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谈心力-不修「少爷禅」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禅堂静修
 
谈心力-不修「少爷禅」
使用手机阅读
 
Talk about heart power
 
      谈 心 力        云 开

前言:

  伟大的慈父 耕云导师(以下简称 恩师)恩师驻世之时,在恩师的羽翼呵护之下,形同一个强大的保护伞,坦白说,当时我的修行是蛮轻松的。虽然想修行,也好像有在修行,其实并不太用功,生活当然是过得既通畅又愉快,以致有一次被一位安祥禅的师兄消遣我修的是「少爷禅」。他的说法一针见血,直接点到我的痛处,当时自己也深有同感,并不以为忤,反而在我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和警惕。

  又有一次,我去拜见恩师,他看到我修行懒懒散散的样子,就对我开示:「你只要收获,却不努力耕耘;光要获得,却不肯努力付出。当然我讲的不只是你,其实我在牛的礼赞前面所说的那一段话,就是在阐述『成功须靠努力,收获必先耕耘』的道理。」

  恩师圆寂的消息,对我来说,真是晴天霹雳,我知道自己从今以后再没有靠山了,就如同一个顿时失去父母依怙的孤儿一般,日后的生活全要靠自己打理了。以往 恩师驻世之时,修行可以懒懒散散,我们好比是受到父母百般呵护的天之骄子,纵使犯了一点小错,有时虽难免被父母稍稍责备一番,却还可以在他们面前撒撒娇,最后都可以得到原谅、疼爱、呵护和帮助。但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一个失去父母的孤儿,却要马上面对外界冷冰冰的现实环境,谁还会给你呵护呢?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若是再出了差错,说不定别人不会原谅你,甚至还可能顺便踹你一脚。所以在得知 恩师圆寂的那一刻,我知道从此以后自己不能再依赖了,必须独立了,我非努力不可,因为以后再没有慈父可以依靠了,只能自立自强、自求多福了。

  回想在 恩师入殓的那一天, 恩师还很慈爱地传给我们极为珍贵的心态,我深刻地体认──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没有当面传心的机会了,因此我就收起玩心尽全力去保持,大约持续了近两个月之久。能有这么难得的机缘再获得 恩师当面传心,虽然还算幸运,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悔不当初,我的确是一个「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人,既然早知道这一天一定会来,为什么当初不好好努力呢?以前 恩师驻世时,总觉得自己还算年轻,来日方长,不急嘛!慢慢来!现在可不一样了,自己若不早日提起心力努力修行,昔日是 恩师圆寂,来日却是自己要面对死亡,离开世间,到那时候才慌慌张张、手忙脚乱,可就来不及了!

  坦白说, 恩师圆寂了以后,有问题不知问谁;心灵被污染了,只能自己洗心退藏,自己给自己的心灵洗澡;受了伤害,也只能自己疗伤止痛、休养生息;心力交瘁之时,仍得咬紧牙根,勉强硬撑。为什么?因为我怕,怕不知道回家(心灵的故乡)的路;我更不甘心,不甘心从此沦落生死苦海。因为这样的理念,更让我体会到心力的重要性。为了警惕自己不要忘记回家的心愿,我就顺便写下了这篇心得。

一、什么是心力

  所谓心力,就是心灵的力量。以世俗谛而言,就是决心和意志力;若以佛法来讲,就是生命的影响力或传心的力量。换一个角度来说,心力也可以说是一个人的生命力,也是一种生命的能量。

  谈起心力,对现代人可说是非常的陌生,不只是一般的世人,恐怕连修行人知道的也不多。即使听过这个名词,但实际上体会到心力、真正明白其含义的,可谓少之又少。我今天为什么要特别强调心力,因为它跟修行有着莫大的关系,它是修行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之一。

  谈到了禅,绝对离不开力量;离开了力量,就没有禅。无论是生命的同化力(传心)、亲和力,或是生命的抗压力、反弹力、消化力或抗氧化性……等,在在都离不开力量。

二、心力的重要性

  人一生的活动与生命力(生命的能量)息息相关,生命力(生命能量)不足的人,生活的品质就会大大的降低,人生不但不会幸福,而且是一种煎熬、折磨与惩罚。生命力太差的人,身体一定是不健康,容易生病。这种为疾病缠身的人,就会活在病痛的煎熬当中,可说是渡日如年,生不如死。其次,生命力稍差的人,平常工作和生活,若不是无精打采,就是很容易疲累,人生了无趣味可言,是很难得到幸福的,因为他从生命的本源所获得的生命能量,只能够勉勉强强地支撑生活的所需而已;像这种人若是生活安适,还可藉一些消遣打发日子,勉勉强强地过一生,当然要他们肩负起更大更重的责任,更是力不从心;若勉强去担当重责大任,也会因生命力一时之间耗损得太过严重,入不敷出,造成健康的伤害,提早结束生命。唯有生命力旺盛的人,才能够让身体健康,人生活得既通畅又幸福,安享既美好又如意的人生。因此生命力的高低,确实攸关一个人的一生。

  再者,人的身心都有惯性,在身体上有机械惯性,在心灵上亦有心灵惯性。而且身与心的惯性彼此之间还有交互影响的作用,有时互相强化,有时互相抵消。因为人类的生命现象是展现在身、心的活动与表现,所以身与心的惯性统称为生命的惯性。

  惯性是物理学的名词,它的含义是「一种力量的持续与趋向」,佛法谓之「业力」。如上所言,我们每个人都有生命的惯性,这种生命惯性的趋向与力量,就决定一个人(众生)生命的走向与遭遇,这就是一般人通称的命运了。

  人若不透过真实的修行(修正想念行为)来改变生命的惯性,就只能依循自己一贯的生命趋向及力量来走;换句话说,他生命的走向与遭遇是丝毫不会改变的,只能任由命运摆布了。因此,人若想改变命运,只有从修行(修正想念行为)下手了,也就是说只有从惯性(业力)下手,惯性(业力)改变了,命运就改变了。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由此可见,生命惯性的力量极为强大,想要改变它,并非轻而易举;若没有强大的力量,是很难挡住它的趋向或改变它的方向,所以生命的惯性是很难扭转的。因为生命惯性的力量很强,所以一个人若没有强大的心力,是很难真实地修正自己的想念行为,扭转或改变自己的偏去个性。因为改变自己太难了,难怪 恩师生前常常感叹很多弟子修行了很多年,还是「依然故我」,因为没有下定决心且用力修行,所以心力不够,战斗力不强,无法抵挡或扭转自己生命的惯性,只有屈服于惯性的摆布,任由业力(命运)左右了。

  大致上来说,人成长的过程,就是生命堕落的过程,从小到大沾染了很多的执著和惯性。成年之后,个性逐渐抬头而埋没本心。如果有生之年不做修正或拔除,那么临终之时必将被业力(生命的惯性)所推动,随个人的业力及生命的光明度,沉沦于六道轮回之中,几乎没有一个是例外。六祖坛经:「烦恼是鱼鳖,毒害是龙蛇」,据说,当一个人生命的品味(灵性)一直降低,堕落到偏重于「食、色」的惯性,那么这个人死后,就会在这种生命惯性的推动下,直趋畜生界。这个说法表面上看来好像很玄,难以理解,也难以查证,但是生命的活动就是能量的现象,若以物理学上的能量惯性定律来解释,却是极为合理和可信的,这是个极为残酷、可怕和无情的事实,所以古德都劝人「修行趁早」。因此我们若想扭转生命的惯性,唯有依靠强大的心力,否则没有办法扭转。当然,一个人如果平日不修行,临终之时才要「临时抱佛脚」,效果恐怕都不大。为什么?因为人的生命一旦摆脱了肉体,心灵的惯性就会较生前强上千百倍,岂能轻易地就煞车或被阻挡呢?

  修行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所以修行的过程就是自我战斗的过程。既然修行是一种自我的战斗,那么我们要投入这一场自我的战争中,就必须要有心力。若无心力,就没有战斗力;既然没有战斗力,战争的结果必然是一场溃败。因此一个人想要修行,就必须拥有心力,才具备修行的战斗力;也就是说具备了心力,才能开始踏上「真实修行」、「可以自我修行」的道路。

  试想一想,我们一天的妄想有多少,黑暗想念有多少,不好的情绪波动又有多少,我们只要一反观自心就知道,这些都是家贼。如果我们没有心力(战斗力),哪有能力来围剿它们,一举将它们歼灭呢?到最后一定被习气、惯性所打败,心灵上若不是呈现出人天交战的煎熬,就是出现明知故犯的因循□且,以致良心不安,因此在修行上就会陷入「无法上路」或「进进退退」的窘境,所以心力的多寡是修行成功与否的关键之一。

  我们若不重视心力,就很容易落入「假修行」,因为没有真正地扭转自己的偏去个性。这样的修行,只会蹉跎青春、浪费生命,最后只是一场凑热闹而已,永远都是禅的门外汉。

  修行人有了心力以后,才能自我主宰(当家做主),要做到 恩师开示的「守身如玉、护心如城」,就比较有把握了,否则还是要非常小心。当然有了心力以后,才是开始要实践「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佛法,也开始要踏上「秒秒安祥」的进阶。

  现今的社会,生活的脚步较为紧凑,人与人的接触愈来愈频繁,工作的压力及绩效、经济的压力、家庭的关系、孩子的成绩、前途……等等的压力,应付起来都是极为耗费精神、体力和心力的。坦白说,在此非常忙碌的生活中,心灵已经没有太多的空间和心思来修行了,这是时代的趋势使然。人很容易在忙碌的生活当中迷失,空过了一生,心灵没有得到过片刻的安息,所以没能剩下多少心力来修行。为了不使这一生空过,现代的修行人需要比古人具备更强的心力,才能克服现今这么艰难的修行环境,而能「心有余力」来修行。

  所以在修行的过程中,不要忘记常常把心力提起,这样不管对观心自觉、反省忏悔和参禅都可以得到莫大的法益。如果不是如此,那么我们这一生铁定是很难获得安祥禅的大法益。

  有过「安祥」体验的朋友,都知道「安祥」的宝贵和殊胜,没有一个人不想长久拥有它,进而时时与它同在,享受至真、至善、至美的生命。然而,真正能保持住那美好心态的禅友却屈指可数,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当然很多,其中最大的因素就是缺乏「心力」。
 
  「明道易,修道难」、「悟心容易,息心难」,修行人悟道了以后,更须用力,才不会自己辜负自己,否则难免「悟了形同未悟」、「转眼又迷失」、「当面又错过」。为什么?因为一个人悟道了,只是相应了真实的佛法或看到前面应该走的路而已,并非已经到家,这就是经典上所说的「理虽顿悟,事须渐除」。在悟道以后的修行途中,若不用力压制心灵的惯性,秒秒盯牢邪思妄想,勉力「克念作圣」,如何「降伏其心」?稍一放纵或放逸,潜伏的习性和惯性必然趁机而起,也就是说自家的盗贼会趁着自己防备松弛之际起来作乱,当发现之时,已是家庭破败,如此周而复始,何日能了。

三、人为什么会丧失心力

  伟大的慈父 耕云导师开示:「众生业障深重、烦恼重重,所以欲振乏力」,这也就是 恩师在观潮随笔中所说的「天夺其魄」。因为众生缺乏心力,所以无法自作主宰,生命就只有随波逐流了,不能够挺起脊梁逆流而上。

  人为什么会丧失心力?就是因为人容易迷失在幻相当中,容易受到偏去个性的驱使,产生情绪的波动,更由于贪着外相而瞒心昧己、玩物丧志……等等,也就是说贪恋尘境,心往外驰,患得患失,以致烦恼重重,失去内心的平静、安宁,因此才丧失了心力。总之,心乱的人最容易丧失心力。

  此外,有很多人不知道「佛法就是成佛的方法」,佛法的可贵在于实践,也就是「解行相应」,而不在于知道得很多。知道得很多而不去做,就是「解行相背」或「瞒心昧己」,这样的行为与态度只会让自己的生命堕落,是不会提升的。

  古圣先贤曾开示过这样的语句:「即心即佛」、「心即理」、「法即是心,心即是法,本心即本法,本法即本心」,由这些开示中,我们不难理解,修行的对象和重点只是这颗「心」,应该是往内心去求、返观自心,往内心去下功夫。但是我们平时的心念习惯于往外跑,容易被外在的缤纷万象所吸引,不知「反观自心」,不知「直观现前的一念」,就这样迷失了自己,这就是释迦牟尼佛所说的「外道」,所谓的「一念外驰,允名外道」。也有些人学佛法就是想要吸收、了解道理,评断道理的好坏、深浅、是非……等,从不知往自己的心内去求,这也是外道,也无法让心力生起。

四、如何培养心力

  为了扭转我们修行的不力,我觉得应该从提振我们的心力着手,没有心力,今生想保有安祥,简直不可能。

  (一)热爱安祥

  安祥禅友在亲近 恩师讲词之后获得安祥,这种安祥心态对我们人生是一项崭新的体验,前所未有,乃至是我们百千万劫都难以遭遇的美好心态,是一种稀有、难得、宝贵的发现,所以这是一种极为珍贵的「知」(真理)。

  恩师曾开示:「诚的内涵就是知、情、意的融合与发挥」,安祥禅友想要获得心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情感(唯一的兴趣)投入知 (知道安祥心态--真理智)之中,也就是热爱安祥。热爱安祥就是热爱真理,也是希腊哲学家所说的「爱智」(Philosophy),也就是我佛法所说的「悲智双运」,这样就会产生心力。因为正面的情感就是一种动力和能源,也就是说将保任安祥当作唯一的兴趣,我们自然就会产生坚决的意志力。

  (二)唯求心安

  如何产生心力、培养心力?就是 恩师开示的「唯求心安」。我佛法中有「中道」的教诲,孟子也有「集义」之说,「义」就是「宜」,作任何事都恰到好处,很适宜,光明正大,就会产生心力,也就是培养出孟子所谓的「浩然之气」。

  (三)杜漏

  达摩祖师有「息业养神」之说,也可以作为培养心力的座右铭。以我个人修行的体验来说,就是要杜漏,杜绝能量流失的漏洞,除非是责任和义务,否则不要无谓地浪费精神、力量。唯有杜漏,才能蓄集生命力(生命的能量),由生命力的蓄集,到达生命力的聚集,再将生命力凝聚在一个焦点上,然后才能迸发(爆发)出心灵的威力,最后达到无坚不摧的境地。有了这股心灵的力量,才能制服业力(惯性和习气),跳脱业障,进而摆脱身体的机械惯性,也就是做到 恩师所说的「当家做主」、「自作主宰」,这也就是王阳明先生所说的「天君泰然,百体从令」。

  (四)制心一处

  释迦牟尼佛曾经开示:「制心一处,事无不办。」想要制心一处,显然必须用力,否则那能制心呢?修行人在修行的过程中,要常常集中精神,一心一意,进而拉抬心力,然后大力地「提」,不能独处时只能「半提」,在独处时就须「全提」。如果觉得这样做很累的话,那么就很难克服自己的业障。若是自己修行不用功,不得要领,到头来反而说佛法不灵验,这是极为愚昧的事。

  再来,平常要多做「制心一处」的工夫,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点上,这个点无论在自己的心念上或觉性上都很好,也就是凝聚自己的心念,不胡思乱想,不随着妄想云游四海、不让它牵着鼻子走。这就是五祖弘忍大师所说的「凝然守心,妄想不生,涅槃法自然现前」,也就是 恩师所开示的「统一心念」。

  (五)修正偏去个性及惯性

  如何培养心力呢?首先应该从改正自己的偏去个性开始。很多人都知道要反省,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和错误,但却改不过来,知而不能行,打成两段。其实只要能够改正一个错误,心灵上就增加一分力量。

  再来要练习截断的工夫。人的想念有其强烈的惯性,比身体的惯性还强。纵使反省过了,黑暗想念依旧会来骚扰,所以此时要多用截断的工夫,一次、二次,甚至多次以后,惯性才会慢慢地降低,以至于无。若不如此,想摆脱想念的惯性,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六)诚敬信

  恩师在许多讲词中都强调过「诚、敬、信、行」的重要,因为只有先奠立这几个向上的基础,「安祥」才能在我们的生命中发酵,才可能变化气质,达成佛法人格化的目标。

  中庸上说「不诚无物」,「诚」是什么? 恩师在迈向生命的圆满这篇讲词中阐述得非常明白。 恩师说:「诚就是当你的真理智,到达止于至善的境界时,同时也把你整个生命的真情感,投入这真理智之中,而反映为死守善道的坚决意志,成为纯一不杂的诚。唯有诚才不致有知、情、意分离的偏颇,能诚就能择善固执,能诚就能用真理智抉择真理,以到达不疑之地,到达不疑之地才能断惑,断惑才能证得宇宙的真实。」也就是说,具备了「诚」才可以集中「心力」,以无我之热忱,集全生命之情感、智慧和意志,义无反顾地投向所追寻的理想目标,完成人生的神圣使命。简单的说,对于修行愈真「诚」,愈能产生「心力」;愈有「心力」,愈能真诚修行。具备了足够的「心力」才能自万丈红尘中脱颖而出,完成「火中生莲」的伟业。

  (七)静

  「静」是生命力的涵养、蓄集和凝聚;「动」是生命力的伸张和扩散。如果想要培养心力,就应该从心灵的平静和统一着手。

  (八)空

  恩师开示:「空是一切创造的势能」,因此,「空」就是我们生命力的源头。修行人想要补充旺盛的生命力和心力,就要扫除邪思妄想,除了自己的生命存在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了,让心灵常常保持在空空朗朗的状态。一个修行人透过了反省忏悔的修行过程,日渐消除了偏去个性,降低了我执,然后开始展现了「空灵」的心态,此时一己之「空」就会与宇宙之「空」瑜伽(联合),而产生了心力。当然这个前提就是自己必须下决心,由勉强到自然,拥有心力,才有办法修正自己的想念行为,才能展现生命之「空」,才能因瑜伽(联合)而产生更强大的心力,这是互为因果,也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事。当然修行人踏上了禅定之后,心力就会更强,而这种事的确非常不易。

  (九)吸收佛法的营养

  培养心力的另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要不断地吸收佛法的营养,让自己的法身不断地成长茁壮。什么是佛法的营养?就是佛法的光和热,也就是生命的光和热,时常吸收生命的光和热,就会让身心起变化,变化气质,转凡成圣。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时常看、听、抄  恩师的法音,吟唱安祥禅曲,这些安祥禅的法宝处处都充满佛法的营养(生命的光和热),而且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五、和心力有关的开示

  有一次我咳嗽了一个多月,看遍了中、西医都医不好,后来我去拜见 恩师,向他禀告这件事,并且请问 他这是什么原因?蒙 恩师开示:「你的心态被污染了,以后要慎交游。我现在帮你拿掉了,回去以后咳嗽就好了。」果然应验,回家后的第二天咳嗽完全痊愈了。由此可以窥见 恩师心力之强大,一下子就拿掉我心中沉积已久的阴霾。

  记得数年前我去拜谒 恩师, 他说:「虽然我病得很严重,但心力依然很强,传心的力量依然很大。」试想,如果换作一般人,当他病得很严重的时候,不要说起床坐着,恐怕都要长卧床上,需要人侍候了。由此可见「心力」与修行程度的高低、传心力量的大小有着莫大的关连。

  古德参话头,参得天昏地暗,「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这是需要很强的「心力」的,否则焉能如此! 恩师也曾开示:「参话头需要很强的心力,否则参不来。」根据我个人的体验,除非修行已到了「生处转熟、熟处转生」、「得力处即是省力处」之境地,否则,如果没有用很强的心力去做自觉,难免被业力所牵引,效果也非常有限,不信,可试试看便知。

  释迦牟尼佛的宝殿谓之「大雄宝殿」,所谓的「大雄」,就是雄心万丈,简要的说就是心力很强。

  古德说:「心能转物,即同如来」,古德又说:「意之所着,谓之物」,也就是说意识的执著就是「物」。试想,如果没有心力,如何转物呢?不要说产生亲和力与同化力,就连支撑日常生活所需的精神力都有问题。日常生活都力不从心了,那有多余的心力来修行或弘法呢?有了心力,才能转变自己偏去的个性和习性,否则就会被惯性带走了,怎么转得来呢?

  恩师也曾开示「截断两头」的修行法门,试问,若没有心力、若不用力,如何截得断呢?有了心力,才能「截断两头」,否则不要说截断,我看一定被它牵着鼻子走,成为邪思妄想的俘虏。既然成为俘虏,一定没有自由,生杀大权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当然命运只能用「悲惨」两个字来形容。人的心灵就是如此,往往都是身体的奴隶,以致「心为形役」,心灵只有沉沦堕落一途,何不发挥心力来主宰心国呢?何不让自己走出阴霾、走出冰冷、走出心乱如麻的纠葛呢?

  圜悟禅师心要常常出现「力量」这个词语,有意习禅的朋友不妨好好玩味一番。至尊 恩师亦在观潮随笔中开示:「力未充,果未圆,才一涉动静,便成颓山势。」力未充就是力量不充足。所以我们修行不可以只满足于浅浅的安祥,仅止于「安」的觉受,享受这种美好的觉受而不知上进。应该再向前跨进一步,到达「定」(禅定)的觉受,否则难保不退转。当然没有「安定」的觉受,连自救都成问题,遑论要利益众生、救度众生了,因为还没有传心的力量,也就是说不具备救生员的资格。

  至尊 恩师开示:「心力还没有生起,想要追求宇宙的真理,那是不可能的。」当然没有心力,修行很容易进进退退,很难登堂、入室而后深入阃奥。

  圜悟禅师心要:「盖此段并非他物,亦非他人能着力令自己省发,如人负千斤担子,当由己有如许力量,方能堪可;若气力小弱,则被压倒去也。」由这段开示,说明了心力的重要性,与修行有绝对的关连。

  黄檗禅师说:「你如今一切时中但学无心,久久须实得。为你力量小,不能顿超。但得三年五载或十年,须得个入头处,自然会去。」

  由黄檗禅师的开示可以得知,若要到达无心,就必须具有心力;没有心力,是到达不了「无心」的。有些人误会了「无心」,以为一切顺其自然,不必刻意去努力,不求上进,认为「凡有所为,皆是造作」,生命就这样逐渐地腐蚀了,甚至走向了颓废主义;或是误以为「无心」就是槁木死灰、心灰意冷,这更是大大地误解。所谓的「无心」,就是没有任何执著之心。若还有执著,则必须用力去拔除。若没有强大的心力,就无法摆脱人世间一切的污染、干扰、吸引力、拉力……等等,让心保持在清净的「无心」中。而且这种强大的心力必须培养到很自然的状况,熟之又熟,感觉不到自己在用力,而实质上他是拥有很强的心力,此时他方能「无住生心」,而日渐契入于「无心」的心,这就是 恩师开示的:「要执著一个不执著的(安祥)」的道理。因此我们的修行必须脚踏实地,不可以才刚读小学,就妄想一步登天,直接跳级去学习研究所的课程,这是很不切实际的。

六、一般人的通病和误解

  安祥禅友都知道,得到 恩师的传心,体现安祥的美好,既舒服又享受,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修行所得,所以不能保持长久。当我们享受安祥的同时,我们可曾想过:虽然它是那么的短暂(因为自己不知珍惜或惯性难改,而很快漏失),但是它却花费 恩师多少的心力和修行的功德? 恩师又承受了多少负荷?帮我们背了多少的业障?由于我们不知珍惜,在缺乏「诚、敬、信」的状况下浪费掉了,难怪「甘露倒于尿器」,简直太浪费了。而且人既然带上了这个肉体,心力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总是需要休息的,总有他的极限,毕竟肉体也是地球上的东西。难怪 恩师要说:「心力交瘁」、「心光耗尽,犹被怀疑」。以前我看不懂这些话,现在我终于懂了,才知道 恩师今生何等劳苦、何等委屈啊!若不身历其境,实在很难体会个中的滋味。因此我也明白──为何古德传法要那么慎重,宁可无人承当,也不轻易传法,原因就在此。古德常说:「以后不得辜负吾」,即便是修行多年,也不轻易印可,也不轻易传心,就是因为根器难求。可是 恩师非常慈悲,广开方便法门,但承当者却很少;更甚者,虽然知者很多,但是疑者也不少。试想一想,二祖慧可大师立雪及腰,最后断臂表示诚心,才得到初祖的传法,可见此事大不容易。

  安祥禅友得到了安祥,不管是浅浅的安祥或是较深的安祥,如果只是陶醉在短暂的美好觉受中,不知进一步努力耕耘,不知去拉抬心力,不知作强力自觉,不知去调心相应,不知自我主宰,那么些许的安祥必定在滚滚的红尘中埋没了,被众生的烦恼念波所吞噬,被周遭的晦(秽)气所同化。为什么?因为入不敷出,不知开源节流,再多的财富总有花完的一天。因此修行一、二十年进两步退三步、进三步退两步的人,已是难能可贵了,更何况本心始终被埋没的,大有人在。 恩师开示:「要收获必先耕耘。」俗话也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修行必须真修、实修、努力修,否则安祥绝对没有我们的份。

  很多人也都知道要观心自觉,但一般人仅止于粗糙地知道自己想念的起伏,也就是只知道想念中的大波浪,却不知想念中的小波浪,甚至不能察觉到细微的波动。如果不是很专心,其实要做到念念自知,非常困难。有人以为观心时,只是轻轻地看、轻松地看,殊不知若非功力深厚的修行人,想念有时还会在你的面前偷跑,或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跑,逃出你的掌握,让你疏于防范。古德所谓的「家贼难防」,指的就是自己的邪思妄想。所以依我个人修行的体验,主张人要做强力的自觉,自觉的功效才会彰显。等到风平浪静时,才可不劳心力,轻轻地看、轻松地看,否则仍有必要做强力的自觉,奋志勇猛,提起全部心力自觉,否则修行的列车很难启动。就如同火车刚刚开动之时,摩擦力特别大,若不费点劲,克服初期的摩擦力,怎么会有后面等速度地向前奔跑呢?修行人不可眼高手低,还不到那个程度和火候,硬说要做个「绝学无为闲道人」,其实那是我们远程的目标。前面的功夫如果不肯脚踏实地去做,打下坚实的基础,就会虚掷光阴,误了生死大事,到时候你就会后悔,修行的结果也是一场空,白白浪费一生的青春而已。

  修行人必须先降伏其心,方可体会到「得力处即是省力处,省力处即是得力处」,方可契入无为法,才可以说「自觉是一种本能」。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眼高手低,光说不练,修行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有人说:「禅是无为法」,你说的是有为法,显然你的方法很笨拙,恐怕你的修行还没入门吧!也有人得了浅浅的安祥,就想直接进入「毋忘毋助」的功夫,或想直接进入「无为」,以为这样就可以省心省力,可以「一超直入如来地」。殊不知自己的力量还很薄弱,遇到障碍或较深厚的执著时,是很容易跌倒或摧折的。

  又听 恩师说过:「要自觉就自觉,自觉那需要用力」的开示,因此就错认了,也因此不肯多下工夫去强力自觉。哪里知道自觉有深浅度,何况那是 恩师提倡最上乘之自觉的「夫子自道」。其实修行必须到了极为稳固而且具备传心之力,才可以化掉所有的污染和一切的干扰,进入无为,才可以使用「毋忘毋助」的功夫,此时自觉方可不费力。

七、心力丧失的现象

  在佛法上有「贡高我慢」这个名词,其中这个「慢」字,就是怠慢、轻慢。对人或对事的怠慢,有些是故意的,有些则是无意(无心)的。故意的怠慢有时牵涉到「贡高」、「傲」的偏去个性或两者之间的恩怨情仇,非本文主题,先撇开不谈,来谈谈无意的怠慢。

  人为什么会有无意的怠慢,就是生命力已经降低了,缺少心力所致。例如接到朋友的来信,却拖了很久还没提笔回信,这就是「慢」。为什么会如此?就是因为缺乏心力,生命力降低了,以致生活懒散,提不起劲来做人做事,对待别人当然也就缺少热忱了。虽然这是无心之过,情有可原,但却是修行人之病。 恩师曾开示:「诚敬信」,其中的「敬」就与「慢」是相对而又不并存的,有了「慢」,就不会有「敬」;有了「敬」,就不会有「慢」,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心力之有无。当然没有心力,修行是不可能修好的,这就是为什么  恩师要强调「诚敬信」的缘故了。

八、心力生起的现象

  保任安祥到了一定的深度之时,心窝就会开始发热,这表示心灯已经点燃,光明绽放,此时内心既温暖又喜悦。安祥若再继续加深,脸庞也发热,再到全身也发热,乃至体会到「生命原是一团火焰」。此时内心就展现出强大的心力,活在如梦如幻的觉受中,并产生强大的光幅射,在短暂的时间内就可改变周遭的气氛,穿透别人污秽的心灵,化掉他们心头的窒碍和阴霾,同时心中无限地肯定:「安祥禅乃无上大法」、「我是法王子,于法自在」、「我是一头猛狮,力壮无比,可以吞掉、化掉黑暗与阴霾。」当然这时候的心力和决心,宛如捏石欲碎般的强大。

  修行人自得祖师传心或参学安祥禅相应了以后,内心就会生起正确的觉受──安祥。有了安祥的觉受,就表示在我们的内心当中已经种下了「菩提种子」,「法的生命」就诞生了,从此迈向解脱的菩提大道,这就是「生命的创造」,也谓之「修行上路」。

  「法的生命」诞生了以后,从此就必须发愿努力保任,这样安祥就会逐日成长,心力开始生起,与日俱增,日益壮大,这就是完成「生命的扩张」,在生命扩张的过程中,伴随的就是「传心之力」的日益增强。换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靠着心力的坚持,才能完成生命的创造的扩张,扩张生命的磁场、光的范围及影响力。两者是互相牵动的,也是相辅相成的。

  在「法的生命」成长与扩张的过程,就必须舍掉自我、小我的执著,乃至舍掉一切的执著,最后深刻地体悟到所有的生命原本都是空无自性的,原本是无我的,进而以众生为自我,然后进一步完成自我、小我与大我的融合,契入不二法门。这就是佛陀的一法印,也是  恩师开示的「我无我,心无心」。以理性的角度来看,这些话说来很轻松,其实做起来是极为费力的,也非短时间可成,绝不是二、三十年的功夫,也非一生一世,必须多生多世辛勤修行才可。因此  恩师开示:「修行决不是马拉松的比赛,而是接力赛的结果」,就是这个道理。

九、我对心力的体验

  我原本是一个没有心力人,所以在廿几年的修行生涯中,大半的时间都在浑浑噩噩中过去了,修行进进退退,浪费了宝贵的光阴。直到数年前,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明显地体会到「心力」的存在,经过验证,证明「心力」对修行的重要性,应该可以说是修行成功的关键。可是现代人因为物质的丰盛,很少经历贫穷、饥饿乃至痛苦的锤练,生活环境太优渥了,自然而然养成一种养尊处优的习性,很难具备刻苦耐劳的人格,所以心灵大都缺乏力量。当然用这种缺乏心力的习性来学习安祥禅,学不好实在也是理所当然。因为我是属于二次大战以后才出生的一群,深知大家都有这样的倾向,所以特别提供我个人的心得给大家参考,期使大家早日进入安祥禅,早日完成安祥人格化的目标。

  有一阵子我修行很精进,心态大好,因此蒙 恩师应允单独拜见。前往拜见 恩师的途中,在临近 恩师住家大约一公里处,心中突然展现出非常强大的力量,这种体验太超乎我的想像了,也是我这一生前所未有的体验,极为殊胜难得。顶礼过  恩师以后, 恩师马上对我开示:「你修行若能再上上增进,日后的心力将会愈来愈强,有朝一日就能常常体现这样的心力。」

  每当我发现自己一个错误或改掉一个偏去个性(执著)时,我的心态就会自然而然地往前跨进一步,心力就会再增强一分。如果在某一段期间内都不曾发现自己的错误或改掉偏去个性(执著),我的心态就会一直停留在那个阶段,不再进步了,简直是乏善可陈。由此可知心力的多寡与自己的错误、偏去个性(执著),有着莫大的关连。

十、心力与不退转

  「安祥」是禅的试金石,「心力」的生起是安祥展现的佐证。如果缺少安祥或心力,或安祥不深或心力不强,当奋力冲刺,才不会辜负青春。

  修行只有脚踏实地,才不会有浮光掠影(昙花一现)之弊,否则虽经过祖师印证,也难保不退转。另外,在 恩师大力加持、护念护持下,即使一时心态大好,自己若未经过真修、苦修的巩固功夫,仍然经不起风吹雨打的考验,美好的心态仍然很容易漏失掉。

  凡曾得 恩师传心之弟子,若心力没有生起,严格来说,尚未得法。若已得 恩师印可之法子,心力一旦消失,安祥亦将随同退失,当然传心之力也就当下消失。而且心态一旦被污染,精神的消化能力也会减弱,甚至消失殆尽。

  我们中国有个很重要的哲学思想--「开、化」,如果运用在修行上,就是说一个修行人经由祖师的传心「开」启心扉,尔后努力地修行和保任,让心力(修行的功德力)不断地加强,以达到「化」的能力,这样才能慢慢地达到百邪不侵的境地。唯有强大的心力,才能「化」掉一切外来的污染。若无心力,是无法消「化」的,当然要过化存神,就不太可能。修行人修行之初,虽经祖师「开」启心扉,但心力尚未生起,是见不得人的,一接触到万丈红尘的污染,必然是「化」不掉的,真可说是「滴水也难消」,因为「力未充,果未圆,才一涉动静,便成颓山势。」这个时候当然是不能出而为人(救人),如果勉强去救人,安祥退失的可能性就很大。此时应当洗心退藏、养精蓄锐,加深安祥,培养心力。所谓没有见不得人的佛菩萨,它的前提就是要拥有强大的心力。

  修行人纵使「理」与「事」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了,若无心力扭转习性,还是没办法到达究竟处,到头来,只是虚掷青春而已,悟了形同未悟,知了形同不知。

  心力没有展现之前,保任安祥可说是非常困难,因为我们置身在万丈红尘当中,很难不被污染。修行人一旦被滚滚的万丈红尘所污染,只能沿门托钵,向他人乞食,不能像马祖「自从胡乱后,二十年从不缺少盐酱」,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只能依赖,无法独立。是故古德得道之后,仍不敢大意,大都息心归依祖师门下薰习甚久,若因缘稍稍不济者,就到水边林下长养圣胎,让安祥成熟(牧牛工夫成熟),使心灵转有力量。若心灵尚无力量,是很难做到「道不须修,但莫污染」,要想契入无为法,尚有一段距离,当然亦无法做到「毋忘毋助」的功夫,要做到无相、无念、无住,难度更高。

  心力没有生起,是不可能进入真实的无为法,为什么?因为没有心力,就不可能有「化」的能力,也不可能具有生命的反弹性、抗氧化性、抗压性。既是如此,才一松手,马上被滚滚的万丈红尘所污染,转而迷失。修行人必须到达了生命的反弹性、抗氧化性、抗压性时,才会臻于不退转,否则自己虽不污染自己,也会因为万丈红尘的污染而退转。

  恩师开示:「什么叫学好安祥?就是要有传心之力。」每个修行人都希望自己的修行有了成果,不但有成果,而且还要让这种成果永远保有不失,这就是 恩师开示的「成熟」;也就是说只要我的生命存在,安祥就在,安祥就是我,我就是安祥;这也是经典所说的「不退转」,到这个时候,才可以说「没有见不得人的佛菩萨」,才具备救生员的资格,这时方可不惜眉毛入此三界火宅、万丈红尘中救渡众生。如果没有的话,应当保守与自修,韬光养诲,洗心退藏,全力保任,让安祥成熟。

结语:

  总之:


  心力没有生起,要摆脱机械惯性、修正偏去个性是很困难的。

  心力没有生起,是无法抗拒诱惑的,乃至无法破除我执,所以也就无法改变生命。

  心力没有生起,是没有「化」的力量的。

  心力没有生起,是很难做到「行、住、坐、卧皆禅定」。

  心力没有生起,对于「法」,只能浅尝而已,是无法深入阃奥的。

  心力没有生起,是不能面对人,乃至面对群众,因为它还是不堪一击,是不能渡人救人的。

  心力没有生起,是不可能让安祥之光放射出去。

  心力没有生起,是不可能有传心的力量的。

  心力没有生起,是不可能继祖传灯的。

  心力没有生起,是不可能进入真实的无为法。

  心力没有生起,顶多只能体会浅浅的安祥而已,很难进入甚深安祥。

  心力没有生起,想要参究宇宙的真理是不可能的。

  唯有心力的生起,才是修行不退转的保证。

  唯有心力的生起,才能完成生命的扩张,以达到佛陀的一法印。

  心力一增强,安祥即加深;安祥一淡化,心力即淡化;这是相辅相成的,因为它们原本是一体的。

  整理这篇心得,重点在于汇集笔者昔日得自恩师的开示及个人修行之体会,当作备忘录,用以策勉将来,并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免得今生堕落。当然以上所讲的这些,都是我修行路上的指引,所以千万不要误会,以为我都做到了。其实不然,我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风尘仆仆的俗汉而已,还在半途中勉力又艰难地走向回家的道路而已。

本文转自网络 被编辑过

 
    
【欢迎转发,自觉觉他】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云开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07-9-12 浏览人数: 2618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29)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1)条
 
NEW135留言:
西岳太华-2008-12-31 13:55:25 来自: 60.232.1****文章
 
鸟鸣山更幽,愿做昼眠人!
     
 

 

  总访问量:10535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