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无、空、隐、虚、妙之乐---陇菲《乐道》摘引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艺术人文
 
无、空、隐、虚、妙之乐---陇菲《乐道》摘引
使用手机阅读
 
Music Is What Is Nothing,Emptiness,Hiding,Nonbeing and Wonder-Quoted from Dao of Music by Niulongfei
 
 

作者:陇菲 《乐道》摘引

《文经》简介
    《文经》基于中国古典哲学往复循环之太极法则,道形器、达类私三分法之概念体系,解析文化、文象、文脉之人类文明演化机制,人体、人群、人文之人类社会结构层次,内化、类化、外化之人类实践成果传承,本能、仿能、智能之人类智慧发生升华,生子、生财、生法之人类三种社会生产,血缘、物缘、信缘之人类三种社会关系,天然、史然、未然之人类历史开放图景,在《人文进化学——一个元文化学的研究札记》基础上,构建了一个结构严密、体系完备、概念清晰、逻辑自洽的人类文明及其演化机制的文化哲学本元理论。


《乐道》简介 
 
    《乐道》基于中国古典哲学“道、形、器”“达、类、私”之三分法,分析音乐征道、范器之“形”,音乐达同、私示之“类”。

《乐道》明示:
音乐以其逝者如斯之乐象,与天地万物以类相动,同行同运。
音乐以其介于道、器之间的形、介于达、私之间的类的特殊品质,能指即是所指,无须借助其它,无须翻译解说,直指人心,从灵魂走向灵魂。
音乐以其排比音声之行运,并非空间结构之物理形器的“有、色、显、实、徼”,而是时间绵延之爻位错综的“无、空、隐、虚、妙”,当其无而有其用。
音乐欣赏,具有与其他艺术门类不同的听于无声的特点。音乐欣赏可细分为如下四个层次:官能之耳听;感触之情应;脑智之心思;意念之神悟。例庄子之言,可将此四个层次表述为:听之以耳;听之以情;听之以心;听之以神。
音乐以其我为故我在之发于声音,形于动静的操行,乃是真正的行为艺术。
“道者,人之道也。”
乐道,乃是人之道,乃是人之所以道、人之所以行的天道。


     音乐直观显现:

      万物一行。

      乐与天地万物,不是停滞的静止状态,而在时间中刚健变动、生成劫毁、绵延流逝、一去不返。

      天地万物之元素、材料各有不同,空间结构也千差万别,但它们同在时间中之绵延流逝却概莫能外。

      大化周流,生生不已,逝者如斯,顺而相受。万事万物,同态、同行、同运、同逝,都在不可逆之时间中,无中生有,有归于无,空中显色,色灭于空,方现方逝,方逝方现,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空间形器示人“有、色、显、实、徼”,时间流逝则示人“无、空、隐、虚、妙”。

     物象之“有、色、显、实、徼”,是空间三维六合之物理结构。大道之“无、空、隐、虚、妙”,则是时间不可逆转之同态、同行、同运、同逝。

    长宙广宇,并非物质机械论的空间集合,而是造化生灭论的时间绵延。长宙广宇,抱阴複阳,辟翕捭阖,变易不易,乾坤往复,道生德蓄,开物成务,厚载总摄,自化自定,无中生有、空中著色、隐机显现、妙法明徼,虚实相映,流转不息,成千秋历史,成广大世界。 

     音乐欣赏,具有与其他艺术门类不同的特点。 

     音乐欣赏可细分为如下四个层次: 

     官能之耳听;心理之情应;脑智之思虑;神悟之意会。

    “耳听”,是官能之聪;“情应”,是心理之敏;“思虑”,是脑智之功;“意会”,是神悟之通。

     例庄子之言,可将此四个层次表述为:

     听之以耳;听之以心;听之以脑;听之以神。

    音乐欣赏,于耳听、情应、思虑、神悟的递进层次之中,由娱耳到动情;由动情到认知;由认知到入化,而渐趋大音佳境,而最终物我两化。

  此耳听、情应、思虑、神悟之四个音乐欣赏层次,既是逐渐递进的序列,又有反馈互动的关联。

     “耳听”,将音响模型动态结构转化为鼓膜神经动态反应,此乃音乐审美同态转换之第一个步骤。

     “情应”,将鼓膜神经生理动态转化为情感意绪心理动态,此乃音乐审美同态转换之第二个步骤,

      这两步转换,就信源、信宿关系而言,如不论噪音干扰、信号衍失,信息相对守恒。

     待到“思虑”的层次,人一方面仍将不间断地随乐音音响的绵延流逝而不断耳有所听,仍将不间断地随乐音音响的绵延流逝而不断情有所应;但与此同时,其所谓“思虑”,则有可能依据音乐作品的体裁、标题、歌词、剧情,以及作曲家的生平、该时代的精神等等,将音乐作品置于一个更大的系统之中,从而达到对于音乐作品的理性认识。


    而在“神悟”的层次,人将有可能基于个人的人生阅历、人生体验、人生哲学、人生理念,将音乐置于更加浩渺深远之长宙广宇,真正达到物我两化而不关理路的妙悟。

    在此“思虑”、“神悟”的两个层次,音乐作品的内涵,在人的观听体验之中,不断增值。

    “思虑”层次,音乐内涵的增值尚有所限制;“神悟”层次,音乐内涵已经趋于无限。

     贝多芬曾说:
     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

     钱钟书《谈艺录》则说:
     艺之极致,必归道原,上诉真宰,而与造物者游。


    “耳听”、“情应”,与乐音音响之绵延流逝同步;“思虑”、“神悟”,并不与乐音音响之绵延流逝同步。

     音乐之外在的乐音音响,因人音乐格物操行而起,因人音乐格物操行之舍而亡。

     音乐之内在的听觉体验,则因人类音乐记忆的综合而起,因人类音乐记忆的信息贮存而超越音乐艺术之运演操行;犹如人类之文脉,使人类文明之信息超越生死局限,超越时空局限。

     音乐之外在的乐音音响,乃是方生方灭转瞬即逝的历时绵延音流。 
     音乐之内在的听觉体验,则是记忆整合关系生成的共时后象建构。

     没有音乐内在的听觉体验、没有记忆整合关系生成的共时后象建构,“耳听”只能感受一个个方生方灭的间断音响,“情应”只能接受一次次纷繁差异的刺激信号,而不能将其综合为乐音音响的比音关系,而不能形成完整系统的认知图式。

     随著音乐作品的开始、呈现、展开、完成,音乐之历时具体音响,在人心中通过记忆综合不断增值其意义信息,不断丰满其内涵价值。

     犹如随著人类格物操行的开始、呈现、展开、完成,人类之历时的格物操行,在人类历史之中,通过文脉不断增值其意义信息,不断丰满其内涵价值。

     随著音乐作品的开始、呈现、展开、完成,音乐之历时具体音响,在人心中通过记忆综合成为共时的后象,综合成为心理抽象时间。

     犹如随著人类格物操行的开始、呈现、展开、完成,人类之历时的格物操行,在人类历史之中,通过文脉综合成为共时的文明,综合成为精神意象存在。

    《华严金狮子章》有言:
      刹那之间,分为三际:谓过去、现在、未来。

      音乐在其运象成行的过程之中,文明在其格物操行的过程之中,于人心中不断把时间分为“过去、现在、未来”。

      音乐在其最终结束的刹那,历史在其某一关键的顷刻,把时间的历时转化为当下的瞬间。此正如朱熹《孟子集注》所说:
     作乐者,集众音之小成,而为一大成也。成者,乐之一终,《书》所谓“箫韶九成”是也。

     人在此一瞬,“思接千载”(刘勰《文心雕龙》),“观古今于须臾”(陆机《文赋》)。

     音乐作为人类心灵的书本,因格物操行的起始而逐渐打开,也因格物操行的结束而最终关闭。

     犹如文明作为人类心灵的书本,因格物操行的起始而逐渐打开,也因格物操行的结束而最终关闭;犹如宇宙自无而有开始自己的历史,最终还将自有而无终结自己的历史一样,音乐之宇宙,也有其发生、终结的历史。

    艾略特《四个四重奏》因此而咏歎:
    言语和音乐,
    只有在时间裡进行,只有活著的
    才能有死亡。言语,在讲过之后,达到
    寂静。只有借助形式,借助模式,
    言语或音乐才能达到
    静止,犹如一个静止的中国花瓶,
    永久地在其静止中运动。

    除了在乐谱“模式”中,音乐继续保持其“静止中的运动”之外,在乐象的行运之中,时间被逐渐收拢乃至最后终止。一首乐曲结束的刹那,犹如人类历史某一过程结束的刹那,既是顷刻,也是永恒。“此一刻的光阴就是千秋万岁”(胡兰成《革命要诗与学问》)。

    此时此刻,时间的历时,具体的绵延,最终转化为空间的共时,太极的无极;此时此刻,一首乐曲的全部意义方始完全生成;犹如人类当其消亡之时文明全部意义的最终完全生成,犹如宇宙自有而无之时宇宙全部历史的最终完全结束。

    极而言之,音乐之时空,当其全部乐曲结构最终完成,秩序最终建立,乃是以人为中心之无维的时空、点的时空;文明之时空,当其全部历史过程最终完成,文明最终完结,乃是以人为中心之无维的时空、点的时空。

   在此结构最终完成,秩序最终建立的一瞬,时间历程裡,中观尺寸之开弦(open string)的音响之振动生灭,浓缩成为微观尺寸之闭弦(closed string)即超弦(super string)的心灵永恒震颤。

    在此一瞬,无过去、将来,无上下、六合,而只有此地此刻音乐宇宙自有而无、自色而空,文明宇宙自有而无、自色而空,人类宇宙自有而无、自色而空之无极之太极。

    此点或超弦,即是音乐的完成与终结,即是文明的完成与终结,即是宇宙的完成与终结。

    此点或超弦即我。

    在此一点,在此超弦,太极乃无极,我即是永恒,我即是宇宙的全体。

    于绝灭处,新的宇宙,新的人生,新的音乐,又会自无而有,自空而色,起死回生。
成毁死生,乃宇宙的一体之机,乃宇宙的全体大用。

  
 
一九九五年五月五日初稿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新稿
载香港中华书局(香港)有限公司《乐道》繁体版
二零一二年一月初版第二零三页至第二一一页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陇菲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4-10 浏览人数: 384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9)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1)条
 
NEW11053留言:
范兴华-2018-3-16 7:49:41 来自: 111.63.3****文章
 
看了先生关于“时空”的高论,收益匪浅。
     
 

 

  总访问量:10631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