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王凤仪言行录(95-111)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故事
 
王凤仪言行录(95-111)
使用手机阅读
 
The records of Wang Fengyi's speech and behavior (95-111)
 
 

卷二 王凤仪善人讲道(教人)兴学录

第十章 讲病兴学(1911-1917)

    清宣统三年(辛亥、1911年)王善人四十八岁

九五、给王恕忱讲病

    清宣统三年正月初七日,王善人在海城县腾鳌堡宣讲堂,宣讲完善书说:“外国医生,用爱克斯光,能照出病的所在。我不用爱克斯光,也不用把脉,只看气色就能知道病源。西医会割病,我会讲病。不论什么样的重病,都不用吃药,我一讲,就能叫病自消自灭。”
    听众中有位张雅轩(名鉴容)听了甚感奇异,又不太相信,碰巧他同村好友王恕忱(名忠义),患转食重病,已经八年之久,医药无效,第二天,他请善人到周正堡,给王恕忱讲病,也是想考验考验善人是不是说大话。善人见病人躺在火炕上,肚子胀得高高的。先问病人家中几口人?都是什么人?然后拿出一本妇女家训念道:“三皇治世立人间”,张雅轩接口说:“‘五帝为君紧相连’,你真欺负我们海城县没人!这种书,连放猪的小孩也会说,还用你念!我是请你来讲病,不是请你来讲书的。”善人说:“讲书就能好病。”他说:“我看你是不会讲病,是来骗饭吃的!”说完转身就走了。善人继续对病人说:“三皇是天皇、地皇和人皇。人说是上古的三位皇帝,我说天皇是玉皇爷,管人的性,人要是动性耍脾气,天就降灾;地皇是阎王爷,管人是命,人要是坏了良心,违背伦常道,地府就降病;人皇是皇王爷,管人的身,人要是犯罪,国法就处罚。三皇管人的性心身三界,是为了叫人学好。人要是不亏天理,玉皇爷管不着;不坏良心,阎王爷管不着;不犯国法,皇王爷管不着。你的病是由气上得的,因为你的性情太耿直,宁折不屈、不服人、好抗上,和你爹不合性,每逢你们爷俩说话,不出三句,你准生气。你若想好病容易,若肯自己悔过,就能把病吐出来。你若是不信,可不能得救!”王恕忱听善人把他的性情说的分毫不错,很是信服。善人连着给他讲了三天伦常道。他说,在听讲时,肚里的病在动。善人说:“既是这样,我告诉你一个方法,晚饭后,你把你全家的人,集到一个屋里,专讲你以前不尽孝道,所犯的过错,怎样生气?怎样触犯老人?对哪些事不愿意,对哪些事不称心?说得越详细越好,翻出良心来,就能把病吐出来。”吃过晚饭,王恕忱叫人把他扶到祖先堂,聚集全家人,请他父亲坐在祖先龛旁,王恕忱跪下,说他以往和他父亲发生口角的错处,说了半点多钟。他父亲说:“你还算有良心,知道认错。你想不起来,我替你说,你听着!”便说起他已往的种种不对,他一一磕头认罪,天良发现,痛哭流涕,开始呕吐,最初吐出来的似痰沫,接着象稠粥,还有硬块,最后是绿水,吐了近两面盆,把多年的淤积吐出,大肚子立刻消了,除有些气力弱,病完全好了。
    张雅轩见王恕忱的病好了,暗中问王恕忱,善人向他吹气、念咒没有?用药没有?王恕忱将经过的情形,据实以告。张雅轩说:“这种治病的方法,我非学不可!”他才诚心诚意的向王善人请问讲病的方法。

九六、讲病方法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给王恕忱讲好病后,常到他家去讲道,有一次从王恕忱家出来,路上碰到张雅轩(雅轩故意在途中相候),问我说:“王恕忱的病,医生都治不好,怎么经您一讲就好了呢?您究竟有什么方法呢?”我说:“我会看人的性,并没有什么玄妙。人做什么事,就变成什么性;做好事就变成善性,做坏事就变成恶性。现今的人,都被物欲迷住了本性,一味的争贪搅扰,稍不如意,就生气上火,哪能不病呢?因为人一有贪心,便生烦恼,这是病根。我讲病是用三种方法,就是收心法、顺心法和养心法。人在病重时,心神无主,所以心慌意乱、精神恍惚,要先用‘收心法’,唤起病人的信心。说你要真信,我有法救你,你要不信,另请高明。病人求生心切,盼望病好,就能生出信心,然后再用‘顺心法’,对病人说:‘你心里有难过的事和过不去的事,向我说说吧!’引诱他说出内心的真话,他越说,心里越痛快,精神就振作起来了。最后用‘养心法’,问他信什么教?他说信哪一教,就说那教的教祖真灵,劝他向教主悔过。如无宗教信仰,就劝他向祖先或父母悔过,坚定他的信心,除去他的疑惑。过悔真了,翻出良心来,病就好了。最要紧的是要按照伦理讲,因为本分是人的命,什么本分,不会当什么人,就是不要命了!并不是天不叫人活着。例如,当儿子的,你叫他说老人的好处,他要是说不出来,就知道他亏孝道,是丢命的人。不信你叫他说老人的短处,他准说得出来。这种人,心里怨恨老人,生气上火,才生病的。真能悔过,立志尽孝,找回本分,就得回命来了,病也就能好。可惜一般人都不知道,天理管人的性,道理管人的命,不信你看着吧!越是不尽伦常道的人,如父母不慈,子女不孝,兄姐不友,弟妹不恭,朋友不信,将来越吃苦受罪,没有福享,准是苦恼无边呀!不过给人讲病的人,必须立住志,发大慈大悲救人的心,心越真越灵。千万不可贪人财物,一起贪心,就不灵了。”

【附记】张雅轩初试讲病

    张雅轩想试试王善人所讲的方法,是否有效?恰巧他村里有个樊老太太,病得很重,他便去看她。
    病人家中,是婆媳二人,过穷日子,生活十分困难。他到了樊家,老太太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说:“原来是张大先生。唉!我家太脏啦!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他说:“不客气。”便坐在炕沿边上说:“你老是害了什么病?感觉怎样呢?”樊老太太说:“我的头晕,也吃不下饭去,怕是不易好啦!”张雅轩说:“不会的。我看你的精神很好,你是有什么心事吧?不必心窄,说出来大家想想办法。”樊老太太说:“你还不知道吗?我儿子出外三年,音信皆无,我又是这个样子,有早晨没有晚上的,媳妇又年轻,‘壶中无酒难留客’,眼看我这家人,不就完了吗?”张雅轩说:“你老可别这么胡思乱想,象你这样忠厚老实人家,不会走到那一步。听说你儿媳妇也很孝顺,我前几天进县城时,还听说有人见过你儿子呢!等我再进城去,替你打听打听。”老太太一听说有人见过她儿子,便坐起来说:“是真的吗?”雅轩说:“是呀!你老别心急,我回去打发人给你送些柴米来,你老放心养病吧!”又问她:“你家供什么神呀?”她说:“只供着灶君。”雅轩说:“灶君最近灵得很,你叫媳妇上三注香,祷告祷告就好了。”老太太说:“是真的吗?别人都说我不易好呢!”雅轩说:“你老的精神很好,绝死不了,你要是死了,我给你偿命!你老还有后福没事呢!你儿子也快回来啦!我走后,你向灶君祷告祷告说:‘我不会当老太太啦!您保佑我好了吧!’若能诚心诚意不住声的恳求,不出三天准好。”

   
张雅轩回家后,叫人给樊老太太送些柴米去。第二天进城,求人用她儿子的口气,写了封信,说是离家三年,因为没赚着钱,所以总没有给家中写信,随信汇去银元十元,等再赚些钱就回家。嘱咐媳妇,好好孝顺母亲。樊老太太婆媳二人,都不识字。听张雅轩念信,又得着钱,非常欢喜。不久,病就好了。婆媳均努力工作,生活也不困难了。不到半年,她儿子果真回来了。

九七、讲“善、功、德”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有一次我到王恕忱家讲道,张雅轩送我回腾鳌堡,在路上他问我做人的道,我给他讲“善、功、德”说:“为人施舍财物,救急扶危济人,那叫做善。行善的人,将来准富,有洪福享。因为天不亏人,天理是明中施舍,暗里天还。要是为了义举,尽心竭力,任劳任怨,刻苦完成,那叫做功。有功于世的人,准出贵,有权柄。因为舍己为人是出贵的根。人借行善立功,把性情练得炉火纯青,遇逆境能和颜悦色地忍受,死心化性,才叫做德。有德性的人,才能立住万古。因为救人的性,是一救万古。人能做到善功德三个字,就是圣贤了。”张雅轩又问:“那要先做什么好呢?”我说:“最好是办女义学。因为妇德女道,早已失传。一般的风俗,又都重男轻女,还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不知女子担负生儿育女、相夫教子的重大责任,愚鲁的母亲,难生贤慧的子女。周有三母(太姜、太任、太姒)才生出圣帝明王,有圣母才有圣子。现今,女子不读书,怎能明理?不明理,怎能生孝子贤孙?以天时来说,圣人生在小康时代,专教男子希圣希贤,是先来‘开天’;我提倡女义学,昌明妇德女道,是后来‘辟地’。将来女子也能做官,也能治国,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说话中间,已走近腾鳌堡。张雅轩说:“好!看我的吧!”说完反身就往回走。我听他话里有因,也反身追问说:“看你的什么呢?”他说:“你不是说办女学好吗?”我说:“是呀,怎么,你能办吗?”他说:“你老不知道,我母亲在世时常说:‘家有贤妻,男儿不做横事,我因为没念过书,当了一辈了白眼瞎(文盲),你将来有儿女时,都要叫他们念书,要能立一处女学更好。还要多做善事,我因为每次做饭,先抓出一把锅头米,留着周济穷人,才生的你。’现在又听您说办女学有这么重要,所以我决心三年穷,创办女义学。”

九八、辽阳县张忠保女义学

    王善人说过:
   
初到海城时,我讲善书走到辽阳县张忠堡村(腾鳌堡镇北)。村里房守仁的妻子是续弦,对待他前妻所生的子女,百般虐待。她听我宣讲善书后,痛改前非。有一天,我宣讲“爱女嫌媳”(宣讲拾遗之一章),书中描述婆母虐待儿媳的惨酷,听众无不下泪。我对听讲的少女们说:“谁说人没有良心?我看人人都有良心,皆因你们没念过书,才不知道尽孝、尽悌的道,你们为什么不念书呢?”她们都说:“要有学房,我们愿意念书。”房守仁感我的恩,愿意设立学校。我和房守仁步行去锦州请教员,一路上非常艰苦,这年春天河里的桃花水很大,我们从太子河的小河口上船,一直到田庄台下船,然后步行到沟帮子,一天没吃着饭,到太阳落山时,走几步就饿倒了,等到了沟帮子,饭也吃不下去了,到锦州羊圈子村,请来于瑞英任教。四月初二日开学,仅二十八天,辽阳教育局认为不合格,便被解散了。

九九、海城县周正堡女义学

   张雅轩听善人讲“善功德”后,六月,暂借胡德柱粮房一间,开办周正堡女义学。聘请关刘化行(名国南)任老师。关老师是海城县人,大家闺秀出身,幼年读过诗书,婚后不久,丈夫去世守节,已经五十五年,和张雅轩有亲戚关系,因为是义举,才出任义务老师。
    清代末年,风气不开,在乡下男孩子受教育的都很少,女孩更少念书的啦。尤其是海城一带的风俗,女孩子都积私房钱,农忙时做零工,赚钱积存起来,准备结婚后,生男育女时使用。因之,谁也不肯来上学。张雅轩招不到学生,只好每天花八个制钱,雇女孩子来念书,学生家长又反对,说她们在家里,穿怎样破的衣服都可以,要是上学不能穿得破破乱乱的,没钱给他们做衣服。张雅轩答应做新大衫,才雇来八个学生。善人对王恕忱说:“咱俩得和雅轩到各村镇去劝募学生,不能专靠雇人来念书。”便一面宣讲善书,一面提倡读书的好处,又劝来八名,共有十六名学生,才正式开学。平均学龄十八九岁,可见初立女学有多么困难。初期连书桌黑板,全都没有,围着高梁囤念书。以妇女家训、妇女箴规等做为课本,后来才采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标准课本。张学董并叫他太太刘福堂和弟妹于玉堂,也都上学念书。七月又在周正堡前街增设一处,请袁殿文任老师,后学生达八十多名。秋天把两处女义学合并到张雅轩院内,增建教室,定名为周正堡淑贞义务女学校。
    善人深知当地的风俗,旗人(满旗人)的规矩礼节太严,而汉人又太不重视礼节。因为汉人多是各省逃荒年出关的穷苦人,只知道赚钱买田地。因之,女义学重视礼教,实行尊师敬长,教导学生上下学,必须向长辈行礼,并提倡俭朴实行。义学女生,规定穿蓝布长衫,扎青色辫子根,放学后要帮助家里操作,尽孝悌的道。学生上学读书后,对人彬彬有礼,又自动操作家事,家长们非常欢喜。一传十、十传百,乡下人也都愿意叫自己的女儿上学读书了。远路的学生,免费住校,仅自备食米。蔬菜、酱也由义学免费供给。因之学生人数日增,奠下基础。
   善人常说姑娘是爹妈的心尖,我办女学,直接教育女生,间接也劝化了她们的家庭。

一○○、白老先生戒酒兴学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白抚辰(名克忠,一九二一年四十三岁)是辽阳县千山站人,喜欢听善书,仰慕杨一孝母成仙。他长兄白子安是秀才,他是个白丁(没有功名),他觉得一辈子也赶不上哥哥,心想要能成个神仙,不就比秀才哥哥强了吗?听说我给王恕忱讲好病,又听说我没念过书,守坟明道,才会讲病。他以为真的遇见活神仙了,非跟我学不可,便随我宣讲善书,劝善兴学。日久,他也学会看性讲病,天天走百家门讲病齐家。人称他为“白神仙”。白抚辰的爹,性情刚强,好饮酒,酒后便骂人,更不赞成办义学。白抚辰在母校困难时期,常偷家中的米,送给义学。
    有一次,我走到他家,劝他爹说:“你刚强了多半辈子,只因为酒后无德,出口伤人,才有人背后叫你酒鬼!好好一个人,为什么要当鬼呢?要是天天善言善语,别人必称他为善人。恶言恶语,别人必说他是恶人。我看你要是能把酒戒了,谁不称呼你一声白老太爷呢?”他说:“好!明天我就戒酒。”第二天吃饭时,他把酒斟到杯中,自言自语说:“你要喝,我偏不给你喝!”又把酒倒回壶里去。象这样反覆好多次,才吃饭。到第四天,从他嘴里爬出一条酒虫,才把酒戒好。后来我又劝他办学,他便命他长子白子安设立千山站女义学。

一○一、给刘自阳讲病

    刘自阳(名玉清)海城县宝石山人,性情固执高傲,我行我素,连亲手足都处不好,各自为政,是苦恼的家庭。他腹内长了一块病,他的内兄陈兴亚曾留学日本,相信西医,给他请大夫治了多年,不但没效,反而日见沉重,终于不进饮食,每天仅能喝几匙人奶。
    宣统三年(1911年三十六岁)他请善人去讲病,善人对他说:“你的性子是木克土,天天看别人不对,又不肯说,暗气暗憋,日久成病。你要想好病,必需变化气质。要不化性,恐怕性命难保!你要练习见人先笑后说话,找人的好处,心里才能痛快,病才能好。”刘自阳自己承认平素因不满意现实,专找人的毛病。善人给他讲了三天伦常道,对他说:“你这病不是一天得的,是慢性病,不会一下子就好,我五天后再来,不必去接我。”到时又去给他讲伦常道,助他能认不是、找好处。临走说:“你好好往回归(反省),我七天后再来。”
    第三次去,刘自阳的病就完全好了,能随善人游行各地听道。本分是人的命,善人给他讲伦常道,教他认清自己的本分,知道自己的不是(错误),把不是认真了,找回本分,就是得回命来,病也就好了。

 民国元年(壬子、一九一二年)王善人四十九岁

一○二、辽阳县穆家堡及海城县新台子村等七处女义学

    王善人说过:
 
   孙恒昶、孙周静轩(名淑坤,一九一二年二十五岁)夫妇,是辽阳县穆家堡村人。家道殷实,是半耕半读的人家。孙恒昶和张雅轩是世交,往还亲密。他见张雅轩突然兴学,很是惊异,便借听我讲善书为名,常来暗中查看。日久,了解了我是为救女子出苦得乐,才倡办女义学,也很佩服张雅轩见义勇为的魄力。他们夫妇乃用自己的住宅,成立穆家堡女义学,由孙周静轩自任老师。孙恒昶因为家中富有,平素无所司事。从此一面办学,一面随我宣讲善书、学道。因为身心有了寄托,所以精神非常愉快,更领起善风,真是利己利人,为善至乐。
    高正午(名元中)是海城县新台子村人,弟兄四人,排行老四,是腾鳌堡宣讲堂的宣讲生。因为我给王恕忱讲好病,他对我很是佩服,常随我讲善书。又受张雅轩兴学的影响,立志在自己村中立一处女义学。他的哥哥们一致反对,为了办学,他哥哥们和他分了小家(只分收益不分财产为分小家),终于成立了新台子女义学。
    海城县宝石山刘自阳、麦子窝棚朱纯一、接官堡马忠骏等人,都在家中成立了女义学。
    这一年中间,女义学扩充为七校。

一○三、讲习班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义务学有了发展,师资缺乏又成了问题。张学董问我得怎么办?我说:“到锦州去请人,路途遥远,旅费过多,也不是久远的办法。俗语说:‘朱红缺少,红土也出贵。’要从学生里培养师资,才能生根。”便在寒假成立讲习班,由学生里选出品学兼优,年龄较大的,讲习教学法,派出去任教。一学期后,再调回母校继续读书,另派多读一学期的继任。用这种接力式的小先生制,才解决了师资不足的困难。任过教的学生,伙食、书籍均免费,以鼓励学生踊跃任教。

    民国二年(癸丑、一九一三年)王善人五十岁

一○四、台安、盘山等县女义学

    王善人说过:
    溪华亭是台安县富户,是读书人。他考察台安县,因设治年浅,文化落后,早有心提倡教育。遇见我以后,乃自动兴学,又随我劝善兴学,讲病齐家,足迹遍东北,溪东家是位有道的人。
    盘山县祁立廷在家里成立女义学,数年后又和杨清川、孙瑞庭、李景云、巩士元等人,创立盘山县高升镇淑德女子义务学校,成为第二母校。
    刘恒足(名广财)盘山县高升镇进北村人,务农为业,开粉房致富。他好佛,从事宣讲善书多年。我慕名往访,一见如故,刘东家(恒足)随我游行各地讲道,明道以后,专做别人不愿做的工作,兜底补漏。不论走到哪处义学,都自动打扫院落,清洗厕所。出门时,给女界扛行李,实做实行。不好高、不骛远、不贪名、不图利,以天下为家,真是位成人!人人都称他为刘东家。
    这年九月给王泽溥讲好过病。王泽溥(字子偕),海城县四方台人,病危。王善人给他讲《大学》第一章,仅五分钟就好了。在家成立女义学,三年后,在淑贞女义学任教多年,培养出许多人才。

【附记】 台安县立师范讲习所

    台安县监督崔国光,深知王善人的宗旨正确,很愿意协助女义学。民国二年(1913年)九月十五台安县师范讲习所开学,得崔监督允许,淑贞女义学全体师生去就学,腊月十五日卒业,返回周正堡。来往途中,食宿费用很得台安县朱家房子朱恕忱赞助。
    张雅轩自办学以来,三年期间,女义学建筑教室、设备、师生食宿等费用,均由他一人负担。把房产衣物和二百亩田地,都典当一空,真正实现了罄产兴学的志愿。以后全靠诸善东资助,女义学始得继续发展。

    民国三年(甲寅、一九一四年)王善人五十一岁

一○五、辽中县朱家房子女义学

    王善人说过:
   
朱品一是辽中县朱家房子村人,家道小康,为人好善茹素。听我讲道以后,为领导善风,成立朱家房子女义学,并在邻近乡村,倡立数处女义学。民国十年,他到母校尽义务,游行奉、吉、黑三省讲病齐家,以服务公益为天职。

【附记】女义学初受打击

    修行人常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道高一丈,魔在头上。”这话确实不错,张学董历尽千幸万苦兴学,女义学刚有发展,却接连不断地受到打击。
    辽阳县高丽堡朱宝林善东,在家中办女义学一处。民国三年(1914年)四月四日王恕忱来查学,该村王忠武素与朱家不睦,唆使警察问王恕忱说:“你是王善人吗?”王恕忱答“是”。就把他捆绑起来,严刑拷问,送往辽阳监狱。恕忱老母探监归来,七日死去。他妹妹王惠全在外教义学,听说也病死。
    四月十日辽阳唐马寨巡官罗光远,绰号“罗锤子”,带数十马队到穆家堡女义学,捕孙周静轩之夫孙恒昶善东,也用严刑拷问,索取邪教证物。是日晚罗光远仅穿亵衣、光着脚、横躺在炕上,笑问邪教证物。孙周静轩正颜厉色说:“我们只知办女义学,兴教育、教导乡愚,明白道德,又有什么邪教呢?不信你搜查!”马队便大肆搜查,毫无所得。后经台安县崔国光县长向辽阳县长去函证明女学绝非邪教。张雅轩又亲至辽阳县谒见县长为王恕忱雪冤,始得出狱。共在狱中一百十六天,辽阳境内七处女义学均暂行解散。海城境内的义学也大受影响。
    刘自阳学董自告奋勇,赴奉天省城找他内兄陈兴亚宪兵司令帮忙。陈司令听说王善人给他讲好病的经过,连声称奇,赞叹说:“真是起死回生的神人!”乃写信给奉天省教育厅通知海城教育局不可取缔,女义学才又得以复兴。

一○六、返朝阳兴学

    王善人五十一岁那年(1914年)秋天返回朝阳,和刘振明相约,在朝阳境内走三圈,劝化兴学,转移世风,救正人心。跟随讲劝的最多有八十多人,朝阳一带女义学才得复兴。
    第二年,大阪村杨景春家、李家,山咀子村孙家,马营子村田家,邓麻子沟孙家,铧子沟刘勤的家里,车轱辘村王云卿家,唐家杖子村耿家,四家子村张家,羊山镇李家等处,都先后成立女义学,锦卅邵家屯,也办女义学一处。何关淑娴(白守坤在杂木林子女义塾的同学)任老师,朝阳一带女义学大兴,善风大开。

【附记】刘振明成道

    刘振明后来在南华严寺出家,法名蕴虚。民国二十六年,朝阳地方官兵,下乡搜查枪械,至南华寺,问寺内有无别人私藏的枪械?蕴虚和尚说没有,不意却从寺内搜出私枪,原是土匪暗藏的。刘和尚确实不知道,因此却被官兵毒打一顿。他不但毫未分辨,事后也无怨言。善人在长春听说这件事就说:“刘和尚挨打,就像佛被哥利王割截肢体,他始终没说,是真成啦!”
    蕴虚和尚圆寂时,预示时日,至期自焚,火焰起时,口中念偈曰:“今日来发火,蕴虚你别躲,烧掉假骷髅,本性没有我。烟火现法身,才算真了脱!”说毕,丈六法身,从烟火中冉冉升空。围观四众,纷纷顶礼,度人无数,达成他“先成佛,后度众生”的愿力。
    王善人在热河办善德当失败后,刘振明曾学“吴保安弃家赎友”,出卖田产替善人还债,是位对朋友道有实行的人。

【附记】王白守坤

    王白守坤三十八岁(一九O五年)九月初一日赴义学杂木林子女义塾读书。翌年即在锦县十里台张世俊处女义学当老师。一九零七年与子国华同在高桥教书。因多人赠与好衣物,王凤仪善人说:“我叫你们转移风俗,谁知道你们被风俗所转了。走吧!到别处去吧!”离高桥时王善人又说:“我们为改善风俗,哪能在一处久住呢!”
    一九零八年王善人四十五岁时己办学三年,共有女义学六七处,学生三百人左右。根德营子秦家亦立女义学一处,白守坤在此教书,学生六十多名,宣讲堂赠与白守坤菜金二十吊钱,她用这钱买些书籍纸笔,分给学生。学生没有书的,她就用纸给抄写,因此学生对她,都爱之如母。宣统二年(一九一零年)年初白守坤感到自己学历不足,又入高等学校念书三个月,学膳费由子国华供给。朝阳府设立女学校,王知府素知白守坤教法很好,请她任教,给月薪八两银子。知府常到校内视察,白老师教学严谨,用度又俭,年终考勤得第一。国华考入奉天省立两级师范学校,有母亲薪金供他,乃得入学。在两千多名考生中,考得第三名。一九一二年(民国元年)白守坤仍在朝阳官学任教。这时王善人已在海城兴学,为提高师资教学能力,特领一部分女师来朝阳就学,遭劝学所所长赵玉山和校长田某拒绝。王善人乃领这几位女师到郭家窝棚在张四先生院内成立女学。王善人叫白守坤立即辞职,回来教女义学。当时官学(公立学校)正需要教师,增薪至十二两银子挽留。王善人说:“我们是为了救这世界,岂是为挣几两银子呢?你再为了多挣几两银子教书,路子就走错了!”白守坤真就辞职,到郭家窝棚女义学教学去了。寒暑假王国华介绍新教法,直至一九一五年王善人游行朝阳各乡,善风大开,女义学又复兴起来。

一O七、为人求子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讲善书时,有些抽大烟、扎吗啡的,找我给他们戒嗜好。我说:“你们也跟我走不动,等我给你们想个法子吧。”
    有一个财主家,快四十岁了,还没有儿子。听我讲善书,向我求子。我对他说:“水清了连鱼都不生,你们夫妇俩太爱干净了,所以小孩子都不敢来。你若想得儿子很容易,若能练得不怕脏,准生儿子。”
   他和他女人都说,只要能生儿子,怎的都行。我说:“中(可以)!等我给你们请神仙去。可是神仙可肮脏,你们受得了么?”他们说:“你老放心,决不能错待了。”我把要戒嗜好的人,都找了来,住在他们家。他们夫妇拿出干净被褥,做好菜好饭款待,我宣讲善书给他们听。第二天晚上,有个扎吗啡的犯病受不了,把被子偷跑了。又有个戒烟的,闹肚子,晚间来不及跑到外边,把稀屎拉了一锅台,还喷了一锅盖。早晨大师傅(厨师)来做饭,摸了一手屎,便吵嚷起来。我说:“吵什么?刷干净做饭吧!拉屎的是位神仙,不信你还甩不那样匀呢。”东家奶奶一听也笑了,她说:“大师傅,不用说了,等我给你刷刷吧。”
    我天天给他们讲善书,住了两个多月,都把嗜好忌掉了。善东和他们也都把当人的道听明白了,东家奶奶也始终没嫌脏。第二年果然生了个又白又胖的大小子。

    民国四年(乙卯、一九一五年)王善人五十二岁

【附记】孙周静轩舍身淑世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孙恒昶学董,本是富家子弟,为办义学,竟被下狱,气恼成病,卧床不起,临终时明道。谆谆嘱咐其妻孙周静轩说:“我是为义而死,希望你能继续我的志向,努力办学。”紧接着,他们的独生子又夭折了。
    孙周静轩遭此横事,死丧在地,不知如何是好?我对她说:“这个天时,男子是应劫来的,女子是应运来的。将来不论大小事情,非女子出面不可,你若能立身行道,不但能扬名显亲,还能超拔你婆娘两家,无始劫以来的父母,和你亡夫同登佛国。你可得把家事放下,到母校负起领导全体女老师的责任,一心一意地学道,你家富有,不用赚世上的钱,纯尽义务,弃了小康家庭,办大同世界的事,渡世化人,将来我保你儿子媳妇一齐有,做‘不独子其子’的先导,成为后世的模范。”
    孙周静轩听后开悟说:“九修天子十修佛,十一辈子,修个女子做道德。”我说:“是呀!你好好去做吧!”

【附记】张学董兴学遇考验

    张鑑容字雅轩,辽阳省海城县周正堡村人。民前二十六年(西元1886年)农历三月五日子时生。十二岁丧母,父患精神病。因家中需人管理,娶较他年长五岁的刘福堂(字祝三)为妻。十五岁又遭父丧,乃辍学务农。二十四岁时,曾患胃病,二十六岁那年正月初七,遇见王善人给王恕忱讲好多年宿疾,乃向善人问道,他听善人讲“善、功、德”后,立志三年穷,创立周正堡女义学。张雅轩弃产兴学,乡下人都认为张家出了败家子。有人说,求财还求不到手呢,哪有用自己血汗金钱,替别人教育子女的呢?怀疑他居心不良,另有企图。就是他的亲友家人,也都认为他受善人的邪术所迷,所以放着好日子不过,叫人家黄花大闺女,抛头露面地念书。那么大的闺女家,不好好学针钱活计,都变成野丫头啦!不久他和他二弟鑑恩的五个子女,又相继夭亡。他的长子夭折时,年十二岁,已高小毕业。于是毁谤他的人就更多了,甚至夫妻离心,亲友侧目。村里的人都用扫帚,扫他走过的脚印,怕沾污了土地。张学董不为所动,坚定意志,克服万难,努力办学。
    更难得是的他二弟鑑恩,对他弃产兴学,不但毫无怨言,还劝他妻张于玉堂出任义学义务老师。
    善人当时就说:“张雅轩为提高女权,救女子出苦得乐,办女义学,立志三年穷,把家产用光,来败家的子女,眼看没有可败的啦,一气都死了。他受种种打击,毫不灰心退志,算是立住啦!”

【附记】张学董舍命救女师

    张学董办义学,艰苦备尝。对教职学员,更是爱护备至,代为解决一切困难,因之教职员也视他如父兄。
    有一年十间房女义学张素芳老师生病。张素芳是张邹洁如老太太的女儿,女义学毕业后自愿在义学尽义务任教,被派在十间房女义学教书。她年纪轻,又是初次教书,稍有困难,心里就抱怨张学董,不该把她派到这里来。因常生怨气,不到三个月,就得了重病。善东(即义务学学董)派人给张学董送信,他立即前往。眼看快到十间房时,因河水暴涨,无法过河,又怕张素芳的病有危险,不得已向路边人说:“我是周正堡女义学的张雅轩,因有急事,非过河不可,万一被河水冲走,就请你通知学校一声。”说完不顾路人劝阻,冒险向对岸跳去,离岸不远,落入水中,幸而伸手抓住岸边垂柳,水流急,把他冲顺河沿,才得爬上岸。他赶至义学,张素芳已停在门板上,不省人事。张学董挽住她的头发,命人扶起她的上身,盘上双腿,大声呼唤:“张素芳你快回来!你赶快回来!你不能死!”呼唤多时,她才苏醒过来。张学董才出去换下湿衣服。张素芳醒过来之后,同仁告诉她张学董为赶来看她,险些被水冲走。她心里很后悔,学董这样关心自己,不该总抱怨他。因为她天天生怨气,得了上吐下泻的病,心里悔过,翻出良心来,病就轻了不少。张学董换好衣服进来,见她精神好些,问她怎么病的这么重?她说:“我把在讲台上立的志忘了,整天恨怨学董才病的。我很后悔,养几天大概就好了。”不久果然痊愈。

    民国五年(丙辰、一九一六年)王善人五十三岁

【附记】辽中县陡沟子女义学

    唐云升字雨恩和王兴云夫妇,是辽中县陡沟子村人,信佛多年。唐雨恩是台安县黄沙陀宣讲堂的主讲,学问渊博。王善人和张雅轩、王恕忱等,宣讲善书提倡女义学走到他们村里,他们夫妇深表赞成,亲至义学参观。见学生们服装朴素,循规蹈距,不象私塾那么呆板,也不象官学那么浮华。教职员伙食刻苦,又无薪金,均能一德一心热心教学。这种实做实行的道德精神,使他们夫妇非常钦佩。王善人虽没念过书,却能讲解经义,他认为善人是由笃行五伦之道,自诚而明,大彻大悟,所以才能阐明性无大道的精微奥妙。正如中庸上所说“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因之,成立陡沟子女义学聘请胡秀碧任教师,并成立黄沙陀男义学,培养出许多人才。
    唐学董雨恩,自民国十四年起,游行各地讲道化人。民国十七年参加朱子樵将军所主持之账务工作,任账务委员。民国十八年当选为北平万国道德总会理事,参加扩大游行讲演团至济南、陕西、绥远等地。民国二十七年赴通化开会三日,无疾而终,享寿六十有二。

一○八、表演嫡庶道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我自从在张表兄家扛活,格物(研究)明白做活的道以后。又格物老太太道、闺女道、媳妇道、夫妇道。因为我不赞成男人纳妾,所以没格物嫡庶道。
    我儿国华从奉天(今沈阳市)来信说,又娶了房守贤做二房。我见信就知道,这是向我要道来了。儿女有分,既然来了就是有缘,可是我必须明白嫡庶道,才能当得起爹。我发明妇女道,为了救女子出苦得乐。不明白嫡庶道,不算完全,就不能救这种人。我便开始格物嫡庶道,又和王天龙、赵品三、宋子贞等在我家表演嫡庶道。我们有扮大大太太的,有扮二太太的,有扮老公公(翁父)的,有扮老婆婆(婆母)的。按家庭五行设上座位,对面讲话。表演了二十多天,越演越真,才知道二女是大女人的活替身,更是成道的大恩人。因为二女人一来,把大女人的伦常债码,全接替去了,她的恩比父母的恩还大。因为父母虽有养育之恩,等一嫁出去就不管了,代还不了伦常债码。做大女人的若真明白了这条道,天天给二女人磕头都合算。表演好了,又叫我女人和大儿媳妇,一起表演。等我儿国华同他二女人,从奉天回来时,一到大门口,我大儿媳妇若能接出去说:“我的恩人,你可来了。”然后手拉手进来,给她(二姐)介绍家人,当时就把上孝父母,中助丈夫,下教子女的千斤重担,完全交出去了。伦常债码,一了百了。拿人情来说,二房来了,又得人又得权,她也满意了,然后大媳妇再能出外度世化人,准能成道。我们都表演会了,专等他们回来。没想到,国华他们回来时,一到大门口,我大儿媳妇,就在屋里哭了,没出去接,这个碴没接好,账码也没交出去。后来国华他们出去做事,反把我大儿媳妇累在家里了。
    可惜人都不知道,
人间的仇人是天堂的恩人。人翻不过来,才得不着道。

    民国六年(丁巳、一九一七年)王善人五十四岁

一○九、教二儿媳妇

    我听善人这样说过:
   
国华夫妇从奉天回家,在家请亲友吃喜酒时,二媳妇给我磕头。我问她:“你是谁?”她后退三步,一声不响,我又问:“你是谁?”连问三声是三界,不能再往下问,问哭了便伤情了。我说:“你不知道啊!听我给你说说。你是红孩妖啊!你当姑娘时,因为你未婚夫有痨病,你愁病了。我对你说:‘人各有命,你别想借人家的光享福,得自己读书,你命长了,自然有福,何必求人呢?’你听明白以后,病就好了,这是我初次救你。后来你未婚夫死了,夫家要你去守节,你又病了。我讲完善书,众人散了,你不走。你说:‘讲这些书,就是没有我那一章。’我说:‘我知道你是因为要你守节,你为难了。这种夫妻只有名义,叫做天命夫妻,你守义三年,再另嫁便合道了。’你听完病又好了。这是我二次救你。我把你救了,反过来你把我的心吃了!你明知道我一个儿子,有媳妇,都有了孙子。你们为什么又在奉天立家呢?好吧!你是红孩妖,我就是老佛爷,咱们就比试比试吧!”
    说到这里,她大哭起来说:“我算白活了。”哭了一阵,我又说:“得了,别哭了。你也算有眼珠,你再找这样公婆,够你找的;找这样的男人,也够你找一阵子的。当老人的是一片慈心,既然来了就是儿女。”又提些好处安慰她,使她欢喜了。最后我说:“我只说你这一次,以后永远不说你了。这次若不说你,叫大媳妇看着,仿佛我们做老人的也乐意似的。”

一一○、台安县五间房女义学

    台安县五间房村刘惠忱(名常廉,1917年三十九岁),娶妻白氏,是奉天省议会议长白永恩的胞妹,夫妻感情甚笃。不幸白氏早逝,续娶金孝慈(名仁坤,1917年二十九岁)未曾读书,刘惠忱因此郁郁不乐。张学董劝他们立学,刘金孝慈首先赞成说:“他死去的女人念过书,所以他很想念她。能立一处学校,我也好跟着念点书,识几个字,开开知识。”乃聘请张刘祝三(名福堂、张雅轩之妻)任老师,成立五间房女义学。
    秋天打场,小半拉子(农村童工)不好好做工,刘惠忱生气要打他,他说:“怎么?善人还打人吗?”(当时都认为立义学是行善,均称义学学董为善人。)刘惠忱一听,打不下去了。想起我说过,打人是恶人的话,觉得很惭愧。从此他才认证我所说的“道是行的,不行没有道,德是做的,不做没有德。”便立志“以礼待人”,和其妻刘金孝慈相约:实行“夫妇相敬如宾”的道,你恭我敬。初实行时,还有些不好意思,实行日久,习以为常,反而生出了乐趣。学生们也跟着学,见了长辈,先称呼后说:“我给您行礼啦!”然后恭恭敬敬的鞠躬。竟在义学中,造成了优良的风气。这真是“言教不如身教”,自己行真了,就有这么大的感化力。要不我怎说‘有成人必有成事“呢!

【附记】刘金孝慈求子

    台安县五间房女义学善东刘金孝慈,向李子和请问,怎样能有儿子?李子和说”你要想生儿子,得找个机会在你家开家庭讲习会,多请人来听讲。你要和和气气地招待,就是有小孩儿在你的炕上拉屎撒尿,你也不能讨厌,把性情练得能容垢纳污,准生儿子。“
    寒假时刘金孝慈夫妇请李子和和义学老师们到她家,开了一个月讲习会。她们夫妇殷勤招待,始终不懈。最后一天,刘惠忱正在听道,见他的祖先进来,坐到祖宗龛上听道。正当此时,他们的族长,从大街骂着走来,骂他们不好好过日子,招些狐群狗党,开甚么男女混杂会!刘金孝慈,见情形不妙,急忙迎出去,在大街上给族长跪下说:”今天就叫他们走,您请回,给惠忱留点面子。“
    李子和见刘金孝慈的性子,真练柔和了,便对她说:”你成啦!等明年抱儿子吧!我先给小孩起个名,叫福前子。“次年刘金孝慈果生一子。
    她证验出道的力量,生福前子六个月,就到义学去尽义务,献身做公益事业。

【附记】张雅轩誓死办学

    张雅轩兴学以来,义务学很有发展,经费却日越拮据。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冬,年关在即,债主纷纷追索。张学董无法应付,便暗自下定决心,在大河凿一个冰窟窿,如果腊月十五日,再无办法,便投河自尽。台安县朱恕忱学董,赶大车到腾鳌堡镇粜粮,问起校债。张学董说:”到十五就有办法啦!“当时朱学董信以为真。卖完粮返家后,夜晚失眠,越想张学董的话越可疑。次日一早,又赴周正堡淑贞女校,问张学董说:”你说十五有办法,是谁送钱来呢?“张学童不能答。朱学董说:”王善人没有消息,我相信没有人送钱给你。今冬我卖粮,还有五百块钱,先给你救急吧!“张学童不敢受。朱学董说:”我不是为别的,只为了你弃产兴学,略表心意就是了。“同一天,高正午学董,也因前夜睡醒一觉,想起校债,翻来覆去,无法成眠,感动他太太,拿出私房钱,送来学校。孙周静轩也送钱来,才渡过难关。张学董说:”看起来真有天理!“便领他们看凿好的冰窟窿说:”过了明天再没办法,这里就是我的归宿!“众人深受感动。

一一一、受气还乐

    王善人说过:
    我在外宣讲善书,有一次领了十几个人,走到锦州宣讲堂。正赶上过年,人家不乐意招待。主管出来,扯着长声问:”你们是从哪来呀?往哪去呀?“我说:”不错呀!叫街(乞讨)的声出来了。“晚上,我要求在那里过年,人家不留,说是没人做饭。我说:”我们带来了大师傅(厨师)了。人家怎的也不肯留。第二天早晨,主管没法子,把我找过去说,给我们二十斤白面,另给些元磨(香菇)粉条(冬粉),叫我们往别处过年去。我问他:“总共值多少钱?”他说:“四吊多钱。”我说:“再找给我们几个零钱凑个整数,我们好买盐酱。”说完了话,吃早饭,这天早晨给我们煮的粥,炖了点咸菜,我说:“你们怎么不吃呢?”说完才想起来,人家过年,还有好菜饭呢。不要耽误人家的饭,赶快吃完了,便领着人,拿着东西,上羊圈子(村)去。一路上越想越招笑(好笑),想起来一句俗话“有福之人脑袋大,无福之人大脑袋。”他们给了我们东西,还把我们赶出来,显着没有义气,是“大脑袋”(大头)还是脑袋大呢?
    人都跟我学道,能学会我这样受气还乐,就成了。 

    民国七年(戊午、一九一八年)王善人五十五岁

【附记】海城县劝学所取缔义学

    民国以来,改良变法,施行新政。海城县劝学所(教育科)提倡各乡镇设立小学校。乡绅们裹足不前,推行不动,反说义学妨碍进行,企图取缔义学,改为镇立小学。通知海城县境内各义学,检定教员,准备以不合格为借口,解散女师,查封义学。真是风声鹤唳,四面楚歌。刘惠忱陪张雅轩赴奉天省城(沈阳市),找他内兄白佩行议长乃写信给奉天省教育厅,请求派员到海城县监考,主持公道。结果,义学参加检定的女师,百分之八十以上合格。一场风波,始告平息。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注:若文章显示异常,请点击阅读->>>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3qing 发布时间:  3/30/2007 浏览人数: 2925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42)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1821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