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七真传(连载:第1--5回)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故事
 
七真传(连载:第1--5回)
使用手机阅读
 
Seven really turn hutchison(serial:1-5 back)
 
 

▲七真传▲
第一回→怜贫困偶施小惠。入梦寐深指迷途

第二回→万缘桥真传妙道。大魏村假装中风

第三回→受天诏山东度世。入地道终南藏身

第四回→谈真空孙贞诲夫主。求妙道马钰访明师

第五回→马员外勤奉养师礼。王重阳经营护道财

新刊七真因果传卷上

001→第一回→怜贫困偶施小惠。入梦寐深指迷途


行善当从实处行。莫沽虚誉图声名。
虚名虚誉成何用。反惹穷人说不平。

 

    这几句言语。讲的行善要有实事。若只图做得好看。欲人知晓。即是沽虚名也。有其名而无其实。只在闹热处做去。那极苦极穷之人。有不能被其泽者众也。虽费了许多银钱。毕竟未曾做到正经善事。既做不到正经善事。有当面错过之叹。

     昔炎宋之末。陕西咸阳县有个大魏村。村内有百余家人。户多一半姓王。也算得一大族。这王族内有个居孀的妇人。年四十余。膝下有一男一女。也曾男婚女嫁。因这孀妇心性慈善。见了别人的小男细女。当成自己生的一样。不住儿长女短的诓哄(诳哄)他们。那些小娃子。但啼哭便要喊妈。他就随口答应。故此人人都呼他为王妈妈。这王妈妈家颇丰厚。平生也爱做善事。最喜佛道两门。常好斋僧布道。拜佛看经。人人都说他行善。就有许多僧道登门抄化。又有若干贫穷来村乞讨。或多或少。他也随时周济。

     那年残冬之际。天降大雪。王妈妈站立门首。见两个乞丐。从雪地走来。求其周济。王妈妈责以不去佣工度日。而来沿门乞讨。非好吃而懒做。必游手以贪闲。那有许多闲茶空饭侍奉你们。

    话未说完。有僧道数人前来募化。王妈妈给与钱米。僧道去後。二丐问曰。善婆婆。喜施僧道。不济贫寒。其故何也。王妈妈曰。非我喜施僧道。僧能念经。道能修行。我虽然布施他们一点钱米。僧可与我消灾。道可与我延寿。若周济你们,有何益哉。不过在我们上喊得热闹[喊本作左口右罕]。

    二丐曰。施恩不望报。望报非施恩。你今略给一盏米。略施几文钱。遂欲消灾延寿。岂不谬乎。说毕而去。


布道斋僧结善缘。贫穷孤苦亦堪怜。
只施僧道不怜苦。失却善功第一先。

     且说二丐见王妈妈不肯周济。只得往前行。不数步来在一个朱漆楼门。大喊了一声爷爷。求周济。少时里面出来一人。这人生得面赤须长。神清气爽。有容人之量。豪侠之风。年纪不过四十上下。其人姓王名哲[哲本作三吉]。字知。名号德盛。幼年曾读诗书。功名不就。遂弃文习武。得中武魁。身为孝廉。这日天降大雪。十分寒冷。同妻子周氏。儿子秋郎在堂前围炉烤火。忽听得门外喊叫。爷爷求周济。王武举闻此言甚蹊跷。出外来瞧得见二乞丐站立门口。王武举问他到底是求爷爷周济。或是爷爷求周济。

     丐者答曰。话不可详。详必深疑。

     王武举见他言之有理。遂不复问。其时风大雪紧。雪随风舞。满天梨花。纷纷坠地。山绝鸟迹。路断人踪。王武举见二丐衣止一层。怎当此严寒。忽起恻隐之心。对二丐者曰。那些闲话不题。这般大雪。如何走得。我们楼侧边有间空房。房内堆有乱草。可以坐卧。二位何不请到里头避一避雪。

      二丐者答以最好。王武举即将空房打开。二丐者入内栖止。王武举转回厅堂。使家僮玉娃掇了些饭食出来。与二丐吃。

几人仗义能疏财。肯把贫穷请进来。
只有当年王武举。生平慷慨广培栽。

     二丐者在王武举家内住了两日。天始晴明。意欲告辞要走。只见王武举走进来。後面随著玉娃捧来酒食。武举对二位乞丐曰。愚下连日有事。少来奉陪。今日闲暇。欲与二位同饮一杯。叙叙寒温可乎。

     二丐连声称妙。王武举即叫玉娃摆下杯筷。二乞丐更不逊让。也不言谢。竟自吃起来。倾刻连尽两壶。王武举又叫玉娃添酒上来。二丐豪饮之际。王武举曰。二位难友。姓甚名谁。平生会做些甚麽生理。

     丐者答曰。咱二人并不会做啥[舍本作上 下木→下同]。他叫金重。我叫无心昌。

     王武举曰。我意欲与二位凑点资本。做个小生易。度活日时。岂不强於乞讨。未知二位意下如何。武举话毕。

     金重摆摆手儿。口中说道。不妙不妙。我生平散淡惯了。不能做此绊手绊脚之事。

     王武举见金重如此说。知他不肯作生理。又问无心昌曰。金兄既不能做此小生意以过日时。未识吴兄肯作此否。

      无心昌曰。我之散淡。更有甚焉。尝闻

家鸡有食汤锅近。野鹤无粮任高飞。
苦向蝇头求微利。此身焉能得逍遥。

     王武举叹曰。闻二位之言。足见高风。然而如今世道。重的是衣冠。喜的是银钱。若二位这样清淡。谁能识之。

     无心昌曰。我等是不求人知者。欲求人知。亦不落於乞讨也。

     王武举听他言语超群。也不再言。即命玉娃收拾杯盘。同入内去。到了次日。二丐告辞起身。王武举送出村外。犹恋恋不舍。又往前送了几步。猛见一座桥梁当路。

     王武举暗想村之前後。原无桥梁。回头望大魏村。却在隐微之中。不甚明白。正在疑惑之际。无心昌叫曰。孝廉公快来。王武举掉头看时。见二人坐在桥头。金重拍手歌曰。


钱财聚复散。衣冠终久坏。怎如我二人。值身於世外。
不欠国家粮。不少儿女债。不说好和歹。不言兴和败。

不与世俗交。免得惹人怪。一件破衲袄。年年身上载。
烂了又重补。洗净太阳晒。白日遮身体。晚来当铺盖。

不怕贼来偷。也无小人爱。常存凌云志。一心游上界。
若人知我意。必要低头拜。我有无穷理。使他千年在。

惜乎人不识。以恩反为害。



      王孝廉趋步上桥。无心昌曰。孝廉远送。当酬一酒。说罢即於袖中取出一小锡瓶。上覆酒杯。取而斟之。满贮佳酿。递与孝廉。王武举接过手来。一饮而尽。连饮三杯。醉倒桥上。昏昏欲睡。忽见无心昌走过来。一手拉起。说是休睡休睡。可同我们去观一观景致。王孝廉醉态蒙胧。随著无心昌行不数步。见一座高山峻极。在路前。

      王孝廉惊曰。如此高山。怎得上去。

      金重曰。跟我的道来。自可上升。王孝廉果然跟著他走去。豪不费力。顷刻走上山顶。见顶上甚是平坦。有一个大池。满贮清水。水内开放七朵金色莲花。花大如盘。鲜丽非常。

      王孝廉心甚爱慕。连声赞曰。好莲花。好莲花。怎能摘朵与我。孝廉话未说完。只见无心昌跳入池中。将七朵金色莲花。一齐摘来。交与王孝廉。曰。一并与你。要好好护持这七朵莲花。有七位主者。邱刘谭马郝王孙是也。此七人与汝有师徒之分。他日相遇。善为开化。方不负我付汝莲花之意也。

      王孝廉将莲花接过来。抱在怀中。即欲归家。临行又问无心昌几时再会。无心昌曰。

会期原不远。只在两个三。
仍从离处遇。桥边了万缘。

    王孝廉听罢。移步下山。忽被路旁葛藤一绊。一跤跌下山去。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正是)

莫说上来原不易。须知下去更为难。

002→第二回→万缘桥真传妙道。大魏村假装中风


了悟犹如夜得灯。无窗暗室忽光明。
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时度此身。

     话说王孝廉抱著七朵莲花。移步下山。忽被葛藤将脚一绊。跌了一跤。猛然惊醒。万象皆空。却是一梦。睁看时。却在自己家中书房内卧著。见儿子秋郎站立在侧边。王孝廉咳了一声嗽。

     秋郎听见。喊道。爹爹醒来了。爹爹醒来了。这一声喊叫。惊动了周娘子忙来探问。说相公酒醒来麽。

     王孝廉曰。好奇怪。好怪奇。 

     周娘子曰。事皆出於自迷。有何奇怪。

     王孝廉曰。卑人明明送客出去。为何还在家中。

     周娘子答曰。官人太放荡了。你昨日送二乞丐出去。半日不归。著人探望几遍。渺无踪影。是我放心不下。央二叔王茂同玉娃前去寻你。二十余里之外。见你倒卧桥上。熏熏大醉。人事不省。雇车将你送回家来。睡了一日一夜。今才醒转。官人从今复当自尊重。酒要少饮。事要正为。来历不明之人。休要交游。你今受了朝廷顶戴。乃乡人之所敬仰。若倒卧荒郊。成何体面。岂不自失威仪。而取笑於乡人也。

     王孝廉起而谢曰。娘子药石之言。卑人敢不铭心刻骨。我想昨日那两个难友。定是二位神仙。

     周娘子说。明明是两个乞丐。怎麽说是二位神仙。

     王孝廉曰。听其言词。观其动静。所以知其必仙也。 

     周娘子问道。他讲了些甚麽言语。做了些甚麽事情。那一点像个神仙。 

      王孝廉遂将帮凑他资本。他如何推却。次日送他行不数步。就有二十余里远。如何作歌。如何赠酒。与其上山摘莲。临行之言。从头一一对周娘子说了一遍。又曰。我才饮他三杯。便醉了一日一夜。种种怪异。若非神仙。焉有此奇事。

     周娘子言曰。尝听人讲。世间有等歹人。有缩地之法。略一举步。便在十里之外。一日可行千里。又以****入酒中带在身旁。见一孤商独贾。即取酒劝之。饮酒一沾唇。便昏迷不醒。他却盗人银钱。剥人衣衫。到你醒来之时。无处寻觅。若不慎之於前。终必悔之於後也。

      周娘子话毕。王孝廉自思。娘子终是女流。若与他分辨。定然说不清白。不如顺他意儿。了局此事。便随口答曰。娘子之言是也。卑人谨当识之。娘子退後。王孝廉尝独自一人。坐在书房。思想金重无心昌之言。翻来复去。默会其理。如此多日。忽然醒悟。金重二字。合拢来是个锺字。 吴心昌作无心昌。昌字无心是个吕字。明明是钟吕二仙前来度我。我今无缘。当面错过。越想越像。不觉失声叹曰。惜哉惜哉。猛又想起临别之言。

会期原不远。只在两个三。
仍从离处遇。桥边了万缘。

     不远者。必主於近也。两个三。必三月三也。离处遇。欲知来处。必於去处寻之。了万缘者。言万法皆归之意。想到此。不觉心生欢喜。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瞬息之间。残冬已尽。新春又来。

一年气象一年新。万卉争妍又一春。
少小儿童皆长大。看看又是白头人。


且说王孝廉过了新年。一混就是三月。到了初三日。私自离了家庭。还由旧路而至桥前。等候多时。不见到来。默想形像。心甚诚切。站立桥头。东张西望。忽闻背後有人呼曰。孝廉公来何早也。

      王孝廉回头一看。正是去年那两位难友。忙上前拉著衲袄说。二位大仙一去。可不想煞弟子。无心昌同金重到桥头坐下。王孝廉双膝跪在面前说。弟子王哲。肉眼凡胎。不识上仙下降。多有亵渎。望乞赦宥。今日重睹仙颜。真乃三生有幸。愿求指示迷途。使登觉路。弟子感恩不浅。说罢。只是叩头。

     只见二人呵呵大笑。口内金光流露。灿人眼目。俯仰之间。二人改变形容。 左边一人。头挽双髻。身披厂衣。面如重枣。目似朗星。一部长髯垂胸前。几疋鹅毛扇在手中。右边一人。头戴九梁巾。身穿黄道袍。面如满月。眼光射人。须飘五绺。剑捭一口。果是钟离老祖与吕祖纯阳。王孝廉跪拜。低头不敢住视。

     吕祖曰。上古人心朴实。风俗良淳。授道者先授以法术卫身。而後传以 玄功成真。今时世道浇漓。人心不古。若先授以法术。必反误其身。故先
传以玄功。不假法术而身自安。不用变化而道自成。道成万法皆通。不求法术而法术自得也。是谓全真之教。即说全真妙理。曰。所谓全真者。纯真不假之意也。

人谁无真心。一转便非了。
人谁无真意。一杂便亡了。
人谁无真情。一偏便差了。

初心为真。变幻即为假心。
始意为真。计较即为假意。
至情为真。乖戾即为假情。

所谓初心者。即固有之心也。
所谓始意者。即朕兆之意也。
所谓至情者。即本性之情也。

心中有真意真情。情中方见真心真意。

由真心发而为真意。
由真意发而为真情。

    是情即自然景象。无时非天机之呈露。然则人可不真哉。人不真心。即无真意。无真意即无真情。尝见修道之士。

动则私念迭起。念之私即心不真处。
静则欲念相循。念在欲即心不真处。

私欲不绝。发或全无真意或半真半假。即半真半假际。正天人相乘之时。是意也。情之所不能掩也。验真道先验真情。验真情即可知心真与未真。知意真与未真。故修真之道。必以意始。意诚心亦诚。即心所发之情亦诚矣。诚斯真也。诚若不真。

见之於言。则言不由衷。非真言也。
见之於行。则行不率性。非真行也。

    修之者。修去心外之心。意外之意。情外之情。当於举念发言时。提起天良。放下人心。不许疑二其心。混杂其意。误用其意。方为真心真意真情。一毫不假。即是真道。真道遍行。故谓之全真也。

    吕祖将全真之理说与王孝廉毕。又授以炼己筑基。安炉立鼎。采药还丹。火候抽添。一切工功。王孝廉再拜受教。

    吕祖又曰。汝成道之後。速往山东。以度七真。七真者。乃曩昔(往昔)所言七朵金莲之主者也。吕祖叮咛已毕。即与钟老祖将身一纵。遍地金光。倏忽不见。

    王孝廉望空拜谢。拜毕。犹瞻仰空中。默想仙容。只见王茂同玉娃走来说。我们奉娘子之命。前来找寻家爷。固疑在此。今果得遇。速请归家免悬望。孝廉乃缓缓而行。一路默记吕祖所传之道。归得家来。不住内室。竟到书室坐下。

    周娘子听说丈夫归家。即来看问。见孝廉不言不语。若有所思的样儿。娘子看罢。即劝丈夫。曰。官人屡次轻身出外。常使妾身担忧。只恐有玷品行。取笑於乡人。官人屡不听劝。如何是好。

    王孝廉正默想玄功。连周娘子进来。他都不晓得。那里听他说甚话来。只到煞尾。姓听见周娘子说。如何是好。他也摸不著头脑。随口答。曰。怎麽如何是好。如何是不好。

     娘子见他言语。说不上理路。遂不再言。各自退去。

     王孝廉心中自忖。这般扰人。焉能做得成功。悟得了道。若不设个法儿。断绝尘缘。终身不能解脱。低头想了一回。想出一条路来。除非假装中风不语。方能绝这些牵缠。

      想罢。即做成那痴呆的样儿。见有人来。故作呻吟之状。又不归内室去。就在书屋凉床上卧下。周娘子睹此情形。忧心不暇。一日几遍来问。只见他口内唧唧哝哝。说话不明。呻呻唤唤。摆头不已。周娘子无可奈何。即使玉娃去请几位与他平日知交的人来。陪他闲谈。看是甚麽缘故。这几位朋友。都是王孝廉素所敬爱。一请便来。当下进得书屋。齐声问曰。孝廉公可好麽。

      王孝廉将头摇了几摇。把方手摆了几摆。口里哩哩喇喇。说不出话来。只是叹气。几位朋友见他说不出话。一味呻吟。知是有病。却不知害的啥病。

     有个年长的人说。我观孝廉公像个中风不语的毛病。不知是与不是。我们村东头有个张海清先生。是一位明医。可著人去请他来诊一诊脉。便知端的。

     周娘子在门外听得此言。即命玉娃去请先生。不一时将先生请到。众友人一齐站起身来。让先生入内坐下。将孝廉形状情由。对他讲说。张海清即来与王孝廉看脉。两手诊毕。并无病脉。只得依著众人口风说。果然是个中风不语的病症。只要多吃几付药。包管全愈。说罢。即提笔写了几味药料。
不知医得好医不好。且听下回分解。

(正是)

只缘武举原无病。非是先生医不明。

+003→第三回→受天诏山东度世。入地道终南藏身

世态炎凉无比伦。争名夺利满红尘。
众生好度人难度。愿度众生不度人。

    话说王孝廉原是无病之人。不过装成有病。欲杜绝缠扰。好悟玄功。这张海清先生。如何知道他这个深心。故左诊右诊。诊不出他是啥病。只得随著众人口气说。当真是个中风不语病的毛病。即索纸笔。开了一张药单。无非是川芎三钱。防风半两。开毕。即同众人谈了几句闲话。喝了一杯香茶。随即收了谢礼。各自去了。先生走後。众朋友亦与王武举作别说。孝廉公保重些。我们去了。改日再来看你。王武举把头点了一点。众友各自走了。

     周娘子见客走後。即叫儿子秋郎同玉娃到西村里药(铺)。将药办回。 用罐子熬好[罐本作左金右贯→下同]。倾在碗内。使秋郎双手捧到书屋内来。才叫一声。阿爹用药。只见父亲圆睁双目。狠狠的跌了一脚。吓得秋郎连忙把碗放下跑出外去。二次使他再不肯来。秋郎去後。王孝廉暗将药倾在 僻静处。从此以後。止有玉娃进进出出。端茶递水。至於使女仆妇。不敢到他门前。他若看见。便捶胸跌脚。轮睛估眼。瞠恨不了。故此都不敢来。就是周娘子念在夫妻之情。进来看他。他也不愿。自他假作中风之後。内外事务。都是娘子一人料理。也无空闲常来问他。凡亲戚朋友来看望他两次。见他如此模样。也不再来。因此人人讲说。好一个王武举。可惜得了坏病。止这一句话。把他撇在冷落地方。清清静静。独自一人在书屋内。悟道修真。修行打坐。如此一十二年。大丹成就。


妻为朋来子为伴。渴饮茶汤饥餐饭。
看来与人是一样。谁晓他在把道办。

一十二年功圆满。阳神顶上来出现。
世上多少修行人。谁能舍得这样干。 

     且说王武举孝廉在家修成大道。能出阳神。分身变化。自己取了一个道号。名曰重阳。这王重阳那夜书屋打坐。正在一念不生。万籁俱寂之时。猛听得虚空中呼曰。

     王重阳速上云端接诏。其声彻耳。重阳忙纵上虚空。见太白星站立云端。口称玉诏下。王重阳跪听宣读。 诏曰

念尔重阳苦志修行。一十二载。毫无过失。今则道果圆满。特封尔为开化真人。速往山东度世。早使七真上升。功成之後。另加封赠。尔其钦哉。

    金星读诏已毕。重阳再拜谢恩。然後与太白星君见礼。星君曰。真人速往山东度世。勿畏劳苦。有负帝心。他日蟠桃会上相见。再来叙谈。

    星君说罢。自回天宫。重阳仍归书屋打坐。

    那日辰早。玉娃送水来净面。推门不开。急忙报与主母知道。周娘子同著两个使女来到书房门外。恁般喊叫。门总不开。以为孝廉必死。遂将门拗脱。走进书屋。并不见人。周娘子又惊又慌。急命人四下找寻。全无踪影。周娘子大哭。惊动村里的人齐来探问。玉娃即将原由对村人说知。

     众人皆曰。这就奇怪。门又闩著。人不见了。难道升屋越壁不成。於是进内一望。并未拌一砖一瓦。又分几路找寻。并无下落。内中有个通讲究的人说。你们不用去寻。我看王孝廉那个样儿。定然成了神仙。众村人齐问曰。怎见得他成了神仙。

     那人曰。他在这书房内。坐了十二年。未曾移动一步。托名中风。实为绝尘。我尝见他红光满面。眼内神光射人。不是神仙。焉能如此。众人闻言半信半疑。齐声言道。敢这说他成了仙。驾云上天去了。周娘子闻言。方减悲哀。众人各自散去。这且不题。

    又表王重阳。那日在书屋借土遁。离了大魏村。望山东而来。走了数千里地。并无甚麽七真。止遇著两个人。你说那两个人。一个为名之人。一个为利之人。除这两等人外。再无别样人物。王重阳见无可度之人。仍回陕西。行到终南山之下。见一土山。绵亘百里。清幽可爱。不如用个克土之法。遁入土之深处。潜伏埋藏。再待世上有了修行人。那时出来度他。也不为迟。於是捻诀念咒。遁入土内。约半个时辰。已到极深之处。有个穴道。尽可容身。遂入穴内。以蛰其形。服气调息。以存其命。

许大乾坤止二人。一名一利转流轮。
七真未识从何度。土内蛰身待後因。

    且说王重阳土内蛰身。不知天日。似乎将近半年。猛听得哗喇喇一声。如天崩地裂之势。将土穴震开一条缝。透进亮来。上面金光闪烁。知是师尊驾到。王重阳大吃一惊。慌忙纵上地裂。果见钟吕二仙。共坐土台。王重阳俯伏在地。不敢仰视。

     吕祖笑曰。别人修道上天堂。你今修道入地府。看来你的功程与别人迥异。上违天心。下悖师意。有如是之仙乎。

     重阳稽首谢罪。曰。非弟子敢违天意。而悖师训。实今山东原无可度之人。故暂为潜藏。以待世上出了修行之人。再去度他不迟。

     吕祖曰。修行之人。何处无之。只是你不肯用心访察。故不可得也。譬如你当初。何曾有心学道。非同祖师屡次前来点化。你终身不过一孝廉而已。安得成此大罗金仙。汝今苟图安然。不肯精进。遂谓天下无人(可度)。岂不谬哉。汝能以吾度之法。转度於人。则天下无不可度之人。昔吾三醉。岳阳人不识。轻身飞过洞庭湖。以为世无可度者。及北返辽阳。见金国丞相有可度之风。於是亲自指点。丞相即解印归山。修成大道。自号海蟾。刘海蟾效吾南游。他又度张紫阳。

张紫阳又度石杏林。
石束林又度薛道光。

薛道光又度陈致虚。
陈致虚又度白紫清。

   白紫清又度刘永年。彭鹤林。 此七人俱皆证果。是南七真也。

   当时。吾以为无人可度。谁知他又度了许多人。天下之大。四海之阔。妙理无穷。至人不少。岂有无人可度之理。今有北七真。邱刘谭马郝王孙。屡次叮咛。汝不去度。岂汝之力。不及海蟾。非不及也。缘汝畏难之心。故不及矣。 

    吕祖说罢。重阳顿开茅塞。惶恐谢罪。汗流夹脊。

    钟离老祖叫他起来。站立傍边。告曰。非是汝师尊再三叮咛。只因蟠桃会期在迩(近)。要诏天下修行了道真仙。共赴此会。这蟠桃产於昆仑山。一千年开花。一千年结子。一千年成熟。总共三千年。方得完全。其桃大如巴斗。红如烈火。吃一颗能活千岁。西王母不忍独享。欲与天下仙佛神圣共之。故设一会。名曰。群仙大会。每一会要来些新修成的神仙。会上方有光彩。若止是旧时那些仙真。遂谓天下无修行学道之人。王母便有不乐之意。上古时。每一会。得新进真仙。一千余人。中古时。得新进真仙。数百余人。值兹下世。量无多人。故嘱付汝早度七真。共赴蟠桃。与会上壮一壮威。添一添光彩。目下蟠桃将熟。汝若迁延日时。错此机缘。又要待三千年。方可赴会。可不惜哉。

    这一些言语。说得透透彻彻。重阳真人复跪而言曰。弟子今闻祖师之言。如梦初醒。今愿重到山东度化。望祖师指示前程。

     钟离老祖曰。地密人稠。汝必在稠人密地之中。混迹同尘。现身说法。自有人来寻你。你却从中开导。大功可成。此去 遇海则留。遇马而兴。遇邱而止。 

     钟离老祖说毕。即同吕祖乘云而去。

     王重阳复向山东而来。一日游到一个县分。名曰宁海。乃山东登州府所管。重阳真人。忆祖师之言。遇海则留。莫非应在此处。就在此地停留。手提一个铁罐。假以乞讨为名。如吕祖昔日度他之样。以度於人。

不知度得来否。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混迹同尘待时至。时来道果自然成。


004→第四回→谈真空孙贞诲夫主。求妙道马钰访明师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
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坠为谁功。

田也空。地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金也空。银也空。死後何曾在手中。

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朝走西。暮走东。人生犹如采花蜂。

采得百花成蜜後。到头辛苦一场空。 

    话说王重阳来到山东登州府宁海县。假以乞化为名。实欲探访修行之人。这且不题。

     又说宁海西北有个马家庄。庄内有个马员外。名钰。是个单名。父母弃世得早。又无弟无兄。独自一人。娶妻孙氏。小名渊贞。这孙渊贞容貌端庄。心性幽静。且能识字观书。追古穷今。不爱捉(针)弄线。挑花绣朵。虽是女流身分。却有男子气概。大凡马员外有不决断的事情。必来咨问。只在孙渊贞一言半语。顿绝疑惑。所以他两口儿相敬如宾。情同师友。只是一种(憾事)。膝下并无一男半女。看看已到中年。

迅速光阴不可留。年年只见水东流。
不信试把青菱照。昔日朱颜今白头。

    这几句诗是讲的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趱少年。这马员外夫妻看看年近四十。膝下无儿。马员外那日对孙渊贞说道。你我二人离四十岁不远。膝下乏嗣无後。这万贯家财。也不知落於何人之手。

    孙渊贞曰。

三皇治世久。五帝建大功。尧舜相揖逊。禹疏九河通。
成汤聘伊尹。文王访太公。五霸展谋略。七雄使心胸。

嬴秦吞六国。楚汉两争雄。吴魏争汉鼎。刘备请卧龙。
东晋与西晋。事业杳无踪。南魏与北魏。江山属朦胧。

唐宋到於今。许多富贵翁。试问人何在。总是一场空。

     自古及今。数万余年。帝王将相。几千余人。到头尽空。转眼皆虚。你我夫妻。把前後的事。一齐付之於空。只当天下。莫得我们。这一家父母。未生我二人。

     马钰闻言笑曰。别人虽空。犹有苗裔。我们只一空。连根都空断了。

     孙渊贞曰。空到无根。是为太空。

空到极时为太空。无今无古似洪蒙。
若人识得太空理。真到灵山睹大雄。

     孙渊贞又曰。若说有子无子。有子也空。无子也空。文王当年有百子之说。於今有几个姓姬的人。谁是他万代子孙。有几人与他挂扫坟台。又相传张公艺有九男二女。郭子仪七子八婿。窦燕山五桂联芳。刘元普双萼竞秀。此数人皆螽斯衍庆。子嗣繁盛者也。如今又有几个儿孙在那里。依然凄风冷雨。荒台古墓。愁云满天。蓬蒿遍地。岂不是有无都归於空也。

孤坟垒垒。难道尽是乏嗣之人。
佳城郁郁。未必定有儿孙之辈。

    我想人生在世。数十年光景。只在须臾之间。好比石火电光。随起随灭。又如梦幻泡影。非实非真。大厦千间。不过夜眠七尺。 良田万顷。无非日食三餐。空有许多美味珍馐。枉自无数绫罗绸缎。转眼之间。无常来到。 瞬息之内。万事皆休。丢下许多荣华。不能享受。枉有无数金钱。难买生死。枉自变人一场。

经营世故日忙忙。错认迷途是本乡。
古往今来皆不在。无非借镜混时光。

     孙渊贞又对马员外曰。我们於空所空之处。寻一个实而又实的事情。做一番不生不灭的工夫。学一个长生不死之法。

    马员外曰。娘子妄言了。自古有生必有死。那有长生不死之理。从来有始必有终。那有久作不息之事。

     孙渊贞曰。妾尝看道书。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使真性常存。灵光不灭。即是长生之道。若学得此道。比那有儿女的人。更强百倍。

    马员外曰。话虽这样讲。精又如何能使之化气。气又如何能使之化神。神又如何能使之还虚。怎得真性常存。焉能灵光不灭。

    孙渊贞说。你要参拜师傅。方能得此妙理。 

    马钰曰。我便拜你为师。你可传我功夫。 

    渊贞曰。妾乃女流之辈。不过略识得几个字。看过两本书。焉能解悟妙理。若要真心学道。离不得参访明师。

    马员外曰。参师访友是我生平所好。但修道之人。要有根基。若无根基。成不了仙。作不了佛。所以我自量根基浅薄。再不言修道二字也。

    孙渊贞曰。夫君之言差矣。但在世上变人。俱是有根基。若无根基。焉得变人。不过深浅之不同耳。根基浅者六根不全。或眼失於明。耳失於聪。手缺脚跛[跛本作左足右拜]。痴聋暗哑。鳏寡孤独。贫穷下贱。此根基之浅者也。至於根基深者。或贵为天子。富有四海。或尊居宰辅而管万民。或身为官宦。声名显耀。或家道丰裕。乐享田园。六根完好。耳目聪明。心性慈良。意气和平。此根基之深者也。世间所重者富贵。这富贵之人。又比那寻常之人。根基分外深厚。若再做些济人利物的事儿。越把根基培大了。成仙成佛。成圣成贤。俱可成也。所以说根基要随时培补。不可以为一定是前生带来的。若果是前生带来。又何愁来生带不去。譬如为山越累越大。越累越高。休说我们无根基。若无根基。焉能受享这若大家园。以及呼奴使婢。一呼百诺。如此看来。也算大有根基之人也。 

    马员外本是好道之人。不过一时迷昧。今闻孙娘子剖晰分明。义理清楚。恍然大悟。即站起身来谢曰。多承娘子指示。使我顿开茅塞。但不知这师傅又到何处去访。

    孙渊贞曰。这却不难。我尝见一位老人。手扶竹杖。提个铁罐。神气清爽。眼光射人。红光满面。在我们这里团转乞化。很有几年。容颜转少。不见衰老。我看此人定然有道。待他来时。接在家中。供俸於他。慢慢叩求妙理。

     马员外曰。我们若大家务。应该做些敬老怜贫的事。管他有道无道。且将他接在家中。供奉他一辈子。他也吃不了好些。穿不了许多。我明日便去访问如何。

     孙渊贞曰。早修一日道。早解脱一日。事不可迟。

    丢下马员外夫妻之言。 又说王重阳自到宁海县。一混几年。此时将玄功做到精微之地。活泼之处。能知过去未来之事。鬼神不测之机。神通具足。智慧圆明。便晓得度七真。要从马员外夫妻起头,正合著锺离老祖。遇马而兴之言。故去去来来。总在这团转乞化。离马家庄不远。如此数年。也曾见过马员外几回。知他大有德行。也曾见过孙渊贞两次。知他大有智慧。欲将他二人开示一开示。

    又道 医不叩门。道不轻传。非待他低头来求。志心叩问。方可言也。因他在这团转乞化多年。个个俱认得他。都以为是远方来的。孤老贫穷无靠之人。在此求吃。谁晓得是神仙。那识他是真人。偏偏出了这一个孙渊贞。是天下奇女。盖世异人。又生了这一双认得好人的眼睛。就认得那贫穷无靠的孤老。是位真仙。对丈夫说了。要接他到家中供养求道。遂使七真陆续而进。

     论七真修行之功。要推孙渊贞为第。■状元及第→第者首也■

生成智慧原非常。识得神仙到此方。
不是渊贞眼力好。七真宗派怎流芳。

     话说马员外听了妻子孙渊贞之言。即出外对看守庄门的人说。若见
那提铁罐的老人到此。急速报与我知。这看门的人。连声答应。

     那一日马员外正在厅上坐著。忽见守门之人前来报道。那提铁罐的老人来了。马员外闻言。即出庄来迎接。这也是王重阳老先生的道运来了。正应著锺离老祖所说。自有人来寻你之言。但不知马员外来接先生。又是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神仙也要等时来。时运不来道不行。 


005→第五回→马员外勤奉养师礼。王重阳经营护道财

仙佛圣贤只此心。何须泥塑与装金。
世间点烛烧香者。笑倒慈悲观世音。

    这四句话。讲的是成仙成佛成圣贤。都在这心内用功夫。

心正而身亦正。所行之事亦正。
心邪而身亦邪。所行之事亦邪。

    故修行之人。必先正其心而後诚其意。盖心不正而意不诚。意不诚。妄念百端。永失真道。古人有诗云。

妄念一生神即迁。神迁六贼乱心田。
心田一乱身无主。六道轮回在目前。

    又曰。

六道轮回说不完。畜生饿鬼苦千般。
劝君勿起妄贪念。一失人身万劫难。■一失本作一劫

    所以说仙佛圣贤只此心。此心不可不正。此意不可不诚。若不正心诚意。徒以塑像装金。烧香点烛。有何益哉。笑倒观世音者。笑世人不能正心诚意。而讲修行。徒以烧香点烛而邀福泽。是不知此心之妙也。故发笑耳。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又说马员外听说提罐的老人来了。即忙出外接著。拜请老人家到家内。那老人随著他来到厅上。竟自坐在椅儿上。大模大样。气昂昂的问曰。你叫我进来有何话言。 

    马员外曰。我见你老人家若大年纪。终日乞讨甚是费力。不如就在我家内住下。我情愿供养於你。不知你老人家意下如何。

    话未说完。那老人勃然变色说道。我是乞讨惯了的。不吃你那无名之食。马员外见老人变脸变色。不敢再言。抽身进内。对孙渊贞说。那提铁罐的老人。被我请在家内。我说要供养他。他言不吃我无名之食。眼见是不肯留之意。因此来问你。看你怎样安顿。

    孙渊贞闻言笑曰。岂不闻君子谋道不谋食。小人谋食不谋道。你见面便以供养许他。是以饮食诱之也。君子岂可以饮食诱之乎。是你出言有失。话不投机。待我出去。只要三言两语。管叫老人安然住下。

非是先生不肯留。只因言语未相投。
渊贞此去通权变。管叫老人自点头。


    且说孙渊贞来到厅前。见了老人。拜了一拜。道了个万福。只见那老人笑曰。我乃乞讨之人。有何福可称。

    孙渊贞曰。你老人家无(挂)无碍。逍遥自在。岂不是福耶。不忧不愁。清净无为。岂不是福耶。这尘世上许多富贵之家。名利之人。终日劳心。多忧多虑。妻恩子爱。无休无息。虽曰有福。其实未能受享。徒有虚名而已。怎似你老人家享的真福。

    那老人闻言。哈哈大笑曰。你既知道逍遥自在是福。清静无为是福。怎不学逍遥自在。怎不学清静无为。

    孙渊贞曰。非不学也。不得其法也。欲逍遥而不得逍遥。欲清静而不得清静。

    那老人曰。只要你肯学。我不妨教你。

    孙渊贞曰。既你老人家肯发心教我。我们後花园内。有座邀月轩。甚是清静。请你老人家到里面住下。我们好来学习。老人点头应允。

说话投机古今道。先生今日遇知音。
知音说与知音听。彼此原来一样心。

    且说老人闻渊贞之言。心中甚喜。点头应允。马员外即叫家人马兴将後花园邀月轩打整洁净。安设床帐被褥。桌椅板凳。一应俱齐。即请老人入内安身。又拨一个家僮。名叫珍娃。掇茶递水。早晚送版。

    又说马员外对孙渊贞曰。我们同那老人讲了半日话。未知他姓名。我去问来。

    孙娘子说。大恩不谢。大德不名。止可以礼相遇。何必定知其名。只呼为老先生。便是通称。马员外不信。定要去问。孙渊贞拦挡不住。只得由他去问。

    马员外来到後花园邀月轩。见老人在榻上打坐。马员外走拢跟前。说是敢问你老人家高姓尊名。家住何方。为甚到此。一连问了几遍。

     老人圆睁双目。高声答曰。我叫重阳。家住陕西。千里不辞劳(苦)。为汝到这里。

     马员外闻言吃了一惊。说道。老先生原来为我才到这里。

     王重阳拍手大笑曰。咱咱正是为你才到这里。

     马员外又问。老先生为我到这里。到底为何。

     王重阳曰。到这里为你那万贯家财。

     马员外听了这句话。又好笑。又好气。老著嘴脸。抵他一句说。你为我这万贯家财。难道说你想要吗。

     王重阳答曰。我不要我便不来。

     这两句回言。气得马员外面色如土色。急自出去。

先生说话令人惊。世上未闻这事情。
平白要人财与产。其中道理实难明。

     且说马员外出了邀月轩。边走边想。自言自语。这老儿好莫来头。动不动便想别人的家财。亏他说出唇来。连小孩子都不如。还有甚麽道德。回到上房坐下。默默不语。

     孙渊贞见他脸色不对。必定又受了那老人的话。遂笑而言曰。我叫你莫去问。你却不信。定要去问。总是你问得不合理。被老先生言语冲突了。须要放大量些。不要学那小家子见识。

     马员外闻渊贞之言。颜色稍和。遂对渊贞曰。我想那老儿是有德行的人。谁知是一个贪财鬼。

     孙渊贞问道。怎见得他是贪财之人。马员外便把王重阳要家财之言。说了一遍。孙渊贞听毕说道。王老先生要你家财。必有缘故。你怎不问个明白。尝言道。千年田地八百主。这财产是天地至公之物。不过假手於人。会用的受享几十年。或几辈人。不会用的。如雨打残花。风卷残云。随到手随就化散了。又到别人手里。所以说财为天下公物。轮流更转。周流不息。贫的又富。而之富的又贫。那有百世的主人翁。千年的看财奴。

万贯家财何足夸。谁能保守永无差。
财为天下至公物。岂可千年守著他。

    且说孙渊贞劝丈夫马钰曰。王老先生要我们这家财。必有原因。只要他说得合理。无妨相送於他。况(且)我们无儿无女。这家财终要落理别人手里。话未说完。

     马员外笑曰。娘子说得好容易。我先辈祖人从陕西搬到山东。受尽千辛万苦。挣下这一分家产。我虽不才。不敢把祖宗的苦功血汗。白送与人。况且我们夫妻才半世年纪。若将家财舍与别人。我们这下半世又如何度日。又吃啥穿啥。岂不误了大事。

     孙渊贞曰。枉自你是个男儿汉。却这般没见识。我们把家财送与他。是求他长生之道。既有了道。便修成了神仙。要这家财何用。又曰。一子成仙。九祖超升。怎麽对不起先祖。■对不起本作对不过 ■看来这一个道字。比你万贯家财值价多。

金银财宝等恒河。不及道功值价多。
财宝虽多终用尽。道功万古不消磨。

     且说马外听了孙渊贞之言。说道。娘子之言。非为不美。倘若修不成仙。岂不画虎不成反类犬。

     孙渊贞曰。人要有恒心。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何况学神仙乎。有志者事竟成。无志者终不就。只在有恒无恒。有志无志。尝言

神仙本是凡人做。
只怕凡人心不专。

    只要专心专意做去。自然如求如愿得来。历代仙佛。那一个不是凡人修成。难道生下地来。便是神仙麽。

    马员外闻言。点头称善。到了次日。到邀月轩来见王重阳说道。老先生昨日说要我这分家财。但不知老先生要这些钱财以作何用。重阳先生正色而言曰。我意欲广招天下修行悟道之士。在此修行办道。将你这些钱财 来■ 同拿。与他们养一养性。护一护道。使他们外无所累。内有所养。来时安安乐乐。去时欢欢喜喜。重阳先生将这真情对马员外说了。

    马员外闻听此言。心中方才悦服。但不知把家财舍与不舍。且听下回分解。

(正是)

能做舍己从人事。方算超凡大圣人。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09-10-22 浏览人数: 3226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33)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1186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