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七真传(连载:第11--15回)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故事
 
七真传(连载:第11--15回)
使用手机阅读
 
Seven really turn hutchison(serial:11-15 back)
 
 
▲七真传▲


第十一回→降冰雹天公护法。施妙算真人指迷

第十二回→指坐工申明妙理。学真道喜遇明师

第十三回→散坛场学人归家去。换道装师徒往南来

第十四回→试凡心屡施叱责。顺师意常秉皈依

第十五回→示羽化仙师归隐。送灵柩门人服劳


011→第十一回→降冰雹天公护法。施妙算真人指迷

陷溺沈沦已有年。爱河滚滚浪滔天。
修行自可登高岸。何用中流另觅船。

话说孙不二自离了马家庄。一路之上。假装著疯颠。行了数月。来到洛阳城外。有个破瓦窑。他便在窑内栖身。常往县城乞食。装成十分疯魔。惹得那些小儿跟到一路。疯婆子长。疯婆子短。所以把他喊出了名。久来久去。这城乡内外。都晓得他是疯颠女人。再无人来扰他。因此得安心悟道。合著重阳先生。大道隐於疯颠之言也。


又说洛阳县有两个出名的痞子。一个叫张三。一个叫李四。往往奸淫欺诈。无所不为。屡见孙不二在街上乞食。虽然面貌丑陋。却也明眸皓齿。若非脸上有许多疤痕。却也人材不弱。这两个痞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那夜月白风清。满天星斗。二人从乡间痞骗良民转来。吃得醉醉熏熏。路隔破瓦窑不远。

张三对李四说。我们且去与那疯婆子一作乐。李四说。去不得去不得。我尝听人言。若与疯颠的女人做了事。一辈子倒霉头。永不得长运气。

张三说。咱们是天神不收。地神不要的人。管他甚麽长运气不长运气。遂不听李四之言。竟往破瓦窑走来。李四也只得跟他。

一路往前面走去。行不数步。猛见头上一朵黑云。将近窑边。猛然一声霹雳。如山崩地裂一般。从二人头上震来。吓得张三李四浑身打战。那朵黑云。倏尔散漫。天地昏暗。伸手不见掌。狂风骤起。吹得二人彻骨生寒。一阵猛雨落将下来。在二人头上如擂鼓一般。打得二人头昏脑痛。李四用手要顾脑壳。那雨打在手背上。如铁弹子一样。方知不是雨。原来落的是冰雹。人呼为雪弹子。俗名冷子。这冷子打得二人走头无路。没处躲藏。

李四不住说道。活报应。我原说不要来。你强著走来。且看如何。张三见李四埋怨。心中作恼。忽一脚踩在雪弹子上。那雪弹子光溜溜的。如何踩得稳。一溜就是一跤。慌忙爬起来。又踩虚一脚。又是一蹼扒。就像有人推他一般。一连(跌)了几跤。(跌)得头破眼肿。肉烂血流。只是喊天。

少时云开月现。依然星光满天。李四虽挨了些冷子。却不曾(跌)跤。到无大损。只有张三被这几跤。 得头昏眼花。只是吐舌摇头说。了不得。了不得。这疯婆子犯不得。李四说。你才晓得犯不得。看你二回再来不来。张三说。那个背时倒灶的再来。二人边说边走。各自回家。李四把这段情事。对那些流氓痞子说知。一人传十。十人传百。

因此那些不学好的人。与乞丐等。再不敢到破瓦窑来。

孙不二在洛阳一十二年。修行悟道。永无歹人相犯。皆赖李四之功也。後人看书到此。有诗叹曰。

真人在此悟玄功。岂叫狂徒来逞雄。
冰雹降时遭毒打。方知护法有天公。

丢下孙不二。又说王重阳。

且说重阳先生在马员外家内。不觉年余。外面有几个村老闲谈。说马员外不会享福。白白将一分家财。舍与别人。把一个员外娘子气疯了。不知走往何处去了。内有一个五十余岁的人。名叫段安仁。说道。我昨日到他庄里去会马员外。门外无人看守。我对直进去。并不见一个妇女。尽是些男子。我问员外在那里。他们对我说。在後面茅庵内。听重阳先生讲道。我便望後走。见修盖许多茅蓬。马员外同王重阳。在当中一所茅蓬打坐。马员外看见我。即出来陪我。到前厅叙话。我问他孙娘子的下落。马员外说。他有他的道。我有我的妙。

我又问。怎不见丫鬟使女。员外说。男使之婚。女使之嫁。各立家室。永无欠挂。我又问。修这些茅蓬做啥。员外说。召集修行人悟道。养真性。

我又问。重阳先生怎不见出来。员外说。他最爱清静。不与俗人交。我问毕。与员外把事交代了。出来遇著马兴。

我又问马兴。你们这庄子。先时多热闹。如今为何这般冷淡。好像寺院一般。马兴说。你不知道。我家来的这位重阳先生。是个活神仙。他不喜欢热闹。爱的是清净。自孙娘子走後。他将庄里丫长使女仆妇人等。尽行遣去。只留下我们几个。老好在此看守。故这般冷淡。

我又问马兴。怎见得重阳先生是位活神仙。马兴答我曰。凡家中的事。与其外前的事。莫得人对他讲。他都晓得。这不为奇。还有未来之事。与及某日晴。某日雨。他无不知。岂不是活神仙麽。

段安仁将马家庄的话说完。众村老之内。有一个姓潘的老汉曰。依你这样讲。他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我们这乾了许久。未曾下过雨。何不同去问他。几时有雨。

众村老齐曰。好好。即同潘老。来至马家庄。先见马员外。说明来意。马丹阳即引众老同到茅庵。问重阳先生几时有雨。先生曰。你们村东头土地庙。墙壁上注得有雨期。你们去一看便知。

众村老听了这话。即出庄来。回往本村。向东头走来。到了土地庙跟前。果见粉壁上写得有几行字。潘老即念与众人听。曰

人王面前一对爪。一颗珍珠照王家。
二十三天下大雨。和尚口内吐泥巴。

後面几行小字。写著四字破。

潘老看罢。笑曰。这是那些学生娃子。在此写的一首字谜。有甚麽雨期。众村老曰。是个啥字谜。你猜得著否。潘老曰。我惯懂字谜。怎麽猜不著。众村老曰。你既猜得著。快猜来我们一听。

潘老曰。人王下加两点。是个金字。王字旁加一点。是个玉字。二十三下雨。斗拢来是个满字。和尚去其和字而留尚字。泥巴土也。尚字加在土上。
岂不是个堂字。明明是金玉满堂四字。那有雨期。

段安仁走上前。用手指著二十三天下雨之句曰。这明明是雨期。你们偏说莫有。虽然是几句哑谜。却有机缘在内。今日十九。隔二十三只有四天。看二十三有雨无雨。便知他灵也不灵。众村老齐曰。段哥言之有理。於是各回家去。

到了二十三日。黑云满天。大雨如注。从早至午。雨方止。众村人始信重阳先生之神也。

又有北村一人失牛。遍寻不著。来问先生。重阳先生曰。牛在南村。大树之上。鸦雀窝内。那失牛的人听了这话。忍不住笑说。若大的牛。那一点点鸦雀窝。如何装得下。

重阳先生曰。你去自可得牛。不必多言。

那人只得出了茅庵。来在南村。果见大树甚高。上有雀巢。乡里人原会爬树。即爬上树去。探取雀巢。原是一个空窝。用手扯了一下。那枯枝坠来。打在脸上。略一低头。看见村里破屋之内。拴著一条牛。过细一看。正是所失之牛。这牛卧在破屋里。外面堆柴草。四围遮掩。若非从高望下。再也看不见。其人忙下树来。心中明白。这村里原有一位梁上君子。惯做此事。若非先生指示。他到晚间。便把牛牵到远方。卖与别人。再寻不出。其人到破屋里。各自去把牛牵回。此话不题。

那日西村里。又有几个人来问事。内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说他哥哥出门数月。不知几时回家。因此来问老先生。

重阳先生曰。回去你问妈的手。

那娃子闻言。笑个不了。少时回得家来。见他妈手内。拿著一封书信。说你哥哥在莱州做生易。带得有书信回来。带信人将才走了。你可拆书念与我听。那娃子拆书。念曰。

不肖男。书奉慈母。自父去世。蒙母教育成人。今体父志。出外贸易。颇还顺遂。目下帐未收齐。不得速归。以慰母心。待秋凉之时。九月半间归家。侍奉甘旨。
那娃子未曾看完。拍手大笑说。好灵验。好灵验。他妈正要问他。只见门前来了五六个人。不知为何。且看下文分解。

(正是)

不因渔父引。怎得见波涛。 


012→第十二回→指坐工申明妙理。学真道喜遇明师

恩爱牵缠解不开。一朝身去不相偕。
於今撒手无沾滞。直上瑶池白玉阶。■阶本作左土右皆

话说西村那娃子。正要将重阳先生问手之言。对他妈讲说。忽见门外来了五六个人。问马家庄那条路去。娃子说。你们问马家庄。敢莫去会活神仙麽。那些人答曰。正是正是。娃子听说他们几个要会活神仙。便高兴不了。对他说不远不远。我引你们去。

说罢。即往前走。众人随著他。离了西村。不一时。来到马家庄。

合该有缘。正遇著马员外坐在厅前。见他们进来。即起身迎入厅内坐下。便问众位到敝庄何事。他们几人说是我等是来求道的。马丹阳闻言。即引他们到茅庵参见先生。内有一人姓谭名处端。号长真子。昔年身染沈(疴)。王重阳初到山东之时。曾授与却病之法。将病却好。一心悟道。遍访先生。杳无下落。

今听人言。马家庄出了一位活神仙。名叫王重阳。才知先生在此。又约了一个好道的人。姓郝名大通。号太古。是本府文登县人。其余几人。也是学好之人。不必表他名姓。

当下谭长真。又谢先生昔年却病之恩。始言今日来学道之意。重阳先生曰。法门大大开。去的去。来的来。去者不留。来者不拒。即命马丹阳送他们到茅庵。第二号去驻扎。

过了几日。又来了两个修行人。一人姓刘名处玄。号长生子。一人姓王名处一。号玉阳子。俱系山东人氏。马丹阳接见。问明来意。也是来求道的。即引他二人到茅庵参拜先生。

重阳先生命马丹阳。送在茅庵第三号栖止。

於是东来一个西来一个。不上月余。来了数十人。重阳先生叫马丹阳与他们议定执事。各管一宗。俱有规条。不得擅越。诸事停妥。重阳先生与他们讲论坐工。众弟子分两班序立。躬身听讲。

(打坐方法)

重阳先生曰。人身

以气为本。
以心为根。
以性为幕。

天地相去八万四千里。
人心肾相去八寸四分。

肾是内肾。脐下三寸三分是也。■内肾或指膀胱位置

正串著一脉以通息之。浮沈息总百脉。

一呼则百脉皆开。
一吸则百脉皆闭。

天地造化流行。亦不外乎呼吸二字。人呼吸在心肾之间。则血气自顺。元气自固。七情不肆。百病不治而自消也。打坐之法。每子午卯酉时。於静室内厚铺坐褥。於褥上盘膝而坐。微目视脐。以棉花塞耳。心绝念虑。以意随呼吸。一往一来。

上下随呼吸之间。勿迟勿速。任其自然。坐一炷香久。觉得口鼻之气不 ( 同粗)。渐渐柔细。又一炷香久。觉得口鼻之气。似有若无。然後缓缓伸脚开目。去耳塞。下座数步。又侧身偃卧片时起来。啜粥汤半碗。不可作劳。切勿恼怒。以损工夫而伤真气也。

打坐工夫不在多。全凭炼气与除魔。
且将障碍一齐去。勿使心头有网罗。

障碍不消烦恼聚。网罗不解怎娑婆。
分明至理相传授。切勿因循自坎 。■ ■ 本作外病内可

重阳先生讲论坐工讫。下座养息。众弟子亦各归寮。丢下不叙。又表这山东登州府栖霞县 村。有一人姓邱名处机。字启发。弟兄三人。长兄启明。次兄启兴。父母早丧。这邱启发。多蒙兄嫂看顾。得以成人。读过几年书。也能诗词歌赋。但无心於功名。一味好静。常独坐终日。不与人言谈。似乎其中有所得意处。而人莫知其所以然。

兄嫂屡劝他读书求功名。他便答以读书原为穷理。岂希图功名。又欲与之议婚。他又坚辞不肯曰。男子未立。岂可以婚姻绊 。兄嫂听他言语不凡。也不敢苦劝。由他自便。

邱启发尝语人曰。人生在世。若不寻个出头路径。终日争名夺利。贪妻恋子。无常一到。万事皆空。人以为世事皆真。於我视之如浮云朝露。梦幻泡影。一日闻听人言。宁海县马家庄有一位王重阳先生。广有道德。是个大修行人。我们这栖霞县也有几人在那里学道。

邱启发生平爱的是道。闻听此言。也要去学道。未得与兄嫂说明。又怕兄嫂不许他去。只得暗地收拾一点盘费。带了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悄悄离了家庭。望宁海县而来。不一日拢了马家庄。

那日正遇马丹阳当值。问明来意。簿上注了姓名。谭刘王郝等。齐来探问。俱皆欢喜说道。如此青年。便能诚心学道。诚罕闻也。说罢。即引他到茅庵拜见重阳先生。马丹阳遂将他来学道之意。对先生说知。

重阳先生把他瞧了一瞧。摆一摆头说。此人心思太多。过於伶俐。学不了道。早些急自回去罢。休得自误。邱启发跪而言曰。小子一心学道。并无二意。还望先生收录。马丹阳也替他哀求。先生只是不允。

说。非是我不收他。此人苦根甚重。他後来受不过磨难。必生退悔之心。不如不收他为妙。

邱启发再欲哀告。重阳先生竟出茅庵观花去了。马丹阳等无奈何。只得将邱启发引到前厅住下。使他打扫厅堂。暗里也与他传了些打坐工夫。

一日。邱启发对马丹阳曰。老先生既不肯收录於我。我今何不就拜你为师。
马丹阳曰。不可不可。求人须求大人。拜师要拜明师。我不过略晓得一点初工。至於大道。我亦未闻。你且安心住下。我与你慢慢周旋。

邱启发闻言甚喜。早晚二时。殷 一切。若有支使。声叫声应。住了几日。把众人都混熟了。个个都欢喜他。

一日跟随众师兄到茅庵。只见重阳先生坐在当中。众弟子两傍站立。恭听讲说。

重阳先生曰。吾自到此来。血心度世。苦口化人。意欲人人同归觉路。在在共出迷津。夫余(我)异人也。生能好道。少而痴蠢。长而怪异。壮而通神。
世之奇吾者。皆以吾为异也。夫吾岂肯异哉。不过蠢耳庸耳愚耳已矣。吾何愚。

不贪不妒。不想不妄。蠢也。
不知计虑。不明巧拙。愚也。
不言怪异。不落尘俗。庸也。

世人说我蠢。笑我愚。责我庸。吾转痛世人之至蠢至愚至庸。而不知振拔。
吾即以至蠢至愚至庸之道。以醒悟世人。汝等不能知心。即不知道。故修道者。必自炼心始。然炼於未发。尤贵炼於既发。如游心放心。诸杂念心。皆既发之心也。而欲使之寂然不动。殆必守其心。定其心。收其心。夫
守心。是守其未动时。
定心。是定其必动时。
收心。是收其已动时。


收之不易。先要随起随收。收之愈疾。守之愈坚。坚守之愈坚。定之愈永。此乃我道门修心之妙。要使此心空无一物。盖心者。即先天一气之真阳结成。故心属火。非纯阳无阴也。阳中自有真阴。故心形。

上有三数覆下。
下有偃月载上。

可见

阳非阴不长。
阴非阳不生。

真阴从真阳。故以心名。所以动一毫妄念。心内就短少一分真气。一事入心。便添一种魔障。故心一起。即不以心名。是名曰念。念字之形。人有二心也。人有二心。不能专一。故百事无成。■念→大五码电脑缺此异体字→念通二→念日即二日■至於道更远也。

重阳先生曰。心为一身之主。有一无二。若起二心。是谓之念也。此念一萌。便生出许多虚妄之事。而心也不能作主。致使此身陷於沈溺。嗟乎。难以拔度也。

正讲之间。只见邱启发在人丛中。听得高兴。连声称妙。先生将他恨了一眼。遂不再讲。

众门人出来尽埋怨他。不该声张。以致先生停讲。邱启发装不听见。恁他们胡怨恨一阵。暗思先生炼心之言。即炼道之诀也。炼道者若不先将心炼好。纵有妙道亦炼不成。於是每日检点其心。看有差失无差失。有过错无过错。
一日见众师兄不在前厅。必是在後面听先生讲道。他也跑去听讲。

不知听些甚麽。且听下文。

(正是)

天下原来无难事。只怕世上有心人。

013→第十三回→散坛场学人归家去。换道装师徒往南来

嗟叹凡夫不悟空。迷花恋酒逞英雄。
春宵一刻欢娱促。岁月长时死限攻。■一刻本作漏永

弄考常如猫捕鼠。光阴却似箭离弓。
不知使得精神尽。愿把此身葬土中。

话说邱启发见师兄道友不在前厅。必然在後面听先生讲道。他却往茅庵走来。果见先生在座上说法。众门人序立两边。他也不进内去。就在门外洗耳静听。只听先生讲曰。

修行念头。细中有细。有一念之私。即有一毫渣滓在心。有一念之欲。心中即有一大魔障。盖私欲一起。即失先天。必去私欲。方可存先天。先天者。一气也。

私欲起则火动。火动则气散。气一散。何有先天。又何以审火候。
私重则气敝。又何以复灵机。欲甚则气枯。又何以得奥妙。其机如此。
私念当除不当除。
欲念当除不当除。
妄念当除不当除。
有私念者。听吾言必戒。有欲念者必戒。有妄念者必戒。总要将心养得寂然不动。然後念头可灭。

念灭则私尽。
私尽则欲净。
欲净则阳纯。


阳纯而阴消也。真仙大佛。无不从中得来。皆於念头处下手。不可视为具谈。

重阳先生正讲到精微之处。邱启发听(得)忘了形意之间。说了一声。好。重阳先生向众弟子说。

门内说法。门外人听。
试问多人。谁是知音。

先生说罢。马丹阳朝外一看。见是邱启发。即叫他进来。先生一见。怒向马丹阳曰。我曾分付你打发他回去。为何仍在此处。话未说完。只见刘长生。郝太古。王玉阳。谭长真。一齐上前告曰。邱启发既来拜师求道。望先生悯念。将他收在门下。早晚领教受诲。

重阳先生曰。非是我不收留他。怕他心不真切。偶一受磨难。便生退悔之心。那时道也修不成。反招罪愆。不如不收他为妙。

刘长生等。又苦苦哀求。邱启发跪在地下不起来。

重阳先生曰。尔等既再三荐引。难道我全不准情。你们这般看照他。我即将他收下。与他取个道号。叫做长春。邱启发即起来。三礼九叩。拜过了先生。又与众人作礼。先生下座。各归原处。

又过了月余。先生分付马丹阳邀齐众道友到内听讲。这回说法。必须於庵外设坛。马丹阳领了先生之言。即去办妥。少时大众齐集。衣冠楚楚。礼貌堂堂。同到庵前。请先生上座说法。

重阳先生出了茅庵。上得座来。正容端坐良久。言曰。我教以静为主。这静字。上可以参赞化育。下可以包罗万象。

我将这静字。为汝等宣说。不但修行悟道可用。即齐家治国亦不可少也。静之一字。妙理无穷。但言静者多。而知静者少。故欲静而不能静矣。是未寻著静之根源。静之根源。先要看空世界。静之门。当从不静处下。斩绝工夫。静之终当於常静时用。防备妙法。念头一起。随即消灭。灭而复生。不使之生。生而即灭。使其永灭。

静之极。不静自静。何尝言静。何尝言不静。止於至善者。莫过於静。静之於斯。泰山崩前而不惊也。非故不惊也。崩前而若未崩前也。美女当前而不动。非故当前不动。而若未当前也。至於动作行为。待人接物。其镇静之功。自然有不知其所以然者。

父母见之顽者。慈也。
兄弟见之戾者。和也。
妻子见之悍者。顺也。
朋友见之伪者。诚也。
俗者见之粗者。细也。
士人见之肆者。敛也。

以此忠君。忠是性分。以此爱民。是真实之爱。非姑息之爱。有何不行之道。不伸之志哉。斯言非奇也。而奇不可言。不特静中静。而动中亦静。动静俱静。道可有成。

佛言明心见性。非静不能明与见也。
儒言穷理尽性。非静不能穷与尽也。
道言修真养性。非静不能修与养也。

静者。三教之命脉。不特此也。试看

一日非夜之静。无以为昼之动之本。
四时非冬之静。无以为春之动之本。

是道本於静。自然之理也。道本自然。舍静从何入门。

重阳先生说这静字。是三教不离的工夫。士农工商。王侯将相。都要由静而後能安。安而後能虑。虑而後能得。

父母能静而子自孝。
君王能静而臣自忠。

弟兄能静而和睦。
朋友能静而信实。
夫妇能静则顺从。


把静字说与众门人听。明知这数十人之内。止有邱刘王谭马郝六人。才肯专心悟道。其余那些人。俱是始勤终怠。有起头。

无煞尾。算不得正经修行之人。後来难免争名夺利之行。故将这镇静之工。说与他们一听 使他们得这工夫。消一消乖戾。习一习涵养。虽不是超凡入圣。亦可以修身齐家。不失为好人也。不枉到此投拜一场。

闲话休讲。且说邱长春闻听先生把这静字。说得自自然然。透透彻彻。有许多好处。不禁心头发欢起来。手舞足蹈。却被先生看著。怒指长春言曰。你这人闻道不进。知理不悟。徒以聪明显露。伶俐施逞。不能隐忍潜藏。只知使巧弄乖。非道器也。我几次说法。被汝越规犯矩。我今当远避汝於东南。免得你常来扰我。遂对马丹阳曰。我明日要往江南访道。随只要刘长生。谭长真。郝太古。王玉阳。四人同去。汝可照理家园。其余诸人。任他们或行或止。听其自便。我此去多则一年。少则半载。才得归也。

先生这话分付出来。就惹动了众门人思家之心。有的要回去看父母。有的要回去顾盼儿女。连夜收拾包袱行李。只等天开亮眼。都来与马丹阳告辞。更托转覆先生。马丹阳少不得送他们出庄去。大家拱手一别。马丹阳转回茅庵。


重阳先生分付马丹阳。取出五件衲衣。五个蒲团。道帽棕笠。芒鞋草履。岩瓢便铲。一切等物。重阳先生与刘郝王谭。俱换了道装。道家打扮。趁著天色未曾大明。悄地出了马家庄。马丹阳送出庄外。回身转来。只见邱长春作揖告辞。马丹阳问他何往。

邱长春曰。我要去跟随师父。

马丹阳曰。师傅见不得你。因此才走。你今赶去。必要受气。

邱长春曰。师傅岂当真见不得我。不过愿我学好。我若不去。岂不辜负师傅一片好心。说罢就走。

马丹阳叫曰。快转来。我有话与你说。

但不知说些甚麽。且看下卷分解。

(正是)

诸人思家各自去。长春恋师赶将来。

■赶同赶


新刊七真因果传卷下

014→第十四回→试凡心屡施叱责。顺师意常秉皈依

去恶犹如解乱丝。灵心自有解开时。
若教错用些儿力。万劫千生莫了期。

话说马丹阳叫邱长春转来言曰。先生与众师兄皆改换道装。方可远游。你这个样儿。仍是俗家打扮。如何去得。我有衲衣道帽。你可穿戴起来。便可去也。

邱长春闻言大喜。即时穿上衲衣。戴了道帽。又将马丹阳的蒲团便铲。岩瓢。一齐拿上来赶先生。走了一会。遥见谭郝随著先生缓步而行。长春见乡间有人吃早饭。他暗想我们都走得早。未曾用饭。不如我去化些斋饭。供养师傅。从未化过缘。又不知怎样化法。管他老著脸。站在人家门口。将岩瓢 ( 同拿)在手中。却怪黄犬一吠。就有人出来一望。转身进去。满满的掇了一碗粟米饭来。倾在他岩瓢内。长春欢天喜地。又化了两家。瓢已装满。满双手捧著赶先生。


且说重阳先生走了多时。到一大树下缓息。问刘郝等。可曾带得有盘费麽。
刘长生答曰。因先生走得太急。我等一时忙迫。未曾向马师兄讨得盘缠。

先生曰。既未曾带盘费。各自化饭吃去罢。我在此等候。四人闻言。各 岩瓢化斋去了。重阳先生独坐树下。忽见邱长春捧一瓢饭来。供养先生。

重阳先生怒曰。谁教你来扰我。我受不起你这供养。

长春再三启请。先生全然不理。少时刘郝等。各化得有些斋饭。来请先生用。先生将刘长生所化之斋吃了一些。便不用了。他们俱已食讫。同齐起身。行了十余里。天色将晚。见路旁有座冷庙。即进庙去。打扫洁净。铺下蒲团。打坐一夜。

次日师徒六人。又忙前行。邱长春在後边沿路化斋。遇著一家善人叫他吃饭。

长春曰。我有师傅在前面。他老人家未吃吃。我焉敢受用。那家善人说。这也无妨。你且去吃。我与你另收拾些洁净斋饭。拿你岩瓢装著端去。供养他也不为迟。长春见他说得有理。便上席去饱餐一顿。然後下来与善人道谢。果见岩瓢满盛斋饭。双手捧著。往前赶来。见先生相隔不远。只叫师傅慢走。弟子送饭来了。重阳先生装不听见。只顾前行。长春放大步走来。赶上先生。将饭食奉上。先生将饭食看了一眼说。此乃一家之食。我无功可受。岂不闻一瓢千家饭。孤身万里游乎。

长春闻先生之言。默默无语。转眼之间。先生往前去了。心想把饭还那善人。一去一来。耽搁路程。想吃了肚腹又饱。无奈何。掇著岩瓢。随後而来。端得两手酸麻。同身流汗。方见众师兄同先生坐在前面石上用斋。幸喜他们所化饭食甚少。他即将这一瓢饭。与他们奉上。一家吃上一点。才把这饭吃完。

是夜又宿古庙。长春心中暗想。我师傅是陕西人。不喜欢饭食。爱吃馍面■。我明日去化几馍来供养於他。是夜主意打定。■馍本作左食右磨→下同→原指面饼或馒头→北方俗称■

到了次日。果然化得几个白面蒸馍。来敬先生。重阳先生怒曰。我原说不吃你的。你苦苦扰我。却是为何。说罢将岩瓢夺过。往地下一拌(摔)。险些把岩瓢拌破。那几个蒸馍滚在坎下。邱长春忙将岩瓢拾起。把蒸馍捡入瓢内。 看先生时已走远了。他即随後赶去。 

看官你道重阳先生。为何这般凌辱长春。因他是幼年学道。不比刘郝王谭。是化了气质的人。若不深加琢磨。焉能使其成器。正所谓磨他总性。谁知长春根基深厚。屡受叱责。并无一点怨恨之心。闲言少叙。

又说王重阳先生师徒几人。走了两月有余。是时天道寒冷。他们在乡间。化得有几捆柴草。是夜雨雪。十分严寒。他们取了一些柴草来烧火烤。重阳先生一见心中作恼。走来将那几捆柴草。一齐抛入火内。霎时烧著烈焰腾腾。火星乱飞。重阳先生拿著便铲。

将柴草按了几下。火焰顿减。浓烟乱冒。熏得他们走头无路。庙子又窄小。风又往内吹。邱刘等被熏不过。只得出山门外避一避烟。一个个揉眉擦眼。都说好烟人好烟人。先生见他们出去。即将山门闭了。把蒲团移於门下。抵门而坐。他们在外站了一会。到不烟了。却又寒冷起来。转过身推门。那里推得动。又不敢喊叫。都在廊檐下坐著。忽一阵雪风吹来。冷得他们几个战战糠糠。

刘长生说。先生传得有火工。我们大家何不做一做。以消严寒。邱长春与众道友做起工夫来。闭息聚气。搬运起来。不一会。不惟不冷。反觉热起来。少时天色明亮。见山门已开。大家入内。

只见先生坐在蒲团上。怒而不息。向他们言曰。汝等畏热惧冷。贪生怕死。弃真求假。贪烤假火。而不肯运真火。苟图安然。而不深用工夫。这般懒散。如何修得成道。若不重重杖责。毕竟始勤终怠。

说罢。即命王玉阳把戒尺拿来。每人责打二十。以戒将来。刘郝等闻言。面如土色。不敢回言。

邱长春跪在先生面前说道。这是弟子一人之错。与众师兄无干。我情愿受责。望师傅赦却他们。

先生曰。听汝这样说来。敢是愿替他们挨打麽。

邱长春答曰。正是。

重阳先生曰。既是你愿替他们受责。每人二十。总数算来该打一百。

刘郝等齐来求饶。先生叹曰。汝等互相告免。吾焉有不释之理。但下次不可如此。恐自误前程也。说罢。即将戒尺丢在地下。

又对刘长生曰。我一时性起。执意南游。至此兴尽。仍欲北还。即刻起程。勿容拟议。说罢。便往外走。邱刘等慌忙收卷蒲团。拿著便铲。与那看香火的老汉告辞已毕。随後来赶先生。仍由旧路转回山东。不日到了宁海县。来在马家庄。

邱长春先去报与马丹阳得知。丹阳慌忙出来迎接先生入内。仍在後面茅庵住下。一向无事。不必细言。过了月余。那些门人闻听先生归来。一个个又来学道。依然热闹起来。先生想出一个妙法。要遣散他们。不知如何遣法。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不将假意遣开去。焉得真心悟道来。


015→第十五回→示羽化仙师归隐。送灵柩门人服劳

风 动处原非真。本性圆明是法身。
解得拈花微笑意。後来无处著纤尘。

话说重阳先生见那些学道之人。依然聚集。察其中并无真心向道之人。不过徒沽虚名。指道为由。欲人知他在修行悟道。其实并无一点道念。若不使他散去。久必以假乱真。使法门不得清洁静矣。想出一个妙法来。点了一点头。忽然大叫几声。不好不好。惊得那些人齐来相问。

先生曰。我不该出门。在路上受了暑湿之气。使我心头结郁。身上起泡。解衣与众人看。果然心头肿起。浑身是泡。慌得马丹阳与邱刘等。忙去求医寻药。一连请了几个名医。用过妙药数剂。总不效验。又过两日。泡皆溃烂。脓水交流。臭气难闻。那些学道修行之人。背地私议说。重阳先生定然无道。自身难保。焉能度人。病都却不了。怎得成神仙。我们各自回去罢。免得耽误大事。於是阴走一个。阳走一个。不上两日。走得乾乾净净。止丢下邱刘谭马郝王六人。日夜服伺。

先生见众人走完。遂叫他们六人近前吩咐曰。我明日午时必死。但我自到此来。把马钰一项银钱。被我周济贫苦。又帮凑别人埋葬嫁娶。以及遣嫁使女丫鬟。圆成家人小子。一切奁妆聘礼。化费银钱若干。又供养这些来学道的人。一两年。故此将银钱尽行用完。如今库藏一空。我死之後。若办丧事。必要当田卖地。但依我吩咐。不许化费银钱。我若死时。也不须悲哀啼哭。休得祭奠开吊。只要几块薄板。装著臭皮囊。使邱刘王谭郝五人。轮流抬回陕西樗县。终南之下。绳索断处。是吾葬身之所。不得有误。若背我言。我必不安。

邱刘等闻先生之言。唏嘘欲泣。重阳先生曰。勿作此儿女子之态也。先生虽如此分付。邱刘诸人。不免含愁生悲。自不必题。

到了次日午时。先生衣冠齐整。端坐蒲团之上。唤邱刘谭马郝王六人近前。
讲曰。性命双修之法。要内外俱有。

缺外功则德行不全。
缺内功则本源不清。


夫外功者。平生居心。须使无亏。

一言必谨。言有功也。
一行必慎。行有功也。

一事不苟。一介必严。莫非功之所积。功之所推。

夫内功者何。惺惺勿致於昏昧。防意如防城之险。空空不著一物。守心更比守身之严。时而天人介於几希。天人即交战之会也。吾将内功重而言之。盖内功

不可以色见。不可以相求。
不可以侥幸。不可以苟安。

扫去一毫之色相。即有一毫之阳生。
扫去无端之色相。即有无端之阳生。

将色相扫尽。不留些子芥蒂。则纯阳之体也。有等修道者。非不信心坚固。而弊在速成工夫未到。便思证果。又有习吾道者。非不加意盘旋。而弊生安闲。日日淹淹欲睡。时呼闷闷不乐。精神不振。艰於行持。不肯用工。岂不知一长一技。用尽无限心机。方得随心应手。半丝半缕。费尽了许多气力。方称心而足意。岂学神仙者不下苦工乎。

重阳先生说毕。又取一书。名曰韬光集。乃先生亲手所著。内有晦迹之道。隐逸之妙。付与马丹阳。曰。汝等六人。当於其中探讨至理。知之非难。行之为难。必勉力行之。方无负我心。汝孙道友。道果将熟。不必挂念。止有邱长春功行尚少。汝当指示一二。

刘长生色相未能尽空。另有一番波涛。郝太古东游西返。所见之处。即了道之地。谭长真遇顾而通玄。王玉阳逢姚以入妙。邱长春石番溪边苦根尽。龙飞门上大丹成。

重阳先生说罢。一笑而逝。

邱刘等谨遵先生遗训。不敢声张。依法入殓。用绳索将棺捆定。寻了一根杠子。两个横檐(担)。到了次日辰早。邱王谭郝四人。抬起灵柩便行。刘长生背著行李。随後走来。

马丹阳送了二十余里。临别之时。在身傍取出一包散碎银。约有四五十两。交与刘长生曰。家中银钱。被先生做好事用尽。一时备办不出。止有这点散碎银。以作盘费。路上简省一二可也。得够葬师之後。急速转来。咱们师兄道友。同在一处修行。

刘长生将银接过。遂与丹阳分离。行不数里。见有许多人。拿著寸香片纸。拦路祭奠。刘长生近前一看。都是先生门下学过道的。那些假修行。刘长生遂一称谢。

谁知重阳先生在生之时。生平见不得假修行人。今日仙逝真灵不昧。见了他们。犹然犯恶。从棺木内放出一股臭气。臭得人人掩鼻。个个发呕。站立不住。胡乱磕了几个头。一齐走了。那臭气也息。邱长春与郝太古等抬著灵柩。仍往西行。走不上十余里。有人拦路送饭。邱刘等以为与先生往年有交识之人。今闻先生归天。特送顿把饭来。尽个人情。不足为怪。忙放下灵柩。便来吃饭。吃罢。道了一个谢字。抬上又行走。行不多时。见路旁有座古庙。便抬不动了。即将灵柩落坪。在庙歇宿。

次日天明。又抬到了早饭时候。又有人拦路送饭。午饭时候。也是一般。天晚即有冷庙栖止。如此走了月余。要陇陕西边界。

邱长春暗想这事。可不奇怪。天地间那有这般凑巧的事。近处以为是先生相识之人。尽一尽情。未可料得。如今走了许多远。还有人拦路送饭。其事真乃奇异。我不免悄悄问个缘故。心中正在默想。时当晌午。忽有人送饭来。请他们吃。刘郝王谭与那人道谢毕。即取碗筷用饭。

邱长春把送饭之人。扯在一边问曰。你怎知我们到此。送这饭来与我们吃。又是何缘故。

那送饭之人说。从早有一位穿黄衣的老道长。在我们村里来募化说。他有五个徒弟。从山东送灵柩过此。要扰主家一餐。我那主人最是好善。听了此言。故使我送饭至此。长春听罢。记在心头。

到次日早饭时节。推说肚皮疼痛。要往前村讨碗滚汤喝。求刘长生帮抬一肩。长生应允。便将行李交与他。接过扛子抬著。邱长春背起行李。放开大步。往前走有数里。果见一位穿黄道袍的老人。像是先生模样。往前村里去。邱长春赶紧几步。跑到跟前。一手扯著道袍。跪将下去。口叫师傅慢走。徒弟在此侍候。

重阳先生掉转身来。怒容满面。责长春曰。你这造业徒。不知天地盈虚。消息晦迹之道。一味施逞乖巧。漏泄仙机。以此推来。日後又要多用三年炼魔之功。是自取其咎也。言毕化清风而去。

长春正在悔悟。又见灵柩陇了。忙去接过扛子抬上。仍将行李交与长生。自此以後。永无人送饭。若不是马丹阳所送银两做盘费。难免受饿。

又走了半月。始到长安。由樗县而傍终南。忽然绳索齐断。灵柩坠地。长春用目一观。见前面村外站立一位老翁。即去施了一礼。未及开言。那老翁反问曰。你们可是从山东抬灵柩回来麽。

邱长春答曰。正是。老伯何以得知。

老翁曰。我昨夜梦见王孝廉说他已死。徒弟五人抬灵柩。从山东到此。要求我舍一穴之地。埋葬其身。我想昔日与他同在省城科举。咱二人甚是知交。遂随口应允。我又问他几时埋葬。他言今日午时。我醒来方知梦。半信半疑。出来看望几遍。才见你们抬著灵柩。正落在愚老地上。

长春亦将先生绳索断处。是即葬身之言。对老人说了一遍。老翁甚喜。即入内去唤了几个庄汉出来。各带锹锄。擢箕等物。来在灵柩跟前。将棺移过。即於其处打井安葬。倾刻累成壹坟。■壹坟本作犬坟

邱刘等叩谢了老人。又与众庄汉道劳。那老人又请他们师兄弟友到村内。款待了一顿斋饭。然後邱刘等与老翁告辞。又问明大魏村路径。大家打一个拱手而去。

不知此去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送师西归大事毕。访道东行真道成。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09-1-26 浏览人数: 3061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9)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536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