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云水吟,寒山道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宗教艺术
 
云水吟,寒山道
使用手机阅读
 
The clouds sing, hanshan road
 
 

——琴箫合集《云水吟》

 

文:兰若

 

  《云水吟》,在很多情况下,都不能听。

   心乱的时候不能听,心乱,即便有鸟儿在枝头鸣啾,也置若罔闻;大声放的时候不能听,它是琴和箫的幽鸣,声响大了,仿佛一个山间的隐士突然暴突了青筋,嘶喊起来,其中古雅尽失;用差的音响不能听,否则器的粗糙会损伤音质的精细;若是盗版的更不能听,尽管还是那音声,但因了不恭敬的姿态,对谱曲的人、弹奏的人,乃至制作传播的人,都有了投机取巧和轻慢的嫌疑。

   正版碟价格不菲,但因为花了要思量一下才肯花出的钱,才会越发地对获得的音声有了一份尊重,这样尊重的心来听《云水吟》,方能更加地专注、更加地细心。

   这样看来,一张琴箫专辑,要有静气,要低声,要有好器皿,要有恭敬心,才能听进去。

   这是我的夸张吗?

   却不是。

 

  《云水吟》这张专辑诞生于1995年。是时年56岁的上海电影乐团的作曲家陈大伟在遇到台湾风潮唱片之后,根据近代佛曲改编的。

   之所以强调了它的缘起,是我在这里面注意到了两个元素,一是陈大伟90年签约风潮之后,这是他出的比较重要的一张由他作曲编曲的专辑,在《云水吟》之前,尽管陈先生在电影音乐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并获了许多奖项,但寡闻如我,并不知陈大伟先生。《云水吟》问世,却令无数人铭记称赞。作曲家人生过半,积累深厚,这个时候厚积薄发,有其不同于年轻人气盛浮躁的气质,惟其深沉含蓄,能识得和珍惜前人精华;二是作为风潮音乐的创始人杨锦聪,在1988年,和自己的三弟杨清、邻居素真一起成立了风潮,他们以佛教音乐为发端,以传统民乐为根本,三个有心人的操持,赢得诸多共鸣。这两方面的内因外缘,才促成《云水吟》的亮相。有愿意传播佛教音乐和传统音乐的制作人,有擅长作曲,阅历和乐理都准备好的音乐人,他们的相遇,仿佛英雄拾得了宝剑,一经出鞘,光照大千。

 

   最早听《云水吟》,是因为其中第一首《寒山僧踪》。箫声清幽,琴声澹泊,两厢映照,如见松下对酌的高士。继而听得其后6首,无一不是精品。感觉是以箫声为主音色,琴声作辅的编排。那箫声绵长深切,仿佛丹田之气不绝,有极为深厚的后劲。

 

1、   寒山僧踪

2、   大雄宝殿

3、   九华苍松

4、   宝鼎赞

5、   峨嵋佛光

6、   赤壁怀古

7、   梵海云僧

 

  在想像里,吹箫的人仿佛是一中年,清俊而端肃。虽是隐了,却心有不尽之意。在那箫声的诉说中,中年人的负荷、隐忧、曲折心肠,容颜不凡却烦恼未断的心境慢慢显现。而琴声却不徐不急,适时陪衬。他似乎更象一位老者,更懂得欣赏,懂得相得益彰,有着退步虚空的气度和景象。他旁观着中年,举棋落子却无声。他给予这有烦忧的人以舞台,一任他直抒胸臆,在当机处不为人察觉地应和。若你听得了箫声的张,也听得了琴声的弛,那么你一定能知晓,箫声的苦恼在琴声的飘逸中有了落脚处。那提问的人在问,那回答的人在答。问的人急迫,答的人从容。在这样的立和扶之间,琴与箫,完成了云和水的两相遥望。

  《寒山僧踪》在《云水吟》这张专辑中,是开篇,也是最为出彩的一首。

   琴先慢起,作为前奏,音乐含蓄,主旋律由箫声来演义,悠悠扬扬,如林间光,如山中风;一段终了,琴做接引,若闻水声潺潺,若见松针偶落。此意向仿佛本是来问机的人,却在石房茅屋下遇到了一场雨,屋檐下老者在煮茶,温厚沉默,手法自然,那雨声,茶声,令问者忘言。

   这首曲子不复杂,旋律单纯,充分地展示了两种乐器的音色。而因为单纯,所以听者不再于表面的繁复华丽所耽搁,直接能听到一颗直心。据说,《寒山僧踪》是有歌词的,歌词作者是哪一位,我并不知道,但歌词写的很美,附录如下:

 

夜客访禅登峦峰,山间只一片雾朦胧。水月镜花,心念浮动,空不异色,色不异空。回眸处灵犀不过一点通,天地有醍醐在其中。寒山鸣钟,声声苦乐皆随风,君莫要逐云追梦,拾得落红,叶叶来去都从容,君何须寻觅僧踪?

 

   这首歌词,除了文辞上的优美外,也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莫要逐云追梦”,一个是“何须寻觅僧踪”。

   这两个点,可以视作对人们的劝导。

   前者,是对凡夫的劝导,不要再在声色犬马当中浪费生命了;后者,是对二乘修行者(声闻乘和缘觉乘)的劝导,不要再爱净厌染,只爱山林厌弃红尘了,分别执着到何时才到头啊?!

   它虽然简单,却流露了对凡夫不觉和二乘觉而执着的两重境地的批评。

   不觉是愚痴,觉而执着是贪著,前者是百步,后者是五十步,都离究竟解脱尚远啊。

   这样的歌词,配上这样的曲目,仿佛老者对问机的中年,于琴和箫的对答间,道出了修法的真谛!

 

   其实,在诸多中国的传统乐器中,琴和箫相对来说,都属于独奏乐器。它们不同于琵琶扬琴,也异于笛子唢呐,不是红尘凡间里的物件。它们无论从音量,从演奏方法,从音色等等角度,都是比较完整的,很难想像几十架古琴在一起演奏的嘈杂,也无法忍受琴箫被纳入合奏时的仓促和惊慌。

   它们为什么不再呈现热闹配合的景象,而独自就能完成表达和展现呢?

   音乐家可能能从乐理的角度来回答。

   但于我,想到了佛法中对男女相的理解。在《维摩诘经》这部重要的大乘经典里,第七品有舍利弗和天女的问答。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在这部经里继续扮演了对女众有分别的角色(《法华经》中,舍利弗曾对龙女能成佛表示质疑),而维摩诘居士家中的天女好好地教训了一下他。

   当然,并非舍利弗就是执着于分别相,天女龙女就是觉悟者。菩萨们都是在演教。捧哏逗哏都是为了说相声,正面人物反面人物的表演都是为了表法。

   表什么法呢?

   男相和女相,都是世间不圆满的相,当不圆满,就会有漏,有漏即是不足。男相缺女而求女,女相缺男而求男,于是男女之间,欲求不断,烦恼不断,而通过修行,若到阿罗汉果位,虽现男身,心不求女,已经到了无漏境地,自身圆满,不再向外驰逐。这就如同佛说的非男非女境地。(非男非女,并不是指不男不女,后者是病,前者是证道后的自性圆满。)

   我借用这样的观点,是想说,可以独奏的琴和箫,因为自身的圆满和完整,不再需要其它的乐器来参与了。那些需要互补才能发声的乐器,是因为音色欠缺,不够完整。

   琴同此心,物同此理。

   若要离开凡夫对爱欲的占有,二乘对爱欲的厌离,通达大乘境界的不离不弃,不是说说道理就能明了的,需要真实的修行,积累到那一步,才能够解了。

   寒山写诗就曾经说过:

 

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似我何由届,与君心不同,君心似我心,还得到其中。

 

   要是想走寒山的道路,红尘里打滚不觉的人是上不了路的;羡慕寒山,厌弃红尘的人也离路尚远。唯有亲身的实践,在不断的破和立当中磨茧成掌的人,才有可能亲尝不落二边的法味

 

   不能不提到录制的地点和演奏的人。这张民乐的专辑是著名录音师kavichandran Alexander在美国加州的Santa Barba.ra借用一座老教堂录制的。是在教堂。多么奇特的组合啊。龚一抚古琴,罗守成吹箫。高远。空旷。淡淡的回响。琴弦在空气和光影里的振翅声令人心动。

   从风潮创始者近20年的品质坚守,到独特音乐创作者的心血凝结,再到一张优美专辑由集体力量打造的呈现,精品无疑是值得珍存的。据说风潮音乐自07年开始不再有精选专辑,许多发烧友因此颇有遗憾。

   制作方语重心长,以前的精选,好好来听吧。

   嗯。是的,以前的精选,可有认真、反复、珍惜地听呢?

   如果总是期待下一次的精彩,当下的精彩就要被错过了。唯有断,从此沉默,方显谆谆的珍贵。否则,得来习惯,得来方便,不做珍惜想,法宝也会于高阁上蒙灰。而我知道风潮的一张专辑要70多元,网上下载只需要两分钟。为尊重起见,以后不再提供连接。

   音乐、文字、艺术、情感、人、乃至佛法,都在示现因缘法。珍惜因缘,就有增上缘啊。

   所以,如果我没有准备好,《云水吟》,我就不能听。

本文转自清凉兰若 的博客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3-12-8 浏览人数: 2094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1)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985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