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王凤仪言行录(1-32)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故事
 
王凤仪言行录(1-32)
使用手机阅读
 
The records of Wang Fengyi's speech and behavior (1-32)
 
 

卷一 王凤仪善人行道实录

第一章 童年(1864——1876)

    清同治三年(甲子年、1864年)十月(甲戌)初三日(庚午)子时(丙子)王凤仪善人诞生。

一、 身世

    王公凤仪,讳树桐(1864~1937),清直隶省朝阳府,城南一百五十里之云蒙山前树林子村人。原籍河北省密云县石匣镇,蒙族。九世祖迁居朝阳。父清和公,母李太夫人,弟兄四人,凤仪公行二,世人称之谓王老善人。我听王善人这样说过:
    我的家乡,穷山恶水,地瘠民贫。小时候家贫,没念过书,我是个愚人。

    清同治十二年(酉癸年, 1873年)王善人十岁

二、 让肚兜

    王善人天性淳厚,遇事总是为人着想,从小就很有孝心。从让肚兜(又名腰子)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来。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妈看我赤身露体的,给我做了个肚兜遮丑。我三弟和四弟看见了,就非要不可。我妈又不肯给他们,惹得吵吵闹闹。我就对我妈说:"我不爱戴肚兜,给弟弟好了。"心里暗自立志--我一辈子也不戴肚兜,因为它使我妈为过难、流过眼泪。 

第二章 佣 工(1877-1892)

    清光绪三年(丁丑、1877年)王善人十四岁,至光绪五年(己卯、1879年),王善人为人牧牛三年。

三、 放牛

    我听王善人说过:
    我是极愚极笨的人,又没念过书,家里有些山坡地,因为缺少粪土,打的粮食很少。我十四岁那年,就给村东头王树德家放牛。我上工时,东家(雇主)吩咐我说:"你每天上山放牛,要把牛放饱了,饮好了水。当心不要叫牛吃了人家的庄稼。晚上再烧好这十二铺火炕,挡(关)好鸡架和猪圈的门。"
    我就照着东家吩咐的话,每天上山放牛。我不和别的放牛的在一起放,因为他们把牛圈在一处,就只顾自己去玩耍,也不管青草好坏,一有跑出圈的,就拼命毒打,都有打断腿的。也有牛把牛抵伤了的,伤口化脓长蛆,还有因为吃不饱生病死的,看着实在不忍心。我专找草好的地方去放。给牛饮水的时候,饮完了不叫牛跑,怕它患了水受病。冬天生牛犊时,晚上我把牛犊抱到伙房(农家工人住的房屋)炕上,怕它冻死。所以我放的牛都吃得肥胖,毛色油光水滑的,生的小牛犊也没有损伤。我常说:"因为有牛,东家才给我们饭吃。若是不爱护牛,就太没有良心了!"
    我烧这十二铺火炕时,总是留心考查,哪一铺炕,犯什么风,刮什么风的时候倒烟,随时修理。东家告诉我,冬天每铺炕,烧两捆林秸(高梁杆)。我在天暖时烧小捆,天冷时烧大捆。老人住的炕,总是烧大捆,烧完了炕,把烧火门堵住,不让冷风吹进炕洞里去,好保住暖气。凡是东家吩咐我做的事,我都尽心竭力的去做,不让东家分心。我满工时,东家对我说:"你做的太好了,你真忠诚可靠,将来一定能成人。"

四、孝心

    王善人说过:
    我放牛时,每逢年节回家,我妈总给我留些好吃的东西,我都不肯吃。我对我妈说:"东家给吃的东西,咱家里都没有,我吃得太饱了,一口也吃不下去。给弟弟们吃吧。"因为我年纪小,在外给人家放牛,我妈本来就不放心,怕我在外吃不饱、睡不好。若是在我妈面前狼吞虎咽的,不是更叫我妈不放心么?我才一口也不肯吃,好叫我妈放心。
    我家里穷,弟兄又多,我妈给我们做鞋,很困难,哥哥弟弟们,又都争着要新鞋穿,因此我就天天光着脚上山放牛。有一天,东家叫我去给亲戚家送礼钱,我本想回家去拿鞋,又怕我妈为难,就光着脚去了。第二天回家和我妈一说,我妈说:"你不穿鞋,就到亲戚家去(王树德是善人的族兄,所以王树德家的亲戚,也是善人家的亲戚),不是叫人家笑话我么!"我才知道错了。小时候有一天祖母在田间干活(割大烟),叔伯姐姐和祖母吵骂,伯父在旁边听着,并不管教自己的女儿。我想--儿孙出生的时候,亲友都道喜,像我祖母得了我伯父和我叔伯姐姐那样的儿孙,又有什么可喜的呢?
在家时天天听兄嫂口角,心里非常厌恶,感到很苦恼,便暗下决心,非逃跑不可。叨咕(自言自语)多次,妈妈知道我言出必行,便大哭起来。我知道有伤母心,便立刻给我妈叩头,安慰我妈说:你老放心吧:我绝不跑啦!

     清光绪六年(庚辰、1870年)王善人十七岁

五、学做活

    王善人说过:
   
我十七岁那年,在家学作活(种田),有一天跟我爹铲地(锄田),我问我爹说:人们辛辛苦苦地过家,还有个头(有完)没有?我爹说:过家还有头吗!我爹一边铲地,一边和我闲谈。讲起人生过日子的事,他老说:"我们朝阳人,每人有五亩地就保住命了。"当时我便暗自立志,决不多贪求。

    清光绪六年(辛巳、1881年)王善人十八岁

六、爱物

    王善人说过:
    有一天,我上树林子里去,找镰刀把(柄),找了老半天,也没找着。四弟问我:"你做什么去了这半天?"我说:"我想找个镰刀把,到底没找着。"他立刻进树林子里,割来一棵小树交给我说:"这不有的是么?"我说:"你把一棵能成长大梁的树苗给毁了!这太可惜了!我是想找一棵不成材的露根的小树,带根割下来,不用费工修制,又不损坏树苗,那该有多好。"
    你们不要以为,荒山上一棵小树,算不了什么。人得知道,人有人道,物有物理。懂得人性,会用人,能享人的福;懂得物的性,能享物的福;懂得树的性,能享树的福。把物用对了有功,把人领成了有德。

    清光绪八年(壬午、1882年)王善人十九岁

七、 扛活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十九岁那年,给人家扛活(就是做长工)。初上工时,就留心考查东家的心理和活计的做法。看他的院子若是清洁,东西放得整整齐齐地,就知道东家好干净、整齐,以后做的时候,一举一动,都要求干净整齐。看他的园子(菜园)和田里,垄沟深,粪土肥,就知道东家做活切实,不论做什么,都不能草率。若看东家院落零乱,东西放得躺竖卧地,做活时要是求整齐,他准说你误工。若是看他粪堆不整,园子地里荒草很多,就知道东家做活慌张,以后做活就要求快,若是求切实,他准说你做得慢。俗语说:"做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这话一点也不错,必先摸透东家的心理,才能使他称心满意。

 八、 刻苦耐劳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们朝阳县里团山子村高石匠的女人,非常肮脏,雇不到做活的,就是雇到,做不了几天也都不干了。只好出大工价雇人,我也是为了多挣几吊钱,答应给他做工。别人都劝我说不中(不可以),我说不管怎的,我也要做完,决不能像别人那样有始无终。
    上工时,到他家一看,实在太脏了!锅台灶下肮脏得不像个样子,一年到头,也不淘(洗刷)一次水缸,都有了味道。还有三个孩子,在屋里拉屎撒尿,遇到做活的(工人)回来吃饭,就拿东西盖上,等吃完饭,才唤狗吃,也不擦一擦,臭烘烘地熏人,苍蝇总是嗡嗡地。做的饭菜,不是酸了,就是臭了,简直咽不下去!我头三天,没吃过一顿饱饭。后来我就立志,吃饭的时候,不用眼睛看,不鼻子去嗅,还自己说自己--我才做几个月活,若是娶了这样的女人,该怎样呢?我每天园子里去,采些青菜充饥,还尽力做活(做工)。所以东家逢人便说:"我们家做活的,真是世上少有的人!"众人都佩服我有耐性,争着雇用我。

    清光绪九年(癸未、1883年)王善人二十岁

九、找好处

    春天旱,入夏以来却闹起连阴天,老不放晴,地里长满了杂草,不好铲(锄草)。东家只好出大工价,多雇人工。我和几个人铲地,过路的人对我们说:"这地真愁死人啦!"有一个同伙的答言说:"哪儿的话呢?这才是卖工夫的养老儿子啊!"(有儿养老,生活无忧。草多工资高,生活也可无优,有如养老之子。)大家听了,都哈哈一笑,我听这话很有意思。我才知道凡事都有好处,正面找不着,从反面去找。能从反面找着好处,才能免去烦恼。从这以后,我每逢遇到苦恼的事,就向反面去找好处。不但自己没有烦恼,还用这种找好处的方法,劝好了很多人。

    清光绪十年(甲申、1884年)王善人21岁

一○、问"做活的道"

    后四年期间善人在锦县城西十里台张家做长工。
    善人说过:
    我在锦州城西十里台张表兄家扛活,离家一百三十多里地,连做了四年。上工后,张家表侄叫我吃饭时喊道:"做活的,吃饭了!"我听了心里不高兴,因为以往都是叫表叔,才一上工就换了称呼。暗想--谁给起的这个名?怎么这么难听呢?以后我天天想--"怎么叫做活的呢?"总是想不通。我便一面做活,一面问天:"怎么叫做活的呢?"耕地时,便问牛:"怎么叫做活的呢?"问来问去,因为心念专一了,连对面的人大声说话,我听到的声音都很小,像听电话似的(当时科技没有现在的水准,电话中声音不清)。问到九十多天,对面的人说话,只看见嘴动,连声音都听不见了。问了一百天,才问明白了,这是"天命"啊!人做活,要"做活了",不可"做死了"。在东家方面,因为有做活(做工)的,园子、地里的菜蔬粮食才能种起来,一家人才能生活;在做活的这一面,因为有活做,才能挣到钱,养家活口,活己又活人。不只是这样,做活的若是能把东家的事事物物,尽心竭力的做好,叫东家佩服了,一旦遇着急难,东家准能帮忙,这就是"主有仁,仆有义。"虽是东伙(雇主和工人),无异至亲好友,一心一德,相爱相助,这才叫"做活了"。若是只顾多挣工钱,少做活计(工作),又挑剔吃喝,身是东伙,心似路人,做活再马马虎虎,走一处弃一处,这就叫"做死了"。
    我自从向天问明白"做活的道"以后,又明白东伙就是君臣,必须君敬臣忠,才合道理。我是由忠字门进来的。又问父道、子道、兄弟道、朋友道、姑娘道、媳妇道、老太太道,我才知道,人要想享谁的福,必得明白谁的道。比方说当父亲的,不明白当儿子的道,不但享不着儿子的福,反而生气惹恼的受罪。所以中庸上说:"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我虽是个极愚笨的人,没念过书,可是听人讲一个字,我就行一个字,再加上格物的工夫才贯通了的。

一一、忍辱

    我扛活时,打头的(领工)和东家,对我都很好,就是伙计(雇工)里,有一个人常欺负我,我不理他。有一天另外一个伙计同情我,抱不平,在休息的时候,当着众人对我说:"王老二,你太老实了!像你这样,怎能在外边闯呢?你不用怕他,谁再欺负你,就和他斗一斗,我帮着你。"我说:"我哪是怕他呢?我离开家一百多里,在这扛活。我好好地做活,我妈还天天挂念我呢!若再和人打架,万一传到我妈耳朵里,不就更不放心了么?我是怕我妈惦念我,着急上火,才学老实,我哪是怕他呢?"
    欺负我的人听了,当时就面红耳赤的,以后也不再欺负我了。

一二、立志学异样人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在十里台老张家扛活时,有一天,东家的同族,为了分家争产业,弟兄们争吵起来,拿刀动枪的,险些闹出人命。我从中尽力劝解,总算没出乱子。事后我想,他们是为谁争呢?想来想去想明白了,他们是为老婆孩子们争啊!当时我正在抬粪,正好抬到粪堆边,我把粪筐一倒,就大声说:"我非当个异样人不可!"(决不为妻子争财产,伤手足之情。)和我一起抬粪的伙计,瞅瞅我,也不明白我说什么。
    老东家因为和我家有亲戚,对我太爷(曾祖父)生前的事,知道得很详细。他常对我讲说,我太爷是读书人,精通诗文,还写一笔好字。每到石冻腊月、快过年的时候,左近市镇的商号和大户人家,都接他去写对联(春联),所以远近知名。他讲得很有意味,我心里暗自叹息!我太爷那么有名,我却目不识丁,将来有什么脸面,到地下去见我太爷呢?我是没法读书了,将来我有了儿子,就是要饭吃(讨饭),也要叫他读书。

清光绪十一年(乙酉、1885年)王善人22岁

一三、会"俭"字

    我听王善人这样说过:
    我自己常想,我人又矮又笨,全仗给人扛活,才有学活的机会。再看人家怎样待人处事,都有些什么好处,我是天天学,天天知足,越做越起劲。
    我常看见,做活的找活,东伙(雇主和工人)在讲工价时,互相争论,有的因为差钱无几,竟讲不妥。我就暗自立志--我今生一定当个不讲价的做活的,不论到谁家做活,从来不讲工价,东家给多少算多少,可是做起活来,还特别卖力气,绝不为了工价小就马虎。这么一来,头一年的工价,似乎少些,第二年就增高了许多,东家也没亏待过我。我自己还常想,像我这样一个又矮又瘦的人,东家肯给这些钱,可真不少!
    张东家是读书人,每逢看我们做活,就给我们讲故事,伙计们都不爱听,我倒听得津津有昧。有一次听他讲"吴保安弃家赎友"和"羊角哀舍命全交",我心里就暗自说,看我的!(决心要效法古人的行为)
    我在张家还学会了一个"俭"字,春天出外扛活,我妈给我做两双鞋,我仔细(小心)穿,省下一双,卖两吊钱,再加上七十吊工钱,一年七十二吊钱进家,我连一文钱也不花。所以我常说:"人若用良心做三年活,不胡花乱用,准有积蓄。"

一四、感化内东家

    王善人说过:
    东家奶奶(雇主之妻,又称内东家)好骂人,骂她儿子能连骂三天。我想一个人总骂人,不是好事,可又不好劝她。
    四月二十八日(农历)庙会,照例该放工(休假),早晨还得种一气地。她打发小儿子去看我们种完了没有?她想要种些包米(玉蜀黍)。她儿子也没对我们说,看完了回去,也没向她说,我们又不知道她的心意,把犁解了。她就大骂起来,我听她骂儿子,才知道原委。我在伙房吃犒劳(打牙祭),大师傅(厨师)来盛一次菜,我问一次:"她还骂么?"大师傅说:"骂呢!"连问了三次。
    我吃完了饭,走到上房前面,大声地说:"别骂了!气死位老太太,我们可担不起。"我又招呼伙计们说:"走!给她种包米去!"她出来说:"今天放工,可别再做活!"我说:"不要紧,今天是我们的工。"她拦也没拦住我们。种完了,我们去逛庙,她又说:"今天晚了!明天再去吧!"我说这是我们的工,耽误点不要紧。她觉得过意不去,故意说:"今天没钱给你们!"我说:"不用钱。"说着就走,老东家背着几吊钱赶来。我对伙友们说:"我们挑人家的礼,别叫人家挑我们的礼,晚上还得早点回去,做些零活。"一边说话,一边慢慢地走,怕累着老东家,等他赶上,把钱分给我们,又陪我们游逛了一天,晚上乐哈哈地回来。东家奶奶也乐了,以后她也不骂人了,反倒时常劝我不要生气。我说:"我哪有气,我是为了你们一家和乐。"由于这一桩事,我才明白,悟谁的道,谁就听你的话。
    有一天,少东家打他弟弟,他妈和妹妹都哭了。我就不让了,我说:"你是打你兄弟么?你简直是打你妈呢!你妈为此事痛哭,你能算孝么?"他一听,立刻就不打了。你看我这做活的,还管东家呢!这正是尽忠。一般人都是习而不察,才看不出窍妙!

一五、助人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在十里台张家扛活时,遇着一个打头的(工头),庄稼活平常,因为他会织布,东家为了冬天农闲时,利用他织布,才叫他当打头的。我们两个人送粪,我装车,他赶,车走后,远远的就听着他打骂牲口声,把嗓子都喊哑了。午饭后,我把粪车装好了,对他说:“我赶一趟试试好不?”他说:“好吧!这牲口可把我气死了!”我赶走后不大工夫就回来了。他说:“你还会赶车啊!那好了,你赶吧!”
    到了秋天,和人换工割地,人家来了一个打头的,两个伙计,当然由我们打头的领工。吃罢晌饭(午饭),外来的打头的对伙计们说:“下半天加点劲,把这个家伙压过去!”我把这话暗地里告诉了我们打头的,他一听很着急。我说:“不要紧,等一会儿下地,分高梁垄时,当然是你领头,你挨着我,外来的人再往下排,他们若是快要越过你时,你就丢下两垄给我割,他们追不上时,你再拾起来,到了垄头,还一点也看不出来。”结果,我们打头的,到底没被他们压过去。可是后边的人又下蛋(落后)了,落下去好远。我又帮他们割了几垄,赶到地头时,大家一齐到,那才有意思呢!有人说我:“你太傻了,为什么不把打头的压下去,显一显自己呢?”我说:“他是我们打头的,他要是丢了人,我们也不光彩。

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王善人23岁

一六、结婚

    我听善人说过:我二十三岁那年九月初三成的亲(即结婚)。
    【附录】王白老师守坤(内善人)讲话(民国二十五年,在长春总会高级班所讲。)
    我家在朝阳县云蒙山,树林子村,地方很穷的。我见着有德有福的人们,总觉着万幸。再往真说,是我那老善人,把我领好的。我年轻时虽没念书,我父亲很明白,在家有点家教。十九岁到老王家(与善人结婚)。因媒人上老王家要钱,看善人不错,保的媒,十二岁把我给他们啦(订婚)。十六岁我父亲得急病,一天工夫就故去啦。我父亲五月二十六日去的世,我婆家来人吊丧,命我给婆婆见礼,我才知道有婆家,你说我有多愚呀!到十九岁这年,择好九月初三日,我妈要给我弟弟结婚。我婆婆先到我家去说,五天后,也就这日子要娶我,我妈不给娶,我婆婆说啦:你要不给娶,我儿子下关东,多会儿回来多会儿娶。经我三叔说合,后来就允许结婚啦。
    老王家一个大钱未给,老白家也没要。我是真崇俭结婚,什么也没有。临走的时候,我婶娘向我妈说:你什么也不给姑娘吗?你儿子和她同日结婚,有褥子有被,也给你姑娘一个褥子一个被吧?我姐姐一褥一被也给我啦,共连两个褥子两个被,送亲的连壶水都未喝就回去啦。这省吧?崇俭吧?向老王家要的两件衣服,我也未穿。因为那两件衣服,还是借人家的,过门那天我就穿一套旧衣服,当天娘家的人就都回去啦,我婆婆也很觉着难堪。九月初三日结婚,十三日老善人给人家扛活,就回东家家做工去啦,十天的工夫,我还不认识老善人。善人临走那天起早,在我翁父身旁坐着,我只当他是我翁父呢。我给装袋烟,我说:爸爸,你抽烟吧。老善人说:爸爸还没起来呢!我一听,语声不对,才知道错啦。因善人早出晚归,十天我还不认识呢!你们说我有多么傻呀!结婚时老善人是借的灰大衫子,借的被褥。我就不必说啦,用水槽洗衣服,用破缸当火盆。到一个月,十月初三我妈接我住家,把我兄弟媳妇的衣裳,拿来给我穿,我生气没穿。一气住到腊月(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四小叔来接我说:我妈有病啦,嫂子快回家吧!我妈给做点饭吃啦。走到门口外,很冷很冷的,我妈含着眼泪说:你回来把我的棉袄穿去罢。我妈取出来与我穿上,我就走啦。到家,全是熟人,看我妈(婆母)正要没气啦!我送到屋把棉袄一脱,我大伯子(善人长兄)就说:你把棉袄借给妈穿罢。小叔也说:你给妈穿罢。我也不吱声。老善人在他妈面前坐着,说:真个儿的,我们四个人,还不起一个棉袄吗?我不认识他,他一说话我就怕他,当时我就借给啦。他们就说:妈呀!你老穿棉袄罢!等我婆母死啦,我妈来吊白,也未抱怨我。我记着第二年七月十五日来客人熬豆角,我含着烟袋给客人盛菜,善人见着了,便向我大嫂说:咱家侍候客,兴(可以)含烟袋吗?我嫂子说:你不管你媳妇,别来说我。善人说:领导这一家人,全在你一个人身上,所以才说你呢!我听着这话,当时我就将烟袋杆折断了,收藏起来,我立志从今以后永远不抽旱烟啦。 

一七、受辱度志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家里穷,年景又不好,借我姑姑家的东西(衣物),当在锦县城里。冬至月(十一月)家里赎出一部分归还了。等我满工回家,听说还有没赎的当,我姑父派人来,催着要得很急。我心想,既是至亲,一定会原谅,又是临年靠近,路上又有胡子(土匪)不好走,想缓到来年春天再赎,便和我大哥一同到我姑父家求缓期。哪知道我姑父一听说求缓期,就来气了,用手指着我们说:"你们老王家没一个好东西,真是一筐木头,砍不出一个楔子来!"损(讥骂)了我半夜,我连一声也不敢响,鸡一叫就从白枣树沟村我姑父家起身,赶到十里台张东家家借到钱,连夜进城,把当赎出来,送还给他。我心里想,他是个人,我也是个人,为什么穷富差得这么远?叫人损得这样难堪?他在乡里很有名望,我怎么没有呢?我才决定来年到他家去扛活,看他到底是怎么成的名?也让他看看我,将来能不能成材? 

一八、慈母逝世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妈五十一岁那年腊月,病得很重,我知道不能好了。她老可还很明白,临危前三天,身体疼痛哎呀哎呀的呼叫,我问我妈:“你老心里还惦念什么吗?”我妈说:“我就是惦念老四,因为他好耍钱(赌博),坏名在外,我死后恐怕没人给媳妇,要打一辈子光棍,我死也不了心。”我说:“这事在我,你老放心好了,有我,一定叫他成家人家,决不叫他打光棍。”我妈一听,即刻精神起来,对我讲起家族和亲友们的三世因果--谁家做过什么样的好事,得了什么样的善报;谁家做过什么样的坏事,遭了怎样的恶报,说得详详细细。一连讲了三天三夜,还嘱咐我,多做好事。她老算把“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真理,说得一明二白。最后她老说:“我有你这样的儿子,我很放心!”说罢,含笑去世。
    由这桩事我明白了,人若把心事了啦,准得善终。因此我常劝人当个“活死人”,准能得道。 

    清光绪十三年(丁亥、1887年)王善人24岁 

一九、弟兄分家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妈去世后,我们弟兄四人分了家。我大哥(树椿)和三弟(树森),都早已成家,只有四弟(树永),还没有成家。我为了帮助四弟成家,了我妈的心事,我和四弟同居,不过房子和田地已经平分好了。四弟给人扛活,挣的钱,由我负责放出去生息。他的地由他自己耕种,春耕时我换他回来,耕他自己的地。夏天铲地,秋天收割也是一样,都是我去替他扛活,换他回来自己做。我又劝他把积蓄的钱买牲口,有利归他,损失归我。几年的工夫,四弟已经积了不少的钱。四弟还是年纪轻,不懂事,背地里还有怨言。亲友们都对我说:“你待你四兄弟这样好,他还不知足,何必再管他呢?和他分居算了。”我说:“我只知道他是我妈最心疼的儿子,别的事我都没放在心里。” 

二○、立命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什么是道?你做好事,就是好道,好事就来;你做坏事,就是坏道,坏事就到。完全是自做自受,有天理的。
    我给人扛活,每逢上工时,必先到两天;满工后,多做两天才回家。在锦县十里台老张家,一连做了四年,没缺过一天工,还起早睡晚,凡是应该做的活计(工作),不用东家吩咐,自己看着该做的便做,应问的就问。别人做活都认为是给东家做,我把东家的家,看成是我的家,尽心竭力地去做。等我满工临走时,东家向我说:"你以后有为难道窄时,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帮你的忙。"后来我周姑父因我没钱给他赎当,损我(用语言讥讽叱斥),我向张东家借的钱,才把借他家的当(衣物),赎回还给他。后来又成全我买地,家里有了田地,我才能把家放下,入宣讲堂讲善书。
    现在的人专讲挣钱,不肯出力,反倒受了穷,我不讲挣钱,专讲挣命。什么叫挣命呢?就是我们为人做事,使众人佩服了,命就准长,这就是挣到命(立住命)了。像我的张东家,若不佩服我,哪肯帮助我呢? 

    清光绪十四年(戊子、1888年)王善人25岁 

二一、夺志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到周姑父家扛活,开春耕地,一边扶着犁一边大声问牛:"财主是天生的吗?"自己回答:"不是,是由勤俭上得来的。""名望是固有的么?""不是,是自己创的。"为了考查他怎么发的财、怎么成的名,对他的一举一动,我都暗中留意。天长日久,我才考查明白了,我姑父虽然脾气不好,心倒是蛮好的。对他妈更是孝顺,"晨昏定省,冬温夏凉。"都做得无微不至,不论大事小情,只要他妈一开口,他都服从。
    有一天,地邻把他家的地,窃占去一条垄。他去交涉,地邻又横不讲理,他想进城打官司。向他妈一回禀,他妈说:"祖上的家法是吃亏常在。俗语说:’穷死不做贼,屈死不告状。’你明天请厨师做几桌酒席,请老亲少友来作见证,由他指定地界,另立界石,免得日后子孙再起纷争。"我姑父立即遵照着办了。第二天众亲友到齐,他当众向侵占地的人陪罪说:"家母说,地是先人所置,我弄不清楚地界。今天在众亲友面前,向你道歉。麻烦你和众亲友,同到地里去,指定地界所在,另立界石,免得再伤和气。"侵占土地的人,面红耳赤地说:"我老糊涂了,大先生,别说了,我错了,地是你的。"亲友皆大欢喜。
    由这桩事我知道了,周姑父是从孝字上兴家立业,成的名。
    我心想,我爷爷有四个儿子,十三个孙子。自从我奶奶去世,就自立门户,贫困交迫,没人服侍。看姑父的孝行,真愧死人了!当时我就请假回家,把爷爷请到我家奉养。回来以后向我姑父一说,我姑父立刻站起身来,竖起大拇指说:"看你这种行为,老王家有人了!"
    周姑父有一位寡妇姐姐,快六十岁了,因为儿子当"胡子"(土匪)正法(处死刑),全家被剿,穷苦得无依无靠,住在姑父家里,他叫她在伙房吃饭,家里人都看不起她,连小孩子都常骂她。我就知道我姑父虽然被人称为孝子,他对孝字,还没尽圆满。
    有一天,吃完早饭,我在门外做活。我姑父又讲起孝道,很得意地述说他以往怎样尽孝。我就说:"我不佩服你的孝道。"我姑父大声说:"你怎么不佩服?你非说明白不可!"我说:"你老只能孝身,不能孝心,所以我不佩服。"他更大声说:"你得给我讲明白,不然我和你势不两立!人人都佩服我,你怎么不佩服我?"我说:"姑娘(女儿)是妈的心尖,你叫你姐姐在伙房吃饭,你和你妈在上房吃饭,她们母女暗中流泪,你还看不出来!你算哪一路的孝子!"我姑父听了,半天没讲话,然后竖起大拇指头说:"我摊着(有)你这样的亲戚,真算我有德。"立刻把姐姐请到上房,痛哭流涕的悔过。请他姐姐在上房吃住,从此以后,他们母女姐弟欢天喜地地过着幸福的日子。
    当他说:"真算我有德"时,我心里说,你有德也就是我有德,到底叫我把"志"夺过来了。所以我才说:佛也是由人成的,一伸手就接过来。人得叫人信服,才算是个好人,非叫人佩服了,不能算成人。若能实做实行,就能夺人的志,若想拍屎壳螂,就得用大粪;想拍黄鼠狼,就得用小鸡。不用去找,它自己就会来。所以,立志佛就来,诚意神就来,心正人就来,身成物就来,全在你自己啊! 

二二、祖母逝世 

    王善人说过:
    我八岁的那年,我爹他们老哥四个分的家,爷爷奶奶归我爹养活。后来我妈看我们弟兄四个将来长大了,日子必能过好。我爷爷有些养老地在我家,怕将来叔叔大爷们借口再来分家,在我十五岁那年,我妈叫我爷爷奶奶带着养老地,搬出去和我二大妈(伯母)住一起。
    我在周姑父家扛活那年,我奶奶死了。家里来人送信,我和姑姑回家奔丧,走在路上,我姑姑说:"你奶奶死了,你二大妈怎的不死呢?"我说:"二大妈有许多孩子,死了没有人照看,怎么办呢?你老可别这么说。"赶到二大妈家里一看,真是一贫如洗,连装老衣裳都没有。我奶奶停在堂屋里,连个烧纸的人也没有。我去找树椿大哥想办法,张罗出殡。我奶奶出灵以后,一共化了三百多吊钱。我二大妈守寡,我爷爷觉得住在一起不方便,才又搬出去独自生活。 

二三、迎养祖父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在周姑父家扛活,学来一个孝子,就决心接我爷爷回家。二月二十五日我向周姑父请假回家,在小庙前找到我爷爷。我问他说:“您老认得我么?”我爷爷说:“你是我的孙子,我怎不认得。”我说:“您老若真认得我,不用说什么,就上我家去吧!我是您老的真孙子,就是要饭吃,我也背着你老去要,您老放心好了。”我回到家也没敢说,他老也很达意,拿着行李和祖上留的供器,来到我家。我女人问:“爷爷做什么来了?”我爷爷说:“我四个儿子,现在只剩你公公一个人了,我找我儿子来了。”我爹说:“树桐养我一个人,还养活不起呢!你老再来,他可怎么办呢?”我急忙插嘴说:“爹可千万不要那么说,他老是我爷爷,你老是我爹,我应该养活你们,我为老人,就是累死也甘心情愿。”当初我妈不留我爷爷时,我爹不讲话,是丢了夫纲。我这么一办,把我爹和我妈不孝的罪全赎回来了。现在的人,知道爹妈有过,就隐瞒起来,不知替老人赎罪,正是陷亲不义,那才是不孝呢!

二四、谏言

    王善人说过:
   
周家表兄(名国元),读了十几年书,很有学问,在学房教书,收入丰富,生活很讲究,态度特别傲慢。他们父子不和,分居另过,我姑姑又是他的继母,他更不知道尽孝了。虽是住在一个院里,相处得像异姓人一样,我实在看不惯。
    有一天吃早饭,他说:“像我们读书的人,责任太大了!你看所有的忠臣孝子,哪一个不是读书的人教出来的呢?若是误人子弟如同杀人父兄,就有罪了。”我说:“你只知道读书人的责任大,你不知道世上每个人的责任都不小啊!我是庄稼人,在你家里扛活。我若是不尽心竭力得做活,每晌地(七亩)少打一石粮,十晌地就少打十石,你说少打这十石粮,是亏了谁了呢?”他说:“亏东家了。”我说:“你说亏了东家,我问你,东家能不能因为少打粮,就少吃饭呢?”他说:“不能少吃。”我说:“我也不能少吃一口饭,究竟少了谁呢?实在是亏了天(天下众人)了。你只知道教书重要,我告诉你,我在铲地分苗时,掌生杀大权,应留那一棵,应去那一棵,我敢说一棵也没屈了它,一定选大的留。若没有天灾人祸,经我手种的地,准能多打粮,我就有这样自信力。你自以为责任大,若没有庄稼人种地,有钱你都买不到粮,活活得把你饿死!你要知道,世上各行有各行的天命,缺那一行也不中,哪有贵贱之分呢?”

二五、铲地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在周姑父家扛活,和打头的王老四一起铲(锄)头遍地,我说:“拨小苗,最好是留大的,离得远近差些也不要紧。注意把小苗和莠子(草)分清,若是留错了,秋天莠子结籽落地,来年就要长草、荒地。铲地要深、得接上湿土,把铲下来的草,埋在土里,免得复活。”他不听。最有趣的是,我铲过的小苗,当时细看,比他铲的能高出一分,等七、八天以后再看,我铲的地,长得又黑又壮,他铲的又黄又细,青苗在地里,一垅高一垅低,到秋天打的粮,就差的更多了。打头的对我说:“若按你做的活计(工作),所用的心计,使的力气,都比我强得多。可是你只挣七十吊,只有我挣的一半,你太吃亏了!我看你还是马马虎虎算了,管他草多草少,打得粮食多少,反正我们为挣工钱是真的。”我说:“你想错了,我才是真挣着了,你赔得多啊!”当时王老四不懂我的意思。我说:“你的工价比我多一倍,我做的活多,你做的活少,就是我有余,你不足了。再说东家也不容易,要有土地、粮食、种子、牲口、粪肥,还要雇人工,专为的种地,还要靠老天爷刮风、下雨、日晒,由春天盼到秋天,才能收割到家。若是只为我们工夫不到,少打了粮,我们能对得起谁呢?对自己是亏了良心,对东家是不忠,对老天爷是亏了天理。若是为做活时不尽力,亏了这许多道,我可不干!”
    哪知三十年后,我在东三省,提倡许多义务学校,安东徐学董(瑞麟)和张办(雅轩)在朝阳创办凤仪女子师范学校,请我去参加开学典礼。我到朝阳一下火车,戴县长同许多人在车站欢迎我,打头的王老四,也在人群里看热闹。他一看是我,便挤出人群对我说:“你不是王老二吗?”我说:“是啊!老打头的你好啊?”他说:“好什么,现在连扛活都没人用了,还打什么头,天天卖零工度命。你可真好了!”我说:“我不是现在好的,咱们俩一起铲地时,我就好了。当年我和你讲的话,你还记得吗?”王老四说:“当时我存心不良,而今我挨冷受冻,忍饥挨饿苦不堪言。那我今后得怎样做人,才能好呢?”我说:“你今后可以天天捡粪,随便倒在别人地里,拿为己的心,为别人服务,你就好了。”王老四很认真的,依照我的话努力实行。不久有家财主看见自己地里有一大堆粪,一查才知是王老四送来的。他看王老四还能检粪,便收留王老四住在家中,供他食宿,每天随便检点粪就中,王老四真有了安身之处。由这桩事证明出来,人用好心,做好事,就能得好结果。

    清光绪十五年(已五年、1889年)王善人26岁

二六、养祖父被告

    王善人说过:
    当初分家时,我爷爷只得十斤草棉养老,这十斤里又被人家要去四斤。我接我爷爷回家以后,这年冬天,四婶(魏氏)又把我告了。她说我爷爷在她过门时,用过她几匹布,又当了她几床被褥,共值十几吊钱,本利算来一共八十多吊,说我既养活爷爷,这笔钱就应该由我还。我没给他,她把我告了。官判叫我还她,连打官司花了一百四十吊。我爹便愁眉不展的说:“你一年才挣七十吊钱,这可怎么好呢?”我说:“我应该养活爷爷,若是因为她告状,就这么说,被爷爷听见了心里会不安。若使爷爷不安,你老就亏孝道了。可千万别再说那话。”我爷爷对我说:“她是告你么?她简直是要砍倒我的高梁树呀!(使我没饭吃的意思)”我就向爷爷说:“你老不用愁,我是你老的真孙子,我就是穷得要饭吃,也背着你老一起去,决不把你老扔了,你老放心吧。”这时,我一面劝我爹,一面还得安慰我爷爷。好在我生来就有这种特性,越遇逆事,越长志气,只要我做得对,怎样艰难困苦,我也不怕。何况为了养活爷爷,她越逼我,越是增加我孝的力量。我常说:“人欺人,天不欺人,天加福是逆来的。”若是遇着逆事,自己立不住志,那就半途而废了,我的道也就是这样尽的。像我这样又愚又笨的人,若不是当年尽过孝道,又会讲什么呢?人的身子是累心的,我爷爷在外自己过,因为吃食不好,心里苦恼,背都弯了。自从接到我家以后,我女人自己吃树叶,还给老人做饭吃。他老吃得饱,又舒心,腰板也直起来了。

    清光绪十六年(庚寅、1890年)王善人二十七岁

二七、救蒙古女人

    王善人说过:
    团山子南屯,李东家四十岁了,还没有儿子,娶了个蒙古女人做小妾,才生了一个儿子。因为附近有煤窑,那一带家家户户都是用煤火煮饭。蒙古女人,初来乍到,不会使用煤炉,煮的饭,不是生了,就是胡(焦)了。内东家(王氏)因为嫉妒她,在一边看笑话。东家每逢吃饭就生气,他怕做活的(工人)吃不饱,不卖力气做活。当蒙古女人把茶饭做坏了的时候,时常挨打,内东家不但不帮助她,还暗自得意,我实在不忍心。老东家亲自陪我吃饭,遇着饭做夹生(半生半熟)了,或是窜烟了,老东家开口就骂她,举手就打她。我看到这种情形,就故意说:我爱吃这样的饭,还比往常多吃一碗,免得老东家生气。每逢下雨阴天,不能下地做活时,我就说:“今天外边没活,我做饭。”借这机会,告诉二内东家(蒙古女人)用煤火的方法。
    不过半年工夫,她就学会了。老东家也不再生气,二内东家也不再挨打受骂了。日子长了,我看老东家高兴的时候,就劝他说:“二内东家抛井离乡来到咱这地方,举目无亲,语言又不通,风俗习惯也不一样,只有你和少东家(指蒙古女人所生的孩子)是她的近人,你得同情她,优待她才对。”老东家说:“你说得很对!我哪里是爱生气呢?她把饭菜做坏,我是怕请雇的人不愿意,才打骂她。”到我满工时,老东家说:“你这个人,我算考查明白了,真有良心!现在我也不生气,她们娘俩也得好了,这全是你的功德。以后有为难的事,尽管来找我,只要我做得到的,一定帮你的忙。”

    清光绪十七年(辛卯、1891年)王善人二十八岁

二八、替四弟扛活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二十八岁那年正月,四弟说他要买粮食,和人讲好了年工,要先支工钱,东家向他要保人,叫我给他作保,我就答应了。后来他耍钱,把工钱输光,就走了。到上工时,人家来找保人。我一句话既说出口,不能说不算,就替四弟扛了一年活。
    四弟妹不是今天来借米,就是明天来借柴。我一看太难了,就说:“搬回来吧!四弟常不在家,你一个人,日子怎么过呢?”她就搬回来了。不久四弟也回家来了,和我一起做活。过后四弟妹看她男人,很守本分,嫌家里人多麻烦,就又分了出去。像这样分了合,合了又分的,总共三次,我始终没说(没有说道怎样都好)。亲友们都看着不平,向我说:“你太傻了!像老四两口子这种人,早就不该管了。你这样对待他们,他们也好不了,把你也累坏了。”我说:“我既不能把他领导好,再不能养活他,怎么当哥哥呢?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兄弟,不管吃亏不吃亏。”有一天四弟耍钱输光了,就跑了(逃走了),音信皆无。四弟妹想出去找他,我说:“这大的天地,你上哪儿去找他呢?你自己想法过吧!”她生气,把孩子放在我家说:“你看孩子,我拾柴去。”我看孩子不合道,就出外做活去了,我女人才把孩子抱起来,四弟妹从此就独立生活。直到后来我守坟(庐墓)时,给人讲病,四弟在黑河金场,听人传说,我成了活神仙,他才回家来。

二九、尽悌道(给四弟结婚)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爷爷和我爹都是庄稼人,得闲就给粪堆肥,种菜园子地,所以每年的收获都很好。我四弟听别人都称赞我能尽孝,他不服气说:“老人帮着他过日子就是了,怎能算孝呢?我若成了家,不让老人做一点活,干享福。”我听说了,立刻托媒人给四弟说亲,以了我妈临终的心事。等四弟妹(弟媳)过门才三天,她就说:“媒人当初提媒,只说是光棍汉一个人,并没说有两辈老人和哥哥嫂子。”要出去另过,四弟就同她分出去另过了。当时我爹愿意跟四弟去过,我就说:“若是愿意去,我给一晌地做养老。”四弟没答言。过几天又托人去问,四弟说他女人不答应。我爹一听,虽是心里不高兴,可也无法,只好作罢。我女人说:“我侍奉老人,四叔说我不孝,他现在成了家,怎不接爹去尽孝呢?”我当时就说:“听妻言,乖骨肉,有伤天理。四弟妹过门三天,就主张分家,割了手足之情,夺了父子之亲,伤天害理,没有比这更坏的了。”我就知道她一辈子不能享福,还不会省心。
    分家以后,四弟就不肯做活了,天天耍钱(赌博),不到一年,把东西都输光了。

    清光绪十八年(壬辰、1892年)王善人二十九岁

三○、领妻尽孝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四弟成家后,分了出去。过年的时候,我和女人给老人包饺子,她包得大一个小一个的。我便说:“你怎不好好得包呢?”她气着说:“花顶好聘礼娶的,有孝心的媳妇不侍奉老人,像我这样苦熬苦做的,还不讨好,你还嫌我无用,我也不当好媳妇了!”说完回她屋里去了。我说:“好!爹妈养我,也没求过人,我侍奉老人,何必求人呢?我告诉你,咱俩也学一辈古人,王三姐住寒窑,受了一十八年苦,享了十八天福。你到我家来,侍奉老人五年,也可以享五天福,你歇着(休息)吧!”我就自己把饺子包好,煮给老人吃了。我只吃个半饱,若是我吃十分饱,便伤了夫妇的义气。
    我又仔细寻思,她平素不是这样人,今天的火气是从那里来的呢?想来想去想明白了,她为了两宗事:第一宗,是她看我给四弟妹的聘礼太重,布料成色都是最好的。娶她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可是她不知道,因为四弟不成材,不这么做,没人肯给媳妇。我是为了做到,在我妈临终时,我答应过我妈的话,才这样做的。她不知道我的苦衷,误会我不公。
    另一宗是四弟在没成家以前,常常说她不孝,等娶了媳妇才三天,就分出去另过,连一天也没侍奉老人,我爹要跟去,我还给七亩养老地,四弟妹还不答应。她才不服气,在心里闷了好久,今天才发泄出来。
    从此,我就自己做饭,侍奉老人,过了两天,我想若这样苦闷下去,未免太愚了。便故意大声招唤我侄儿说:“你到你婶娘家去,问问他们老白家娶了媳妇侍奉老人不?我们老王家,不侍奉老人可不中,叫他们来人,把她领回去。天天蒙头睡觉,也不吃饭,若是饿死了,我可担不起!”这样一来,家里人,才晓得我们生气了。
    我二大妈手里拿着棍子从外院骂着进来说:“不用去!找人家做什么?媳妇不听管,给我打。”我一看,这事不好,便用两手把门叉住,不让二大妈进屋,我说:“你老放心吧!你侄儿绝不能怕老婆,你老先请回,我自有办法。”她便回去了。一转身我就说:“侍奉老人五年的媳妇还要打,像那连一天也没侍奉的,就该杀了她么?”我这是隔墙告状,为的是泄她的火。
    我爷爷向我爹说:“她既不愿意侍奉我,只好另做打算,不要为我叫他们俩口子伤了感情。”我听了这话便对我爷爷说:“这件事,我自有办法,你老别多心了。现在的人,不顾父母,领着妻子儿女出去过的,到处都是,我绝不做这种人。也不会和她打骂,你老放心好了。”
    后来,我三弟夫妇俩来了,我把她误会的原因,和我的苦衷,向他们说了一遍。三弟妹到屋里去,向她详细一解说,又劝上几句,领她从屋里出来,给老人磕头认罪,她说:“我并不是不愿意侍奉老人,因为四叔说我不孝,我才生得气。还是我自己糊涂,想不开,睡了两天,反累了爷爷和爹的心,以后我必定好好地侍奉。”
    我说:“各行其道,不必计较别人说好说歹。”关于件事,因为我始终没有生气,才把她领明白了。

三一、立志改风俗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们弟兄四个,大哥和三弟四弟,都好耍钱(赌博)。人们春种、夏耘、秋收、冬藏,辛辛苦苦地忙了一年,好不容易把粮食收到家里,一到过年,不论男女,家家户户,都耍钱玩,弄得废寝忘食的,劳神误事,都有倾家荡产的!好好的一个人,一耍上钱,就什么也不想做了,好人也变坏了。因为恨耍钱的风俗太坏,我就怨恨起过年来了。常想——古人为什么留下过年呢?每逢过年,大年初一我也不休息,照常挑粪做活。别人看见就讥笑我说:“牛马还有三天年,你何必那么刻苦呢?”我说:“我是穷苦人,闲着就生病。”我心里暗中立志--我一辈子也不耍钱!

三二、长疮疾

    王善人说过:
    我因为愤世嫉俗,所以一面做活,一面生气。更恨耍钱的风俗太坏,人们千辛万苦地一年忙到头,好不容易盼到秋天,把粮食收到家里,又过得什么年?每逢过年人们就耍钱,把人都玩坏了!我因为常生气,自从二十四岁那年,在肚皮上就起了一个包,起初只肿着,日久变成了疮,出头流脓。头几年用宽带子把腰紧上,压在疮口,还能照常做活。长了五、六年,也没请先生(医生)调治,到了二十九岁这年秋天,修理犁杖震着了,腹部的疮肿得像水瓢,疼痛难忍。
    听说有位谭喇嘛,以往也长过疮痨,是去北京治好的。谭喇嘛不但把自己的病治好了,还学会了治法,成了有名的外科先生。就雇了一辆小车子,把谭喇嘛请来。他一下车就说:“喂呀!这么三间小破房,怎请得起佛喇嘛来看病呢?”把他请进屋里,吃完了饭。他叫我把带子解开,看了看疮便说:“你这么穷,这病你治不起,药太贵了。你想吃什么就吃点,等着死吧!”我就大声说:“你老不给我治,我也死不了。”谭喇嘛问:“为什么呢?”我说:“我上有两辈老人,还得我养活!就是我没福,老人哪能都没福呢?”他一听便说:“哎呀!你还是个孝子啊!这么说有你的命在啊!有你的命在啊!”谭喇嘛临走时,没给留药。我女人白守坤跪着恳求,才给留下三包药粉说:只能保住命就是了,终究是个残废人了。
    我自从用过他的药,疮口虽然没封好,可是能起来行动,照料家里的事务了。以后还是应着节气出脓,不能做费力的活。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07-12-31 浏览人数: 2815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1)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985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