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可我舍不得--唐传奇里的故事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故事
 
可我舍不得--唐传奇里的故事
使用手机阅读
 
But I can't Put down it
 
 

前言:

aka不懂文学。

但是前阵子起意写一篇文学论文,实在是因为读到了好的文学作品。

但是写到半途扔下,因为aka实在不懂文学。

搁置了一段时间,直到听到李健的一首歌——《可我舍不得》,里面有一段:

可我舍不得
舍不得今生与你错过
我怎能
如僧人般洒脱


摧了心肝,于是想起了这篇论文的事。

去tnnd论文吧,去tnnd的理论吧,去tnnd逻辑吧,就写一篇感性小文,发在这,管他呢。

唐传奇非常好看,这是个读书人的常识。如果不是读书人,那么也可以借由《聂隐娘》来切入那个世界。我们要打破一切边界,杜绝傲慢。 


    唐传奇里有一个故事,叫《杜子春》,杜子春是洛阳阔少,过着朱门酒肉的生活,豪奢洒脱。由于太过浪,不久荡尽家财,落魄街头。正盘算着该去哪里讨一顿饭,路遇一位白胡子老者。老者说:太阳下山以后,你去洛阳城西门外,掘地三尺,去吧。说完隐匿在熙熙攘攘的洛阳街头,不见踪迹。入夜,杜子春出了城门,依言去挖,挖出满车金银,顷刻又富甲一方。于是又吃珍馐,喝美酒,请来最有名的演艺班——那可是唐朝最有名的演艺班,呼朋引伴,终日逍遥。

    这样浪荡不久,复又散尽家财。落魄街头。他又盘算起那些富贵时一起酒肉的朋友,谁家可以暂借一宿?想来想去想不出。心下正凄凉,又遇到了当年的白胡子老者。老者说:太阳下山以后,你去洛阳城西门外,掘地三尺,去吧。说完隐匿在熙熙攘攘的洛阳街头,不见踪迹。入夜,杜子春出了城门,依言去挖,又挖出满车金银,顷刻又富甲一方。于是又吃珍馐,喝美酒,请来最有名的演艺班,呼朋引伴,终日逍遥。又不久,又荡尽家财,又落魄街头,又路遇老者,老者又言:太阳下山后...

    杜子春摆了摆手,对老者说:不,不挖了,我不再想富贵。这人世浮沉啊,你富贵,他们围着你,逐之如太阳;你落魄,他们就弃之如敝履。我不是太阳,也不是敝履,我厌倦这人世,我要跟你修仙。老者说:我几次赐你财富,也是因为看你有慧根,不过此去修仙之路不平坦,你可撑得住?杜子春说:惟愿大彻大悟。

    于是老者带着杜子春飞,飞到一处深山,夜里阴风习习,老者说,你且在这里等我,无论谁来了都不要说话,我去去且回,可否?杜子春咬定牙关,说:可。

    老者既去,风云变幻。一只猛虎问杜子春:你是何人?杜子春不答。一只厉鬼问杜子春:你是何人?杜子春不答。厉鬼说:不答就去死吧。杜子春依然不响。于是死了。



    死了的杜子春来到阴间,这后面的故事被芥川龙之介改了。我先讲唐传奇的原故事,再讲芥川的版本。

    死了的杜子春来到阴间,被判投胎一户人家,女儿身,容貌好,衣食丰足长大,只是不说话。后来许了一个官家,夫妻恩爱,得子,只是不说话。有一天官人问:万般皆好,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你不说话,你就不能说句话吗?杜子春不语。官人百般劝,杜子春始终不响。官人急了,拎起襁褓中的孩子就往地上砸,杜子春失色,道:啊!

    于是眼前又是那座深山,夜,阴风习习,老者立于侧,说:只差一点,还是破功了。你啊,这心里有挂念。回去罢。

    杜子春愧悔,为什么就啊了出来呢。

    以上是唐传奇的结局。芥川的版本是这样的:

    死了的杜子春来到阴间,任凭阎王怎么审他,依然不说话。直到看到六道轮回那里赶去投胎的一匹老马,瘦骨嶙峋,受尽苦难,老泪纵横,没有彼岸——那是他妈。他妈。他看到他妈,忍不住失色,道:妈!


    于是眼前又是那座深山,夜,阴风习习,老者立于侧,说:只差一点,还是破功了。你啊,这心里有挂念。回去罢。

    杜子春虽然没有修成仙,但心下坦然而喜悦。原来这人世,还有一丝温暖。原来这心底,还有一丝留恋。生而为人,原来我留恋。原来我还留恋!

    穿过世态炎凉,穿过人情淡薄,也穿过自身的欲望,穿过索取,穿过占有,穿过存在感,原来,我还有留恋。这一点留恋,足够安慰,足够踏实,足够安详于尘世——若得此生喜悦,不羡鸳鸯不羡仙——何必修仙。



    李健唱的也许是一首情歌,谁知道呢,但我听来却不只如此。跟世界过招了这么多年,兴致勃勃过,意兴阑珊过,心一横想自杀过,没死成也满血复活过。恋爱谈了几场,谁没了谁地球照转过。太清楚,想把谁忘记,想让谁淡出,都没什么不可以——可我舍不得,舍不得这人世间还能留住我的一丝篝火,是光亮,是温暖,是心里那一块柔软。也许是芥川那样的亲,也许是唐传奇那样的子,无论生命向上追溯,还是向下,或者,是一个DNA链条上跟你无关,但前世种下缘分的爱人,你要跟他一起,把DNA打碎,象和泥巴那样,重新捏一个小人儿,是你是我,无所谓你,无所谓我。一个新的DNA组合,是生命的奇迹。

    总之,感谢生命里还有什么是舍不得的,总之,能在此生此世安得一身一命,不羡鸳鸯不羡仙。

【作者简介】akasode,原名刘剑,女,语言学专业留日归国博士,现在大学任教。新学术人、写作者、译者、旅人、教师、多种语言持有者。修禅修缘修身,留文字只为记录,不为立言。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刘剑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4-11 浏览人数: 362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9)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631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