凡是能令男人神魂颠倒、失心病狂的所有媚功馅术一一施展出来。然而,只见菩萨垂眉合眼,入深禅定,对于眼前之事不见不闻,无浊无垢,身心清净,犹如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意志坚定,如须弥山高出云端而巍然不动。这便是菩萨摄诸根、调伏心意的功夫。
  魔女们见菩萨丝毫不为色相所动,皆生惭愧羞耻之心;但迫于魔王的淫威不敢退阵,只得重新运用幻惑之法,身作种种娇姿情态,口说声声美妙音辞,来诳惑媚乱菩萨。
  菩萨见这些魔女如此下作,也真够可怜的了,就对她们说:“你们前生修来福泽,今世得受天身,别以为如今年轻貌美,岂知世间无常,转眼即成老媪。况形体虽好,心术不正,亦枉自为人,你等不安住天上,何为而来巧用妖媚乱人善意?如此龌龊行为犹如革囊盛粪,有何可贪?你们别枉费心机了!”菩萨言罢,用手一指,众魔女当下变成老太婆,发白面皱,丑态毕现。

50.魔军拒战
  《本行经》上说,当时魔王见魔女头一阵便狼狈而回,心想:看来用世间五欲来诳惑此人是没有用的;我今何不用花言巧语来骗他一骗,也许可以使他上当而去。于是,魔王戴上一副笑面具,装成一个大好人,来到菩萨前,柔声软语地对菩萨说:“这位仁兄,我看你相貌堂堂,福德具足,有大威势,应该留在皇宫中做国王,将来统领世间、治化天下,可有多威风、多体面、多自在!为何却来剃发作沙门,平白受许多苦楚,真是太冤枉了!太可惜了!太不值得了!而今又有这么多人来对付你,欺负你。你看,兵戈簇簇,杀气森森,这阵容,你从来就没见过,实在太恐怖了!依我看呀,你可千万别与这些恶人作对。这些人贪嗔痴业障深重,什么坏事做不出来?所以,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为妙。”魔王一边说着,一边睨着眼察看菩萨神色。
  只见菩萨神态安然,既不动身,也不移座,对魔王说:“我今于此结跏趺坐,有如金刚牢固,凭你怎么说怎么做,都休想破坏我的道念。”
  这下可激怒了魔王,马上又恢复凶恶的面孔,手执利剑,指着菩萨大声吼道:“我好意劝你你不听,难道你看不见我率领这许多杂牌军队,个个武艺高强,骁勇善战,刀枪剑棒种种兵器,无所不精;又有夜叉鬼怪,专食人肉;猛兽驱逐,毒龙吐雾。我这些部下暂且不用,我今挥剑把你身体截成两段,势如破竹,你信不信?”
  菩萨说:“魔王波旬,你别嚣张!纵然你这些乌合之众有百千万亿,个个都像你力大无穷,一齐上来围攻,也别想能动我一根毫毛,况割截身体。魔王!你走吧,别在这里虚张声势,妨碍我安静。我若不证得无上正等正觉,我是不会离开此座,到别的地方去的。”

51.魔众拽瓶
  《杂宝藏经》上说:当时,释迦如来在菩提树下巍然端坐。恶魔波旬率领八十亿魔军来到菩提树前,想要破坏佛,大声嚷道:“悉达多太子!你孤身单人坐在这里干啥?赶快离开。若不离开,恼了我,我捉住你的脚,一下把你掷至海外。”
  佛说:“魔王!你别太狂妄,世间上没有谁能把我掷至海外的。让我来告诉你吧:你不过在前世时曾经造了一寺,受过一天八关斋戒,布施过辟支佛一钵之食。由于这些善因,才上生第六天为大魔王。而我呢,无量劫来广修功德,供养无量诸佛,亦曾供养无数声闻缘觉。所以,魔王,你就别不自量力吧!”
  魔王说:“你说我从前曾受一日八关斋戒,曾施辟支佛一钵之食,我当然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你自说功德,有谁能作证呢?”
  佛以手指地说:“此大地可以作证。”
  话音刚落,一切大地六种震动,地神从地中涌出,向佛顶礼,合掌说道:“世尊!我来作证。自有大地以来,我便恒为地神,所以可以证实世尊所说,真实不虚。”
  佛对波旬说:“信了吧?要是不信的话,你不妨试一拭,你如有本领拿动我面前的净瓶,然后或有可能把我掷于海外。”
  这时魔王合八十亿魔众,用尽神力,不能动净瓶分毫,给果颠倒自堕,悉皆退散。

52.地神作证
  《本行经》上说:当时菩萨以右手指地说:“此地能生长万物,是因为它没有我相我执,不起分别,对一切悉皆平等。所以让大地来证明我刚才所说的话是真实不虚的。”
  这时地神从地下忽然涌出,向菩萨恭敬作礼,合掌说道:“最大丈夫!您于往昔时,千万亿劫广修功德,平等惠施一切众生真实利益,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我今为你作证,谁也不能否定。”
  地神话音刚落,立时三千大千世界大地六种震动,其声宏大,具十八种威力。吓得魔王军众心胆皆裂,恐惶不安,自知无法与菩萨相抗衡,悉皆退散,各自逃命。魔王属下的所谓象马车兵四种精锐部队这时溃不成军,大象顿蹶而倒,战马乏卧不起,车辆破裂断折;步兵各弃兵器,丢下战袍,狼狐逃窜,或自覆其面,或伏地装死,或走投深山,或钻入地穴,个个心慌意乱,迷失本性。也有善根的,当下回心转意归依菩萨,请求救护,愿终生奉侍菩萨,这些人皆不失本心。
  其时,魔王波旬闻大地声,心大恐怖,闷绝倒地,爬起来不辨东西,踉跄而行。这时空中天兵天将此呼彼应,齐声喊道:“不要放走波旬,捉住魔王,一举灭尽。”魔王军众闻风丧胆,四处奔逃。

53.魔子忏悔
  《本行经》上说:魔王波旬的长子商主,眼见老父欲阻菩萨修行正果,造下弥天罪孽,以致人怒天怨,众叛亲离,急忙来到菩萨前,以头面礼菩萨足,向菩萨乞求说:
  “圣太子慈悲,唯愿听我为父发露忏悔:我辈凡愚无知,犹如小儿,见识短浅,没有智慧;我父无端率领魔众,使出各种诡计,又用种种狠毒、无耻的手段来对付菩萨、恼乱菩萨、恐吓菩萨,实在太不应该!在这之前,我也曾极力劝谏我父说:‘平心而论,圣太子多生多劫广修功德,大不容易,于今自在威力不可思议!纵有智勇过人,又能善用各种法术者,犹尚不能奈何彼悉达多太子;况我等辈,欲以邪侵正,实无异螳螂挡车,以卵击石。’只是我父糊涂,不识此理,不听劝告,偏要逆天行事,造下这等罪孽,为天下所不容。但愿圣太子大人大量,恕谅我父无知,不与计较,小人感恩不尽!并祝愿圣太子早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
  这时,大梵天王、释提桓因以及无量诸天,咸见菩萨降伏诸魔,皆大欢喜,齐声欢呼:“善哉菩萨!希有菩萨!”其声遍满虚空。同时,空中奏起微妙的天乐,唱着优美的歌声,以此赞叹菩萨;又以天上最珍贵的名香和鲜花散在菩萨上空,而后各各合掌礼敬,齐声说道:“今此圣子,必证无上正等正觉!”
  魔子商主见无量诸天人等一致护持菩萨,心中很为老父惭愧,于是顶礼菩萨,赞叹而去。

54.菩萨降魔
  《本行经》上说:当时菩萨心中想道:这魔王波旬,不听他人劝谏,一意孤行,造下种种罪孽而不自知,真是愚痴得可怜!因对波旬说道:
  “我来此菩提树下,何以只将一把草铺成座垫而坐,就是因为考虑到你波旬心胸狭窄,有可能欲来与我斗争相竞,乃至结怨成仇,造诸恶行,埋没善心。而今果不出我所料。但我还是希望能尽早与你平息怨仇,消除你心中的恶念。假如你是因为我身着粪扫衣,以草为座,坐此树下,为着此事心怀妒嫉而生怨恨,那么波旬,你就等着吧,待我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后,我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愿你能回心生大欢喜。
  “可是,魔王波旬,我想你是不会只为此区区小事,你有更大的阴谋,你今心中一定也有誓言:‘我等必当用尽各种可怕的手段,迫使菩萨离开此座,不敢停留。’但我也有宏大誓愿:‘我今此身坐于此座,纵使遇到任何险难,乃至能使我的身体碎如微尘,寿命磨灭,若我不得无上正等正觉,我终不起此座。’
  “魔王波旬,你要是不肯罢休,不妨拭目以待,看看究竟是谁勇猛,誓愿力强?谁先成就誓愿?但我还可以告诉你:凭我深厚的善根福德力,我有足够的信心成就如此誓愿,真实不虚!”

55.成等正觉
  《普曜经》上说:菩萨坐于菩提树下,以坚强不屈的意志,降伏了魔怨,终于成就了正真觉。于是建大法幢,昭示即将度脱三界一切众生;默坐树下,示现四禅,为将来学道者修行径路:意以清净,成一禅行;静然守一,专心不移,成二禅行;以净见真,成三禅行;心不依善,亦不附恶,中外俱净,表里无垢,正在其中,寂然无变,成四禅行。已得定意,建立四无量心,行三十七道品,是谓无为度世之道。
  菩萨自知已弃恶本,无淫怒痴,烦恼已断,生死已除,一切功德圆满究竟,无所欠缺,所作已办,于明星出时,廓然大悟,得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佛十种神力、四无所畏、十八种不共之法,一时俱得。若论佛道境界,微妙难知,高而无上,广不可极;渊而无下,深不可测;大包天地,细入无间。
  其时菩萨自念道:从前锭光佛为我授记说:“将来成佛,号释迦文。”今果得之。然而细想起来,亦大不容易,无量劫来,诸所施为,道德慈孝,仁义礼信,中正守真,虚心学圣,柔和净意,行六度无极,所谓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行四无量心,所谓慈悲喜舍;常念四恩,养育众生,如爱赤子;承事诸佛,积无量德,累劫勤苦,总算功不唐捐!

56、诸天赞贺
  《普曜经》上说:当时,欲界天王见如来坐于树下,以智慧神通降伏魔怨,成等正觉,所愿具足,竖大幢幡,因赞叹道:
  “伟大的佛陀,您将以无限的仁慈,为世间作大医王,救疗众生的疾患;您将以勇猛无畏的狮子威德,为众生作大依怙,解除众生的怖畏和痛苦;您将以圆满的智慧,为众生开示正法,令调和心意,灭除三垢,以达到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超越生老病死之四苦海。
  “佛法犹如广大无边的宝盖,普遍救护三界一切众生。为梵志说清净法,令弃众恶;为比丘说解脱法,除诸愚冥。修戒定慧,灭贪嗔痴,越六趣苦,称为沙门。学不在多,行之为上。虽广学无限,不过博闻;要能智断尘劳烦恼,方为至德。欲渡苦海,必须勇猛精进,才能到达彼岸。
  “释迦如来具足十力及无边功德法,为我等示现坐于树下,成无上道。因缘殊胜,千载难逢,我等遇见,实大庆幸!”
  于是净居诸天、梵迦夷天、善梵天,化自在天,无憍乐天、兜率天、焰摩天、忉利天及四天王天,虚空大地神天,各各烧香散花,竖诸幢幡,以种种庄严宝物供养世尊,并皆发心归命世尊,以偈赞道:
  “仁师子辞正,尽誓立威神,坚固如金刚,志强不可毁。纵使肌肉消,骨髓尽无余,若不成佛道,终不起于座。余等诸天神,咸来得善利,将护三千界,普度诸众生。乃使最尊人,靡所不照明,我等闻佛音,皆劝助佛道。”

57、华严大法
  《华严经》上说:当时佛在摩竭提国阿兰若法菩提场中,始成正觉。其时十方世界有微尘数菩萨,皆是已证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果位的法身大士,以及宿世大乘根熟的众生、天龙八部,皆云集而来,亲近世尊,一心瞻仰。
  于是如来于最初三七日,现卢舍那身,为诸大乘菩萨说圆满大法《华严经》。此经名为顿教,共有七处九会三十九品:世主妙严品,如来现相品,普贤三昧品,世界成就品,华藏世界品,毗卢遮那品,如来名号品,四圣谛品,光明觉品,菩萨问明品,净行品,贤首品,升须弥山顶品,山顶偈赞品,十住品,梵行品,初发心功德品,明法品,升夜摩天宫品,夜摩宫中偈赞品,十行品,十无尽藏品,升兜率天宫品,兜率宫中偈赞品,十回向品,十地品,十定品,十通品,十忍品,阿僧祇品,寿量品,诸菩萨住处品,佛不思议法品,如来十身相海品,如来随好光明功德品,普贤行品,如来出现品,离世间品,入法界品。
  佛成道后度化众生,也有先后次第。今以日光为例:当日出时,光明先照高山,次照幽谷,乃至晋照一切大地,但山有高下,所以照有先后。如来出现世间,成就无量无边智光,而度化众生亦是如此,先度化菩萨,接着度化缘觉,又接着度化声闻,再接着度化善根已成熟的众生,然后普遍度化一切众生。

58、顿制大戒
  《梵网经》上说:当时,卢舍那佛坐千叶莲花上,告千花台上释迦佛,说心地中金刚宝戒。一切诸佛、菩萨皆以此戒为本源,离此戒则上切功德皆不成就;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而佛性种子亦在此戒,要因持戒,然后佛性乃见。
  因此,当时释迦牟尼佛初成正觉不久,第一首要之务,就是制定菩萨大戒。而菩萨戒的主要精神在于孝顺父母,孝顺师僧,孝顺三宝。由能孝顺父母、师僧、三宝,自不至于为非作歹,且能断恶行善,所以说孝名为戒,亦名制止。顺此孝道而行,可至无上菩提大道。
  为了让人们认识到戒律的重要,佛从口中放出无量光明,为诸大众说一切诸佛大乘戒。佛告诸菩萨说:“汝等一切发心菩萨,既为佛子,即应当受持戒律。希望大家认真听着,如果有人发心要受佛戒,无论他是国王、王子、百官、宰相、比丘、比丘尼、十八梵天、六欲天子、庶民、黄门、淫男、淫女、奴婢、八部鬼神、金刚神、畜生,乃至变化人,只要能听懂法师的话,都可以受戒。
  “菩萨戒最重要的有十条:第一不杀生,第二不盗财物,第三不邪淫,第四不妄语,第五不酤酒,第六不说四众过,第七不自赞毁他,第八不悭惜加毁,第九不嗔心不受悔,第十不谤三宝。除此之外,尚有四十八条比较轻的,第一条不敬师友戒乃至第四十八条破法戒。凡是受过佛戒的弟子们,都要敬心奉持。”

59、观菩提树
  《大庄严经》上说:世尊初成正觉时,无量诸天皆悉称赞如来功德。当时世尊坐于菩提树下,观菩提树王,目不暂舍,入深禅定,以禅悦为食,不饥不渴,亦不起于座,意念清净。
  这样地经过七日,欲界、色界上的诸天子等各捧宝瓶,盛满香水,来到佛所住处,恭敬礼拜,然后请如来澡浴。世尊受请,澡浴毕,诸天子等,各以天妙衣服奉献,烧天妙香,散天妙花供养如来。同时,有无数天龙八部鬼神人等,各取如来澡浴之水,以自洒身,而生道念。诸天子等将所余之水带回天宫,香气仍然不灭,而且所感受到的惟是佛的香味,不闻余香。因而诸天子皆大欢喜,各发菩提之心。
  其时,有一天子名普花,向佛顶礼后请问说:“世尊于七日中结咖趺坐,而能达到身心不动,不知这是住于何种大定?”佛说:“这种正定称为喜悦三昧。如来常以此喜悦三昧为食而住。如来亦由此定力,最初七日,结咖坐观菩提树,不起于座,立志断除无始无终生老病死故。第二七月周匝经行三千大千世界以为边际,至第三七日观菩提场,目不暂舍,终于断除生死,得成佛道。”

60、龙宫入定
  《本行经》上说:有一天世尊来到摩利支处,经行已,咖跌而坐。
  这时,有迦罗龙王及目真邻陀龙王相继来到佛所,对佛说:“我此宫殿,往昔已曾布施诸佛,诸佛皆曾住过此殿。今日世尊来此,亦请接受我此宫殿,为怜愍我故,在此少住数日。”佛受龙王之请,即入其中咖趺而坐,经于七日不起。
  在这七日中,风雨不停,天气十分寒冷。诸龙王从宫殿出,以大身七重围绕拥蔽佛身,又以七头垂世尊顶上,作成大盖嶷然而住,心中念道:“莫令世尊身体受寒冷、风湿、蚊虻诸虫所侵袭。”
  七日已过,如来从定中起,时龙王化作年少婆罗门身,来到佛前,向佛顶礼,对佛说道:“我以龙身绕佛七匝,并以七头覆世尊上,并非要恐怖娆乱如来,而是怕寒冷风尘诸虫侵袭世尊贵体。”佛说:“难得你有此善心,我今为你传授三皈五戒,你当得大安乐果报。”龙王说:“只要是世尊教言,弟子定当遵从,不敢有违。”于是,龙王即从佛所,受三皈依,所谓归依佛、归依法、归依憎;又受五戒。因此,于世间中最初受三皈、五戒而得度的是迦罗龙王和目真邻陀龙王。

61、林间宴坐
  《本行经》上说:当时世尊于龙宫中禅坐,经七日后,从定而起。
  其时有一天子,神通自在,能从身上放出大色最胜光明,于夜半时,照彼尼拘陀树如同白昼一样明朗。这位天子来到佛所,顶礼佛足后,对佛说:
  “我从前是一个牧羊人,当世尊为菩萨时,在彼林中修六年苦行,是我将乳汁净心供养奉上世尊,并折尼拘陀树枝,插在世尊身旁,为作荫凉。由于这些善根福业之故,使我命终之后,得生三十三天,为大福德威力天子。我今能有这样的果报,也是受惠于世尊的无量福德。世尊今已证得无上菩提,而当时插在世尊身旁的树枝也已长成大树。为了纪念这一殊胜因缘,惟愿世尊为怜愍我故,再次来到昔日的尼拘陀树下咖趺而坐,受彼树荫,随意安乐。”
  世尊受请,来到尼拘陀树下,入定七日不动,以解脱力,受大安乐。七日之后,正念正知,从三昧起,对天子说:“你既与佛有缘,可来从我受三皈、五戒,将来当得更大安乐果报。”
  天子受佛教敕,即从佛受三皈、五戒。于是,这位天子便成为天上最先受三皈、五戒的优婆塞。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注:若文章显示异常,请点击阅读->>>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12/15/2006 浏览人数: 2833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42)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1821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