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禅宗西天历代祖师(图) - 半隐居 儒释道资料集3qing.com
   

 

 

输入文章关键字
 
道教论典
 
道教文化
 
性命论坛
 
百家争鸣
 
道经导读
 
佛教文化
   
法界论释
   
修学指要
   
佛教入门
   
讲经说法
   
禅宗修行
   
净土修行
   
密教唯识
   
其他参考经典
 
宗教故事
 
禅堂静修
 
艺术人文
 
神仙人物
 
本站专栏
   
修行原创
   
妙喜禅医
   
自在浮云
 
歧黄养生
Google


搜全网 搜站内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全部文章导读>>>禅堂静修
 
禅宗西天历代祖师(图)
使用手机阅读
 
Zen to the ancestors(picture)
 
 

禅宗二十八代祖师图传

  

釋迦牟尼文佛

释迦牟尼文佛

佛示生于中天竺国,为净饭圣王之子。寻舍转轮圣王位出家,成无上道,转大****。其后七十九岁,垂般涅槃。乃以正法眼藏,付其高第弟子摩诃迦叶,并敕阿难,副二传化。复以金缕僧伽梨衣,令大迦叶转付当来补处弥勒佛。其说偈曰: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

初祖摩訶迦葉尊者

初祖摩诃迦叶尊者

尊者,本摩竭陀国人,出婆罗门氏,其形金色。见佛出家,冀度诸有。佛于众中,称为第一。一日,佛于灵山会上,拈出一枝金色钵罗花示众。时大众默然,惟尊者破颜微笑。佛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訶迦叶。」复以金缕僧伽梨嘱曰:「转授当来慈氏佛。」尊者作礼曰:「恭依佛敕。」后尊者以法转付阿难,即持僧伽梨入鸡足山入定,以俟慈氏下生。

二祖阿難陀尊者

 

二祖阿难陀尊者

尊者。王舍城人。斛饭王子。佛之从弟也。多闻第一。一日问迦叶曰。师兄。世尊传金栏袈裟外。别传箇甚麼。迦叶召阿难。尊者应诺。迦叶曰。倒却门前剎竿著。后迦叶乃告尊者曰。我今年不久留。今将正法付嘱于汝。汝善守护。后尊者转付法于商那和修。于恒河中流入灭。涌身虚空。现十八变。入风奋迅三昧。分身四分。一奉忉利天。一奉娑竭罗龙宫。一奉毗舍离王。一奉阿闍世王。各各造宝塔供养。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尊者,摩突罗国人也,姓毗舍多,在胎六年,应瑞而生。后出家学仙道,居雪山。因阿难将入灭,时山河大地六种震动。尊者同五百仙人礼阿难足,而跪请曰:「我于长老,当证佛法,愿垂度脱。」阿难即变恒河为金地,为说大法曰:「昔如来以正法眼付大迦叶,转付于我,我今付汝。」尊者既得法,降二火龙,以建梵宫,转大****。后付法与优波 多,即隐罽宾国象白山,现十八变火光三昧,用焚其身。

祖優婆毱多尊者

四祖优婆毱多尊者

尊者,吒利国人也,姓首陀。年十七,投三祖出家。祖问:「汝年几何?」答曰:「十七。」祖曰:「汝身十七耶?性十七耶?」答曰:「师髮已白,为髮白耶?心白耶?」祖曰:「我髮白,非心白也。」答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祖知是法器,遂为落髮受具。告之曰:「昔如来以无上法眼付嘱迦叶,展转相授,而至于我。我今付汝,勿令断绝。」尊者得法已,随方行化,魔宫震动,波旬愁怖。后得提多迦已,遂踊身虚空,呈十八变,复坐,跏趺而逝。

五祖提多迦尊者

五祖提多迦尊者

尊者,摩伽陀国人也。生时,父梦金日照曜天地。长遇四祖,求出家。祖曰:「汝身出家,心出家耶?」答曰:「我求出家,非为身心。」祖曰:「不为身心,谁复出家?」答曰:「夫出家者,无我我故,即心不生灭。心不生灭,即是常道,诸佛亦然。心无形相,其体亦然。」祖曰:「汝当大悟,心自灵通。」即为剃度受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中印土,转付法与弥遮迦。乃踊身虚空,作十八变,火光三昧,自焚其身。

六祖彌遮迦尊者

六祖弥遮迦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初学仙法,因五祖至彼国,尊者瞻礼,曰:「昔与师同生梵天,我遇仙人授我仙法,师逢佛子修习禪那。自此,报分殊途,已经六劫。」祖曰:「支离累劫,诚哉不虚!今可捨邪归正,以入佛乘?」尊者曰:「今幸相遇,非宿缘耶?愿师慈悲,令我解脱。」祖即与剃度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游化至北天竺国,付法与婆须密。即入师子奋迅三昧,踊身高七多罗树,却复本座,化火自焚。

七祖婆須密尊者

七祖婆须密尊者

尊者,北天竺国人也。因六祖游化,见尊者手持酒器,逆而问曰:「师何方来?欲往何所?」祖曰:「从自心来,欲往无处。」尊者曰:「识我手中物否?」祖曰:「此是触器,而负净者。」尊者曰:「师识我否?」祖曰:「我即不识,识即非我。」后为披薙圆戒,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迦摩罗国,广兴佛事。后付法于佛陀难提,即入慈心三昧。复起,示众曰:「我所得法,而非有故。若识佛地,离有无故。」语已,还入三昧,示涅槃。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

尊者,迦摩罗国人也。顶有肉髻,辩才无碍。初见七祖论义,祖曰:「仁者!论即不义,义即不论。若拟论义,终非义论。」尊者知祖义胜,心即钦服,曰:「吾愿求道,霑甘露味。」祖遂与剃度授具,付以大法,偈曰:「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尊者得法已,领众行化至提伽国,转付法于伏驮密多,即现神变,却复本座,端然示寂。尔时众建宝塔,葬其全身。

九祖伏馱密多尊者

九祖伏驮密多尊者

尊者,提伽国人。年已五十,口未尝言,足未曾履。一日,见八祖所说:「真吾弟子!」尊者即起礼拜问曰:「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谁是最道者?」祖曰:「汝言与心亲,父母非可比;汝行与道合,诸佛心即是。」尊者闻偈已,便行七步。祖曰:「此子昔曾值佛发愿,虑父母难捨,故不言不履耳!」长者遂捨出家。祖乃薙落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至中印土行化,转付法于难生。即入灭尽三昧,而般涅槃。

十祖脅尊者

十祖胁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因随父謁九祖,父曰:「此子处胎六十岁,因名难生。尝有仙谓,此儿非凡,当为法器。今遇尊者,可令出家。」祖即为落髮授具。羯磨之际,祥光烛座,仍感舍利三七粒现前。自此精进忘疲,胁不至蓆,人遂号为胁尊者。后祖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华氏国,转付法于富那夜奢。即现神变,而入涅槃,化火自焚。四众各以衣裓盛舍利,随处建塔。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尊者,华氏国人。因十祖行化至其国,憩一树下。尊者适来,合掌前立。祖问:「汝从何来?」答曰:「我心非往。」祖曰:「汝何处住?」答曰:「我心非止。」祖曰:「汝不定耶?」答曰:「诸佛亦然。」祖曰:「汝非诸佛。」答曰:「诸佛亦非。」祖因说偈曰:「此地变金色,预知有圣至;当坐菩提树,觉华而成已。」祖知其意,即为薙落授具,因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波罗奈国,转付法于马鸣,即现神变,湛然圆寂。众建宝塔,閟其全身。

十二祖馬鳴大士

十二祖马鸣大士

大士,波罗奈国人。謁十一祖,问曰:「我欲识佛,何者即是?」祖曰:「汝欲识佛,不识者是。」答曰:「佛既不识,焉知是乎?」祖曰:「既不识佛,焉知不是?」大士豁然省悟。祖为剃度,乃曰:「此人昔为毗舍利国王,运其神力,分身为蚕,国人得衣。后生中印土,马人悲恋,因号马鸣。如来记曰:『吾灭后六百年,当有贤者,度人无量,继吾传化』,今正是时。」遂付以法。后得迦毗摩罗,即入龙奋迅三昧,挺身空中,如日轮相,然后示灭。

十三祖迦毗摩羅尊者

 

十三祖迦毘摩罗尊者

尊者,华氏国人。初为外道,通诸异论,有大神力。初见十二祖,作礼懺悔。祖问:「汝名谁?眷属多少?」尊者曰:「我名迦毗摩罗,有三千眷属。」祖曰:「尽汝神力,变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极为小事。」祖曰:「汝化性海得否?」曰:「何谓性海?我未尝知。」祖曰:「山河大地,皆依建立;三昧六通,由玄变现。」尊者闻言,与徒众俱求剃度。祖召五百罗汉,与授具戒,复以大法付之。得法已,游化至西印土,转付龙树。即现神变,化火焚身。

十四祖龍樹尊者

 

十四祖龙树菩萨

尊者,西天竺国人。因十三祖行化至彼,龙树出迎曰:「深山孤寂,龙蟒所居;大德至尊,何枉神足?」祖曰:「吾非至尊,来访贤者。」龙树默念,祖知其意。龙树悔谢,祖即与度脱,及五百龙众俱,授具戒,付以大法。得法已,行化至南印土。彼国之人多信福业,祖为说佛性义,众闻,悉回初心。复于座,现身如满月轮。众中有迦那提婆曰:「此是尊者,现佛性体相,以示我等。」后付法于迦那提婆已,入月轮三昧,广现神变,凝然示寂。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尊者,南天竺国人。初求福业,兼乐辩论。后謁龙树祖,祖知是智人,先遣侍者,以满钵水,置于座前。尊者见之,即以一针投之而进,欣然契会。祖即为说法,不起于座,现月轮相,唯闻其声,不见其形。尊者语众曰:「今此瑞者,师现佛性,表说法非声色也。」祖即为剃度,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后,行化至迦毗罗国,转付罗睺罗多,即入奋迅三昧,放八光而归寂焉。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

尊者,迦毗罗国人,父名梵摩净德。家有园树,生耳如菌,味甚美。唯净德与次子罗睺罗多得取而食,随取随长。因十五祖至其家,曰:「汝年八十一,此树不生耳。」净德闻,弥加叹服。且曰:「弟子衰老,不能事师,愿捨次子,随师出家。」祖曰:「昔如来记此子,当第二五百年,为大教主。今之相遇,盖符宿因。」即与剃度,执侍,后付以大法。得法已,行化至室罗筏城,转付与僧伽难提,即安座归寂。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

尊者,室罗筏城宝庄王子也。七岁即厌世乐,愿请出家。一夕,至大巖石窟,晏寂其中。十六祖至彼,见安坐入定,祖俟之。三七日,方从定起。祖问:「汝身定耶?心定耶?」曰:「身心俱定。」祖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曰:「虽有出入,不失定相。」祖詰之,尊者豁然,即求度脱。祖以右手擎钵,至梵宫取香饭,与尊者同食;尊者以右手,入金刚轮际,取甘露水,以琉璃器持至。祖付以大法。后至摩提国,得伽耶舍多,即右手攀树而化。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尊者,摩提国人。十七祖至其国,见一童子持鑑造祖前,祖问:「汝几岁耶?」曰:「百岁。」祖曰:「汝年尚幼,何言百岁?」童曰:「我不会理,正百岁耳。」祖曰:「汝善机耶?」童曰:「佛言:若人生百岁,不会诸佛机;未若生一日,而得决了之。」时闻风吹殿铃声,祖问曰:「铃鸣耶?风鸣耶?」尊者曰:「非风铃鸣,我心鸣耳。」祖曰:「心复谁乎?」答曰:「俱寂静故。」祖曰:「善哉!善哉!」付以大法。尊者后得鳩摩罗多,即踊身虚空,现十八变,火光三昧,自焚其身。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十九祖鳩摩罗多尊者

尊者,大月氏国人。因十八祖至,尊者问曰:「是何徒众?」祖曰:「是佛弟子。」彼闻佛号,心神竦然,即时闭户。祖良久扣其门,尊者曰:「此舍无人。」祖曰:「答无者谁?」尊者闻语,知是异人,遂开关延接。祖曰:「昔世尊记曰:『灭后一千年,有大士出现于月氏国,绍隆玄化。』今汝值我,应斯嘉运。」于是出家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后得闍夜多,即于座上,以指爪剺面,如红莲开,放大光明,照曜四众,而入寂灭。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尊者,北天竺国人。闻十九祖语,顿释所疑。祖曰:「汝虽已信,而未明业从惑生,惑因识有,识依不觉,不觉依心。心本清净,无生灭、无造作、无报应、无胜负,寂寂然、灵灵然。汝若入此法门,可与诸佛同矣。一切善恶,有为无为,皆如梦幻。」尊者领旨,即求出家,受具。祖付以大法,得法已,至罗阅城,转付婆修盘头,即于座,奄然归寂。

二十一祖祖婆修盤頭尊者

二十一祖婆修盘头尊者

尊者,罗阅城人。一食不卧,六时礼佛,为众所归。二十祖至彼,问其众曰:「此头陀能修梵行,可得佛道乎?」众曰:「我师精进,何故不可?」祖曰:「汝师与道远矣!」众曰:「尊者蕴何德行,而讥我师?」祖曰:「我不求道,亦不颠倒。我不礼佛,亦不轻慢。我不长坐,亦不懈怠。我不一食,亦不杂食。心无所希,名之曰道。」尊者闻已,发无漏智,祖乃付法。后至那提国,得摩拏罗,即踊身高半由旬,屹然而住。四众仰瞻虔请,复坐,跏趺而逝。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二十二祖摩拏罗尊者

尊者,那提国常自在王之子也。年三十,会婆修祖至彼国。王问祖曰:「罗阅城土与此何异?」祖曰:「彼土曾有三佛出世,今王国有二师化导。」王曰:「二师者谁?」祖曰:「佛记第二五百年,有二神力大士,出家继圣。即王之次子摩拏罗,是其一也;吾虽德薄,敢当其一。」王曰:「诚如尊者所言,当捨此子作沙门。」祖曰:「善哉大王,能遵佛旨。」即与薙落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后,付鹤勒那,即跏趺奄化。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

 

二十三祖鹤勒那尊者

尊者,月氏国人。年二十二出家,常有鹤众相随。尊者问二十二祖曰:「以何方便,令彼解脱?」祖曰:「我有无上法宝,汝当听受,化未来际。」而说偈曰:「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亦无忧。」时鹤众闻偈,飞鸣而去。尊者既得法,行化至中印土,转付师子,即现十八变而归寂。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二十四祖师子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问二十三祖曰:「我欲求道,当用何心?」祖曰:「汝欲求道,无所用心。」曰:「既无用心,谁作佛事?」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无作,即是佛事。」因付以大法。游化至罽宾国,转付法与婆舍斯多。后王秉剑至尊者所,问曰:「师得蕴空否?」曰:「已得蕴空。」王曰:「离生死否?」曰:「已离生死。」王曰:「既离生死,可施我头。」曰:「我身非有,何吝于头!」王即挥刃,断尊者首,白乳涌高数尺,王之右臂旋亦堕地。

二十五祖祖婆舍斯多尊者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尊者,罽宾国人。初,母梦得神剑,因而有孕。既诞,拳其左手。父引见师子祖,问其故,祖即以手接曰:「可还我珠。」尊者遽开手奉珠,遂捨出家。祖为薙度曰:「吾师密有悬记,罹难。正法眼藏,转付与汝。」得法后,潜隐山谷,国王天德,迎请供养。后王太子德胜即位,信外道法,致难尊者,出衣示之。王命焚衣,五色相鲜,薪尽如故,王即追悔,致礼。后付法衣于密多,即现神变,化火自焚。平地舍利,可高一尺。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尊者,南印土天德王之次子。投婆舍祖出家,祖问曰:「汝欲出家,当为何事?」曰:「我若出家,不为俗事。」祖曰:「当为何事?」曰:「当为佛事。」祖付以大法。游化至东印土,彼王名坚固,奉外道师长爪梵志,即以幻法,化大山于尊者顶上。尊者指之,忽在彼众顶上。彼众怖惧,投祖。祖再指之,化山随灭。乃为王演法,俾趣真乘。后得般若多罗,即辞王曰:「吾化缘已终,当归寂灭。」即还本座,跏趺而逝。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二十七祖般若多罗尊者

尊者,东印土人。因国王与不如密多祖(註1),同车而出,尊者稽首于前,祖曰:「汝忆往事否?」答曰:「我念远劫中,与师同居,师演摩訶般若,我转甚深修多罗。今日之事,盖契昔因。」祖乃谓王曰:「此子非他,即大势至菩萨是也。」后南印土国王,一日请尊者,斋次,王问:「诸人尽转经,唯师为甚不转。」尊者曰:「贫道出息不随众缘,入息不居阴界。常转如是经,百千万亿卷,非但一卷两卷。」后转付菩提达摩,两手各放光明,化火自焚。

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大師

二十八祖菩提达摩祖师

祖,南天竺香至王三子也,姓剎帝利。初王供养般若多罗,因试以宝珠。祖发明心地,般若遂付法。偈曰:「心地生诸种,因事复生理;果满菩提圆,花开世界起。」祖得法久之,念震旦缘熟,航海来梁。抵广,刺史萧昂,表闻武帝。乃詔见,问:「如何是圣諦第一义?」祖曰:「廓然无圣。」曰:「对朕者谁?」祖曰:「不识。」帝不契。祖由此渡江,涉魏,至嵩。少后得神光,授以大法。乃偕徒往禹门千圣寺,坐化,葬熊耳山。唐代宗諡「圆觉大师」,塔曰空观。

 

【尊道贵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冒侵权,因果自负
    
 

  【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上收集,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转载之文章可能会有文字错漏之处,未经原文勘校,敬请谅解。欢迎您积极指正,功德无量。
 
作者: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1-6-13 浏览人数: 4892
 

我来留言:

署名: *    验证码:  查看全部文章评论(531)条 
关于本文的评论(0)条
  暂无相关信息!
     
 

 

  总访问量:11009921