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龙溪会语》:千古圣人之学只在一字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百家争鸣
 
《龙溪会语》:千古圣人之学只在一字
使用手机阅读
 
The study of ancient saints is only one word.
 
 

千古圣人之学只在一字——王龙溪与王慎中论佛老之学

遵岩曰:「学术不出于孔氏之宗,失其统而为学者,其端有二,曰俗与禅。若夫佛氏之学,则固吾儒之宗派或失于矫则有之,非可以异端论也。」
 
龙谿曰:「然。异端之说见于孔氏之书,当时佛氏未入中国,于老氏尚往问而称之。庄子老氏之宗,皆非可以异端名也。吾儒之学自有异端,老氏学道德,佛氏学性命,蒙庄宗老而任狂,过于矫与诞则有之,今日所病,却不在此,惟在于俗耳。先师有云:『世之人苟有究心虚寂,学道德性命而不流于俗者,虽其陷于老释之偏,犹将以为贤,盖其心求以自得也。』世之儒者不此之病,顾切切焉惟彼之忧,亦见其过计也已。良知者,千圣之绝学,范围三教之宗,道德性命之灵枢也,使致知之学原本虚寂,而未尝外于伦物之感应。外者有节而内者不诱,圣学之宗也,何偏之足病?故曰『致知在格物』,言格物所以致吾之知也。吾儒与二氏毫釐之辩,正在于此。惟其狥于应感之迹,揣獏假借,不本于良知,以求自得,始不免于俗学之支离,不可以不察也。」
 
遵岩曰:「老子原是圣学。」
 
龙溪曰:「然。老子羲皇无为之学也,病周末文胜,故立言不免于矫,亦孔子从先进之意。」
 
友人问观妙观徼之㫖,龙溪曰:「观妙是性宗,无中之有也,观徼是命宗,有中之无也。有无交入,老氏之玄㫖也,在吾儒即寂感之义。」
 
友人问:「老子谷神玄牝,明是养生之术。」
 
龙溪曰:「吾儒未尝不养生,只是致知尽之,不如彼家名象多端庞杂。谷神即良知,谷神不死即良知常活。良知是鸿濛初判之窍,故曰『玄牝之门』。良知是生天生地万化之基,故曰『天地根』,以神驭气,神气自相配合,是集义所生者。集义即是致知。『用之不勤,绵绵若存』,即是勿忘勿助。集义,养气之节度也。彼家亦以孟子养气为几于道,但圣学不明,反自以为异耳。」
 
友人问老氏三宝之说。
 
龙溪曰:「此原是吾儒之学,大易之㫖,但称名不同耳。慈者仁也,与物同体也。俭者啬也,凝聚保合也,不敢为天下先者下也。谦冲礼卑也。慈是元之亨,俭是利之贞之性情,不为天下先是用九之无首,故曰『老子得易之体』。」
 
友人问庄子之学。
 
龙溪曰:「庄子已见大意,拟诸孔门,庶几开、点之下。东坡论庄子推尊孔子之意,虽是笔端善于斡旋,亦是庄子心事本来如此。其曰『不知以养其所知』,及『木鸡承雕』诸喻,即孔门无知如愚之㫖。其曰『未始有物』『未始有初』诸说,即大易先天之㫖。但寓言十九,似涉狂诞,世人泥以为訾,真痴人前说梦也。」
 
遵岩论释氏学曰:「萧梁以来,遡祖承宗,其说浸盛。学为士而泥于禅,遂多有之。心通性达,廓然外遗乎有物之累,而洞然内观于未形之本,则孔门之广大高明,其㫖亦何以异?其疑虑融释,灵几照灼,雨施云行,则草木毕遂。天虚渊定,而飞潜自形。自谓妙得乎姫易、大雅之微传,足以闢夫执器滞言之陋。以为拟议矜缀,似而非真,诵说训解多而迷始也。然以其摆落形迹以为无方体,捨弃大义以为黜聦明,荡然无复可守之矩度,而游移茫昧,徒有不可测之言,反为浮诞惰纵者之所托,故儒者尤患之。」

龙溪曰:「若是,则吾儒与禅学无复可辩矣。器本不可执,言本不容滞。议拟矜缀,执之病也。诵说训解,滞之讹也。有可守即为执,有可测即为滞。若曰『反为浮诞惰纵者之所托』,此则学禅者之病,非禅病也。后儒以其执器滞言之见,而欲窥其廓然之际,以为行迹可略,品节将由以不存,大义少疏,条理或因之无辩,是谓不揣其本而齐其末。一切拘迫謭泥之态,将为禅者之所嗤,乌在其为闢禅也哉。夫吾儒与禅不同,其本只在毫釐。昔人以吾儒之学主于经世,佛氏之学主于出世,亦大略言之耳。佛氏普渡众生,尽未来际,未尝不以经世为念,但其心设法,一切视为幻相,看得世界全无交涉处,视吾儒亲民一体、肫肫之心终有不同,此在密体而默识之,非器数言诠之所能辩也。」
 
龙溪谓遵岩曰:「子之气魄大,精神力量足担当世界,与世之踽踽謭謭者不同。譬之大树则鹗凤易于鸡栖,大海则龙蛇易于混处。世人以其踽踽謭謭之见,欲指摘訾议,撼而测之,秪见其自小也已。若吾人自处,则不可以不慎。有混有杂,终非完行。凤翔则鹗自灭,龙起则蛇自藏。此身独往独来,随处取益,以挽回世界为己任,而不以世界累其身,方为善用其大耳。」
 
遵岩曰:「千古圣人之学只一知字尽之,《大学》脩身以齐家治国平天下,只在致知。《中庸》诚身以悦亲信友,获上治民,只在明善,明善即致知也。双江云格物无功夫,吾有取焉。」

龙溪曰:「此正毫釐之辨。若谓格物有功夫,何以曰尽于致知?若谓格物无功夫,何以曰在于格物?物是天下国家之实事,由良知感应而始有。致知在格物,犹云欲致良知,在天下国家实事上致之云尔。知外无物,物外无知。如离了悦亲、信友、获上、治民,更无明善用力处。亦非外了明善,另有获上、治民、悦亲、信友之功也。以意逆之,可不言而喻矣。」
 
龙溪谓遵岩曰:「吾人学问未能一了百当,只是信心不及,终日意象纷纷,头出头没,有何了期?只今且道如何是心,如何是信得及?心无所用则为死灰,不能经世,纔用时便起烦扰。用不用之间,何处着力?日月有明,容光必照,变化云为,往来不穷而明体未尝有动,方不涉意象,方为善用其心。有诸己始谓之信,非解悟所及也。」 

——选录自《龙溪会语》(王畿撰,贡安国辑,朱之珩点校,槐风书社,2017年9月) 

    《龙溪会语》是王阳明嫡传弟子王畿语录,讲的是「圣学」实功,「致良知」心法,「先天复性」之道,王畿(号龙溪)生前唯一刊行的著作。乃王龙溪在王阳明逝世后,率领王门众弟子及再传弟子并学界友人反复讨论阳明之学、切磋修证实功的心要。其在当时对阳明后学之提挈力量,有如《传习录》。王阳明去世后,门弟子多奉龙溪为宗。王龙溪是王阳明弟子中最长寿者,得法最纯正者,讲学坚持到最后者,故阳明之学因之而风行天下。

    本书曾在中国本土失传数百年而复得,今为孤本,其原版全世界仅存1部,影印本、手抄本所存也在100部内(主要在日本)。其一脉传承为:万历丙子(1576年)王龙溪门人贡安国辑、查铎率后学刻→东传朝鲜,郑齐斗奉为家学,建立阳明学霞谷学派→郑厚一继承家学→李建昌(朝鲜近代儒者)→稻叶岩吉(日本史学家)→日本影印100部、散至学界(1932年)→原版至满洲国国立中央图书馆(1937年)→燕京大学图书馆(1945年满洲国覆灭)→满洲遗臣景家手抄本(1962年)→2017年9月,槐风书社据原版完整点校出版。

注:王慎中(1509-1559),号遵岩居士,嘉靖八才子之首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王龙溪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5-9 浏览人数: 88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9)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457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