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七真传(连载:第25--29终)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故事
 
七真传(连载:第25--29终)
使用手机阅读
 
Seven really turn hutchison(serial:25-29 end)
 
 
▲七真传▲

第二五回→真阳足群阴退散。恶贯盈合家沈沦

第二六回→祈甘霖回天转日。施妙术换凤偷龙

第二七回→谕吾人谆谆告诫。论修行层层做来

第二八回→赐鸩酒皇后试道。戴金冠真人吟诗

第二九回→受丹诏七真成正果。赴瑶池群仙庆蟠桃



025→第二五回→真阳足群阴退散。恶贯盈合家沈沦

北邙山下列坟莹。荒草迷离怪鸟鸣。
长卧泉台人不醒。桃残李谢过清明。

话说邱长春。在 溪庙内打坐用功。正在虚寂之时。忽见二童子控一白鹤至其前。曰。

奉上帝敕令。请真人跨鹤上升。

邱长春默想三官大帝之言。七载成真当兴。焉有今朝飞升之理。莫非这是我心中阴魔相攻。生此种种虚幻。败我真道。止这一点醒悟。二童子也不见了。也莫甚麽白鹤。独自一人坐在半边蒲团上。窗外星月交辉。万籁无声。
刚才是平白生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来。若不是念头抱得稳。险些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自悔不该逞一时之兴。去试赛麻衣。故惹下许多阴魔。若不炼去阴气。焉能纯阳。

又想了一想。必用个混魔之法。方能群阴削尽。使他无隙可乘。乃为上策。
於是离了 溪。来在一个土山。见坡下有一圆石。重可百斤。 也是个僻静之处。乃结草为庵。打坐其中。若到阴魔发现之时。他便速来。将那圆石往上搬运。移至半坡。复使坠下。又来静坐。

景象一生。便运石混之。如此三年。阴魔尽退。遍体纯阳。诸般景象。入眼皆空。灵明日著。天机自应。知有一庄故事。但天机不可泄漏。须去点化一番。若能使他醒悟。可免此沈沦。不失上体好生之德。下开救济之门。当时离却土山要去办这件事情。

且说刊陇之地。有个富户。姓王名云。家中富豪。人都称他为王大户。也算得一个财东。依山傍水而居。自得山环水抱之胜。门外一道溪河。

这王云虽有若大家私。却居心刻薄。惯使大秤小斗。轻出重入。一味欺贫凌弱。占田夺地。他家那些奴仆。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占骗乡愚。奸淫妇人。无所不为。仗著主人势耀。造下弥天罪过。犹然不知。

他家门外。有一大石。长丈余。高数尺。头大尾小。像狮子一般。故此呼为石狮子。在外边做活赶路的人甚多。每到吃饭时。看守庄门的人。跋生石狮子背上。用梆一敲。四下都听见。即回来吃饭。这是常规。

相去不远。有个山坡。坡上修了一观音庙。是王云先祖所建也。施得有地土。招得有住持。王云当事之时。把住持逐去。将地土取回。只是未曾拆毁庙宇。打坏神像。也算他还有一点善心。虽留下这庙宇。却成了一个冷庙。 

邱长春从宝鸡地方到此。就在这庙里栖身。每日听见梆响。便去化斋。化了十几天。并无一人 睬於他。莫说化斋。连水也化不到一口。只有一个丫头。名叫春花。见他来了几回。皆空手而来。空手而去。心中不忍。暗地藏了几个馍。出来与长春丢入袖内说。老师傅快去。此非善地也。

又过了两日。邱长春来化斋。正遇王云立在门首。长春原本是来点化於他。今见他站在门前。便说了四句话来打动他。话曰。

贪名为利不回头。一旦无常万事休。
纵有金银带不去。空遗两眼泪长流。

长春将话说毕。只见王云勃然作怒曰。你这野道。休得在此胡言乱语。我生平是不信佛法之人。你各自早去。免受凌辱。

长春曰。贫道特来贵府化斋。随会长施济一施济。

王云见门外有个拾马粪的 子。内装有马粪。傍边有把拾粪的铲子。他伸过手来。向 内铲了一铲马粪。走到长春面前说道。你求我施济。我便将此物施济於你如何。

长春正要试他心念。见他这样子。恐是作戏。故将岩瓢往前一支。他当真把一铲马粪倾入岩瓢。

邱长春曰。此马粪与我有何用处。

王云曰。这粪都是我雇下人工拾来的。今日平白与你。也算我施济也。

长春闻言。口称善哉善哉。

此王云与众仆。俱各大笑。合家大小闻此言。尽皆发笑。只有春花心中不然。一日见那些奴仆。俱上坡做活去了。暗藏几个蒸馍在袖内。走出外来。恰好正遇长春站立门外。即欲将馍给与他。

长春曰。我非来化馍也。有一句要紧的话对你言说。你可牢牢紧记。若见门前石狮子眼睛红时。便可到山上观音庙去躲。过一时三刻。方保无忧。说罢飘然而去。霎时不见。

春花把此言记在心内。每日出来看石狮子两遍。如此数月。却被一个放牛娃子看出情形。

问曰。春花姐。你每日出来瞧这石狮子。所为何故。春花对他说道。那日化斋的老师傅。他对我讲。等这石狮子眼睛红了之时。叫我急到观音庙去躲避一时。可免大难。

放牛娃子听得此言。甚是异奇。欲与他戏耍一戏耍。暗地寻得一块红土。下午牵牛归来。跋上石狮子去。用红土在石狮子面上。抹了两个红圆圆。就像一对眼睛。抹毕即下来。闪在一边。看他如何。

是时天色将晚。春花在内。忽然心惊目跳。行坐不安。心中暗想。莫非石狮子眼睛红了。急忙出外观看。也不顾主人咒骂。■咒本作左口右卷■出得外来。果见石狮两眼通红。大吃一惊。竟奔观音庙去。

放牛娃子见他跑上庙去。也随後跟来。将到庙内。正欲问他。猛然一个乍雷。震得山摇地动。俄而狂风四起。黑云满天。霎时间大雨倾盆。如瓢泼桶倒一般。直落到半夜。雨才住点。春花和放牛娃两个。伏在神桌下。耳听响声飒飒。如千人擂鼓一般。似万马争奔之势。

到得天明。方敢出来观看。正是

不看之时犹小可。
看了之时吓吊魂。

却原王云这所庄廊。昨夜不知甚麽时候。蛟龙在此过路。见他这房子修得十分体面。就借往水晶宫去了。只有石狮不肯去。却倒卧在河当中。

却说春花见王云合家被水打去。未免心酸流泪。少时惊动远近大小男男女女。齐来观看。个个俱言天爷有眼。报应不爽。又见春花啼哭。便问曰。你的主人全家覆没。你怎麽逃脱性命。

春花遂将道长指示之言。对他们诉说一遍。众乡人纷纷议论。都说王云恶贯满盈。天降水灾。那道长想必是位神仙。前来指点於他。他不肯回心。故此被水打去。你虽然是个丫鬟。却有点善根。故将你救出。又带挈放牛娃子不死。

看来人生天地之间。总要做些好事。大难来时。方有救星。又问春花你今如何。春花曰。这庙原是老主人当年造的。周围这些土地。已舍在庙内。如今我就在这庙里带发修行。也不想那花花世界。红尘美景。众人说。如此甚好。我们与你凑些盘费。暂且度日。待秋收之後。不少吃用。

众人说毕。各去凑了些钱粮。交与春花。又寻了一个老婆子与他作伴。春花谢过诸人。从此一心一意。苦志修行。 

过了数年。邱真人在龙门洞静养。知他真心向道。便来度他。他即拜真人为师。後来也成正果。此话丢下。

又说邱长春自指示春花之後。遂入陇州山中。见一石壁。壁上有洞。乃秦末汉初之间。娄景先生定日月之处。下有溪河。这悬岩石壁临溪水。其水湾曲转折。远处望来。这石壁如跨在溪上。其洞如门。时人重的是科甲。见此山洞像门一样。就取名龙门。盖取鲤鱼跳龙门之意也。

长春到此。始悟门上龙飞之语。应在兹矣。便於洞门养性修真。不两年。陇州乾旱。陇州太守率领群民祈祷。雨泽不降。看看苗稼焦枯。万民忧苦。

邱长春乃赴州郡。自言能祷三日甘霖。普救万民。州官大喜。拜请登坛。邱长春乃严整衣冠。俯伏坛庭。一念投忱。诚通上帝。果见滂沱大降。下了三日三夜。田禾丰足。万民遂安。

明年北直一带。大遭天乾。久旱不雨。天子率领百官求雨。不降。元顺帝传旨。张挂榜文。招求有道之士。祈祷雨泽。有能求得下雨者。高官重爵。以酬其劳。皇榜悬挂。各省知闻。陇州太守保举一人能求雨泽。

不知此人是谁。且看下文。

(正是)

昔年困饥馑。如今动帝王。


026→第二六回→祈甘霖回天转日。施妙术换凤偷龙 


一片至诚可格天。却将凶岁转丰年。
休言元主爱民切。还是真人道妙玄。

话说元顺帝张挂皇榜。招求道行清高之人。祈祷雨泽。陇州太守奏摺进京。上言陇州龙门高士邱长春。道德清高。昨岁陇郡乾旱。赖此人之力。祈得甘霖。普救万民。今皇上欲求雨泽。以舒民困。非此人不可。臣以救民为切。故此奏闻。

元顺帝览罢奏摺。龙心大喜。即命哈哩脱脱大夫。来聘长春。不日到了龙门。呈上玉帛。即宣元主之意。长春欣然应召。即与大夫同到北京。次日朝见元主。元顺帝尊以师礼。赐坐九卿之上。委以求雨之事。

长春奏曰。皇上忧民心切。臣敢不效微力。但必须高设雨坛。皇上亲自拈香礼拜。臣然後祷告上帝。限三日有雨。元主大悦。即命有司。董理其事。又使太监送长春到集贤馆安身。

次日早朝。有司奏称雨坛已设。端候法师登坛。元主即宣长春。同到坛所。天子恭自焚香。礼拜已毕。御驾回宫。

长春俯伏雨坛。奏言恳切。到了第三日。午未时分。红日当空。如火轮一般。晒得遍地起尘。人皆汗流。

长春以杨枝醮净水。向红日洒去。少时。日边生出一段黑气。倏变为云。将红日遮掩。一霎时天昏地暗 大雨如注。梗梗下了几日。转枯为荣。变朽回春。人民腾欢。群生咸赖。

元顺帝龙心大喜。封长春为宏道真人。留居京师。待以上宾之礼。一日。元主宣真人入内。游玩至御苑。这苑内有长青之草。不卸之花。奇石怪树。不可名状。元主与真人同坐石上。谈道论玄。有五色祥云。覆於空中。如华盖一般。讲到精微之处。

元主叹曰。朕若非承绪大统。愿从赤松子游。待朕有了後嗣。当拜真人为师。入山修炼。

邱真人曰。主上免虑。皇后已怀龙胎。不久当生储君。元主暗想。真人果是神仙。便知后宫有孕。即随口应曰。皇后果然身怀六甲。但不知是男是女。

邱真人曰。臣已算定是男。万无一失。

元主曰。果如师言。朕之幸也。

真人退出。元顺帝回宫。对皇后说。邱真人算定。御妻身怀龙胎。不知准也不准。

皇后奏曰。他焉能算得如此的确。何不宣国师上殿。与真人同算。两下言语相符。方为定准。

元主大喜。次日宣白云寺白云禅师上殿。与邱真人同算皇后身孕。到底是男是女。

白云禅师屈指一算。奏曰。依臣所算。娘娘身怀凤胎。定生公主。

元主又问邱真人。

真人奏曰。臣昨日与主上讲得明白。皇后身怀龙胎。必产储君。何劳再问。
白云禅师笑曰。汝既在悟玄。必知数理。再一算。

邱真人曰。算不算总是龙胎。必生男也。

禅师怒曰。我数理所算无遗。汝何得妄言。扰乱圣德。

邱真人曰。数理不如天理。

阴德有回天之力。
善行有傲数之功。

今圣上躬自祈雨。普救万民。昆虫草木。均沾其惠。此阴德之大者也。或者感动上天。转女成男。化凤为龙。亦未可知也。

白云禅师曰。吾以汝为有道之人。却原也只寻常。怀胎在前。祈雨在後。岂有生成胎孕。复有更变之理。

邱真人曰。我已料定。何必强辩。

白云禅师曰。你敢与我打赌。

邱真人曰。打赌便打赌。有何不敢。

白云禅师曰。若是龙胎。我将白云寺输与你。

邱真人曰。若是凤胎。愿将首级输与你。

禅师笑曰。莫生後悔。

真人曰。一言为准。何悔之有。

禅师曰。口说无凭。要立字样为据。

邱真人即於御前。求了纸笔。便在龙书案前。写了字样。上写著。

立赌首级人邱长春。今与白云禅师赌胜。倘若後宫主母产生是凤。邱长春为输。愿割项上首级。并无异言。

白云禅师也在御前。提笔写道。

立出赌白云寺人白云僧。今与邱长春赌胜。倘若後宫主母所生是龙。白云僧为输。愿将白云寺输与邱长春。永无异言。

写毕。两下画押。彼此交换。各念了一遍。然後呈上御案。元顺帝龙目览过。亲自收存。等待皇后分娩之时。便知分晓。是日朝散。各归其所。

且说白云禅师。回在白云寺。想起邱长春如此勇决。莫非皇后果然是龙胎。是我错算不成。放心不下。再推数理。并无差失。心中暗喜。自言自语。说是。邱长春你也怪不得我了。这是你自惹其灾。自丢性命。枉自修道一番。不言白云禅师背地嗟叹。

又说邱真人。回到集贤馆。算定皇后分娩之日。飞了一道神符。在九天玄女宫内。借来一位神女。名曰玉贞仙女。变化无穷。神通广大。这仙女奉了九天圣母之命。来听邱真人差遣。邱真人恭对仙女言曰。今夜丑时。宁王府中。王妃当生孩儿。你可将葫芦化变女婴。换他男孩。抱在金銮殿上。待我换凤之後。你将凤去换回葫芦。

神女领命。自去办理。我且不提。

又说是夜子时。皇后分娩。产生一女。果应了白云禅师凤胎之言。

宫人报与元主得知。

元顺帝甚服禅师算法有准。又忧真人性命难留。必设法救之。方是为君之道。於是驾设早朝。众官已知皇后生下公主。当时齐来朝贺。

白云禅师也来贺喜。奏曰。臣闻皇后产生储君。接起圣朝一脉。臣不胜之喜。但愿吾皇万岁。太子千秋。

元顺帝叹曰。朕命应乏嗣。不足为恨。但邱真人错算阴阳。其输宜也。朕念祈雨之功。欲为救免。愿捐皇饷十万。培补白云寺。以赎真人首级。

元主说罢。白云禅师尚在沈吟。黄门官奏报。邱真人来朝。元主即命。宣入。邱真人朝拜已毕。也贺元主曰。皇后产生储龙。臣故来与主上贺喜。

元主曰。真人误矣。皇后所生是女。

邱真人曰。臣算万无一失。若果是女。请抱出与臣一观。臣死也甘心。

元主本欲救护。今见他这般抗直。心中未免不悦。遂叫宫娥入内。将女婴抱出。此时已到寅卯时分。

神女(早)将葫芦化作女婴。换了男孩。掩了神光。在金銮殿上等候了许久。 只见宫娥抱出女婴。到御前回覆。

元顺帝使宫娥递与真人。自去识认。邱真人双手接过。用袍一掩。早被神女将龙换凤。把一个男孩换去女婴。(部份宫娥)到王府交待去了。众官都是肉眼凡胎。焉能得见。

白云禅师有点智慧。却无神通。如何知晓。

当下邱真人。使了这偷龙换凤的手段。双手捧著男孩。遍请百官观看。到底是男是女。百官看罢。齐呼太子千秋。

气得白云禅师面皮失色。走将过来。把孩子接在手中一看。明明是个男孩。那里是女婴。当时满面通红。只得也与元主称贺道。果是後朝储龙。说罢。将男孩呈上。

元主一见。大奇其事。随即改口曰。朕闻宫人传报。也不亲睹孩子。遂致认为女婴。此宫内之误也。即命光禄寺摆宴三日。大赦天下。元主退殿。文武散班。

邱真人问白云禅师曰。我师怎样分付。

白云禅师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明日交庙与你。你搬进来。我搬出去。万事俱了。有何分付。说毕。各自归寺。

邱真人自回馆内。神女即来缴还葫芦。上九天去了。这且不表。又说白云禅师。回到白云寺。心中不服。再推数理。总算不出。

真乃

棋高一著难取胜。
技弱三分总是输。

眼睁睁要腾地头。未免嗟叹。身傍有个侍者。对禅师曰。邱长春独自一人。焉能占若大寺院。我们要一人顶一人。一个换一个。若顶不尽。换不完。我们还是住下。慢慢再作道理。

禅师闻言大喜。次日邱真人来到。

白云禅师曰。僧多屋广。庙阔人稠。你来一道。我去一僧。一个换一个。一人顶一人。若换不尽。便走不完。僧也住得。道也住得。

邱真人曰。妙妙。原要如此才好。我到山门前。唤他们进来。说罢。走出山门外。将袖内拂尘取出。把拂尘上棕丝拔了一些。向空抛去。

不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莫说我今人力少。须如身边玄妙多。

027→第二七回→谕吾人谆谆告诫。论修行层层做来

花落花开又一年。人生几见月常圆。
打开名利无拴锁。烈火腾腾好种莲。

话说邱真人走出山门。在袖内取出拂尘。暗将拂尘上综丝拔断一些。吹口真气。向空抛去。被风吹散。不知落於何所。霎时来了无数道众。跟随邱真人进来。将寺内僧人换尽。白云禅师即於邱真人所居集贤馆住下。这些僧众散在各庙栖身。

你道邱真人为何定要这白云寺。因北京地方。王气正盛。知是久都之地。欲借此盛地开一开坛。演一演教。二者白云禅师应在南边发迹。开阐三江一带地方。若久在京都守著这白云寺。终难开阐。故此竟将这寺院占了。使他好向南去普度众生。故而天地真人。各有其所。或利於此而不利於彼。或利於彼而不利於此。

上士修真。必取其。相生相应者而居。其於相克相妨者则避之。此谓得其地利也。

闲言少叙。且说邱真人。在白云寺招集道侣。不上一月。便来了几十位道友。应酬事务。各派有职司。一时间闹热起来。

邱真人见道友们贤愚不等。少不得开示一番。邱真人对众友曰。

所谓出家者。出尘离俗也。必先有一番看破尘俗之意。隐居求道之心。方可谓之真心出家也。若一时妄冀成仙。或因气忿。或贪安闲而出家者。是借道为由。而实安顿其身也。故猛勇心易起。长远心难得。以道为可有可无。所以终失玄妙。又有幼失依怙。老来孤独。来出家者。不过借吾门以栖身。有何看破之事。总而言之。既来者则安之。管他看得破看不破。

来在三宝地。都是有缘人。进吾门者不穷。出吾门者不富。既入吾门。当体吾心。

上者参玄打坐。
中者诵经礼诰。
下者作苦做工。

亦可以了出家人之事。

人所不能者。我勉而能之。人所不忍者。我必忍之。能者能绝情欲。忍者能忍饥寒。如此则过於人也。要使心中空虚。勿容一毫障碍。勿起一点偏私。
不惟无人。更且无我。以我所无。而魔从何有哉。

要在此虚无之中求道。工夫自得。若於做作上坐工夫。反失真道。凡事量力而行。不过不及。

识其大者成其大。
识其小者成其小。

傍绳墨而去。循规矩而来。虽不能成仙佛。亦不失为好人也。不枉出家一场。若只知挽冕是道■。削发是僧。五蕴不空。四相未忘。 ■冕本作上髟下免 外面俨然衣冠。内里几同禽兽。名利之心不淡。是非之心常存。奢华为念。只恐衣服饮食不及人。侥幸在意。常望所作所为皆如愿。如此之人。虽说出家。竟未出家。名呼为道。全不在道。

以此看来。不及还俗归家。染苦为乐。何必久恋玄门。指道营生。造下无边罪过。今生既不能超拔。来世犹坠於苦海。是今生之福果未得。而来世之罪孽早种。当自思省。 邱长春

邱真人正言之际。山门外来了十余人。俱是高长大汉。你道这些人是谁。乃是当年秦岭山上。打救真人的几位好汉。赵璧。王能。朱九等。同著一夥弟兄。到这白云寺来。却原他们昔日在泰岭山上救活邱真人。被真人说了几句罪福因果的话。把他们提醒。各自改邪归正。做了一个杂货生易。奔走幽燕之地。却也可以度日时。一混十余年。赵璧。李雄。张建。俱已老了。

只有王能。朱九。尚未留须。他仍闻听人言。白云寺有位邱大真人。是个有道之人。去岁祈祷甘霖。普救万民。後来又算皇帝娘娘定生太子。与白云禅师打赌。将一座白云寺赢在手里。他如今广招学道修行之人。在那里讲经说法。他们听见这话。大家欢喜。

赵璧曰。

当年我们在泰岭山上。救活那位老师傅。他牌儿上有邱某奉行之句。敢莫他如今得了道否。我们何不同到白云寺去瞧一瞧。

张建曰。我们常行走访问有道之人。今者或可遂愿。也未可知。

朱九曰。只要他有道有德。我们便拜他为师。出家去罢。

赵璧曰。朱兄弟之言。甚是爽快。於是大齐来到白云寺。正遇邱真人和众道友坐在大殿院里。讲这出家学好的言语。见他们进来。

邱真人即站起身来说道。众位好汉。别来无恙。

赵璧等皆认不得邱真人了。当下见问。忙答曰。蒙神天护庇。得获安宁。你这老师傅像在那里遇过。一时忘怀。敢乞明示。

邱真人曰。不记泰岭山。饿饭的道人麽。

赵璧曰。道长就是当年指点我们。那位老师傅麽。

邱真人曰。不是我是谁。

赵璧等闻言。一齐下拜曰。别後不觉十年有余。我等俱已衰朽。老师傅容颜转少。真有道之人也。昔日曾说过。老师傅得道之後。我等要来投奔。望老师傅将我等收留。愿拜在门下为徒。不知老师傅意下如何。

邱真人曰。昔承救命之恩。至今未忘。若说我得道。我宝无所得也。不过仗道以开化世人。嗟呼。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昔日不过是警戒自己之意。谁知众好汉一闻此言。洗心革面。勇於改过。不失为好人。十余年来。守志坚实。今者看破红尘。要来出家。也是一桩快事。但既来出家。俱是前生积有善行。才能起这个念头。虽发心为僧为道。必谨遵法言法训。当要慈心下气。恭敬一切。不可使性纵情。忘念千般。更宜舍己从人。最忌伤生害命。
勿谓我不如人。遂起嫉妒之心。
休言他不及我。便生轻慢之意。

莫将好胜心。凌辱於人。
休起巩高念。骄傲乎己。

我不如他。是我修积未到。
他不及我。是他时运未来。

道无大小。吏无尊卑。不论富贵贫贱。何分尊卑老幼。

有道者为大。
有德者为尊。

好学者如金如玉。不好学者如草如茅。

不贵金银财宝。只重仁义道德。

天子出家不为贵。
乞丐出家不为贱。 

我当年幼失依怙。蒙兄长提拔成人。知与红尘无份。一心访道修真。後遇吾师重阳真人。授以至道。又蒙师兄马丹阳。深为指拨。自斜谷分单之後。深自勉励。大饿七十二次。几至殒命。小饿无数。苦难尽言。然而我心如铁石。宁死不退初心。越受磨难。其志愈坚。後在 溪行苦工六年。其中困苦。曷可胜言。尝言苦尽甜来。一朝顿然醒悟。蒙天眷顾。屡祈雨泽。悉降甘霖。一时名动帝邦。身赴宣召。虽曰道果未成。到此地步。亦非容易。

尔等既要出家。当作斯念。不以富贵动其心。贫贱移其志。视我身为已死之人。今於死中得活。当大起一个念头。求个不死之法。方可谓之至人也。

邱真人话毕。赵璧等皆唏嘘流涕。痛念真人当年修道之苦。邱真人曰。不到苦之极处。苦根不尽。智慧难开。今愿尔等当於苦处求之。受一番苦。即退一番魔障。爱十分苦而魔气全消也。真人话毕。择日与他们冠巾挽冕。俱各取有道号。自不必题。■冕本作上髟下免

又说皇后自思。我生下明明是个女孩。抱出殿去。打了个转。转却变成男孩。把白云禅师若大一座寺院。输与邱长春。这都是为我一人。生出这段祸来。又恐白云禅师心中烦闷。遂命内侍宣禅师入宫。安慰一番。说为这小小孩子。致使我师受累。

白云禅师曰。数理算定是凤。不知邱长春用何邪术。换作男孩。臣恐非社稷之福也。

皇后曰。当今(圣上)以乏嗣为念。本后也不敢深言。圣上得了这孩子。敬邱长春如神仙。每日在御苑内。讲道谈玄。少回宫院。

白云禅师曰。昔唐明皇在位。满朝文武称张果为神仙。唐明皇以毒药入酒中。使张果饮之。张果连饮三盏。口中说道。

酒无好酒。 无好 ( 即肴)。说罢。昏迷半刻。满口牙齿尽黑。醒来忙索御前铁如意。将黑齿尽行击落。闭口片时。满口复生白齿。唐明皇才信他是真仙下降。今娘娘何不学唐明皇故事。

置鸩酒於案头。宣长春饮之。彼若饮酒不死。即真仙也。皇后听毕。甚善。即命内侍去宣。

不知长春来饮酒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略施些小计。神仙也难逃。

028→第二八回→赐鸩酒皇后试道。戴金冠真人吟诗

丹成九转尽纯阳。入圣超凡寿命长。
不有一番曲折事。焉能万古把名扬。

话说皇后听了白云禅师之言。命内侍到白云寺去宣邱真人。皇后乃预置毒酒以待。且说内官儿奉了娘娘之命。来召真人入宫。

真人已知其意。临行分付赵李诸人。速备二十四缸清凉之水。一字儿摆著。待我归来。自有妙用。不可失误。以坏吾事。叮咛已罢。即同内侍入宫。参见凤驾。

皇后曰。前者真人算定本后必生太子。果如其言。本后无以酬劳。今则钦赐御酒三杯。略伸敬意。说罢。命内侍捧酒至真人面前。

邱真人也不推辞。连饮三杯。辞了皇后。转回白云寺。见二十四缸清水。摆列廊下。真人即跳入缸内。冷水浸著。霎时水热起来。又跳入二缸内。二缸水热。又跳入三缸内。一连跳了二十三缸。到二十四缸水。水未挑满。淹不及胸。毒气未尽。毒火上升。把天庭(头顶穴位)上的青丝发。冲落有三指宽。远处看来。就像如今半头道士一般。这且不题。

又说白云禅师。打听邱真人未死。又进宫来奏闻皇后。

皇后曰。饮鸩酒不死。定是神仙无疑也。

白云禅师曰。或者酒毒未甚。不致於死。也是有之。臣闻神仙能克五金八石。凡金银铜铁。到他手中。如泥土一般。要方便方。要圆就圆。道门有巾有冠。巾者覆发也。冠者束发也。今伪为不知。总而言之为巾冠。娘娘即以巾冠作金冠。赐他黄金一锭。

使其戴於头上。他若戴得稳。便是真仙。若戴不稳。大家取笑一番。他必不自安。无颜见人。定退归山林。

皇后闻言甚喜。又命内侍再到白云寺。宣邱真人入宫。真人即随内侍。来到皇宫。皇后见他天庭无发。即问曰。真人头上何无发也。

邱真人不慌不忙。说出四句话来。

昨承丹诏赴瑶阶。王母与臣赐宴来。
连饮三杯长寿酒。遂将顶上天门开。

邱真人说毕。皇后心怀惭愧。本不欲再试道妙。无奈已曾应允白云禅师之言。乃笑而言曰。真人果是真仙。神通非小。令人钦服。本后御制金冠。真人可戴在头上。配一配道相。

说罢。即命内官儿用玛瑙盘。捧出一锭黄金。对真人曰。娘娘御赐金冠。请真人戴上。以好谢恩。

邱真人早已知觉。袖内带有钢 (针)。双手将黄金接过。运用三昧真火。向黄金吹去。其金遂软如泥。用针把金插透。将黄金锭在发上。用 挑著几根发。插入金窍内。 尖上又挑几根发。前後勒住。那锭金子。可不是稳稳当当戴在头上。

皇后听了白云禅师之言。不过欲取笑邱真人。谁知与道门遗下个规模。今日道友们所戴之黄冠。即兴於此也。这话不题。

又说邱真人。将黄金戴在头上来。与皇后谢恩。

口中吟诗一联。

屡承丹诏颁恩深。臣敢将诗对主吟。
君子心中无冷病。男儿头上有黄金。

真人吟诗毕。皇后自觉不安。站起身言曰。本后知过也。真人谅不介意。邱真人曰。那有皇后之错。是臣久恋嚣尘。自惹魔障。言未罢。

白云禅师从屏风後跳将出来。一把拉著邱真人曰。邱长春也不是你自惹魔障。是老僧魔障於你。

邱真人曰。禅师乃四大皆空之人。焉有魔障於我。看来实是。我自取其咎也。

贪迷世故恋尘嚣。久恋尘嚣魔自招。
烦恼实由我自取。别人怎使我动摇。

当下邱真人说了这四句话。归咎於己。原本白云禅师不曾多事。是真人偷龙换凤。嬴了他白云寺。故此他才生出这一点障碍。劝皇后置酒赐冠。以图报复。若真人不占他白云寺。焉有这一场是非。故真人归咎於己。是天良不昧也。後人勿以此胜彼败。为口实可也。

白云禅师听得邱真人自归其咎。禅师亦悔用意差失。随口也说了四句曰。

读过佛经万事空。为何一旦心朦胧。
说龙道凤终无益。枉费心机错用工。

皇后见禅师真人。皆各自任其咎。回光返照。心中大喜。正欲赞叹几句。忽见宫人报道。圣驾来也。皇后即忙迎接圣驾入宫。

邱真人与白云禅师。齐来参见圣驾。元主甚喜。说道。朕见二师不睦。时常忧虑。今往西宫散闷。方才宫人报说。二师和好。朕龙心大喜。故此离了西宫。来陪二师闲谈。

皇后又将二师皆各归咎自己之句。对元顺帝奏了一遍。元主大悦。说是三教原无二理。僧道原属一家。朕今也要说几句话。贺一贺二位师傅。

一僧一道在京华。僧道原来是一家。
从此不须分彼此。共成正果为菩萨。

邱真人和白云禅师听得此言。齐来谢恩。元顺帝对白云禅师曰。朕已发皇饷与国师。新建寺院。待工程圆满。可将白云寺佛像。移於新修寺院内。另取寺名。将白云寺改为白云观。重塑道祖神像。以别僧道。各有所宗。为千秋香火。作万世观瞻。素不负二师保孤之功也。真人同禅师。重新谢恩。

元主命宫人摆设素筵。君臣共乐。筵间又谈了些道妙佛法。

佛以空空设教。
道以虚无为宗。

空者无也。虚者亦无也。看来总是一理。少时筵罢。二师辞了元主。各自回原处。自必不题。

又说白云寺出来那些僧人。在各庙里驻扎。一日。偶会在一处。大家商议曰。我们好好一座寺院。被邱真人占了。难道罢休不成。

内有一位好事的僧人。自言董风监。若依我主意。在白云寺前面。修一座西风寺。管教白云寺大败。众僧问致败之由。那多事的和尚曰。岂不闻风水怕人破。以我西风吹彼白云。何愁不败。何愁不散。

众僧闻言。拍手大笑曰。妙妙。当下做了几本缘簿。又有一个广有文才的僧人。提笔写了一个序头。一齐来见白云禅师。求他出头。请几处官衔。随将西风吹白云之话。对禅师说知。

白云禅师笑曰。是谁与你们打这主意。

众僧便指出那好事的和尚曰。便是这位上乘菩萨。

白云禅师便问他。你要起西风吹散白云。是何意也。

那和尚曰。晚辈欲与上人报仇。

白云禅师曰。我佛开教以来。只可与人结缘。未闻与人结冤。出家人四大皆空。一尘不染。有何仇之可报乎。昔佛被歌利王割截身体。节节支解。我佛并无怨恨。故此证位大雄。不生不灭。皆由能忍辱仁柔。方能具足神通。故吾门以空说法。空诸一切。无人无我。不声不臭。既无人我之见。有何怨之可报。有何风之可吹。况且邱真人与我原无怨恨。这白云寺是我输与他的。又非他来强夺。

昨日天子曾御赐皇饷。另修寺院。汝令捏造这些言语。滋生事端。倘天子知道。降下罪来。老僧担当不起。你要修你去修罢。说罢。各自养静去了。

众僧听了白云禅师之言。陡然醒悟。将起西风吹白云的念头。霎时消化。把缘簿用火焚烧。依然散往各庙住下。只有这会破风水的和尚。也中不服。出来逢张对李。都说我化得几千银子。要生白云寺前。修座西风寺。我这西风一起。将他白云定然吹散。管教他们那些道人。一个也住不成。他以为说些大话。将白云观道友们吓一吓。殊不知。道友们十个就有九个会说大话。听得这些言语。也散些流言出去。说是他只管修。等他修起。我们在前面筑起一垛高墙。如扇子一样。等他风来。我一扇去。名为返风。自吹自散。

忽一人大喊曰。你们能返风。我便去放火。

不知喊者何人。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结语缺)


029→第二九回→受丹诏七真成正果。赴瑶池群仙庆蟠桃

修成大道出迷途。才算人间大丈夫。
日月同明永不朽。乾坤并老壮玄都。

话说那些夸大话的道友。正讲到他若把西风寺修起。我们便在观外修一堵照墙。自古道。云怕风。风怕墙。这墙壁当把扇子。风来时与他一 。那风便往回吹。名为返风。话未说完。

那泰岭山上。拦路打劫人的朱九在傍。大声吼曰。只要你们能返风。我便去放火。烧他一个乾乾净净。

王能见他如此冒势。忙来喝住说。他庙犹未修。你去烧啥。等他修起之时。再烧不迟。众道友闻言。大家笑了一阵。谁知就有那好事道人。把这些言语
传将出去。也是逢张对李。胡说一番。年代久了。话柄还在。相传不实。以以为真有此事。说和尚修一座西风寺。要吹散白云观。

被道人用个破法。回风返火。把西风寺烧了。其实并无此事。不过那边出了一个多事的和尚。这边出了一个讲大话的道人。你说过来。我说过去。惹动了那喜欢生事的人。编成话柄。有许多老修行在京地。土生土长。都把这庄事情。摸不清白。今依古书。校正无讹。庶使後世门人。不争强论弱。则於因果有光辉也。 ■因果指本书之原名→七真因果传

自古讹传不可当。说来说去越荒唐。
今人认作真实事。屡把前贤论短长。


又说邱真人。自与白云禅师和好了後。静养之余。将修行工夫。九九八十一转。喻为九九八十一难。以真性本情。心猿意马。为本身所用。以七情六欲。三尸六贼。为外魔侵夺。著成一部大书。点曰。西游记。

书成之後。著道童送至集贤馆。献与白云禅师。白云禅师是个大有智慧的人。一览便知。也将那洞中景象。静里妙用。六六三十六路。外魔来攻本身。以智慧神通生克变化。著成一部大书。名曰。封神演义。也令沙弥到白云观。奉与邱真人。从此两家和好。白云禅师此时神通具足。飞锡到江南地方。开阐去了。这一仙一佛。著下西游封神■。永垂万古。妙用无穷。
 
两部大书藏妙玄。幻由人作理当然。
七情六欲从中乱。生出魔王万千千。

■注→两书作者
■西游封神作者→与传统说法不同→但二书之佛道基础深厚■
■不解是西游是道家邱真人所著→封神由佛家白云禅师所著■
■若以二家互敬为理由亦无不可→本书作者根据自何处未明■


闲言不叙。又说邱真人在白云观开坛演教。讲说戒律。大开度世之门。重兴全真之道。设规立矩。以警後人。又垂训文。以遗後世。开丛林七十二座。接玄裔百千万载。三千功果。八百行满。应赴紫府之选。以成大罗之仙。三十三天。丹书下诏。十月十九。跨鹤飞升。

是时也。霞光霭映。紫雾腾空。

对对金童而接引。
双双玉女以导行。

和风习习。半空中。幢 旗舞。清音朗朗。云端内。仙乐铿锵。霎时离却北京之地。顷刻来到南天之门。

王马殷赵。见而拱手。
张葛许萨。笑以相迎。

朝至尊於金阙。
觐天颜於玉京。

俯伏玉阶之下。凌霄殿前称臣。吾皇万岁无疆。大哉。帝德好生。上皇一见甚喜。即命考校功程。三官上殿。保举七真。功德堪称。

考苦行於内功外功。邱长春。为第一。

通妙玄於无极太极。刘长生。为二名。

谭长真。道心坚固。名列三等。

马丹阳。清静无为。第四堪称。

郝太古。一尘不染。举为第五。

王玉阳。万虑俱寂。应在六名。

孙不二。智慧圆满。首倡修行。其功最大。应该超群。

然则。逊让一步者。前以他为始。今以他为终。注名第七。全始全终。七真之果。紫府已标名姓。今臣敢以奏闻。奏罢。

天颜喜悦。逐一敕封七真。

邱长春
封为天仙状元。紫府选仙。上品全真教主。神化明应主教真君。

刘长生
封为玄静蕴德真君。

谭长真
封为宗玄明德真君。

马丹阳
封为无为普化真君。

郝太古
封为通玄妙极真君。

王玉阳
封为广慈普度真君。

孙不二
封为玄虚顺化元君。

上皇封赠讫。

刘谭马郝王孙六人。俱已谢恩。只有邱长春不肯谢恩。

三官大帝喊曰。邱长春怎不谢恩。

邱真人俯伏玉阶。涕泪交流。惶恐奏曰。

非臣不谢恩。只缘道本难学。仙不易成。後世修行学道之人。如臣受那百千万苦而不退初心者。万中难选一也。好最难学。非学好不能了道。臣有。学好难。本章上奏。悟道不易。学好最难。盖学好之事。非大力量之人不能学也。要能忍饥受饿。忍辱受耻。有时衣不终身。食不终口。日断两餐。夜难一宿。无日不惹人嫌厌。屡受凌辱。言之心酸。听之寒胆。臣经历千般苦处。故知学好之为难也。一好字而难学。敢望仙乎。臣恐天下後世修行悟道之人。不能如臣受苦受难。有学道之名。而无学道之实也。使臣无从化度。有负吾皇荣封之恩。故臣不敢谢恩也。伏乞赦宥。

邱真人将这好难学。奏闻上帝。群仙默然。只见四大帅内。走出一位星君。你道这星君是甚模样。

生成。赤发赤面。赤须赤心。
随身。金盔金甲。金砖金鞭。

足踏三五火车。追风逐电。
统领百万貔貅。降魔捉怪。

纠察无私。人称铁面雷公。护法有感。共尊先天灵祖。

话说灵祖在傍。闻听邱长春奏称。学好之人。有许多磨难。无人护持。当时起了恻隐之心。愿作护法之神。遂大声喊叫邱长春。你只管谢恩。後世若有修行之人。学道之士。

他有三分修持。我有七分感应。
他有十分修持。吾便随时照临。
自有人办斋造供。不使他忍饥受寒。
邱真人闻听星君之言。方才谢恩。又与星君作礼。把一个几千筋重的担子。与星君搁在肩头上。■筋同斤 少时。上皇退殿。群仙散班。

七真同到紫府。参见启祖。东华帝君。锺离祖师。洞宾祖师。又拜见师傅重阳真人。

东华帝君。使紫霞真人。引七真到威仪馆。习学瑶池礼仪。不日蟠桃会起。以好朝谒。高真到了会期。东华帝君引领新进真仙。南宗北派。五祖七真。■(五祖或作五相) 端望瑶池而来。遥见琼楼玉宇。金阙银宫。珊瑚为栏。赤玉作阶。金碧交辉。朱紫夺目。祥光映眼。异香馥郁。■馥郁本有草头

琼林玉树之中。鸾飞凤舞。
金柱银墩之下。虎啸龙吟。

玄鹤梅鹿。青狮白象。皆配成对。
凤辇龙车。鸾舆鹤骖。世无其双。

说不尽瑶池庄严。
表不完昆仑美景。

且说东华帝君。引著新进群仙。参拜王母。王母待以宾客之礼。少时间。圣真如云而集。王母接见。启问已毕。依前会古规。各有次序。只有新进诸真。必待主人安排。

西王母曰。新进众仙。对此上圣。而不能逐一参见。今可便宜行事。立在丹墀。向上三拜。普同一礼。

王母分付毕。东华帝君引领群仙。跪於瑶阶。三礼九叩拜毕。王母逐一安位。乐奏钧天。歌舞霓裳。席上珍品。难以名言。皆非尘世所有。

许多仙童。传杯递酒。
无数玉女。把盏提壶。

有数十童子。手提紫竹篮筐。凌空飞走。直登树梢。摘取蟠桃。从上而下。顷刻满筐满篮。仙吏仙官。互相转运。须臾盈庭。拣选最大者。上奉天尊大圣。其次者。供养大罗金仙。三界正神。再次者。赏给蓬岛散仙。侍卫人员。一切眷属。其桃非常容易而食。要有修行的人。方可得也。後世门人。有欲慕此桃者。也学七真用心苦志。修行得道成真。参拜瑶池王母。必以蟠桃赐汝。吃一颗寿活千年。不老长生。会毕。千真万圣。各回天宫。

七真随东华帝君。转归紫府。这紫府在方诸山上。这方诸也与昆仑相似。但不及昆仑之高大。其中也有。四时长青之草。八节不谢之花。亦算天宫第一境界。不易到也。

诗曰

七真因果永流传。惟望吾人习妙玄。
受得人间无限苦。定做天上逍遥仙。


(七真因果经传卷下终)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09-4-15 浏览人数: 2902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9)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063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