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七真传(连载:第21--24回)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故事
 
七真传(连载:第21--24回)
使用手机阅读
 
Seven really turn hutchison(serial:21-24 back)
 
 

▲七真传▲

第二一回→孙不二洛阳显道术。马丹阳关西遇友人

第二二回→分蒲团大道不恋情。问相法当面把人量

第二三回→化强梁改邪归正。谈至理因死得生

第二四回→苦根尽相随心变。阴魔起幻由人生

021→第二一回→孙不二洛阳显道术。马丹阳关西遇友人

休教六贼日相攻。色色形形总是空。
悟得本来无一物。灵台只在此心中。

话说孙不二。将树枝化为一男一女。容貌类己。每日在街上。搂项抱肩。打也打不退。骂也骂不走。街坊无奈。夥同上了一禀。合城 户人等具禀。请正风化。以肃街坊事情。

因数年前。远方来一疯颠妇人。栖身城外。破瓦窑中。我等念其疾苦。不忍驱逐。常给与饮食。活其性命。今疯妇同一男子。每日搂肩抱项。嬉笑游耍。屡次驱逐不去。实属不成事体。洛阳乃通都大邑。南北冲要。何堪当此丑秽。贻笑外方。伏望廉明作主。殄此妖男妖妇。

那洛阳县的县主。见了这张禀帖。沈思半晌。提笔判曰。

所谓疯颠者。迷失本性也。以为不晓人事。故凡事免咎。今据此禀。是本性未迷。而故作疯颠也。男女同游。原干礼法。搂肩抱项。大伤风化。白昼尚敢如此。夜来不言可知。街坊非作乐之所。破窑岂宣淫之地。既驱逐不去。必殄灭形。俟其归巢穴。勿惜一车之薪。举火而焚之。使绝其种类也。判毕。 ■→未找被告于堂上对质。

衙役传出。街坊得了这个判语。便各执柴薪一束。向破瓦窑而来。正走之间。见那疯男颠妇。携著手儿钻进窑去。众街坊人等。呐喊一声。将柴薪往窑中抛去。倾刻之间。把这瓦窑堆成柴山。点起火来。烈焰腾腾。火星乱飞。忽一股浓烟从窑孔内冒出。化为五色祥云。云中端坐三位仙人。

当中坐著那人。正是在街上胡闹的疯婆子。颠女人。那疯婆子颠女人在云端上。对众街坊人等说。

我是一个修行人。家住山东。姓孙名不二。借疯颠隐身在此。修炼一十二载。今者大功成就。意欲借火飞升。故将树枝化为一男一女。牵引诸公到此。今承列位相送。当保合地安宁。将此一男一女。送与诸君。以作实据。
说罢。即将左右二人。推落云端。滚将下来。众人慌忙用手接著。才是两桠树枝。俱各大笑。再看那疯婆时。已入云汉。身渐渺小。转眼之间。止见一点黑影。如鹞子一样。直往上冲。渐小如钱如豆而没。众人望空礼拜。

果然一连几年。风调雨顺。物阜民丰。众人感他盛德。修了一座三仙祠。凡有祈祷。无不感应。这是後话。不题。

又说孙不二。回到山东宁海县。进得庄来。早被马兴一眼瞧见。忙来迎接。孙不二一直走入厅内住下。马兴即去报与员外得知。马丹阳即出来相见。说。孙道友辛苦。

孙不二曰。师兄何言辛苦。这苦字乃是我们修行人的考证。受不了苦。焉能修行。正言之间。众僮仆俱来参见。不二用好言安慰。是夜。同马丹阳并肩打坐。

马丹阳一夜之间。也要下来几次。■几次本作回把 孙不二坐到(日出)并未移动。马丹阳曰。我看孙道友的坐工。比我强。

孙不二曰。不惟坐工比你强些。更有玄妙比你强十分。马丹阳曰。你休小视我。我能点石为银。

孙不二曰。你能点石为银。我便能点石成金。但金银了不得生死。成不了神仙。原无用处。昔纯阳吕祖。跟著锺离老祖学道。老祖以锦帛裹一物。重有数十斤。使纯阳负之。背负三年。两膀磨穿。毫无怨言。

一日。老祖命纯阳启裹。视之乃石也。纯阳亦不嗔恨。老祖曰。虽是顽石。可点成金也。不枉你背了三年。说罢。用手一指。那块顽石变成黄金。向纯阳曰。我将此点石成金之法。传你如何。

纯阳问老祖曰。化石为金。可保永无更变否。

锺离老祖曰。所点之金。与真金不同。真金始终如一。所点之金。五百年後。仍变为石。

纯阳吕祖便向老祖辞曰。如是则弟子不愿学也。此术兴利於五百年前。遗害於五百年後。岂不误了五百年後之人。故不愿学也。    

锺离老祖叹曰。子之道念。我不及也。证果当在我之上。以此论之。这点石成金的妙术。只好遗害後世。於道有何益哉。

这一些话。说得马丹阳默默无言。

又一日。孙不二烧了一锅滚水。用桶提入房中。倾在浴盆内。请马丹阳沐浴。时当八月。天道尚热。只见那水气腾腾的。不可下指。马丹阳用手探了一下。险些汤成泡。连声说道。难浴难浴。孙不二笑曰。你修了多年行。连这点工夫都没有。待我浴来。说罢。解衣就浴。扬汤拂水。毫不言热。浴毕。披衣起坐。

马丹阳曰。你我同师学道。一般用工。为何你的道术比我强些。

孙不二曰。传虽一样。炼却不同。我在洛阳苦修一十二年。方得这玄妙。你在家中乐享安闲。守著这几间房子。寸步未移。不肯苦修。怕离巢穴。焉能得此妙用。

马丹阳曰。师傅羽化升仙之後。无人看守庄廊。故未远出。今得道友还家。可以付托。我也要出外访一访道。是夜。换了道装。待天色微明。趁著众人在睡。悄悄地出了庄门。无人知觉。

孙不二见丹阳出外。此去必要成道。留此许多钱财何用。 来修桥补路。周济贫寒。又过继马铭之子。接起马钰宗枝。诸事停妥。遁入泰山玉女峰。修养数年。於二月十九飞升。这是後话。按下不提。


又说马丹阳离却宁海县。不知往那里去才好。猛然想起师傅坟墓在陕西。何不往陕西一游。主意打定。即往西来。

一日到了长安地上。远望前村出来一位道友。好像邱长春一样。心中想道。管他是不是。待我冒叫一声。於是大叫了一声邱道友。那人听见。如飞一般跑到面前。果是邱长春。当下彼此相会。见礼已毕。同坐路旁。

马丹阳问他。这几年走过那些地方。工夫炼得如何。

邱长春答以师傅坟台在此。不忍远离。炼性之工。未敢抛荒。

马丹阳笑曰。师傅是得了大道的。焉能得死。所谓死者。不过欲绝後人妄想成仙之意也。岂真死乎。

炼性者内功也。
德行者外功也。

先生曾言。内外兼修。方可谓之玄妙。汝今自谓未敢抛荒。岂不谬乎。

邱长春闻言。恍然大悟。忙向丹阳谢曰。微师兄之言。终身暗昧。今得一言开悟。实邱某之幸也。又将送灵柩之时。得见师傅之面。对马丹阳叙说一遍。

丹阳曰。师傅尝说。你不能韬光晦迹。一味逞乖弄巧。成道当在六人之後。汝今不可不戒。若能躬自思省。藏其智巧。敦其朴实。我当将师傅传我之道。尽传於你。

长春听罢。喜之不尽。遂引他同到大魏村。拜谒先生庙宇。又到终南山下。参过坟台。然後作伴共游荆襄。

邱长春深自改悔。潜形敛迹。不复逞乖弄巧。马丹阳果将道妙玄机。与他指拨。邱长春勤参妙谛。不敢懈怠。马丹阳见楚地风光繁华。不及陕西朴实。仍同长春由襄河而达斜谷。

一日天降大雪。二人困於冷庙之中。共一个蒲团打坐。你道二人为何共一个蒲团。只因邱长春到马家庄学道之时。并无道家器具。後同重阳先生下江南。马丹阳将自己所制衲衣。蒲团。便铲。一并周全他。後送先生灵柩之时。将这蒲团裹著衲衣。捎在棺上。带过陕西。这几年。把衲衣穿得巴上加巴。蒲团倒还未破。马丹阳在家中打坐。自有毡褥。故不曾重制蒲团。临行又走得慌迫。只带了几件换洗衣服。数两散碎银子。遇见邱长春时。几两散碎银子都用完了。

一向全凭长春募缘度日。一人化来做两人盘费。那里还有余钱去办蒲团。故此二人共这一个蒲团。背靠打坐。修行之人。原不求安逸。只要能将就。便可以了结。这是前言。无非略题一二。搁下不讲。


且说马丹阳和邱长春。在斜谷冷庙内打坐。是夜下了一场大雪。平地雪深三尺。这斜谷又在万山之中。离人户又远。无从觅食。二人饿了三日三夜。邱长春忽起了一个念头。

但不知甚麽念头。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饥寒逼迫难言苦。怎不教人妄念生。


022→第二二回→分蒲团大道不恋情。问相法当面把人量

作善如登百尺竿。下时容易上时难。
只须勤力行功过。莫使身中胆气寒。

■功过→指功过格一类善书→内容某善功罪过可获多少分数■

话说马丹阳同邱长春。在斜谷冷庙打坐。被雪阻隔。不能出外化斋。邱长春不识马丹阳是有了道的人。只怜他是富家出身。又何受得如此冷冻。这般饥寒。焉得一碗粥汤。与他解饥渴。意欲去寻一个人户。化一碗斋来供养他。
走出庙来一望。只见云横秦岭。雪满千山。莫说看不见人户。连路影儿都被雪压了。不知从何下脚。若勉强走去。难免滚入雪窖。不惟粥不可得。而性命亦不可保也。

看罢仍进庙来坐下。因怜马丹阳饥饿。动了这想吃粥汤的念头。扰乱了神气。心绪不宁。坐不安稳。一夜之间。被这念头打搅。屡难止息。早惊动本境土只(土地)。慌忙到山凹(山坳)里。张老儿家中去托梦。张老儿正睡到神魂颠倒之际。忽见一个白发老翁。走进屋来说道。我庙里有两位修行人。被雪阻隔。饿了三日三夜。你快起来。造些饭食。送去与他们。解一解饥渴。
说毕不见。

张老儿猛然惊觉。便将老婆子喊醒。对他讲说。老婆子生平最是信神。听得此言。忙起来将火烧燃。又唤儿子媳妇一同起来。大家造饭。便将他老子之梦。与他们说知。这儿子媳妇也是欢喜。不一时将饭造成。天色已明。老儿也起来了。即命儿子将饭送往冷庙里去。请他二人用饭。

马丹阳以为是邻近的人。见他们挨饿。偶起恻之心。送这饭来。以解饥渴。也是有之。遂同长春将饭吃了。道一声谢。仍自打坐。张老的儿子见他二人吃毕。即将碗筷收拾。各自去了。

又说马丹阳坐到午後。方起身出外。看看天色。见那边来了一人。恐惹牵缠。忙进庙来。正欲坐下。

只见邱长春站起身来说道。看来修行之人。也有感应。我昨夜恐师兄难忍饥饿。偶起一念。怎得办点粥汤。来与师兄解一解饥渴。这一念头一起。今早即有人送饭来。岂不是有感应麽。

马丹阳勃然变色。怒曰。君子谋道不谋食。你不思进道之功。一味贪於饮食。岂不闻。

过去心不可存。 现在心不可有。 未能心不可起。

你今三心未了。一念不纯。焉能悟道。我今止与你同行。就此分单罢。

长春闻言自悔。错起念头。好言相挽。二人正言之间。庙外来了一人。此人因家内柴烧完了。是来剃庙前这几根树子的。马丹阳见他手里拿得有柴刀。即借来一用。

那人不知何用。即将刀递与他。马丹阳将刀接过。把蒲团拿来。砍作两断。将刀交还那人。对长春说道。一个蒲团分作两段。你一半边。我一半边。各自办功。勿得始勤终怠。自误前程。说毕出外而去。

邱长春那里肯舍。随後赶来。却被剃树之人看见。说这般时候。师傅往何处去。邱长春见问。忙答曰。要去赶我师兄。其人四下一望。并无人影。说你师兄往何处去了。我却看不见。

邱长春指中间说道。他往这路上去了。

那人曰。这路几十里无人烟。天色已晚。又在何处止宿。不如听我相劝。暂过一夜。明日再去寻他不迟。

长春曰。如此你可帮我喊叫几声。或者他听见肯转来。也未可知。那人即在树上大叫。道长快转来。去不得去不得。一连喊了十余声。并无响应。下得树来。收拾柴枝。回家去了。

却说马丹阳此时道果已成。故与长春分别。使他自修自炼。好用工夫。若在一路。反耽误他的前程。是日出得庙来。即借土遁。一直到河南。嵩山养静。於嘉泰甲子岁。十二月二十七日飞升。著有修真语录传世。

七真之内。了局六人。只有邱长春尚未修成。自马丹阳与他分单之後。深加勉励。立下几种誓愿。制成一首除妄诗。诗曰

妄念萌时不可当。饥思饭食渴思汤。
今将妄念一齐了。改换曩时旧肚肠。

妄得人财筋骨断。妄贪人食口生疮。
般般妄念总消尽。身内空空无所藏。


诗成喜之不尽。行了月余。不免有所遗忘。乃於木匠 要了一块板。板做成一个小小牌儿。借来笔墨。写了八句话在牌儿上。以便触目惊心。

你道那八句话。

妄念欲除除不清。今於牌上写分明。
妄言妄语齐除尽。妄想妄贪俱扫平。

妄接银钱身爪断。妄贪饭食口生疔。■爪指手→疔指疮
时时检点身边事。莫教七情六欲生。

邱长春将牌儿写讫。带在身傍。每日总要看一两遍。正是妄止一分。工深一步。将这除妄工夫。渐渐炼得纯熟。东游西荡。一日来在河东地方。见路旁有座庄院。甚是齐整。庄门大开。时当晌午。便去化斋。

见一个小厮从内出来。邱长春与他说。我是远来。特到善庄化一饭。小厮闻言。即入内去。去不多时。手捧一盘饭食出来。放在庄前石墩上。便请长春用饭。

长春正要来吃。忽见一位老人。有五十余岁的样儿。须发半白。从内出来。将长春瞧了一眼。用手在盘内取了两个蒸糖。■糖本作左食右唐→与饧同→或指糖糕 给与长春。其余仍叫小厮掇进内去。邱长春一见。心中不乐。对老者言曰。这小哥捧饭食出来。与贫道接缘。为何又叫他掇进去。莫非老先生舍不得。或者贫道不堪享受。请老先生明示勿讳。

那老者笑曰。一饭之缘。愚下焉结不起。因道长无福消受也。邱长春大惊曰。我连一顿饭都消受不得。其中必有缘故。望老先生明以教我。

老人曰。愚下自幼精通麻衣相法。在江湖游走多年。断人穷通寿 。荣枯得失。毫不差错。江湖上与我取个绰号。叫做赛麻衣。适才我观道长之相。是吃不得饱饭的。若饱吃一顿。便要饿几顿。不如少给一点。使你顿顿有吃。这是愚老一番好意。非舍不得也。

长春闻言。点了一点头说。老先生正言著我的败处。不差分毫。再请老先生。将我重相一遍。看我修行成道否。赛麻衣果然又将他相了一相。曰。不能不能。莫怪愚下直言。观你相上鼻端两条纹路。双分入口。名为 蛇锁口。应主饿死。其余别处。部位虽美。然终不能免此厄也。此厄既不能免。焉能成道。

邱长春曰。可有改乎。

赛麻衣曰。相定终身。有何更改。除非一死方休。那管你富贵贫贱。不论在俗出家。该饿死终该饿死。逃躲不脱。无法可解。我说两辈古人与你听。

列国时有个赵武灵王。是该饿死之相。他是一国之君。如何能饿死。因他两个儿子争位。动起干戈。也恐他有变爱之心。先将宫门封锁。以兵把守。两下砍杀起来。一连数月不解。宫中绝粮。宫人俱皆饿死。赵武灵王饿了七日。茶水未沾。看见宫前树上有个雀巢。意欲取嫩雀啖之。有长梯在侧。移置树间。勉强精神。上得树去。谁知嫩雀已出了窝。止有一个雀蛋。拿在手中。正欲食之。忽被大雀飞来。闪了一翅。赵武灵王手一松。将蛋落下地来打烂。只因相该饿死。一个雀蛋都吃不成。竟至饿死。

又有汉成帝时。有一位官长名叫邓通。遇相士说他该主饿死。他一日见了汉成帝。奏曰。臣邓通。居官清廉。家无余积。相士说我应该饿死。臣想我家如此淡泊。恐後来当真饿死。

汉成帝曰。朕能富贵人。也能生死人。相士之言。何足为凭。朕赐云南铜山。铸钱使用一年。可得十余万铜钱。十年之中。家资百万。焉能饿死。邓通自谓。可以免饿。谁知成帝不久晏驾(死亡)。太子登位。众文武刻奏他狐媚老王。希图肥己。敢将国家铜山。私自铸钱使用。其罪非小。这後生皇帝。见了本章。心中作恼。使刑部官将他家私抄没。姑念先帝旧臣。不忍诛戮。打入天牢。又被多官复奏一本。断了水火。饿了七八天。临死要口水吃。狱卒偶起恻隐。取水来到。被狱官看见。大喝一声。狱卒心头一慌。
偶而失足。将身闪了一下。把一碗冷水倾泼在地。活活饿死。水都吃不到一口。此两辈古人。富贵之极。终归饿死。岂非相法有准乎。所以伯夷叔齐。二人知命。情愿死於首阳山下。梁武皇帝与後秦王符坚不知命。一饿死台城。一饿死五将山。知命不知命。该饿死终要饿死。岂能逃乎。

赛麻衣这几辈古人。把邱长春吓得吊了魂。将这热念化作冷灰。一团悟道之心。顿成瓦解冰消。即辞了赛麻衣。也不往前进。仍归西秦。一心要学伯夷叔齐。两位贤人。知命顺天。一日来到秦地一道溪谷。两边都是高山。中间一条深溪。溪两岸乱石纵横。是个山僻小路。少人来往。

他即拣了一块大石。偃卧其上。饿了七日七夜。水都不吃一口。安心饿死。
只因他是修行人。神气饱满。轻易饿不死。若是平常之人。早已呜呼。饿到第九日。不知何处落了骤雨。平白涨了一河大水。看看淹到身边。他是求死之人。要做安命听天。以验相法。不肯寻别路而死。故有此迟延。若不安命。另起一念。跳入水内。岂不省却许多困苦。

古人之心。执一不二。不以生死移其心念。故称良淳也。

闲言少叙。且说上流溪水。打来一枚仙桃。其大如拳。随著水势在长春面前。浪来浪去。一股香气。闻入鼻孔。长春本无意吃他。心想武灵赵王临死不能吃一个雀蛋。邓通临死不能吃一碗冷水。我今也是临死之际。不知可以吃此鲜桃否。

未知长春吃得到吃不到。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命不该死终有救。天赐鲜桃口边来。


023→第二三回→化强梁改邪归正。谈至理因死得生

富贵由来水上沤。何须骑鹤上扬州。■沤指水泡
莲池有个收心法。静里暗吟一笔勾。■一笔本作七笔

话说邱长春。见水打来一枚鲜桃。以为命该饿死。恐这鲜桃不能得食。今且试之。看是如何。想罢。伸手将鲜桃拿来啖之。

香美非常。吃毕。精神大振。饥渴顿解。溪水亦消。一轮红日高照。晒得浑身汗流。睡不安稳。翻身起来。自思命不该死於水边。必要绝於高山。

正是

一念著魔。
终身执迷。

所以修道之人。总要把生死二字看得空。不可一定贪生。不可一定求死。生也由他。死也由他。不可执於有。不可溺於无。如此则魔不能入身。心自得宁静也。


又说邱长春来到泰岭。见一座小庙在山梁上。是个荒僻去处。人迹罕到之所。即进庙去。将蒲团铺下。偃卧上面。又饿了八九天。水都未吃。一日看看命在须臾。忽听外面有人谈话。长春略睁饿眼视之。见有十余人坐在庙前。又见一人走进庙来。将他看了一眼。问他从何而来。长春心不耐烦。那肯答应他。缘起眼睛只有一线之气。这人见他要死不活的样儿。不再问。

各自出外来。和那些人去寻柴找木。用三块石头架著锣锅。在背篓内取出一大块肉来。丢在锅内煮熟。便来献神。献毕。将肉切碎。煎炒入味。倾在一个瓦盆内。又盛了一锅水来下面。背篓内又提出一瓶酒。斟在碗内。你哥我弟。大吃大喝起来。

你道这一夥是甚麽人。却原是泰岭上拦路打抢的强人。其中出色的几位好汉。一叫赵璧。一叫李雄。一叫张建。一叫王能。一叫朱九。因做了庄好买卖。一来献神。二来分赃。办得有酒食之类。在此聚饮。当下团团围坐。吃喝起来。酒至半憩。

王能对赵璧曰。赵大哥咱们弟兄做了一辈子歹事。今我们也做场把好事。可乎。

赵璧曰。有啥好事可做。对哥子说来。无不周全。

王能曰。庙里头困到那位老师傅。并不是害病。我看他那样儿。是受了饿也。我们何不煮些面汤与他吃吃。救他一命。

赵大哥曰。好好好。兄弟们。快去办来。

那些人听见大哥分付。七手八脚的。不多一会。将面汤办妥。共入庙来。叫长春吃。长春不肯吃。被他们扶起来。抱住脑壳。一连灌了两碗。霎时肚里饱暖。还阳转来。口中埋怨道。看看我的大事已妥。又遇你们这些人。弄这无名之食与我吃了。使我又要多受一番磨难。真乃求生既不可得。而求死亦费许多工夫。

长春正言之际。恼了朱九的性情 腰中拔出钢刀。怒冲冲用刀指著长春骂曰。你这野道。好不晓事。咱们弟兄将你救活。你反说我们是无名之食。你今既要求死。咱就与你一个快兴。说罢。举刀欲砍。

邱长春全不害怕。把肚腹拍了一拍说。你要杀。不须杀别处。可将我肚皮割破。待我流出肠子来。还你无名之食。死也甘心。说毕。朱九忍不住笑说道。你这老师傅真莫来头。那有吃了的东西。还得倒原。我不杀你。且问你为何求死。可说我们大家一齐听。

邱长春遂将麻衣相士说他该饿死。永无更改。故此我愿学伯夷叔齐两位大贤。做个知命顺天。长春说毕。

赵大哥笑曰。老师傅不须如此。既怕饿死。咱们弟兄。每人帮凑你两把银子。可得十余两之普。你去寻一个庙子住下。招一个徒弟。大家勤些苦些。多积些粮米。焉得受饿。

赵璧话未说完。张建李雄各在身边取出几件散碎银来。约有三四两之数。其余俱要取银。

邱长春摇头摆手说。不要不要。我生平不妄取人财。众位好汉不信。我有一个牌儿为证。说罢。即於身边取出牌。牌拿来与众人看。见上面有。妄接人财筋骨断。妄吃人食口生疔之句。

王能在傍笑曰。咱们弟兄。心甘情愿帮你凑几两银子。又非你同我们索取。何以为妄。

邱长春曰。凡无功而得人财者。是谓无因。无因者无故也。无故而取人钱财。吃人饮食。岂不为妄乎。

朱九曰。依得王法打死人。依得佛法活不成。咱们帮你几两银子。你都不敢要。怕带过带错。像我们专以打抢营生。又不知罪恶许大。

邱长春曰。列位与我不同。

我是前生毫未施济於人。
故今生受不得人家供奉。

列位是前生放生。得有债账。那些人骗了你们的钱财。故而今生相见。拦路讨取。加倍相还。若是不少欠你们的。你们便遇他不著。纵然遇著。也轻轻放他去了。

邱长春这些话。说得他们一十三人。毛发悚然。

李雄闻言说道。了不得了不得。依这道长说来。难道人人都少欠我们的。我们未必就不少欠别人的。倘若少欠别人的。再一世别人也要拦路索讨。只恐我们还不清白。

赵璧曰。咱们身边俱有点银两。可以做个小生意。度活时日。趁此机会。改邪归正。你们意下如何。

朱九曰。大哥之言有理。我们就此收心罢。说罢。将刀抛入乱草之中。

赵璧又对长春曰。老师傅好好修行。咱们弟兄。少不得後来都要拜你为师。习学妙道也。说罢。一齐走了。

又说邱长春著了这一心要饿死的魔。虽遇赵璧等将他救活。毕竟魔根犹在。仍要求死。下得山去。化了一个多月的缘。凑得两三百钱。买了一条铁链。一把铁锁。带在身傍。寻了一个去处。也莫得庙宇。又不通路径。周围都是树林。这树林在深山之内。人所不到之处。古木参天。荆棘遍地。他把链子拴在大树上。挽个套儿。然後拉来拴在颈上。用锁锁了。将钥匙望空抛去。不知失落何处。倒卧树下。自谓这回再无生理也。

谁知他这一做。早惊动上界太白星君。变了一个采药的人。走跟前问曰。老师傅身犯何罪。是谁人将你锁在树上。连问几遍。

邱长春方才开言说。你去干你的事。休要管我。

采药人曰。天下的事。天下的人办理。怎说不要管你。我也是个懂道理人。把你心私。对我讲来。我与你详解一详解。或者可以分忧解愁。也未可料。
长春见他言语在理。即将赛麻衣相他。该饿死之言。从头诉说一遍。又将自己求死。屡次遇救之事。也告诉一番。故此来到此处。自锁在树上。示以永无生理。免得人救。并无甚麽忧愁。何用分解。

采药人哈哈大笑曰。愚哉愚哉。执迷之甚也。我怕你有甚麽忧天愁地之事。却原一念入魔。自误终身。吾今与汝言之。使汝魔当自消。相定终身。只定的寻常之人。若大善人之相。也定不准。大恶之人相。也定不准。相分内外。有心相面相。外相不及内相。命好不如心好。大善之人。相随心变。心好相亦好。该死者反得长寿。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大恶之人。相亦心改变。心歹相亦歹。该善终者反恶死。转福为祸。喜变成忧。

故相之秘诀有言。

福寿绵长。必是忠厚传家。
岁命短促。定然轻薄为人。

该贫贱而转富贵者。因他心存济世。
该富贵而反贫贱者。由其意在利己。

该饿死而反吃用不尽者。因他爱惜米粮。
该吃用有余而反受饥饿者。因他抛撒五谷。

螽斯衍庆。其人必有好生之德。
乏嗣无後。居心定无仁慈之风。 ■螽斯→蝗属善产卵→喻好生养

此心相之大略也。面相何能为哉。况你们修道之人。能干旋造化。扭转乾坤。把一个凡体。都要修成神仙。神仙是相上注定的麽。未必。总是由心里做工夫。悟出来的。只要你能修成神仙地位。那一个神仙饿得死。若你这样所为。生不免为饿殍。死不免为饿鬼。生既无用。死又何益哉。

这一席话。说得邱长春如梦初醒。似暗忽明。才知一向欲死之见。如妇人女子一般。非大丈夫之所为也。足堪惹人耻笑。即欲脱锁。苦无钥匙。未识究能脱得否。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千般通理千般妙。一处不到一处迷。

024→第二四回→苦根尽相随心变。阴魔起幻由人生

元宵灯後更无灯。万古常明只此心。
朗照终天终不灭。光明皓皓到於今。

话说邱长春听采药人之言。犹如睡梦中被人一棒打醒。才知往事如孩子见识一般。非大人之所为也。急欲脱锁。莫得钥匙。心甚作急。

采药人曰。钥匙是我拾得。即於袖内取出。将锁打开。邱长春曰。我是已死之人。蒙足下片言开导。绝处逢生。死而复活。莫大之恩也。

采药人曰。我又未曾与你银钱。给你饭食。不过把言覤2寻不出来。就把天下的好话。对他说尽。说不著他的心病。他也不能服你。

又说邱长春。自采药人指破迷途之後。重立玄功。再下苦行。一日来在一个地方。见山川毓秀。有一道溪河横於路傍。正值夏日。溪河水涨。其河平坦。造不成桥。架不了船。只好涉水而过。近处乡人熟知水性。过来过去。原不在意。远方过客。未免临流叹息。不敢轻於渡水。

邱长春便起了一个念头。要做D魔根。所以大凡修行人。魔障一来。便要寻著他的根脚。看是从何而起。即於起处。轻轻拈去。毫不费力。若魔在这里著根。你往那里寻苗。一辈子也寻不出来。就把天下的好话。对他说尽。说不著他的心病。他也不能服你。

又说邱长春。自采药人指破迷途之後。重立玄功。再下苦行。一日来在一个地方。见山川毓秀。有一道溪河横於路傍。正值夏日。溪河水涨。其河平坦。造不成桥。架不了船。只好涉水而过。近处乡人熟知水性。过来过去。原不在意。远方过客。未免临流叹息。不敢轻於渡水。

邱长春便起了一个念头。要做些苦功。行一行方便。有不能涉水者。便把他背过河去。也有大方的人。给他几文钱。买饮食吃。略可度日。又有些人分文不取。也背他过去。水消乏的时节。便去化斋。早化七家。晚化八家。化得斋来。或遇有饥寒之人。便给与他吃。自己却饿一顿。若遇雨隔雪阻。竟日不吃。前前後後。数年之间。饿得有百余回。故如今有云。

大饿七十二回。小饿无数之言。

邱长春在此做苦功。夜宿冷庙。见匾额上有 溪众姓弟子敬献之句。方知此河为 溪也。忽忆重阳先生。石番溪边。之言。苦根当尽於此也。乃大发恒心。参悟道妙。闲暇之余。打坐用工。如此六年。屡遭困苦。曷可胜言。但到水穷山尽之时。忽又感动好善之人来。与他结个善缘。使他也可略免饥寒。

苍天不负修行人。只恐修行心不真。
若是真心苦悟道。何愁衣食不终身。

邱长春行了六年苦功。应该圆满之时。忽然溪水大涨。来了三人。军装打扮。各带钢刀。手提人头。自言斩获大盗。上省报销。不识水性。要他背过河去。长春本是下苦工。焉有不背之理。於是挨一挨二。背过河去。背到第三位军爷。那人胆小不过。战战竞竞。说道。我生平畏水。汝要小心。长春说无妨。不必害怕。便来背他。背到河中间水紧之处。忽一浪打来。邱长春立脚未稳。被浪一推。身子闪了一闪。那军爷在背上。叫了一声不好。急用手抓著他衣服。一转手便将人头坠落水中。那军爷只叫。怎了怎了。长春用目一望。见那颗人头。随波逐浪而去。长春也自作忙。算倒几步。将他背拢了岸。要去寻那颗人头。及至回头一望。波浪滚滚。洪水滔滔。那里去寻这颗首级。何处去捞那颗人头。再看那军爷时。捶胸跌足。喊天叫地。慌得长春心忙意乱。一时也无主见。

即对军爷说。你拿刀来。把我这颗首级割下。以偿你那个人头。何如。

军爷曰。人头是我失手坠落。与你无干。

长春曰。我是孤身一人。死有余幸。你乃数口之家。赖此生活。死我一人。活你全家。未为不可。

军爷说。你到也是番好心。只是我不忍杀你。尝言钢刀虽快。不斩无罪之人。你若要周全我的大事。只可自栽。说罢将刀递与长春。

邱长春接刀在手。正要自刎。听半空中有人叫曰。邱长春还我笏来。长春往上一看。只见三位军爷。站在五色祥云之内说。

吾等三人。乃天地水三官也。因见你道心坚固。苦行圆满。特来化度於你。汝果然舍己从人。积功累行。今将汝凡身化作道身。幻体更为仙体。六年悟道已就。七载成真。将兴。汝可精进勿误。

长春忽然心头朗悟。灵机显著。再看手中拿著一片朝笏。并不是甚麽钢刀。又见三官之中。一人空手。知是他的朝笏。少不得上去交还。试将身子往上一纵。已入云端。将笏呈上。

三官大帝。高架彩云。冉冉而去。

邱长春。正欲纵下云头。忽又想起。麻衣相士断我该饿死。我今道果已成。量不能再受饿。何不借此云头。往河东一走。再试他一试。看他眼力如何。主意已定。即将云头拨转。倾刻千里。

到了赛麻衣庄前。坠下云端。走进庄来。见一个二十余岁的人。就是那年掇饭出来的小厮。即对他说。我是来求老先生相面的。那人说。家尊久未出外。既要相面。可随我到厅上。说罢。

即引长春入内。那赛麻衣正坐在厅上。见长春进来。忙起身接入。待以宾客之礼。坐下吃茶。长春见赛麻衣须发皆白。老迈龙锺。便曰。数年不见。先生倏而鬓发皤然。

赛麻衣曰。老朽不知在何处会过道长。一时忘怀。邱长春曰。先生不记 蛇锁口。该饿死之人麽。赛麻衣闻言。即将他相了一相。拍手大笑曰。妙哉妙哉。道长不知在何处做下大功德事。竟将昔年之相改变了。

邱长春曰。老先生曾言相定终身。永无更改之理。今日然何又说改变之语。
麻衣相士曰。老朽只识相面。不知相心。今道长相随心变。非老朽所知也。昔者双纹入口。是名 蛇锁口。应主饿死。如今这两条纹路。双分出来。绕於承浆(唇下)之位。这承浆上又生了一个小小红痣。配成格局。名曰二龙戏珠。贵不可言。应受帝王供养。福德不可量也。岂愚老所能知哉。

长春闻言。也服他相法通神。即告辞起身。仍回 溪庙内打坐。

只因动了一点计较之心。要去取笑赛麻衣。惹出一番魔障来。正在打坐之时。恍惚之间。若亡若存。好像身在万山之中。忽起一阵狂风。现出一只黄斑猛虎。张牙舞爪。向他扑来。他却把这死字看得淡。全不在意。

又到杳杳冥冥之际。见一个道童走来说。我师傅马丹阳到了。师叔还不起来相见。果见丹阳从下走来。长春想。道不恋情。来也由他。去也由他。

忽又见许多人来说。难为你背我们过河。今当收获之时。与你凑得有一石多麦。尽够一年吃用。另外又帮补你两串钱。缝件把衣服穿。说罢。将麦背到他跟前。堆积许高。又将两串铜钱拿拢身边。要他亲手来接。他更不在意。
昏迷之间。又见一美貌女子。年可十七八岁。自言被晚母毒打。私自逃奔。欲到母舅家去。奈何身孤难走。老师傅何不送我一往。感恩非浅。说罢。娇娇滴滴。欲哭欲诉。长春总不理会。与他一个无人无我。不识不知。转眼之间。见二嫂带来几个小孩子。走来告诉曰。你二哥已死。大伯将家园浑吞。使你这侄男侄女。衣不终身。食不终口。我是女流之辈。如何能抚养他们。你可看在二哥面上。念其骨肉之情。如何安顿我们母子。说罢。那几个小孩子便来挪挪扯扯。哭哭啼啼。三叔长。三叔短。不住喊叫。要吃要喝。胡乱挖抓。长春静极之中。智慧偶生。若无一物。猛听得半空中。响 一声。南天门大大打开。见二童子控一白鹤到面前说。奉玉敕。请真人跨鹤飞升。

且听下回分解。

(正是)

莫教三凡生幻境。须防六贼乱心田。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注:若文章显示异常,请点击阅读->>>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7/14/2009 浏览人数: 3318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42)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1)条
 
NEW123留言:
王-12/11/2008 7:05:49 AM 来自: 116.25.1****文章
 
不错,好!顶一下!不过别人的提问版主要及时回复呵
     
 

 

  总访问量:1182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